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神父與小惡魔 (2)

第一話在這裡

神父桃跟小惡魔包設定,雙性注意

上一話一見面就突然施暴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作者想吃強制肉(並不是)所以不要怪Chris,他基本上是個好神父

順說本話沒有盾冬

 

___

 

 

由於Chris左手環著Sebastian的背,所以在Sebastian睡著後全身所有的重量都放到了Chris身上,背上灰色羽翼自然也垂在Chris的手臂上。

然而Chris並不覺得沉重或不適,反而因為懷中柔軟的體溫以及毛絨絨的羽毛隨著呼吸起伏不時顫動所帶來的麻癢觸感而產生了奇妙的情愫。

他見過各種魔物,卻從未看過像這樣天真單純的惡魔。居然就這麼相信了Chris所說的話,甚至睡在剛才狠狠傷害過自己的男人懷中。

低頭望著Sebastian本來就有些肉乎乎,現在更因為哭得亂七八糟而紅紅腫腫的睡臉上,Chris彷彿被吸引般伸出了手,溫柔抹去依然殘留在臉上的淚水,接著馬上像是回過神來,為自己不尋常的舉動感到驚訝,有些困擾地嘆了口氣。

冷靜下來後仔細回想自己剛才的舉動,Chris忍不住抬起頭望著眼前的聖母聖子像,一手握住胸前的十字架在心中懺悔。

從事神職兼驅魔師多年的Chris,通常遇到惡魔時,他會視對方的惡意多寡選擇驅逐或消滅,絕不會施以性的暴行,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究竟自己剛才是怎麼了,竟然會對這個小惡魔做出此等粗暴的淫穢之舉。

而且這個小惡魔背後擁有的是灰色的羽翼……看樣子這個小惡魔跟一般危害人類的惡魔並不一樣……或者,這也是一種誘惑男人的魅術?

將視線移向兩人貼合在一起的下體,剛才被自己侵入過的私密處依然留有鮮血,Chris忍不住將手伸了過去,用手指輕輕碰觸了紅腫的肉縫邊緣。

「嗚嗯……」

Sebastian原本癱軟在自己懷中的身軀突地一震,蹙起了眉心發出一聲悶悶的嗚咽,緊閉的睫毛又開始滲出了淚水,背後灰色的羽翼也跟著瑟瑟顫抖。

Chris趕緊抽手從那柔軟溫熱的地方離開,看到自己手指沾染的血液,為了內心湧上的罪惡感跟對這個小惡魔的憐惜,深深嘆了口氣。

無論如何,他都必須為自己一時衝動對這個可憐的小惡魔做出的傷害負責。

首先,就是先幫他處理傷勢。

於是Chris打橫抱起了Sebastian,穿過教堂後方的小門,在越過連結的長廊後,回到了屬於負責管理此處教堂的神職人員--由於目前這裡只有他一個人負責,所以也算是他個人的住家--的住所。

在將Sebastian抱進了浴室裡後,Chris將他輕輕放入浴缸並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擺了個舒服的姿勢讓他安穩的躺好,轉開了冷熱的水龍頭,用手確認水溫適當後,把Sebastian留在浴缸中回到教堂。

接著Chris將方才自己對Sebastian施暴後在聖壇留下的痕跡擦拭乾淨,鎖上了教堂大門並關閉所有照明後,回到他自己的房內從擺放醫療用品的櫃子裡拿出了消毒止痛的藥膏準備回到浴室幫Sebastian洗澡上藥時,突然傳來了Sebastian的慘叫聲。

心下一驚,Chris連忙朝著叫聲的來源,也就是浴室奔了回去。

一衝回浴室,Chris就看到包括頭頂,全身都濕透了的Sebastian驚慌又狼狽地十指緊抓著浴缸的邊緣,而儘管兩個水龍頭中依然不停流出水,浴缸的水大概只有七分滿,四周的牆面跟地磚上卻全是水,。

眼前的景象讓Chris很快就判斷出來,恐怕是睡著的Sebastian不小心滑進了水中,再怎麼遲鈍,差點被水淹死的狀況下Sebastian理所當然地清醒了過來。

不管怎樣,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把水關起來。想著,Chris快步走到了浴缸邊,伸手關上了水龍頭,然後轉過頭去,映入眼簾的是Sebastian猶如驚弓之鳥般全身顫抖地對他發出質問的模樣。

「你……你要淹死我?」

「不是……你別害怕,我只是想要幫你清理身體,然後上藥,」抓著浴缸的邊緣,全身濕淋淋的Sebastian因驚懼恐慌而顫抖的模樣讓Chris心中同時升起了內疚與憐惜,趕緊退開來,朝著他攤開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敵意,「我沒想到你會在我去拿藥的時候滑進浴缸裡,是我的疏忽。」

「真的……?」

Chris點了點頭,並盡可能地展現出善意的微笑,「我很抱歉,突然對你做出了那種事……雖然聽起來很像是狡辯,但請你相信我,我平常不會那麼做。」

……奇怪,這傢伙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不可思議地在心中想著,依然抱持著不安跟懷疑的Sebastian一言不發地瞪著Chris。

眼見Sebastian雖然不再發抖,但盯著自己看的眼神中還是抱著害怕與敵意,Chris在內心苦笑著。當然了,他可是初次見面就突然被強姦,會害怕強姦自己的人也是理所當然。

「我除了是神父以外還兼職驅魔師,所以時常遇到惡魔來挑釁攻擊,不過……」Chris頓了一下,盯著Sebastian背後濕搭搭的灰色羽翼,「你不是普通的惡魔吧?」

見Sebastian輕輕點頭,Chris繼續追問:「那麼,你可以回答我,你是什麼?還有,你的名字是?」

「我叫Sebastian……」縮起身子,泡在溫暖的水中,Sebastian低垂著頭,開口一點一點地從他的父母,再到為何會想來到人間界等等他的過去通通說了出來。

靜靜地聽完Sebastian的敘述後,Chris將手放到下巴思考著Sebastian的話。

他並不懷疑Sebastian話中的真實性,因為他已經可以看得出來Sebastian是真的很單純。而且最重要的是Chris胸前的十字架並沒有反應。

他脖子上掛著的十字架施有特殊的法術,可以判斷剛才眼前的人是否說謊,若是說謊十字架就會發熱。

也就是說,Sebastian真的是天使跟惡魔的混種,而且是在很少接觸他人的狀況下長大的。

至於他下身同時擁有的雙性性徵,應該是遺傳自他的惡魔母親,掌管第二層地獄《愛欲》的君主。

這樣一切就說得通了,不管是他背上既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的灰羽,還是他的天真無邪--居然會將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說給一個第一次見面就強暴自己的陌生人--以及自己對他所產生的情愫與欲望。

「……所以,你就離家出走,跑到人間來了?」

「嗯……」

你的雙親現在一定很焦急地在尋找你,你還是早點回去吧。

如果真的為Sebastian著想,那麼Chris應該這麼對Sebastian說,因為Sebastian太過單純,要是繼續留在人間界實在太危險了。

先不說才第一天就被莫名其妙的強姦,又傻傻地將自己的身世完全曝露給強姦自己的傢伙,雖然那個強暴他的人是自己,但Chris還是忍不住真誠地替Sebastian擔心。

然而當他沉思了一會,張開口吐出的卻是:「……那麼,你想不想留在這裡?」

「留在這裡?」Sebastian意外地眨了眨眼。

「你的雙親那麼忙,你也應該讓他們有自己的時間,而且我想你可以趁此機會多多學習外面世界的險惡。」一邊解釋,Chris在內心為自己找了個好理由,與其讓他到處亂遊蕩,還不如留在自己身邊比較安全,「這間教堂只有我一個神職人員,你可以暫時住在這裡。」

「真的可以嗎?」

「只要你願意。」

Sebastian眼中驚喜的神采讓Chris笑了笑,接著想起來自己原來的目的。

「你先洗澡再慢慢想吧,本來我想幫你洗的,但是既然你已經醒了過來我想就不需要我幫忙了,。」說著,Chris將手中的管狀藥膏放到了洗手台上,「藥膏放在這裡,可以消毒止痛,洗完澡後記得上藥。」

「嗯……」Sebastian紅著臉輕輕微笑,「謝謝你……呃……」

「我叫Chris,」Chris面露苦笑,轉身往門外走去,並充滿歉意地低聲說道:「你不應該謝我,我對你做了那種事,你應該要譴責我。」

看著Chris的背影,Sebastian小聲地嚅囁著:「但是……雖然剛才很可怕又很痛……但我覺得你應該不是壞人……」

……不是壞人?這個才剛強姦過你的傢伙?

Sebastian天真到近乎愚蠢的想法讓Chris又好氣又無奈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轉身望向Sebastian。

「聽我說,Sebastian……」微一沉吟後,Chris對Sebastian教訓道:「我知道你生長的環境很單純,沒有人會對你懷有惡意,但有時候一個人對你好,不見得是出自好心,有可能是懷有什麼企圖,所以千萬別太輕易信任別人。」

像是在思考般地垂下了眼,好一會後Sebastian才開口小聲回問:「也就是說……你對我懷有什麼企圖嗎?」

本來說完話見已經再度轉身準備離開的Chris忍不住又停了下來,稍微側過頭,用眼角望了Sebastian一眼。

看著Sebastian歪著頭睜著無辜的大眼睛望著自己的可愛模樣,Chris無法抑制自己伴隨著難以啟齒的渴望所湧上的莫名焦躁。

他的內心在警告他,要他必須快點離開這裡,要是再繼續待在這裡,他又會被本能的衝動控制,傷害這個單純的小惡魔--雖說單純天真,卻比夢魔還令人難以抗拒的存在。

畢竟他身上流的有一半是屬於掌控『愛欲』之主的血液,即使他本人沒有那個想法,卻還是會誘發他人內在深沉的欲望,而且平常越是禁慾的人,越容易被影響。

然而Chris望著浴缸中濕淋淋的Sebastian,下腹彷彿受到重擊,他剛才還沒被解決的欲望又再度被撩起,情不自禁地往前跨了一步,並低聲問道:「……你覺得是什麼?」

Chris突然轉變的態度讓Sebastian感到了困惑,而當他看到對方下身那才剛傷害過自己的雄偉凶器時,危險的本能讓他背脊一陣顫慄,忍不住往後退,卻碰到了濕滑的牆面。

「……你想知道?」Chris抓住了Sebastian的雙手,微微一笑,「我可以現在就告訴你。」

 

 

 

 

 

 

 

 

TBC

 

___

 

 

各位想看Chris選擇本能還是理性?(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