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蛇性

說起來今天端午節?還是69?那不來個黑蛇精冬兒跟書生史蒂夫的AU怎麼行呢(咦

本來想用古風或是聊齋風,奈何我功力不足,所以還是我慣用的文風

總之是一篇有病的PwP、雙性軟冬注意。

天雷慎入。

最後祝大家端午節快樂~XD

___

 

 

初夏,一輪新月掛在夜空。

窗外伴隨著陣陣微風傳來清脆的蟲鳴,秉著油燈的光,一身青袍的史蒂夫在自己的房中認真地翻閱著書卷。

正酣之際,史蒂夫身後的木門發出了嘰呀的聲響,慢慢推了開來,一身黑紗的長髮青年一手秉著燭台,另一手端著一個漆盤,上頭放著一碗熱湯麵跟一杯熱茶。

看著史蒂夫逆光的背影,青年臉上浮現起了溫柔的笑容,走到桌邊,將漆盤跟燭台放到了桌上後,輕聲說道:「辛苦了,史蒂夫,休息一下用點夜宵吧。」

停下翻閱的動作,史蒂夫轉過身,對著青年微微一笑,「謝謝你,冬兒。」

被稱為冬兒的青年臉上的笑容更深了,望著冬兒的笑容,史蒂夫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將他拉往自己懷中。

外頭的微風吹動著桌上的燈光,兩人相貼的影子搖曳在牆面上。

依依不捨地舔了舔冬兒紅潤的唇瓣,史蒂夫退了開來,輕輕撫摸冬兒那張紅透了的臉頰,才捧起了湯麵開始吃食。

而冬兒只是坐在一旁的床板上,紅通通的臉上掛著微笑望著史蒂夫吃麵的模樣。

很快史蒂夫就吃完了一整碗湯麵,在將茶也喝完之後,史蒂夫放下了茶杯,凝視了冬兒一會後,將視線移到了窗外。

黑夜中,微風吹撫著竹葉的沙沙聲響,還有蟲鳴此起彼落。

「……冬兒,你知道那些螽斯為何而鳴叫?」靜靜望著窗外一會後,史蒂夫開口問道。

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冬兒只是睜著一雙如湖水般碧綠的眼睛望著史蒂夫。

「白天的時候你問過我為何蟬會鳴叫,兩個答案是一樣的,」史蒂夫握住了冬兒的手,柔聲低語:「就像我現在要問你的話,不管你拒絕過幾次,我都會繼續問,直到你點頭答應為止。」

「史蒂夫……」

「做我的妻子……好嗎?」輕輕問著,史蒂夫施力將冬兒拉至懷中,吻上了他微啟的唇。

「嗯……不行……史蒂夫……」

嘴裡吐露著拒絕的話語,但冬兒的舌頭卻配合著史蒂夫的動作,兩根濕熱的舌頭在兩人貼合的唇齒間嬉戲交纏。

「為什麼不行?」史蒂夫邊問邊吻,然後搭著冬兒的肩,將他輕輕壓倒在床上,隔著衣物愛撫著他,並明知故問,「你不喜歡我?」

「不是……」在燭光下,史蒂夫也能清楚看見冬兒眼中泛起了淚光,幾乎要哭了出來,「我很喜歡你……而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聽到你……你想讓我做你的妻子,我很開心……啊……」

話沒能說完,冬兒就因為下身被異物闖入的衝擊而全身一震,仰起頭發出了一聲驚呼。

「那你為什麼一直不肯答應我?明明這裡總是那麼熱情地等著我……」

史蒂夫的手指深入了冬兒的私密處,雖然冬兒外表與一般健壯的男性無異,但他的那裡卻與一般的男人不同,在半勃起的男性器的下方,有一處小小的肉縫,而史蒂夫的手指現在正插在那裡面。

那裡已經很濕了,柔軟的溫肉微微抽搐著,飢渴地吸吮著史蒂夫的手指,就像史蒂夫剛才所說的,跟主人嘴裡吐出的拒絕話語相反,冬兒的肉體正熱烈地迎接史蒂夫的侵入。

自身肉體的反應以及史蒂夫凝視著自己的眼神令冬兒感到既羞恥又興奮,低喘了幾下,咬住了顫抖的嘴唇低下頭不發一語。

冬兒的反應讓史蒂夫起了壞心,握住了冬兒的陰莖輕輕套弄,同時曲起了食指跟中指在那濕熱的內部擴張、抽送、搔刮,並含住了他胸前的突起,又舔又咬,感受著身下人兒的顫抖與呻吟。

體內不斷傳來帶著些許脹痛的快感,還有胸前敏感點帶著刺痛的酥麻感,讓冬兒無法抑制身軀的扭動跟顫慄,張口喊出的全是些軟黏甜蜜的淫叫聲。

自從將第一次獻身給史蒂夫之後,他們已經交合過無數次,只要史蒂夫想要冬兒都不會拒絕,然而盡管願意敞開雙腿接納史蒂夫的侵犯,冬兒卻始終不肯點頭答應史蒂夫的求婚。

原因其實很單純。

「……因為我……」渾身不住顫抖,冬兒整張臉紅得像要滴出血,同樣紅通通的眼中滿是透明清澈的淚水,哽咽著說:「我是蛇精……不是……不是人類……我不能做你的妻子……」

是的,盡管看起人與常人無異,但冬兒其實是一條黑蛇精,冬兒這名字是史蒂夫替他取的,因為史蒂夫是在冬天時撿到他。

那時他絕沒想到一條凍僵在路旁的小黑蛇,居然會是一隻蛇精,還是那麼溫婉可愛的存在。

為了報答史蒂夫的救命之恩,冬兒化成人型並表達了報恩之意後史蒂夫給他取了名字,留他在家中,兩人朝夕相處了有三年,而開始有肉體關係卻有些遲了。

今年的初春三月,史蒂夫生了一場大病,如不是冬兒想盡辦法幫史蒂夫尋到了藥草,差一點就要死亡。

面對又哭又笑地抱著自己,打從心底為自己的康復而開心的冬兒,史蒂夫再也忍不住內心洶湧的愛意,吻上了他,然後兩人就自然而然地結合在一起。

而史蒂夫也是在那時才發現冬兒身體的與眾不同。

盡管他外表是男性,下身卻有著女性的器官,還是個蛇精,但史蒂夫毫不在意,冬兒對他一直是全心全力地奉獻,史蒂夫內心實已將冬兒當做了妻子,除了冬兒以外,史蒂夫並沒想過要跟他人共度一生。

「……那又如何?」史蒂夫嘆了一口氣,將手指埋得更深,並更加激烈地玩弄著冬兒的肉體,聆聽著混著哭腔的呻吟,「我從來不在乎你究竟是什麼……我愛你,冬兒……我只要你做我的妻,永遠跟我在一起。」

「但……但是……啊……嗚嗚……」

冬兒還想反駁什麼,然而體內蠢動著的手指、溫熱的大手摩擦著他的欲望,這些都不斷帶給他難耐的快感,讓他除了抓住史蒂夫的衣袖,咬住顫抖的嘴唇以外,什麼都做不到。

在冬兒解放之後,抽出了濕淋淋的手指,史蒂夫吻了吻冬兒濕紅的眼角,抱起了他抽搐的身軀,用自身的碩大抵在他紅嫩濕熱的入口處,硬挺的頂端一下頂開了他的肉縫,又退了出來,就只在穴口處來回磨蹭,不肯完全進去,撩撥得冬兒難受得扭動著身子,發出不滿的低吟。

「……想要嗎?」

「嗯……」

無力地點著頭,冬兒伸出雙手攀上了史蒂夫的肩背,淫蕩地擺動著臀部,敞開的黑紗下,原本冰涼濕滑的白皙肌膚在史蒂夫的愛撫下變得溫熱且透著艷麗的紅潤。

如此誘人的景色令心動不已史蒂夫,情不自禁地吻著冬兒的唇,深情地懇求:「那就答應我,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妻子……我什麼都給你……就算是我的生命……」

「我……我不要……」這下倒嚇得冬兒哭了出來,拼命搖著頭,「我不要你的生命……」

「傻冬兒……」

史蒂夫又感動又無奈的笑了,舔著他臉頰上滑落的淚水,抓著冬兒不斷扭動的腰,對著被他玩弄得又濕又熱的小洞,一口氣貫穿了他。

「啊啊……!」

被貫穿的衝擊以及被史蒂夫塞滿的飽脹感讓冬兒弓起了腰,哀嘆出歡喜的呻吟。

而史蒂夫也感到了至高的快感。冬兒的體內一直都是那麼溫軟,濕滑的肉壁又緊又熱地包裹著史蒂夫的肉棒,還不住抽搐蠕動。

「喜歡嗎?」

「嗯……」因快感而全身微微打顫的冬兒聽見史蒂夫的詢問,輕輕睜開了濕潤的雙眸,點了點頭,低喘了幾聲,軟綿綿地低語:「我……我很喜歡……動……動快點我會更喜歡……」

「好……抓住我……」

說著,史蒂夫將手滑到了冬兒的大腿上,用力抓著,並大力撞入冬兒火熱的內部。

本來就很敏感的冬兒很快就被史蒂夫操得全身酥軟無力,只能軟綿綿地攤在床上,任由史蒂夫在自己的體內猛力進出。

嫩肉不斷被又大又粗的肉棒頂撞猛力抽插,摩擦而過,極致的快感像浪潮一波一波的沖刷著冬兒的肉體,讓他隨著史蒂夫的搖晃發出了一聲又一聲舒服的呻吟。

「嗚……啊……史蒂夫……史蒂夫……嗯嗯……」

史蒂夫俯身吻上了冬兒,同時更加用力地頂撞著冬兒的內部,很快地史蒂夫感到自己頂到了一小圈肉環,彈性十足又柔嫩,熱切地吸吮著他。

從冬兒全身猛地大力顫動以及高聲尖叫的反應中,史蒂夫察覺到自己應該是頂到了冬兒的子宮口。

「啊……嗚……那裡……不要!」

冬兒搖頭哭喊的模樣讓史蒂夫心疼之餘卻又無法抑止自己特意去撞擊該處,並緊抱著全身顫抖的冬兒,柔聲低語:「冬兒……讓我射進去……生我的孩子……好不好?」

「我……嗚嗚……啊……好……我生……讓我生你的孩子……」

極度敏感的部位不斷被頂撞,又疼又爽,再加上劇烈的搖晃下,哭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冬兒小力點頭,斷斷續續地努力回應史蒂夫。

得到滿意答案後,史蒂夫的抽插更加地激烈,每一次重重捅入時冬兒幾乎以為自己真的要被貫穿了,難以想像的疼痛與強烈的快感很快將冬兒帶上了高潮。

「啊、啊……啊……!」

痙攣的肉壁夾緊了史蒂夫,在一陣快速劇烈的衝撞之後,史蒂夫在他的深處停了下來,緊接著冬兒只感覺到腹內被一股溫熱的液體充滿,難以言喻的感受讓他一陣顫慄,長長地嘆出了帶著嗚咽的濕熱氣息。

在高潮的餘韻中,兩人緊緊擁抱著。

只要讓冬兒懷上他的孩子,冬兒就一定會答應做他的妻子了。

想著,伸手撫摸冬兒微微凸起的小腹,吻著冬兒濕濕的眼角,史蒂夫臉上浮現起了笑容。

 

 

 

 

 

 

___

 

冬兒大概卵胎生吧,生了蛋之後塞回肚子裡等著孵化這樣(……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