【盾冬】Steve’s Bucky

應該算是(?)現代半AU,在紐約退伍軍人醫院裡擔任義工的失憶盾與洗髮小弟(?)冬的溫馨(?)短篇。(問號也太多(。

___

 

 

晚上七點半,在紐約退伍軍人醫院從事義務性質工作的史蒂夫在與同僚及醫師問候道別後,就離開醫院騎著自己的重機,循著每日的固定路線騎往回家的路上。

越接近家附近,史蒂夫的心情就越來越好,甚至都哼起了歌來。

但史蒂夫的好心情並不是因為工作一天累了可以回家休息,而是另有難以啟齒的原因。

抵達了位於布魯克林區住家的公寓門口並將重機停好後,史蒂夫看了一下手錶,點了點頭,臉上浮現著笑容,轉身往家對面走去。

他的目的地是他家對面一處新開半個月的小型理髮店『Steve’s Bucky』。

基本上史蒂夫算是個重視衛生整潔的男性。

但每天都固定晚上八點光臨理髮廳,風雨無阻就顯得有些異常了。更別說他就是個普通的青年,也沒特別重視外表,鬍子也都自行刮除,儘管如此今天史蒂夫還是在晚上八點準時前往理髮店報到。

「歡迎光臨,你今天也那麼準時,史蒂夫。」

當店主的巴奇帶著笑容迎上前來時,史蒂夫的笑容幾乎都要散發出光采了。

看著巴奇的微笑,史蒂夫感到自己臉上一陣燥熱,用力點頭說道:「今天也是一樣。」

「任務了解,長官。」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史蒂夫昨天來的時候跟他提過自己曾經從軍過,巴奇故意站直了身體,朝史蒂夫行了個軍禮,然後笑著對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固定替他保留的坐位上。

坐位前的鏡台上已經放好了冰涼的開水以及溫熱的毛巾。

一邊在內心感激巴奇的細心,史蒂夫一邊在位置上坐了下來,然後抓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

「辛苦你了。」

帶著微笑低聲說著,巴奇用適當的力道替史蒂夫按摩著肩膀。

盡管巴奇少了左手,但他的技術並不比擁有完整雙手的專業按摩師差到哪裡去。

巴奇的手掌是有些粗糙,就是一般男性的觸感,但當他像現在這樣替史蒂夫按摩肩膀或是在幫史蒂夫洗頭、剃鬍子時的動作卻非常地溫柔細心。

沉浸在巴奇的溫柔按摩中,身心都放鬆了下來的史蒂夫忍不住長長地呼了一口氣,開始對巴奇聊起今天一天發生的事,以及一些他所能記憶起,或是聽別人訴說的關於自己的過去。

不論史蒂夫說些什麼,巴奇總是微笑地聆聽,偶爾才會回應,但對史蒂夫來說,只要這樣就夠了。

他只是想要跟巴奇在一起而已,而原因很單純,就是因為他對巴奇一見鍾情。

史蒂夫第一次遇到巴奇,是在半個多月前這間理髮店開幕的當天,他踏進了這家新開在自家附近的『Steve’s Bucky』理髮店時的事。

在理髮店放上招牌的那一天,下班回家途中經過的史蒂夫因為名字而忍不住好奇湊了上去時,剛好店主從即將完工的店內走了出來。

雖然一開始他會踏入這間理髮店是因為店名居然跟自己撞名,但當他遇見了身為店主的巴奇時,來這裡洗頭就成了他每天的固定行事。

不知道為什麼,在他與巴奇眼神交會的那一瞬間,史蒂夫就感到心臟宛如被重重直擊,有種近似靈魂的吶喊,告訴他,他好想多跟眼前這個人在一起,他想把全世界最美好的東西通通送給他,只要他願意對自己微笑。

當場史蒂夫就握住了巴奇的手,當他回過神來時他的嘴巴就已經自行脫口而出:「請跟我結婚好嗎!?」

當他說完就立刻後悔了,他在說什麼見鬼的蠢話?才初次見面不到一分鐘,叫什麼都不知道巴奇愣住了的表情讓史蒂夫從激情一下子就宛如墮入冰窖,然而巴奇卻只是笑了笑,輕輕說:「結婚太早了,我們先從朋友做起好嗎?」

天曉得史蒂夫聽到巴奇不只沒有嫌惡他居然還願意跟他作朋友有多開心,幾乎想抱起巴奇團團轉,當然他咬牙忍住了,只是壓抑著激動對表情略帶苦笑的巴奇表示感謝,然後才彼此自我介紹。

之後史蒂夫每天都準時來報到,也有約巴奇出去吃飯、看電影。但是就只是一般正常友人的交往,連手都沒牽過。

因為史蒂夫心中一直很介意店名『Steve’s Bucky』,怎麼想也不可能是指自己,那麼,肯定是來自於某個也叫做史蒂夫的人,既然巴奇會將店名取做『史蒂夫的巴奇』那麼也就是說那個史蒂夫絕對是巴奇很重要的人。

雖然巴奇的態度不像是另外有戀人,史蒂夫約他出去他也大部分都同意。但史蒂夫還是一直不敢問清楚,因為要是巴奇對他說史蒂夫正是他的男朋友,甚至丈夫的話,史蒂夫就必須面對失戀的現實。

一個不敢問,一個不提起,所以兩人就一直保持著曖昧不清的狀態。

不過除了感情以外,史蒂夫對巴奇談了很多自己的事。

其實史蒂夫對自己的事也不是很清楚,他似乎原本是軍人,因為戰爭後遺症而失去了記憶,但對生活並沒有大礙,而且原本就是孤兒的他也沒有其他家人,目前在政府機構的安排下在醫院擔任義工。

而雖然巴奇不太愛主動說自己的事,但只要史蒂夫問起他都會一一回答,或者在史蒂夫聊到相關事物時巴奇也會稍微提到自己的事。

比如說,現在史蒂夫不經意談起的關於一個人居住的三餐怎麼處理的話題。

「你也是一個人住?」史蒂夫訝異之下,音量也不自覺提高了許多,與鏡中的巴奇眼神相望,史蒂夫思考了一下終於鼓起勇氣,有些緊張地開口問道:「……所以你跟那個店名的史蒂夫沒有住在一起……?」

正在幫史蒂夫吹頭髮的巴奇停下了動作,關上吹風機,低垂著頭望著史蒂夫半濕半乾的頭頂,眼神有些放空,「……我們曾經住在一起過………」

「……曾經?」

巴奇沉默了一會,又重新打開吹風機,勉力撐起笑容,「是過去的事了……在我開這間理髮店前他就沒跟我住在一起了。」

巴奇勉強的笑容看得史蒂夫心很痛,忍不住對那個史蒂夫帶著怒氣地問道:「那你還把店名取作史蒂夫的巴奇?」

「……因為史蒂夫曾經是我的……」遲疑了一下,稍微歪起了頭,巴奇有些羞澀地笑了,「活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理由。」

看著巴奇臉上雖掛著羞澀的笑容,眼中卻隱隱含著感傷,史蒂夫就感到心中猛地刺痛,以及隨之而來的憤怒。

巴奇並沒有明白地說出什麼,史蒂夫也沒有追問下去,但如果他就是那個史蒂夫,絕對不會讓巴奇露出這種表情。

「巴奇……我不知道你的那個史蒂夫怎麼會離你而去,但我一定不會像他那樣丟下你一個人!」也不管巴奇手上的吹風機還在運轉,史蒂夫突然站起身,轉過去面對一臉驚訝的巴奇,緊緊握住了他的手,紅著臉認真地喊道:「所以……跟、跟我……」

史蒂夫緊張得結結巴巴,而巴奇先是驚訝接著溫柔微笑的眼神給了史蒂夫莫大的勇氣,讓他終於將第二次的求婚說出了口。

「……跟我結婚,跟我住在一起,好嗎!?」

盡管他們認識不到半個月,對彼此都不是那麼熟悉,但史蒂夫無法想像自己身邊,或是巴奇身邊不是彼此。

而且,他很想很想看著巴奇的笑容,從早到晚,每一分每一秒。

看著滿臉通紅卻依然一臉認真的史蒂夫,巴奇臉上慢慢地浮現起甜美的笑容,在史蒂夫內心的歡呼聲中,輕輕點了點頭。

於是,隔天巴奇就帶著輕便的行李搬到了史蒂夫的家裡。

兩天後,沒有什麼親戚朋友的史蒂夫跟巴奇只是舉行了簡單的結婚儀式,取得了結婚證明,並且終於有了第一次的初吻。

至於初夜又是在兩天後的事了。

在床上擁抱著巴奇,史蒂夫在內心中對著自己的丈夫發誓,他絕對不會讓巴奇失去他臉上的笑容,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永遠愛著巴奇。

 

 

 

*** *** ***

 

 

 

「……你打算就這樣接受他的求婚?」娜塔莎在手機那一頭用著不甚同意的語氣說道:「而且你別忘了史蒂夫會失憶是因為超級血清的副作用,也就是說他或是你都有可能會再度喪失記憶。」

沉默了一會後,巴奇輕輕地笑了,「忘了……也沒關係。史蒂夫曾經對我說過,記憶並非那麼重要,想不起來無所謂,只要記得不論發生什麼事……我愛你的這份感情永遠不會隨著記憶而消失。」

所以巴奇也不會硬要史蒂夫去想起來,事實上,史蒂夫即使失去了他們過往的所有回憶,卻依然再次地愛上了巴奇,還是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就像當初巴奇記憶還不完整時,卻依然對史蒂夫產生了悸動。

因此,不論發生任何事,巴奇永遠都是史蒂夫的巴奇,有記憶也好,沒記憶也罷,他們最後總會在一起,然後,牽著手走一輩子的路。

 

 

 

 

 

 

 

 

___

 

 

可以搭配「早安,戴帽子的老兄。」閱讀XD

如果說這是ABO巴奇其實懷了史蒂夫的(ry(大概五個月後肚子大了才發現(然後隊長並不知道自己是孩子真正的爸爸就默默地照顧起吧唧感覺好像也蠻萌˙的(抱著剛出生的寶寶心裡想著如果我就是孩子真正的爸爸該有多好(你就是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