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神父與小惡魔 (3)

第一話第二話

神父桃跟小惡魔包設定,雙性注意

軟綿綿(?


___

 

 

進入家門後,Steve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一臉沉重地大步踏在自家走廊上,尋找了許久卻依然沒發現寶貝獨生子消息的這個事實讓Steve身上散發出的難以掩飾的焦躁跟怒氣,直到來到了位於走廊底,他跟Bucky的臥室門口。

在半開的房門前停留了一會,等到自己身上的負面氣場消去後Steve才輕輕推開了門。

映入他眼中的是坐在Sebastian的床上,看著手中他、Steve還有Sebastian,一家三口的畫像,眼中閃著淚光的Bucky。

「……我好像很久沒跟那孩子一起吃飯,說聲晚安,祝你有個好夢了,」察覺到Steve的存在,Bucky慢慢抬起了頭,看向Steve,張開有些乾澀的唇瓣,無力牽起嘴角,低聲說道:「自從回到原來的地位之後我們都忙得忽略了Sebastian……他一定是因為太寂寞了才會離家出走。」

有些低啞的柔軟嗓音振動著Steve的心臟,Bucky悲傷的模樣讓Steve心疼不已,不禁快步走去,坐到了Bucky身邊並溫柔地摟住了Bucky的肩膀。

「Bucky……」帶著歉意的Steve柔聲對著他因擔心而消瘦的伴侶安慰道:「我很抱歉到現在還是沒有Sebastian的消息,但不論是天界還是地獄,兩邊都有很多天使惡魔們去幫忙尋找了,相信一定很快就會找到,你不用太擔心。」

就像Steve所說的,現在不論天界還是地獄都全力地在搜尋兩位首領的獨生子,他們籌備中的婚禮也理所當然地暫停。在找到兩人的寶貝兒子前,他們是不可能有那個心情結婚的。

如果可以的話,Steve跟Bucky都很想自己親自到人間界去尋找,然而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分別身為天界跟地獄的領導人的他們也不可能如無頭蒼蠅般在人間界到處亂晃。

沉默了一會後,Bucky將頭輕輕靠到了Steve肩膀上,棕黑色的長髮散落,遮住了他的臉。

「……那孩子只有隱藏魔力這件事做得最好……不,都怪我除了教他如何隱藏魔力以外什麼都沒教給他……而且我明知道他遺傳了我的體質,卻沒教他怎麼去控制及防備……」

「那不是你的錯,Bucky,」Steve加強了摟著Bucky的力道,並在他的髮旋上吻了一下,「我也該負起責任,我們都以為還太早……」

Sebastian雖然是天使跟惡魔得混血,然而不知為何他身上的所有特徵都更像Bucky多些,特別是他的雙性體質以及與生俱來的魅惑能力。

除了夢魔這個種族以外,只有第二層地獄《愛欲》裡的惡魔貴族是天生屬於雙性的體質,而Bucky更是能力強大,負責掌管第二層地獄的君主。

Bucky的血液中所擁有的天生魔力能夠引導出人類內心的愛欲,無論男女、不管再怎麼性冷淡的人類,只要Bucky想,他都能輕易地讓其墮落。

然而Bucky從未主動使用過他這份與生俱來的能力。

因為很久很久以前,Bucky的能力還沒覺醒前他就跟Steve認識了。

小時候的Bucky很喜歡偷溜到亞當跟夏娃離開後空無一人的伊甸園內,爬上蘋果樹,一邊嗑著蘋果一邊躺在樹枝上望著青空發呆。

他就是在那棵樹上與Steve相遇的。

那時的Steve還很瘦小,連翅膀還跟剛初生的小雛鳥一樣,但Bucky看得出來隱藏在他小小身軀中廣闊雄偉的光芒。

很快兩人就確定了彼此的感情,後來兩人成年後,在自身能力覺醒後的當天Bucky就在Steve的幫忙下封印了自己的魅惑能力,並將魔力轉為戰鬥方面的能力。

所謂的幫忙,簡單來說就是Steve破了Bucky的處子之身,然後將自己的精液注入Bucky的子宮內,藉由高魔力的濃縮從內部標記了Bucky,一方面封印了Bucky的魅惑能力的同時也讓Bucky完全屬於他。

這樣一來即使Bucky忽然因為什麼不可抗力而不小心動用到他的魔力,不管他們分離多遠Steve都能感應得到,並且第一時間趕到他的身邊,同時相對的,不管他們分開多遠Bucky也能感應到Steve。

對於他們倆來說,能完全屬於彼此是最幸福的事。

原本他們也都能感應得到兩人之間的愛情結晶,同時融合了兩人血液跟魔力的Sebastian。

然而由於兩人隱居時期為了避免被其他人找到,從Sebastian一出生Steve跟Bucky就用法術消去了Sebastian的靈力,在Sebastian慢慢長大之後更是特別專注指導他隱藏魔力的方法,才會導致現在就連他們兩人都找不到Sebastian的結果。

「Sebastian並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樣的魔力,更別說控制了……就算他沒那個意思,也會引誘別人對他……」

Bucky很擔心地看著Steve。

他們將Sebastian保護得太好,再加上Sebastian自己本身的個性,讓Bucky擔心得坐立難安。

「放心,Bucky,我會想盡辦法在發生那種事前找到Sebastian。」

「但是……他什麼都不懂……不管是對於性……還是人類的惡意……」即使聽到了Steve的保證Bucky還是無法放心,甚至越想臉色越加慘白,聲音也不由自主地顫抖,「要是有人裝做對他好,把他抓起來……然後……然後……」

握住了Bucky顫抖的肩膀,讓他轉向自己,Steve如同發誓般,一個字一個字緩慢而低沉地說道:「那麼我會讓那個傷害他的混帳灰飛煙滅,連一點渣滓都不剩。」

就在這時候,門外走廊上突然傳來慌慌張張的奔跑聲,接著一個天使侍者氣喘吁吁地衝了進來,匆匆彎腰行禮後大聲喊道:「兩位主人!Romanova殿下前來拜訪,表示有了小主人的消息!」

聽到這個天大的好消息,Steve跟Bucky同時從床上跳了起來。

「什麼!?快快請她進……」

「不,太慢了,我們過去找她!」

Steve驚喜的話被焦急的Bucky打斷,並被拉著往門外跑去。

直奔到大門口,只見紅髮的女性惡魔雙手叉腰,優雅地佇立在門前。

「Natasha!」

「就在不久前,我的屬下報告說在北美洲的美利堅合眾國的一處探知到了稍縱即逝的魔力,」不用兩人開口,Natasha就將她剛才得到的資料毫不保留地說了出來,「由於那個魔力還混合了天使的靈力,所以合理推測極有可能就是Sebastian。」

「有更詳細的地點嗎?」在與Bucky驚喜地互相微笑後,Steve又轉回追問Natasha。

「由於出現跟消失的間距太短,縮小範圍頂多能確認是在麻薩諸塞州跟緬因州的交界處,一個名叫賽倫的小鎮附近。」

「賽倫……?」

Steve跟Bucky同時一愣,這名字他們聽過,而且還很有印象。

看到兩人的反應,Natasha也點了點頭,「沒錯,就是那個你們在那裡解決掉一整團墮天使的賽倫。」

Natasha說的是好幾百年前Steve跟Bucky結束隱居後其中一件共同處理的任務--解決審判前逃獄並潛伏在人間界操控人類伺機反攻的一群墮天使。

Steve跟Bucky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

他們驚訝的原因不只是如此,而且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他們還記得當時盡管他們已經多方小心,卻還是害得一位無辜小孩被捲入,喪失性命。

心有不忍之下Steve拔下了自己的一根羽毛,覆蓋在孕婦的身上,利用自己的法力令小孩起死回生。

原則上天使不准干涉人類的命運,然而現場只有Bucky,所以這件事就成了Steve跟Bucky共同的秘密。

然而,方才Natasha卻說他們翹家的兒子極有可能就在那裡。

「是巧合還是……?」

握住了喃喃低語的Bucky的手,Steve堅定地望著他,「無論如何,既然有了線索,那我們唯一的選擇只有……」

凝視著Steve,Bucky輕輕點了點頭。

「……嗯。」

他們決定親自前往人間界,在Sebastian可能受到傷害前,盡快帶回他們的寶貝兒子。

 

 

*** *** ***

 

 

雙手被Chris用力抓住的Sebastian害怕得整個人都縮起了身體,瑟瑟發抖。

他從來沒被這樣的眼神如此凝視過,深沉得接近黑色的藍眸中滿是他完全無法理解的感情,他只感覺得出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這個男人彷彿想要把他一口吞入腹中。

鼓起勇氣,Sebastian掙扎著揮動雙手並對Chris說道:「你……你別這樣嚇我……你說過不會再傷害我了……」

然而Chris只是緊緊抓著Sebastian的手,不為所動,甚至像是打從心底覺得很可笑似地笑了一聲,「你知道有個單字叫做『說謊』嗎?」

Sebastian眨了眨眼,「……所以Chris你對我說謊?」

沒有回答,Chris突然一把將Sebastian拉近自己,半是啃半是咬地蹂躪著他的嘴,一手環抱著他,另一手則探入了他的下身。

「不……嗯嗯!」

還沒為唇上強硬的吻所帶來的疼痛而顫抖,感到下體原本就受了傷的私密處又再度被異物闖入,Sebastian眼淚又再度湧了出來。

「嗚……」

上下兩處所傳來的疼痛讓Sebastian渾身顫抖,看到Sebastian顫動的睫毛上透明清澈的淚珠,Chris全身一震,恢復了理性。

他在搞什麼,不是才保證過不會再傷害他?一邊在心底暗罵著自己,Chris小心翼翼地盡量以不傷害到Sebastian的方式將手指慢慢從Sebastian的體內抽出。

看著自己手指上沾染的血液,以及Sebastian哭得一顫一顫的模樣,又是心疼又是自責的Chris萬分歉疚地輕輕將Sebastian推開,盡可能放柔了聲音,「……對不起,Sebastian,沒事了。」

「嗚……嗚嗚……」

嚇壞了的Sebastian腿一軟,眼看就要跌到浴缸裡,還好Chris眼明手快地一把抱住了他。

當眼神往下移,看到了有血從Sebastian的下體滴落並染紅了浴缸中的水,Chris在愧疚之餘卻又感到了某種異樣的亢奮,趕緊咬住了臉頰內的肉,直到出血後才冷靜下來。

「……就像這樣,」輕輕拍著Sebastian哭得顫抖的背,Chris忍不住機會教育,「如果你隨隨便便就相信別人,很有可能會遇到這種狀況,懂了嗎?」

「嗚嗚……嗯……」

Sebastian一邊哭一邊點頭,而Chris只是一直抱著他,直到Sebastian停止哭泣後Chris才輕輕放開他,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他哭腫的臉。

「好了,沒事了……你好好洗澡吧,有什麼事再叫我。」

在看到Sebastian點頭之後,Chris轉過身,這次真的離開了浴室並關上了門。

匆匆回到自己房間解決不可告人的欲望並清理過後,Chris替Sebastian整理出了一個空房間,並準備了換洗衣物--其實就是他自己另一件的神父服,Sebastian穿起來肯定會太大,但這個時間他臨時也無法去弄到新的衣服,也只能讓Sebastian將就了。

Chris抱著衣服走回浴室前,輕輕敲了敲門得到裡頭的回應後,隔著門大聲對Sebastian說道:「我帶了換洗衣物給你,就放在門外,雖然尺寸大概不合,但是我現在也沒有別的衣服你就先將就吧,我在隔壁的客廳,換好之後我再帶你到你的房間去。」

就在Chris將衣服放下走到了客廳,坐在椅上,隨性翻閱著雜誌後不久,Sebastian就出現在了門口。

「Chris……」

聽到有些遲疑地呼喚著自己的柔軟嗓音,Chris抬起了頭,然後有些自覺不妙地睜大了雙眼。

出現在客廳門口前的Sebastian身上穿著的當然是他剛才給他的神父服,如他所預料的由於尺寸不合,顯得特別寬大,導致原本就看起來年紀幼小的Sebastian就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然而同時又因為他剛洗完澡臉頰跟裸露在外的肌膚都透著一股健康的粉紅色,還有半濕不乾的髮絲,看在Chris眼中充滿著清純又可愛的異常色情感。

但他馬上就咬緊牙關,抓住了胸前的十字架,默念著聖經,驅逐內心的邪念。

「……你洗完了?」看到Sebastian輕輕點頭後,Chris闔上了雜誌,站起身,「那我帶你到你的房間去吧。」

刻意將眼睛從Sebastian的身上移開,Chris很快就帶著Sebastian來到了他剛才幫他整理出的房間,在大致介紹了一下環境跟擺飾之後,Chris一邊說著:「那麼希望你能好好休息。」後轉身就要離開房間。

沒想到Sebastian抓住了他的衣角。

心一驚,Chris低頭看向身旁低垂著頭滿臉通紅的Sebastian,一邊在心中警告自己一邊盡力做出了和善的笑容問道:「怎麼了?」

「我……我還沒塗藥……」

不用問也知道Sebastian所說的藥是什麼,Chris忍著想要抓著這自己跳到餐盤上,還帶著調味料的傻羔羊的肩膀用力搖晃大喊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的衝動,抽動著嘴角,「……你該不會是想要我幫你塗?嗯?」

「對、對不起……但是我剛剛試過……很疼……我不敢……」

Chris牙齒簡直要咬斷了。他幾乎可以想像得到要是自己幫他塗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是望著Sebastian怯生生地望著自己的可憐模樣,他又著實不忍,畢竟傷了他的人是自己。

於是他只好仰起頭做了幾個深呼吸,在內心命令自己絕對要保持理性後低頭看向Sebastian,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指著房內的床。

「……好吧,你去坐在床上,我幫你。」

 

 

 

 

 

 

 

TBC

 

___

 

Chris: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the question(。

 

作者

司馬真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