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ove Prison(下)

上篇在這裡

因為有兩位姑娘在印調裡問我是不是忘了這一篇想催這一篇
很驚喜居然有人催這篇,為了表示感激以及我從不忘(只是想不起來(。)於是馬上就來更了XD

兩邊都有一點病病的,不自覺的控制狂強硬S盾跟自卑狂軟綿M冬的愛情共犯宣言(?)

能吃的再點吧~

___

 

在安全屋看到史蒂夫的那一瞬間,巴奇所想的是,史蒂夫果然從來不曾對自己說過謊。

其實巴奇早就知道,並不是相信,而是確知,不管自己躲藏在哪裡史蒂夫總有一天都會來迎接他,就像當年他越過萬水千山從布魯克林來到了佐拉的實驗室裡救出他一樣。

在記憶深處,巴奇始終記得史蒂夫曾經說過不管在哪裡,他都會找到他。但是巴奇並沒把這句話記在那本收藏了自己零散回憶的小本子裡。

或者正確來說,他有記下來過,但後來被他自己撕毀。

因為每當看到那句話,巴奇就難以抑止自己內心產生期待--不管自己躲在世界哪個角落,史蒂夫都會找到他,來迎接他,將他帶回他身邊。

然而巴奇的理性阻止了自己去奢望。

因為如今的自己不該待在史蒂夫身邊。

剛開始記憶還很混亂的巴奇曾經對自己與史蒂夫在艦橋上對峙時自己內心的悸動及史蒂夫對自己的態度而感到困惑,不過當記憶慢慢恢復之後,巴奇很快就明白原因是什麼。

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曾經--或者該說即使分開,也依然相愛。

巴奇可以從那時史蒂夫所說過的話以及眼神中輕而易舉地看出他對自己的感情一點都沒變。就像自己恢復記憶之後對史蒂夫的感情不只沒隨著時間流逝而淡薄,反而更加深厚如同大樹在內心裡扎了根,再強勁的風雨都無法撼動一絲一毫。

每一個孤獨的夜晚,只要稍微一想起史蒂夫,巴奇就無法克制內心的渴望泉湧而出,幾乎將自己掩埋。

在閉上眼迎接每晚侵蝕自己的那染滿鮮血的黑暗惡夢前的剎那,巴奇總是忍不住猜想,如果現在史蒂夫就在自己身邊、能夠被他緊緊擁抱、深深貫穿,再次感受史蒂夫所給予的疼痛與快感,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但是他很清楚雙手沾滿了血腥的自己早已失去了被史蒂夫所愛的資格。史蒂夫還是史蒂夫,但他不再是巴奇。

比起現在的自己,過去那個單純為了跟史蒂夫都是同性而煩惱的自己現在回想起來顯得幼稚又可笑。

他不只不是女孩,他還是個殺人犯,就算是在洗腦下被控制的非自我意志行為,但巴奇怎麼也無法將那些尖叫掙扎從自己腦海中抹去。

所以巴奇即使恢復記憶後也沒有主動去找史蒂夫,只是一直逃亡躲藏。

然而在見到史蒂夫面罩下凝視著自己的眼神中帶著安心與微怒,巴奇就再次察覺到一件事實:自己永遠不可能離開史蒂夫。

「你記得我嗎?」

雖然史蒂夫那麼問,但他深邃的眼神及低沉的語氣透露出他完全不認為巴奇會不記得他。

「……你是史蒂夫……」頓了一下,巴奇像是在解釋什麼似地繼續說道:「我在博物館見過你的資料……」

然而史蒂夫只是往前走了一步,用帶著理解跟責難的眼神望著巴奇,壓低了嗓音:「你在說謊。」

史蒂夫的氣勢讓巴奇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用著與其說是警戒,不如說更近似於服從的眼神看著史蒂夫。

是的,事實上,巴奇不只記得史蒂夫,還記得非常清楚,應該說在巴奇的所有記憶中,史蒂夫是他第一個想起,也是填補了他空白記憶中最多的存在。

對現在的巴奇來說,史蒂夫已經可以說是他的唯一,而盡管巴奇某方面並不希望自己也是史蒂夫的唯一,但事實是,與史蒂夫眼神相會的那一瞬間,巴奇就全明白了--即使是現在這樣的自己,他也依然愛著他,把他視作唯一重要的存在。

史蒂夫可以為了自己做任何事,就像自己可以為史蒂夫而選擇活著一樣。

認知到這一點的同時,巴奇突然有種想放聲大笑,以及痛哭失聲的衝動。

史蒂夫真的一點都沒變。

當初兩人一起在咆哮突擊隊擔任隊長跟他的副手時,巴奇就深刻體會到這一點。

即使外表變得強壯高大,但史蒂夫的內在一點都沒變,特別是對自己那超乎一般愛情的執著隨著外型變得強大,甚至可以說更加地偏執。

那麼,巴奇接下來要做的就很簡單了,那就是追隨史蒂夫,就像過去那些日子一樣。

 

 

*** *** ***

 

 

才剛在安全屋重逢不久,什麼都還來不及說,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巴奇就跟著史蒂夫一起經歷了各種戰鬥與追捕,好不容易在帝查拉的幫助下,心力交瘁的兩人來到了瓦干達。

帝查拉保證只要待在瓦干達,他們就不用擔心其他的事,只需要放心療傷。

於是累壞了的兩人欣然接受了帝查拉的好意,相擁在同一張床上共眠,並安靜休息了一整天。

當巴奇在睽違已久的無夢安眠中緩緩睜開眼睛時,史蒂夫正側躺著,那雙不變的藍眸熱烈而深情地凝視著他。

重逢以來終於能夠長時間獨處的兩人卻只是沉默地望著彼此。

史蒂夫的眼神中富含的感情既複雜又單純,各種情感混合成了對巴奇的濃烈愛戀,使得巴奇原本因難得的安眠而平靜的內心悸動不已,回望著史蒂夫,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談起。

「……史蒂夫,」在史蒂夫的目光注視下,巴奇有些遲疑地開口,將在經歷這許多後自己內心的想法說給史蒂夫聽,「我想……為了避免傷害到他人,在找到解除我腦中洗腦程式的方法前,我得請陛下幫忙,讓我能再次回到冷凍艙中沉睡……」

隨著巴奇往下說,原本帶著溫柔微笑的史蒂夫臉上表情逐漸消失,眼神也越來越昏暗深沉,看得巴奇心驚膽戰。

記憶中,史蒂夫不高興時總會皺著眉,但真的非常憤怒時反而會面無表情。

巴奇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這個想法肯定會讓史蒂夫不開心,因為他等於是再次丟下史蒂夫一個人活在這雖廣闊,但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能理解他的孤獨世界中。

但是這是為了大家好,在趕往西伯利亞的昆式戰機上,史蒂夫曾經安慰巴奇,他所做過的都是九頭蛇控制之下,並不是他所做的,巴奇很清楚,然而同時他也無法抹去那些殺戮都是由他下手的事實。他不得不忍著,盡管他很想就這樣陪在史蒂夫身邊。

無言地凝視了巴奇一會後,史蒂夫突然朝著巴奇伸出了右手,覆在他的雙眼上,施力將他壓在了床墊上,同時翻過身,將另一隻手插入了巴奇因驚訝而微啟的嘴裡。

這一連串的動作是如此迅速,巴奇根本措手不及,只能在視覺被剝奪的情況下任由史蒂夫的手指攪動著自己的口腔,模仿性交般的抽送著,不時夾住他下意識逃跑的舌頭,柔軟的舌肉被略顯粗糙的指間摩娑、愛撫,甜美的顫慄一陣陣竄過巴奇的全身,令他的肌膚泛起了紅潮。

「唔……呃、啊……嗯……」

嚥不下的唾液從巴奇的口中溢出,順著自己的下巴,流過史蒂夫的指尖、手掌及手腕。

兩人之間本就隱隱燃燒著的慾火一發不可收拾,即使分開許久,巴奇的肉體依然記得史蒂夫曾經帶給他的快樂,並且下意識地扭動著身體,去向身上的這個男人索求。

當史蒂夫抽出了手指,將手掌順著肌膚的線條一路從鎖骨、胸腹往下滑至巴奇的小腹,並玩弄著他的肚臍眼時巴奇幾乎要被自己對史蒂夫的渴望逼瘋了。

他感覺得到史蒂夫火熱的硬挺在自己同樣勃起的股間磨蹭著,弄得巴奇渾身難受,於是忍不住哽咽地低啞著:「求你……史蒂夫……快點進來……用力幹我……」

雖然被史蒂夫的大手遮住,讓巴奇看不見史蒂夫的表情,但巴奇幾乎可以聽見史蒂夫在低笑。下一瞬間,他感到自己的褲子被扯開,雙腿分開來,緊接著,在沒有擴張也沒有潤滑的情形下,史蒂夫就慢慢地進入了巴奇緊窄的小洞。

被撕裂開來的下身很熱、很痛,而這正是巴奇所希冀的。現在的他需要疼痛來作為懲罰,而且巴奇知道在疼痛中的快感是難以想像的愉悅。

明明是再會以來第一次的做愛,但過去在床上時總喜歡用言語來調戲巴奇的史蒂夫現在什麼都沒說,即使巴奇內部的緊致肯定也讓史蒂夫不好受,但只是無言地進行著粗暴的抽插、律動,將巴奇都操出了血來。

巴奇明白這是因為史蒂夫不只生氣,還非常地憤怒。

盡管有些霸道,但史蒂夫很少對巴奇動怒,尤其是在注射了血清之後,基本上史蒂夫對待巴奇都是相當溫柔的,不管是在平常還是床上。

然而現在史蒂夫只是一言不發地猛操著巴奇,鮮血混著前液隨著激烈的抽插不斷從巴奇被撐得很開的紅腫穴口中一下一下被擠出,很疼、很爽。

高潮來臨時,將自己的意識放逐在極度愉悅的空白中,巴奇情不自禁地想,如果可以選擇,他真希望能夠死在這一刻,在史蒂夫溫暖的懷抱中,被激烈地幹死,或者被他那雙厚實的大手掐住自己的喉嚨,對巴奇而言都是最溫柔的一種解脫。

但是他知道自己絕不能將這份渴求說出口,要是史蒂夫知道了,他不知會有多氣憤難過。

因為巴奇不能選擇死亡所以他選擇了讓自己再度冬眠。

在兩人的喘息都緩和下來後,從頭到尾都沉默地用手掌遮著巴奇雙眼的史蒂夫終於附在巴奇耳邊低聲開口。

「就算你連自己都騙,但我要聽你內心真正的想法,巴克……」史蒂夫另一隻手溫柔撫摸著巴奇燥熱的臉頰,「這裡沒有任何人,只有我跟你,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看著你、沒有人會譴責你,你只需要說出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我會幫你做到。」

聽到史蒂夫那麼低語,巴奇彷彿得到救贖般地發出嗚咽,溫熱的淚水浸濕了史蒂夫的掌心。

史蒂夫總是能明白巴奇內心真正的渴望,並引導他坦白出來,所以巴奇決定不再欺騙自己的內心,哭了一會後,顫抖著哭腔,抽泣著對史蒂夫開口。

「我……我好想就這樣跟你在一起……我好怕……史蒂夫……我真的不想再被冷凍了……好不容易再見到你……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覺得自己好幸福……但是……我……我不能……我犯了那麼多罪……必須……我沒資格得到幸福……」

在聽到巴奇哭著說出的真實內心,史蒂夫才將手掌從巴奇的雙眼移開,溫柔望向那雙哭得一蹋糊塗的濕紅眼眸,擺動著大拇指抹去那不斷從委屈又自責的灰綠中流出的淚水。

「你比誰都有資格得到幸福,巴奇……如果你還是認為自己有罪,那就先把我問罪,」輕輕吻在巴奇因不停湧出的淚水而帶著鹹味的嘴唇,史蒂夫握住了巴奇的手,低聲說道:「因為當初是我沒能抓住你的手,害你被九頭蛇改造成冬兵,一切的原因都在我身上,我才是那個該承擔起你所有罪孽的人。」

收不住哽咽,巴奇一邊抽泣一邊有些無奈地苦笑,「……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這麼說……」

「那你也應該知道,不論理由是什麼,我都不會再放你離開,」史蒂夫溫柔而真誠地低語:「如果你硬要說自己有罪,那麼我會跟你一起承擔,今後你我就是命運共同體,如果你堅持要冬眠,我也一起冬眠。」

望著史蒂夫溫柔的臉上浮現著近乎狂氣的深情笑容,巴奇也跟著笑了。

盡管他依然認為自己沒有資格,但他真的很幸福,因為自己用生命去愛的人也同樣用生命愛著自己。

「……我愛你,史蒂夫。」

終於,巴奇坦白地將內心從來未曾改變過的真實情感對史蒂夫告白了出來。

而史蒂夫只是笑著,將巴奇擁入懷中,輕輕回道:「我也愛你,巴奇。」

於是,他們成為了同一座牢籠的罪犯。

但他們都很清楚,打從他們相遇的那一天開始,他們就被關進了一座名叫做愛情的牢籠裡,而且從最初起,他們就沒有任何逃脫的可能性,也沒有逃脫的打算。

而且他們無比盼望刑期是--時間的盡頭。

 

 

 

 

 

 

 

___

 

 

因為是巴奇視點,還沒那麼病,史蒂夫視點大概要進小黑屋(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