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神父與小惡魔 (1)

如標題,神父桃跟小惡魔包的浪漫喜劇愛情動作片(?)

LOFTER上點梗的雙性包,然後我加上了特殊設定、雙性生子有、強制有

包包是惡魔君主冬(也就是說冬也是雙性XD)跟大天使長盾的獨生子,盾冬因為天地戰爭被迫分開,不願分開的兩人就裝死隱居起來並生下了包,後來兩人解決事件重新回歸本位並因建功升職(?)後忙著籌備盛大婚禮,沒時間顧到包,包就偷偷溜到人間去了,結果被聖職者桃吃掉(。

就是如此中二的設定,能吃再點吧

___

 

 

手中抓著一張上面寫著【我出去看看人間界,很快就回來,不用找我】還在屬名處畫上了可愛塗鴉的羊皮紙,Bucky背上黑夜般的羽翼隨著從他身上爆發開來的強大魔力而往空中展開並顫抖著。

一群下級惡魔被Bucky的氣勢嚇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並鞠躬連聲道歉:「非……非常對不起,主人!沒看好小主人是我們的失職!」

這裡是惡魔君主Bucky跟大天使長Steve甜蜜的家,外觀是哥德式風格的中型城堡,內裝卻是溫馨的歐洲鄉村風,而Bucky現在所在的地方正是他們寶貝獨生子Sebastian的臥室。

在很多年以前,身為惡魔的Bucky跟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天使Steve--就是現在一臉關心地站在身邊摟著他的肩膀,並用純白的四片羽翼溫柔包圍著他的金髮男人--雖然相愛甚篤,卻因為有人執意挑起天地之間的紛爭而被迫分開。

然而兩人既不想因此分開,又對兩邊上層的作法產生了疑問,再加上發現Bucky懷了孕,於是兩人商量過後決定共演一齣戲,在兩方勢力的面前對打後裝做同歸於盡,其實是雙雙隱居在靈薄獄的角落,並平安生下了Sebastian,三人一起過著平淡且幸福的日子。

一直到不久前神喻天使Nick終於搜尋到他們的蹤跡,請他們兩位出面帶領想走和平路線的惡魔與天使們重新建立起天地之間的秩序。

於是Steve跟Bucky為了和平,只好再度回到原本的地位,工作繁忙之餘,還必須忙著籌備具有重大意義,象徵天地之間和平的婚禮,導致他們疏忽了寶貝兒子Sebastian。

「Steve……」Bucky抬起頭看向自己的伴侶,垂下了眼眉,眼眶因焦急擔心的情緒而濕潤,「別說天堂或地獄,Sebby連這個家都很少離開過,根本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險……」

「不用擔心,Bucky,他是我們的孩子,一定會沒事的。」

一手鉤住了巴奇的下巴,Steve溫柔地用吻安慰著Bucky,直到Bucky被他吻得滿臉通紅、氣喘吁吁地軟倒在他懷中後,他才揮動了右手,面色凝重地對著身旁的山姆下達大天使長直屬的命令。

「立刻派人全力追尋Sebastian的下落,不管用任何手段,同時務必要確保他平安無事,一根頭髮都不能少,要是少了……」沒把接下來的話說完,Steve只是輕輕勾起了嘴角,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簡直可以殺人。

「……我總覺得你們的大天使長比我們的惡魔君主還可怕啊……」看著Steve跟他懷中的Bucky,身為Bucky侍從官的Scott忍不住抽動著嘴角,悄聲對一旁Steve侍從官的Sam說道。

「當然,」Sam從鼻中哼笑了一聲,一副你說的是廢話嘛的神情,「他可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隻身掃平了第七層地獄所有軍勢的天使。」

一切只因為第七層地獄的君主砍傷了Bucky的左手。

回想起當時Steve暴怒的模樣,Sam依然感到既敬佩又懼怕,只能在心中默禱Sebastian的平安,不然人間界會發生什麼事,他也不敢確定。

 

 

*** *** ***

 

 

美國,麻薩諸塞州跟緬因州的交界處,遠離大波士頓都會區外的一處小城鎮內。

初次來到人間界的Sebastian一身輕便的服裝,邊啃著新鮮的李子邊在深夜的城鎮中心遊蕩。

在他決定偷溜到人間界之前他已經偷窺過好幾次,也從各種資料中大致了解目前人間界的情報,以Sebastian的魔力來說錢跟服裝都不是問題,隨隨便便就能變出來。

被保護在家中的他一直都想要到人間界來玩,而且最近雙親都忙得沒時間顧到他,一方面心中也感到有些寂寞,所以他逮到了機會就偷偷地溜了出來,至於地點他也沒多想,在心中隨意使用法力瞬移後就來到了這裡。

他已經在這座城鎮晃了一整天,但對從出生就跟著Bucky跟Steve一起待在杳無人跡的靈薄獄生活的Sebastian來說,眼前的一切還是那麼地新鮮有趣。

晃著晃著,在將李子吃完之後,Sebastian來到了城鎮外圍,在逐漸茂密的樹林及熱鬧的城鎮邊緣,靜悄悄地矗立著一座教堂,黑夜中散發出溫暖的光。

以小城鎮的地區性教堂來說,這座教堂雖小卻顯得相當華麗,外觀呈現的哥德式風格與他的家類似,讓Sebastian感到了親切感,於是忍不住走了過去。

探頭從開放的門口往內張望了一會,莊嚴的內部充滿著明亮的燈光,兩排木製的長椅上看不到任何人影。

Sebastian好奇地往教堂內走去,踏在中間走道的紅毯上,一步一步往內部的聖壇走去,直到巨大的彩繪玻璃前,看著祭壇上立著聖母聖子的塑像。

雖然聽說過人間界的信仰與宗教,但從未親眼見過的Sebastian驚奇地睜著灰綠色的眼眸,仰起頭凝視著眼前令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景象。

「……晚安,孩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突然間,來自身後的低沉嗓音讓Sebastian嚇了一跳,全身震了一下,轉過身去,一身漆黑神父裝扮的男性雙手背對在身後,微笑望著他。

乍見眼前這個神父打扮的男性,Sebastian非常驚訝。因為對方除了臉上留著落腮鬍以外,不論是五官還是體格都跟他的天使父親Steve十分相像。

見Sebastian沒有回答,只是面露驚訝地望著自己,神父再度浮現出微笑,「我是Chris,負責管理這座教堂的神父,像你這樣的年輕孩子那麼晚來到這裡,想必有什麼煩惱吧?」

其實Sebastian的實際年齡大概比Chris大上兩三百歲,但他的肉體年齡只有二十出頭,加上從小被雙親保護在家中養大,所以外表顯得較為單純稚嫩,乍看之下說是未成年的高中生也不為過。

看著Chris臉上的微笑,Sebastian不知怎地臉紅了起來,支支吾吾地解釋道:「呃……我只是好奇進來看看……」

「是嗎?雖然我很想說盡管參觀,不過現在已經很晚,這裡差不多要關閉了,如果你還想看看我建議明天早上……」

說到一半,忽然間Chris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驚訝地上下打量了Sebastian後,張口喃喃念出了一段拉丁文的咒文。

在完全沒感受過惡意的環境下長大的Sebastian對於他人基本毫無防備,更何況Chris又與他的天使父親有幾分神似,所以他完全沒有想到Chris會突然攻擊他,所以他完全沒有反抗地中了Chris的咒文。

雖然對身上同時流有強大天使跟強大惡魔血液的Sebastian來說,一般攻擊惡魔用的咒文應該對他沒有效用,然而Chris所念的是束縛咒文,而且還是針對魔力越強大的惡魔越有效,因此惡魔血液較為濃厚的Sebastian在聽到咒文後馬上陷入了全身麻痺的狀態,背後灰色的羽翼也跟著現形。

「……灰色的羽翼?」

面對眼前這個瑟瑟發抖、他從未見過的擁有灰色翅膀的存在,Chris一臉訝異地抓住了Sebastian的雙手將渾身顫抖的他壓制在聖壇上,低聲質問:「你是哪種惡魔,為了什麼目的而來?」

盡管Sebastian隱藏起了灰色的羽翼跟魔力,但神父兼職驅魔師的Chris對於魔力相當敏感,即使只是相當細微他也能瞬時感覺出來,並先發制人。

「我……」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壞了的Sebastian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且Chris所念的咒文讓他全身麻痺,再加上Chris跟他父親長得實在很像,所以Sebastian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張著一雙濕漉漉的無辜眼睛看著Chris。

「……你是夢魔?」Sebastian的反應看在Chris眼中像是用可憐的模樣誘發男人的保護欲,於是他擅自在內心給Sebastian下了判斷,「我知道有些夢魔特別喜歡引誘聖職人員,你就是那種夢魔吧?」

「咦……啊!」

什麼都來不及反駁,Sebastian就因為Chris將手伸入自己下體的感觸而發出了驚叫。

將手伸入了Sebastian下體後,Chris很快就摸到了在Sebastian陰莖的下方,有著濕熱柔軟的縫隙。

「果然……」在確認了Sebastian下體同時擁有兩個性器官的構造後讓Chris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想,冷冷地盯著Sebastian,「你就是最擅長裝成清純的模樣誘騙人類奪取精氣的淫亂夢魔。」

「我不是……」Sebastian又害怕又生氣,他才不是Chris口中辱罵的那種存在。

然而Chris手指闖入了他私密處內的強烈異物感讓他全身一顫,除了嗚咽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脆弱稚嫩的肉壁因Chris的手指在裡頭翻攪的脹痛跟羞恥而顫抖著,Sebastian想要掙扎卻因為咒文的魔力而動彈不得,只能啜泣著,任由Chris蹂躪著他從未被侵犯過的內部。

Chris平常絕對不會這麼粗暴,更不可能對一個初次見面的惡魔那麼做,但現在,Sebastian的所有反應都像是在激起他內在難以啟齒的慾望。

早在一開始Chris就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他才第一次看見Sebastian就產生了奇妙的情愫,混合了性欲與保護欲,讓他很想擁抱他,卻又很想狠狠欺負他。

在認定Sebastian是夢魔後,Chris將一切都歸咎於夢魔的能力,他會有這種邪惡的衝動一定是被Sebastian的魔力所影響,一定是這樣。

想到這裡,甚至感到氣憤的Chris一咬牙,索性拋開了理性,抽手而出後抱起了無力反抗的Sebastian,將他帶到了聖殿後方,Chris平時的居所,然後把依然全身酥麻的Sebastian放到了床上。

壓抑著滿腔的慾火,Chris冷冷俯視著不知道他想要對自己做什麼而害怕得渾身顫抖的Sebastian,抖得羽毛都散落的模樣既惹人憐愛又誘人犯罪。

「……你想要男人的精氣對吧?」低聲說著,Chris爬上床,抓住了Sebastian的腳踝往兩旁分開後卡入了他的雙腿中間,撕開了他的褲子,「我會讓你好好享受。」

「我沒有……」私密的下體毫無遮掩地裸露在外,還是陌生男人的面前,Sebastian因強烈的羞恥與恐慌而胡亂地左右搖晃著腦袋。

當他看到了Chris解開了褲頭,將他雄偉的勃起抵在他狹小的入口處時,Sebastian忍不住哽咽著哀求︰「不要……求你……別……」

然而Chris無情地漠視了Sebastian的哀求,抓住了Sebastian柔滑的腰身,一個挺腰往前推進,狠狠劈開了他的身子。

「啊、啊啊!」

弓起了腰,Sebastian仰起頭發出了慘叫,初次被男人侵入的稚嫩內部像是被撕裂開來,疼得他眼淚不聽使喚地從圓睜的雙眼中不停湧出。

「好痛……不要……」

太過緊致的內部,以及刺激鼻腔的血味讓Chris停下了動作,相當驚訝地望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Sebastian。

「……你是第一次?」

在Sebastian軟軟的陰莖下方,那勉力吞入了碩大肉棒的狹小肉縫中殷紅的血沾上了柱身,並緩緩從被硬撐開來結合處間溢出的景象令Chris心中一揪。

「……嗚嗚……Daddy……PaPa……」完全不懂Chris正在對他做什麼,莫名其妙就被陌生男人奪去了處子之身的Sebastian因為疼痛跟恐懼只是緊閉著不斷溢出透明淚水的雙眼,抽搐著發出嗚咽,並本能地低喚著自己的父母,向他唯一能信任的存在求助,「救我……嗚……」

Sebastian哭得幾乎都要斷氣的可憐模樣軟化了Chris的心,也消去了他內心邪惡的慾望,取而代之的是罪惡感跟保護欲。

他連這個小惡魔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是現在Chris只想讓安慰他、擁抱他,直到他停止哭泣,明明弄哭他的是自己。

「別哭……沒事了,我很抱歉……我不會再傷害你了……別怕……」

抽身而出後,Chris抱起了Sebastian,拍著Sebastian一抽一抽地顫抖著的背,不斷柔聲道歉並安慰著被他弄哭的小惡魔,直到Sebastian哭累了窩在他懷中沉沉睡著。

 

 

 

 

 

 

 

TBC

 

___

 

Steve他們找到Sebby的話Chris應該完了(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