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吸血鬼殺人事件

第二次英荷戰爭結束後的殖民時期AU,退役軍人大盾跟吧唧一起在布魯克林經營偵探事務所的輕鬆向偽推理物。

在戰爭剛結束大量殖民湧入的紐約發生了吸血鬼殺人事件,束手無策的警察找上了大盾……

注意:為了辦案所以有吧唧穿女裝當誘餌的劇情(不是情趣是為了辦案(

___

 

 

仲夏無月的夜晚,剛從新阿姆斯特丹正式改名為新約克郡--通稱紐約的城市一隅。

有著一頭美麗棕髮的梅琳達緊張地抱著一束情人所贈送的白百合,在濃密的黑暗中快步奔跑。

梅琳達‧瓊斯,包括她自己在內,她的父母都是嚴謹的清教徒,家規也很嚴厲,唯一能趨動純潔少女不顧家規及危險在深夜時分偷溜出來的原因,就是愛情。

而少女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就在梅琳達即將穿過一處暗巷就能回到家的時候,一個黑色的高大身影從暗夜中突然現形,從身後抱住並摀住了少女的嘴,將驚慌失措的她拖進了陰影內。

一切都是那麼地寂靜無聲,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直到隔天一早,早起的鱈魚船漁夫發現時,脖子以下浸在血泊中的少女已成了慘白僵硬的屍體。

 

 

*** *** ***

 

「又來了……」身為殖民政府警察的史考特‧朗恩抓了抓頭,困擾地看著倒在汙穢暗巷中的一具年輕女屍,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是在對身旁的同僚吉姆‧派斯頓說道:「不會真的有吸血鬼吧?」

「拜託,朗恩,這世界上不可能有吸血鬼。」吉姆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他的表情卻很凝重。

自從三個月前發現了第一具屍體後,連現在這具屍體在內,已經是擁有共同特徵的第五起殺人案件了。

所有屍體都有一個特徵,那就是脖子上兩處像是被尖利的犬齒咬破的咬痕,而死因一律都是失血過多,而且都只在夜晚殺人,所以大家開始傳言,這是來自歐洲的吸血鬼所犯下的惡行。

雖然歐洲已經盛行報紙,但當時的新英格蘭還沒有一間大規模的報社,消息流通都靠著民眾之間耳語相傳。

由殖民政府臨時組成的警察署的署長漢克‧皮姆從處理完屍體回到署裡的史考特手中接過報告時臉色相當凝重。

「漢克怎麼了?」跟漢克私交不錯的史考特不免關心了起來。

「還不就是那位霍華德‧史塔克?」身旁漢克的獨生女霍普悄悄地跟史考特咬耳朵,「這次事件的死者梅琳達‧瓊斯是他朋友的獨生女,所以他對此事表示了相當的關切,給了一個禮拜的期限,要是抓不到兇手,他就要從倫敦請來皇家警察。」

1667年,第二次英荷戰爭結束,英國正式從荷蘭手中取得紐約,再加上前一年的瘟疫及倫敦大火、還有戰亂,造成大量以英格蘭為主的歐洲殖民飄洋過海來到紐約進行開拓。

而繁榮的背後,勢必有著陰暗的一面,來自各地的大量殖民湧入並各自為政,間接造成殖民政府公權力不足,衍生為安全管轄方面的缺失與疑慮,有錢有勢的商人甚至比起殖民政府還擁有更大的權力。

霍華德‧史塔克,目前全東岸殖民地最有錢也是最有權力的軍火商,同時也是個天才。

而同樣身為天才卻比較學者氣質的漢克跟霍華德一向水火不容,再加上這次還關係著殖民地警方的公權力及權威,他無論如何都必須在一個禮拜內抓到這個故弄玄虛的連續殺人犯。

「但是如果真的是吸血鬼怎麼辦?」

在史考特緊張兮兮地那麼問後,現場陷入了一陣沉默。

「……史考特,我知道你剛從歐洲過來沒多久,」身為五月花號移民後代的漢克拍了拍史考特的肩膀,用看著不懂事的孩子般的眼神望著他,「別把舊世界的迷信帶到新大陸來。」

儘管依然認為自己沒什麼不對,但現場的氣氛就像大家都把他當作一個大傻瓜,於是史考特只能乾笑了幾聲,垂下了肩膀。

「聽說隔壁的國王郡有一位很厲害的私家偵探,」一會後史考特還是忍不住提出了建議,「從去年開始解決了不少難解的案件,要不要去找他幫忙看看?」

雖然史考特才剛移民過來一年,但已經從各方人士聽說了不少關於那名偵探是如何解決各種複雜案件的事例,一直感到好奇又崇拜,如果可以的話,他還蠻想借此機會見識一下。

「找什麼偵探?」然而漢克還沒回答,吉姆就沒好氣地揮了揮手,給史考特潑了一桶冷水,「那不是顯得我們警方很沒用?」

「話不能那麼說,」史考特握著拳頭,義正嚴詞地喊道:「只要能少一個人被殺就夠了,難不成自尊心比人命還偉大?」

「……既然你那麼想,那麼你可以去試試看,報酬這裡我可以安排,」漢克沉吟了一會,對史考特囑咐道:「不過記住,史考特,你是以個人名義前去尋求幫助,而不是以殖民警署的警員。」

於是在得到漢克的默許之後,認為事不宜遲的史考特下午就一個人來到了紐約的鄰近城市『國王郡』--又稱為布魯克林的城市裡。

照著從紙上抄來的地址,史考特來到了一處由紅磚牆的組成的一排房屋前,其中一個天藍色的門板外,掛著一小塊長方形,不太起眼的木製牌子,上頭只寫著『羅傑斯』。

應該就是這裡了。一邊在心裡想著,史考特走到了門前,握住門上的門環輕敲了幾下。

不到幾分鐘,門被往內拉開,一名白襯衫上套著深藍色無袖馬甲的棕髮青年手上握著門把,轉動著綠眼珠快速地打量了來客後,在臉上浮起禮貌性的笑容,「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請問這裡是是羅傑斯偵探事務所嗎?我是警察……」不小心忘了漢克的警告,將自己的身分說溜嘴的史考特吞了吞口水,與青年帶了些許警戒模樣的眼神交會,「呃,不過我這次來不是為了警察身分……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關於最近發生的吸血鬼殺人事件?我是想請羅傑斯先生幫忙尋找犯人。」

原本還帶著微笑的青年在聽到吸血鬼殺人事件後收起了臉上的笑容,說了一聲「請等一下。」後關上了門。

史考特默默地佇立在門口一會後,很快地門就再度打開來,剛才的青年站在門後微彎下腰,對他比出了請的手勢。

「裡面請。」

隨著轉身的動作,青年紮在腦後的及肩棕髮也隨之搖動,邁開步伐引路。

史考特跟在青年身後,穿過狹窄的走廊,往內越過一間關閉的房間後,走廊盡頭開放的圓拱門內是一間方型的辦公室。

在青年帶領著史考特進入室內後,一名身材高大精壯,身著深灰色雙排扣三件套裝的金髮青年從大片窗邊的辦公桌後走到他面前,微笑著伸出手。

「我是史蒂夫‧羅傑斯,這間事務所的所長,」一邊與史考特握手,史蒂夫自我介紹完後也順道介紹了棕髮青年的身分,「這位是巴奇‧巴恩斯,我的摯友,也是我的得力助手。」

近在眼前的史蒂夫看起來更加高壯,史考特有些緊張的伸出手回握,「啊……你們好,我是史考特‧朗恩……新英格蘭地區隸屬於紐約的警察……」

「請坐,朗恩先生,很高興認識你,」史蒂夫輕輕點頭,並比了個手勢請他在辦公桌前的長桌邊坐下。

在史考特坐下後,史蒂夫也走回辦公桌後坐了下來,而巴奇已經將兩個瓷杯分別放到了史蒂夫跟史考特面前,並握著自己的杯子後走到史考特對面坐了下來。

看到史考特瞪大了雙眼,好奇地盯著杯中紅澄澄的液體,史蒂夫笑著舉起了茶杯,對史考特說道:「這是從中國來的紅茶,不用客氣,請用。」

史考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他聽說過紅茶,加入大量砂糖飲用的方式在歐洲貴族中相當流行。由於是從中國運來的舶來品,跟砂糖一樣都是相當貴重的東西,上好的正山小種茶葉甚至比上好的咖啡豆還要貴上60倍,他怎麼都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喝到。

這可是天大的驚喜,想著,史考特戰戰兢兢畢恭畢敬地淺嚐了一口紅茶,而與此同時坐在他對面的巴奇則是毫不客氣地在杯中加進了大量牛奶後一口喝掉了一整杯。

史考特瞠目結舌地看著巴奇豪邁地再次將一大把茶葉放入杯中並加入開水沖泡的畫面,忍不住心想雖然不知道這兩人究竟是什麼來頭,但這兩人一定很有錢。

「剛才巴奇已經大致跟我提過你的來意,」在優雅地喝了一口茶後,史蒂夫雙手交疊望著目瞪口呆盯著巴奇的史考特,「關於吸血鬼殺人事件我也一直很有興趣,所以曾經私下暗中調查過。」

「私下暗中調查?」

「方法是商業機密。」史蒂夫豎起食指抵在自己唇上微微一笑,接著斬釘截鐵地說道:「首先,我的結論是這一連串的殺人事件並不是吸血鬼所為。」

史蒂夫突如其來的武斷結論讓史考特愣了一下,不禁有些不爽跟失望地問道:「你也認為世界上沒有吸血鬼,只是屬於舊世界的迷信?」

看著史考特失望的模樣,史蒂夫有些驚訝地挑起了眉,與巴奇互望了一眼後搖了搖頭,「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但是我相信至少這些案例並不是吸血鬼造成的。」

「為什麼你能那麼篤定?」

「因為真正的吸血鬼不會一次就殺掉獵物還浪費那麼多的血。」

看到史蒂夫臉上開玩笑似的笑容,史考特扁了扁嘴,「你好像很懂吸血鬼?」

「巴奇的故鄉是羅馬尼亞,我們在參戰前曾經一起住在那裡好幾年,關於吸血鬼的傳說雖不敢說瞭若指掌,但也略知一二。」史蒂夫再次笑了笑,「而且我看過屍體。」

史考特驚疑地看著史蒂夫,所有屍體在發現、驗屍、埋葬都有經過他處理,而印象中他根本沒看過史蒂夫出現,「你怎麼有辦法看過?」

「就說過了,這是商業機密。」這次換了巴奇代替史蒂夫開口:「我們都很確定這不可能是吸血鬼。」

史蒂夫點了點頭,對依然一臉茫然的史考特解釋道:「那些傷口看似咬痕,但太過於平滑,跟生物造成的咬痕並不一致,所以我認為其實是利用某種可以大量抽取血液的道具,而從被害者全是芳齡二十左右、身材高挑、有著一捲棕色長髮的女性來看,犯人恐怕是有精神疾病的偏執犯,基於私怨,而專門尋找目標相同的女性下手。」

史蒂夫的話聽起來很有說服力,史考特想了一下,「呃……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你們有辦法在一個禮拜內找到犯人嗎?」

史蒂夫歪了一下頭,有些好奇地看著史考特,「其實從被害者全部都在紐約郡內,我大致上已經鎖定嫌犯,但是沒有證據證明,除非能夠現場逮捕……但為什麼是一個禮拜內?」

「因為……」

在史考特終於完全忘記漢克所提醒的,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後,史蒂夫思考了一會點了點頭,「我了解了,那麼報酬是由皮姆先生負責?」

「是的。」

「好,不用一個禮拜,今晚之內就可以解決這個事件。」

「真的嗎?!」

看著史蒂夫充滿自信的模樣,史考特的雙眼閃閃發光,驚奇地望著史蒂夫。

「我早就有一個方法,只是我的助手一直不肯點頭同意,」史蒂夫面露微笑,看向了巴奇,「他只會襲擊深夜獨自在外的女性,對吧?」

眨了眨眼,史考特也跟著看向了巴奇,「難道說……」

隨著史蒂夫臉上的笑容越深,巴奇臉上的表情卻越來越臭。

 

 

*** *** ***

 

 

幾個小時後,沒有月亮的深夜時分,整條黑暗的巷弄內只有羅傑斯臥房內的幾盞油燈在隔著窗戶發出光亮。

站在鏡子前,就著床頭櫃上昏暗的燈光,巴奇瞪著鏡中的自己一身樸素簡潔的翠綠女裝,頭上還綁著蕾絲頭飾,及肩的長髮綁起,乍看之下就像個姑娘,只是身形有些高大。

將雙手放在被硬生生束出的纖細腰身,呼吸有些困難的巴奇緊蹙著眉頭抱怨:「老天爺,這束腰簡直要勒死我了。」

「這可是為了拯救其他可能受害的無辜少女,還有一大筆報酬,你就忍耐一下吧。」

瞪著一手舉著燭台,滿臉笑容地從身後摟著自己的史蒂夫,巴奇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我倒覺得你只是想看我穿女裝。」

「我不否認。」史蒂夫微彎下腰微笑著在巴奇包裹緊密的脖子上吻了一下,然後看著鏡中並立在一起的他們,「你這樣的裝扮,再加上我們的身高差,走在路上不管誰都會認為我們是一對夫妻吧。」

哼了一聲,心中其實有些甜滋滋地,但巴奇還是裝作忿忿不平地吼道:「我也有175!」

然而對於188公分的史蒂夫來說,他們之間整整13公分的差距,讓巴奇「完全能被我摟在懷中。」

在史蒂夫那麼說著,並用雙手抓住了巴奇的腰後,巴奇馬上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作勢要抱起自己的史蒂夫的肚子。

「啊喔!」雖然一點都不痛,但史蒂夫故意裝得很痛,彎下腰撫著被肘擊的部位哀哀叫。

明知史蒂夫在裝模作樣巴奇還是嘆了口氣,不忍心地轉過去揉了揉史蒂夫的肚子,看了一眼鏡中的自己,不太確定地問:「你確定能吸引到犯人嗎?」

「放心吧,就算不是在深夜的黑暗中,你怎麼看都是完美的女性……」趁機終於抱起了巴奇並讓他坐到了一旁的床上後,史蒂夫也跟著爬上了床,低頭抵著他的額頭,面露擔心的神色,「讓我忍不住要擔心會不會有別的男人發現你的魅力……」

「傻瓜,只有你才會那麼想……」

低聲說著,巴奇伸手揪住了史蒂夫胸前的衣服,半閉著眼,看著史蒂夫將唇湊了上來。

「你別弄亂我的衣服,這可是跟娜塔莎借來的,弄壞了我就慘了……」

一邊輕聲說著,巴奇往後仰,準備承受史蒂夫的吻。而史蒂夫則一副理所當然會弄壞似地態度,將手放到了巴奇的胸前輕輕上下撫摸,並低聲說道:「放心……我會跟她說是我弄壞的……」

就在兩人嘴唇即將碰觸到彼此的時候,大門突然傳來了敲擊聲。

兩人同時停下了動作,互望了一眼,露出苦笑。

飛快地在巴奇的臉頰上啄了一下後,史蒂夫從床上拉起了巴奇,兩人一起走到門口。

打開門,史考特就站在門外。

「準備好了……哇喔。」背上掛著火槍,手上還拿著一把準備遞給史蒂夫的火槍,另一手舉著油燈,有些緊張跟興奮的史考特再看到了史蒂夫身旁女裝打扮的巴奇忍不發出了驚艷的讚嘆。

「我本來還想說女裝當誘餌會不會被識破,看樣子應該是沒問題了。」

聞言,史蒂夫臉上表情有些複雜的笑了,轉頭看向巴奇,「看吧,我的擔心成真了。」

巴奇只是翻了翻白眼,「閉嘴,羅傑斯。」

而史考特則是一臉懵懂地看著兩人像是打情罵俏般的表現。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得出發了。」

在巴奇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提醒後,三人才關上了門離開了羅傑斯家,坐上前往紐約的馬車。

在馬車上,三人再次確認所謂的計畫。

為了不打草驚蛇,他們會在第十三街放下巴奇,讓他一個人越過空無一人的街區,而史蒂夫他們則是躲在馬車上,伺機行動。

由於這是史考特自己私人向史蒂夫求助,所以警方那裡完全無法提供幫忙,史考特只能想辦法從霍普那裡拿來幾把火槍。

在目送巴奇沒入暗巷中的背影後,史考特抓著手中的火槍,緊張又擔心地問道:「讓巴恩斯先生一個人當誘餌好嗎?會不會太危險?萬一真是吸血鬼……」

「你很喜歡吸血鬼的樣子,朗恩先生,不過要讓你失望了,這真的不是吸血鬼。」失笑地望著史考特,雖然從史考特手中接過了火槍,但史蒂夫只是把槍放到了椅上,好整以暇地將視線移往窗外,「不用擔心,巴奇跟我都是打過仗的,英荷戰爭結束才退役一起定居在布魯克林。」

「原來如此……」難怪史蒂夫跟巴奇的肌肉都不像是一般人。

而史蒂夫燦爛地笑著說出的下一句話讓史考特愕然地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而且他的裙底下藏有兩把燧發槍。」

「……咦?」

燧發槍?那不是才剛發明沒多久,昂貴的最新進武器嗎?只有軍隊才能配給的……

史考特還沒反應過來,兩下刺耳的槍擊聲畫破了寧靜的夜晚,緊接著是猶如殺豬般的慘叫聲。

在史蒂夫他們趕到的時候,只見巴奇雙手各舉著兩把槍口冒著硝煙的燧發槍,而兩邊肩膀上都是血的中年男子痛得一邊尖叫一邊在地上打滾。

「放心,我避開了要害。」

看著驚訝的史考特跟冷靜的史蒂夫,在背景的慘叫聲中,外表就像是個優雅貴婦的巴奇將手中的燧發槍垂到了兩旁,甜甜地笑著。

 

 

*** *** ***

 

 

於是,在史考特將犯人送到醫院後,警察才從荷蘭籍的嫌犯口中問出了,他的確就是一連串吸血鬼殺人事件的犯人。

當然他並不是什麼吸血鬼,他本來是荷蘭裔的毛皮商人,因為他的國家輸給英國,必須被強制遣返,但他當時原本與一位西班牙裔的女性論及婚嫁,在離去前想要跟那名女性求婚,並將她帶回荷蘭。

然而沒想到那名女性狠狠地拒絕了他,還表示自己一開始就不喜歡他,像個吸血鬼一樣熱愛賺錢的態度。

受到刺激跟打擊的嫌犯於是就憤恨地想,既然她認為他是吸血鬼,那他就真的成為吸血鬼吧。於她就成了第一名死者,然而只殺死他的未婚妻還不能洩憤的嫌犯就將怨恨轉向跟他的未婚妻有著相同外表特徵的其他女性被害人。

一直到被巴奇開槍射穿肩膀為止。

雖然依然有些失望並不是吸血鬼,但能逮到犯人解決了事件,避免再有無辜少女受害,史考特還是很欣慰,帶著幾枚漢克交代的金塊,再次來到了羅傑斯家拜訪。

「這都多虧了巴恩斯先生,以及羅傑斯先生的幫忙!」

看著巴奇從史考特手中接過金塊後,史蒂夫微笑著開口:「不客氣,事情解決就好,我還得感謝你讓我看到了巴奇的女裝。」

「羅傑斯!」

巴奇生氣的模樣反而讓史蒂夫笑得更開心,接著看向了史考特,收起了笑容,「那麼,現在你還認為世界上有吸血鬼嗎,朗恩先生?」

「……我不知道,但我還是覺得真的有,只是不知道他們躲在哪裡而已。」

「是嗎……」史蒂夫輕輕往後靠在了椅背上,看著史考特,別有深意地笑了笑,「也許真是如此吧。」

史考特也浮現起笑容回應史蒂夫臉上的笑容,並行了個禮,「那我就不打擾了,真的很感謝你們!」

在與史蒂夫跟巴奇揮了揮手後,史考特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望著史考特離去之後關上的門扉,史蒂夫與巴奇互相凝視著,慢慢露出笑容,在兩人揚起的嘴唇內隱約有著森然白牙。

「結果目前這片新大陸上的吸血鬼還是只有我們。」

 

 

 

 

 

 

 

___

 

 

史考特要是知道真相大概會很興奮地喊:看吧!我就說真的有吸血鬼吧!

 

 

 

 

付上概念塗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