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小小意外 (3)

(1)(2)

美隊三後,生子梗注意

關於巴奇的覺悟

___

 

 

坐在臥房舒適柔軟的床上,將全身的力氣都放輕鬆靠著背後的枕頭,一身輕便寬鬆的短袖長版上衣,輕薄的被單蓋在他只穿著一件四角內褲的下身上。

安靜的房內偶爾響起紙張翻過的聲響,以及巴奇平穩的呼吸聲,一切是如此的寧靜祥和。

巴奇有些懶洋洋地翻閱著手中的育兒指南,這些書是一個星期前,花了一段時間終於準備好的克林特偷偷潛回美國迎接他的妻兒時順道從家中的書櫃裡帶來的,為了目前已懷孕兩個多月的巴奇。

當時在眾人與克林特的妻兒互相見面打招呼後,巴奇就因為身體不適的狀態很嚴重,即使他自己表示沒什麼,但還是在眾人的勸服下被史蒂夫帶回了房裡休息。

就在史蒂夫溫柔地摟著巴奇的肩膀,小心翼翼地讓他躺在床上休息後,門外突然有人敲了門,史蒂夫打開門,克林特跟他的妻子蘿拉就站在門口。

「巴奇還好嗎?」

史蒂夫點頭回應克林特,才剛想開口表示感謝關心,蘿拉就將她手中一大包看起來沉甸甸的紙袋舉到史蒂夫面前。

「你好,隊長,」蘿拉微笑著將的紙袋交到了主動伸過手接住的史蒂夫手中,「我知道巴恩斯先生是位男性,而且就算都是女性,每個人體質也都不同,所以也許不是百分百正確,但我想關於懷孕時該特別注意的事應該差不多,你們可以先看看這些書。」

史蒂夫將視線移到了紙袋上,他可以從外頭的觸覺以及重量感覺得到裡面全部都是書籍。

「這是我們從美國帶來的關於懷孕育兒生產相關書籍,至於實際上的照顧方面,我想克林特會比我有經驗多了。」蘿拉看了一眼身旁的克林特,笑容可掬地說:「他一定很樂意幫忙。」

聳了聳肩,克林特越過史蒂夫的肩膀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巴奇,半開玩笑地說道:「畢竟巴奇是高齡產夫,不可預測的事太多了,希望這些書跟我們的經驗能稍微幫上忙。」

史蒂夫感激地放下紙袋,用力握住了克林特夫妻的手,大力搖晃,「非常謝謝你們!」

在那之後,巴奇跟史蒂夫只要有空就會翻閱並研究書中的資訊,而史蒂夫還會熱心地跟史考特以及克林特兩位有經驗的父親們討教並吸收關於如何好好照顧一位準新手媽媽的相關知識。

就像現在,巴奇待在房裡一邊休息一邊閱讀,而史蒂夫則是去找史考特跟克林特他們。

(說起史考特雖然也很想跟克林特一樣將他的寶貝女兒凱西帶來,但仔細思考並跟其他人商量過後,史考特最終還是忍痛決定讓凱西跟他的前妻以及他前妻的警察老公一起待在美國,對她的將來比較好。而皮姆博士在狠狠地譴責史考特將他的研究成果流落到史塔克那裡後卻也稱讚他重重削了史塔克一頓的功績,並說好了他會留在美國跟霍普一起暗中觀察史塔克跟致府的行動,順便保護他的女兒跟前妻一家人。)

雖然帝查拉已經下令全力打造巴奇新的左手,但畢竟帝查拉的要求是最好是能接近真實手臂的動作與控制,所以目前巴奇依然是單手的狀態,所以必須屈起膝蓋,將書放在並攏的大腿上,才能方便翻閱。

在用右手翻過一頁後,書本上關於懷胎十月的孕期體型變化及腹中胎兒的側面剖面圖讓巴奇心中湧起了奇妙的感受,不禁將右手放到了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腹上。

想到自己肚子裡有自己跟史蒂夫的孩子,一個小小的生命就在這裡面,巴奇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巴奇想起這兩個多月來跟史蒂夫以及他的同伴們一起住在瓦干達的生活,既熱鬧又溫暖。

只要待在這裡,在帝查拉的王室守護下,他不用再四處躲藏,而且由於他們已經知道密語是什麼,只要壁開那些詞彙,巴奇不用擔心自己會被控制去傷害到別人,他可以看著史蒂夫就在身旁安全無虞地笑著,而且每個人都對他很好,就連原本不知為何對他頗有意見的山姆也柔軟許多,是他恢復記憶以來最輕鬆悠閒的日子。

而這些都是肚子裡這小小意外帶給他的,如果不是因為他(或者她?)巴奇現在應該是在冷凍艙裡作著冬眠的夢。

所以巴奇很感謝自己身體裡孕育著的這個小小意外。

只除了一件事。

就在這時候,門輕輕被推開來的聲音將巴奇從沉思中喚回意識,抬起頭,史蒂夫正滿臉笑容地端著一個瓷盤出現在門口,瓷盤上有著一疊三明治,以及一杯柳橙汁。

「你今天除了早上吃了一顆李子以外什麼都沒吃,」一手關上了房門,史蒂夫一邊走近巴奇面前一邊微笑著問道:「我準備了點酸黃瓜黃芥末三明治,要不要吃吃看?」

巴奇知道史蒂夫對於自己目前吃不太下東西一直很擔心,不斷想辦法研究能讓他能夠吃進肚裡,又有營養的食物,所以巴奇當然不可能拒絕史蒂夫的好意,臉上浮現起了笑容,點頭說道:「謝謝你,史蒂夫。」

看到巴奇點頭後,史蒂夫連忙彎腰將盤子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櫃上,接著坐到了床邊,一手拿起柳橙汁,另一手將三明治拿到了巴奇嘴邊。

由於巴奇少了左手,所以史蒂夫總是忍不住想照顧他,舉凡吃飯、洗澡、更衣、梳洗等等日常生活,史蒂夫都會自然而然地動手幫忙。剛開始巴奇還會不太高興地表示他只是少了一隻手並不是廢人自己來就好,然而每次只要他一抗拒,史蒂夫就會露出一付被拋棄的小狗臉,於是心有不忍的巴奇最後總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史蒂夫的好意。

雖然有時候巴奇還是忍不住會在心理抱怨,但最近他已經被史蒂夫照顧到像是產生了條件反射。比如說像現在這樣,只要史蒂夫將食物伸到他面前他就會自動自發地乖乖張開嘴。

看著巴奇咬下了一口三明治咀嚼並吞下後,史蒂夫緊張又擔心地觀察著巴奇的模樣,「怎麼樣……?」

巴奇點了點頭,「嗯……有點酸,很好吃……」

然而話才說到一半,巴奇突然臉色大變,摀著嘴掀開被單後跳下床往浴室奔去。

在史蒂夫也跟在巴奇身後衝進浴室後,彎腰抓著馬桶邊緣嘔吐的巴奇的背影揪住了他的心,心疼不已的史蒂夫只能趕緊走過去伸手輕輕拍撫著他的背,想要讓他稍微好過些。

在幾乎將胃酸都吐出後,一邊按動沖水鈕一邊抽了幾張衛生紙將嘴邊都擦拭乾淨巴奇才轉過臉努力對史蒂夫展現出笑容,有些顫抖地蠕動著嘴唇試圖安撫他,「……沒事,史蒂夫……醫生說過這是正常的,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

雖然巴奇那麼說,但史蒂夫不只沒有放下心,反而因為他慘白的笑容而更加心疼,忍不住用力抱住了他,在他耳邊低聲道歉。

「對不起,巴奇,都是因為我……」

緩緩眨了眨眼,巴奇凝視著史蒂夫寫滿了自責跟擔心的臉一會,輕輕問道:「……為什麼要道歉?」

「如果不是因為我讓你懷孕,你不會那麼難受……」垂下了眉毛,史蒂夫伸手摸著巴奇比起一個多月前略顯消瘦的臉頰,難過地低語:「才幾個禮拜你瘦了好多……」

盡管巴奇刻意對自己的狀況輕描淡寫,但比誰都注意巴奇狀況的史蒂夫當然很清楚,巴奇的孕吐其實遠比一般的正常孕婦要嚴重的許多。

原因很看似複雜,其實追究起來主因很單純。原本孕吐就是一種母體對外來異物產生的免疫功能副作用,也就是類似於器官移植後特有的排斥反應。

而巴奇身為原本不可能懷孕的男性,卻在他體內那本來就不是屬於自己身體正常該有的子宮內孕育了胎兒,不管是子宮還是內部的胚胎都不該是屬於巴奇原來身體細胞的一部分,才會造成身體排斥反應特別嚴重。

應該說,要不是讓巴奇懷孕的人是同樣留有超級血清的史蒂夫,恐怕胚胎在剛著床不久就會因異常的排斥反應而流掉或被自體吸收。

由於當初九頭蛇在辛苦了許久終於解決了排斥反應成功給巴奇裝上子宮沒多久,主持這個計劃的科學家就因為內部鬥爭被處理掉了,導致計畫在從沒有人試著給巴奇進行過能否真的懷孕的測試的狀態下胎死腹中。

所以巴奇自己在恢復記憶後也沒想過要跟包括史蒂夫在內的任何人提起這件事。

因為從沒實驗過的,只是存在於自己肚子裡的外來器官,怎麼可能會成功孕育生命?

然而也不知道究竟是因為讓他懷孕的人是史蒂夫--一個跟他一樣流有超級血清的超級士兵--還是愛的奇蹟,總而言之巴奇在史無前例的狀況下以男性的身分懷孕了,

也就是說毫無前例的狀況下,從未曾處理男性懷孕經驗的醫師們只能順其自然,並希望上帝保佑巴奇的身體能盡早適應腹中的尚未成形的胚胎,度過最一開始的排斥反應。

「你不需要道歉,我很高興……」望著史蒂夫歉疚自責的表情,巴奇只是搖了搖頭後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臂,「我記得你之前說過,在這個廣闊的世界上,擁有你跟我血液的小小生命就在這裡面……」

低下頭,望向自己的肚子,巴奇將手覆在小腹上,輕輕微笑,「只要一想到這裡面有個小小的生命聯繫著你跟我……我不再只是個只會奪取他人生命的兵器,將有新的生命從我體內誕生……我就很想感謝上帝。」

「巴奇……」

史蒂夫一時之間內心感動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呢喃著巴奇的名字,將雙手輕輕包覆在巴奇覆在自己小腹上的手背上。

「我一直沒跟你說……」閉上眼感受著史蒂夫掌心的溫度,巴奇撫著自己的肚子,笑著說道:「在得知消息之後我做了個夢。」

夢中,巴奇一直走在一條很長很長的道路上,除了一片黑暗以外,什麼都沒有。

並不像他以往的惡夢,總是帶著煙硝跟血腥味,以及各種慘叫、呻吟、爆炸、怒罵,就只是一片安靜無聲的黑暗。

不知道在黑暗中漫無目的地走了多久,巴奇覺得腳步越來越沉重,彷彿陷入了厚實的雪地中,他還想再走,但忽然間像是有無數的藤蔓纏住了他的四肢,巴奇再也動不了,只能慢慢地趴在地上,闔上了疲累的雙眼。

然而才剛闔上眼睛,巴奇就感到有一隻大而溫暖的手在撫摸他的頭髮,彷彿對待著什麼珍貴寶物般的溫柔觸感讓巴奇情不自禁地心臟一跳,睜開了眼睛。

蹲在他面前,帶著微笑的史蒂夫正在散發著溫暖的金黃色光芒,照亮了一整片的黑暗。

「……史蒂夫?」

「你累了嗎,巴奇?」

是啊,我好累了,但是你應該走下去,即使沒有我。

巴奇想那麼對史蒂夫說,但是他好累,累到沒有力氣開口。

然而史蒂夫只是輕輕點頭後,將他扶了起來,然後抱著他的肩膀,彷彿兩人三腳般地一步一步往黑暗的盡頭走去。

「我們約好了,要一直一起走下去,直到時間的盡頭。」史蒂夫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著,低沉而堅定。

隨著史蒂夫每踏出一個步伐,黑暗逐漸被前方盡頭的一點光亮驅散,彷彿像是越過了長長的隧道,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藍天以及綠意盎然的青草地。

然後巴奇跟史蒂夫的中間慢慢浮現出一個模糊的小小身影,抓著他們兩人的手,發出了純真的可愛笑聲。

史蒂夫睜著一雙帶著淚眼的笑容望著他,「你、我,還有……我們一家人一起走下去吧,巴奇。」

然而巴奇還沒將心中的答案回答出來,那個夢就醒了。

之後巴奇也沒再做那個夢,而且他怎麼也想不起夢中史蒂夫所說的那個除了他們兩人以外的孩子的名字是什麼。

但是巴奇還記得自己內心的答案是什麼。

「其實……那時候我還在猶豫,」反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巴奇抬起頭望著史蒂夫,微微一笑,「不過在那個夢後我決定了,不管發生什麼我一定會生下這個孩子,然後跟你還有他,三個人一起走下去。」

「……謝謝你,巴奇……」深深望著巴奇,感動不已的史蒂夫緊緊擁住了自己在這世上最重要的存在,語帶哽咽地對著懷中的寶物道出滿懷愛情的感謝。

閉上雙眼感受著史蒂夫的體溫,巴奇在心中悄悄地想,他沒有說出口的是,真正最讓他打從心底欣慰的是,在史蒂夫已經沒有任何血緣親戚的現在,自己能夠替他孕育出流著他血液的生命這件事。

即使在自己將來冬眠或者甚至死亡之後,這個孩子也能夠陪著史蒂夫,讓他不再孤單。

靠在史蒂夫的胸前,聆聽著胸腔裡健壯的博動聲,巴奇輕輕開口,「……你想過孩子出生之後要叫什麼名字嗎?」

溢滿胸口的幸福感讓史蒂夫揚起了嘴角,卻又落下了眼淚,顫抖著聲音答道:「我想過了……女孩的話就叫做蕾貝卡。」

聽到自己妹妹的名字巴奇忍不住開心又感傷地低聲說道:「謝謝你,史蒂夫……」

在巴奇的頭髮上輕輕吻了一下後,史蒂夫繼續說道:「男孩的話……克里斯多夫,如何?」

巴奇愣了一下,因為他突然想起了在那個夢中,史蒂夫所喊出的那個名字是什麼了。

「……克里斯嗎……」有些不可思議地低頭望著自己的肚子,巴奇笑了起來,「我喜歡,這是個好名字。」

 

 

 

 

 

 

TBC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