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小獅子的製造方法

清晨放篇獅盾X小浣熊冬的PwP(

雖然標題這樣寫,但不是真的生子XD(雖然我也不能保證後續會不會(咦(也許跟某系列一樣每到下一篇就會自動追加設定也莫不可知(

體型差、擬動物化、OOC、硬盾軟冬(?)注意

___

 

 

史蒂夫一直都覺得自己很糟糕。

閉著雙眼將體型幾乎小他三分之一的巴奇抱在懷中,側躺在柔軟舒適的床上,縮起身體將臉埋在巴奇髮絲與頸項間,感受著懷中小小存在的溫暖柔軟,史蒂夫忍不住在心中那麼想。

光是嗅聞著從巴奇身上飄散出來的香氣,史蒂夫的心臟就不由自主地劇烈跳動,伴隨著小腹內不可思議的燥熱,慢慢往身體各處蔓延開來,熱血奔流一周後又集中於下身,特別是股間的性器。

本能的衝動讓他滿腦子都是想將懷中的巴奇壓倒在地,抓住他纖細結實的腰、捏住他蓬鬆柔軟的大尾巴、掰開他渾圓光滑的屁股,將自身凶猛的欲望往那處緊致美妙的小小肉洞用力插入,在他的哭喊聲中大力搖晃進出他濕熱內部的邪惡想法。

但是他不能那麼做,即使他知道如果自己對巴奇說想要,巴奇一定會二話不說地點頭答應,甚至還會主動張開雙腿,熱情地迎接他。

然而史蒂夫也知道一旦自己放縱本能之後對巴奇的傷害會有多大。

即使他們相愛,並且還因為命運的捉弄分散了七十多年才終於再度重逢,彼此之間的濃烈愛意早已擋不住,更不用說渴望與心愛之人結合的衝動可以說是十分正常的欲念。

然而先不說他們同性別,除了命運之神的惡作劇之外,身為公浣熊的巴奇跟身為雄獅的史蒂夫,體型與種族的差異就是他們之間最大的障礙。

史蒂夫完全勃起的陰莖幾乎跟巴奇的手臂一樣粗長,還長著倒刺,而巴奇的身後的小洞是那麼小,每次都被史蒂夫的粗熱撐到幾乎極限,伴隨著撕裂開的血。

性成熟後的史蒂夫,曾不只一次因為發情的衝動本能而傷害到巴奇。

史蒂夫一直都記得在他剛成年成為一頭壯碩的雄獅後,巴奇是怎麼犧牲自己幫助他度過第一次迎來的發情期。

對初次體會到性的快感的史蒂夫來說,巴奇忍不住啜泣的求饒聲,以及從被撕裂開的巴奇下體所流出的血的氣味除了助興以外,完全無法阻止他內心深處的獸性大發。

在史蒂夫恢復理智後的景象,讓他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身上到處布滿了啃咬的齒痕、淤青跟滲血的創傷的巴奇全身都在微微顫抖,半閉著哭得紅腫的雙眼,滿臉淚水、疲累無力地癱軟在地上,痙攣的大腿間,幾乎灌滿了巴奇體內的精液不斷從紅腫淌血的穴口處流出的景象讓史蒂夫愧疚又心疼。

那不是做愛,根本就是凌虐。

但是巴奇什麼怨言都沒有,甚至還勉強撐起了顫抖的手,拍了拍因愧疚而低垂的頭的史蒂夫的手,微笑的表示不用在意,過幾天就會好。

而在那之後,即使每次性交時都會給巴奇帶來痛楚,巴奇卻從未曾拒絕過史蒂夫,還時常主動做出讓史蒂夫難以抗拒的邀請。

「……你想上我說一聲就好了,不用忍耐。」

對,就像這樣……嗯?

「巴……巴奇!?你還沒睡??」

「你的大傢伙硬梆梆地抵著我的屁股怎麼睡……」巴奇側過臉抬起頭看向史蒂夫,似笑非笑的臉上微微泛起了漂亮的紅潮,輕輕說:「而且你從剛才就一直用一種節奏捏我的尾巴……每次你想操我時你都會這樣做……」

從來沒有自我意識到這一點的史蒂夫,一瞬間有些驚愕,但接下來當巴奇抬起左手拉下他的臉吻上來後,唇上柔軟溫熱的觸感讓他整個人興奮了起來。

「我們好久沒一起作小獅子了……來吧,讓我懷上小獅子……像小時候的你一樣可愛的……」

離開了史蒂夫的唇後,巴奇慢慢地伸出舌頭在自己唇上舔了一圈,低笑著對史蒂夫做出可愛卻又情色的邀約。

視線無法從巴奇那紅潤濕滑的唇瓣上移開,史蒂夫用盡所有的自制力跟理智做出最後的掙扎。

「不行……巴奇……你會受傷……」

然而嘴上那麼說,史蒂夫的手卻彷彿像是有自我意識般地鑽進了巴奇的上衣衣襬,輕輕揉捏著他胸前兩旁小巧的突起。

「嗯啊……」

如輕微電流般的快感讓巴奇的身軀微微一顫,忍不住張口嘆出呻吟,身子幾乎整個都縮進了史蒂夫的懷中。

意識到巴奇的屁股剛好就抵在自己腫脹股間上方的史蒂夫忍不住又更硬了……明明只要他放開巴奇就好,然而史蒂夫就是捨不得離開這個他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寶物,反而抱得更緊了。

明明他們不該結合在一起,然而從第一次的發情開始,史蒂夫就只會對巴奇產生性的衝動。

感覺到史蒂夫在自己身上游移的手掌停頓了下來,知道史蒂夫還在猶豫,原本閉著眼睛享受史蒂夫愛撫的巴奇輕輕睜開了眼睛。

「沒關係……你給我的……就算是疼痛我也喜歡……而且也不是真那麼疼……」低聲說著,巴奇拉過史蒂夫的手伸到自己下身,那處早已勃起發熱的所在,「你看……我光是被你摸就那麼硬了……幹我,史蒂夫……狠狠地……」

伴隨著手上的溫熱,巴奇柔軟的低沉嗓音瞬間擊垮了史蒂夫所有的理性跟自制力,他低吼了一聲,翻過身整個人都壓在了巴奇身上,在巴奇還沒反應過來前就俯身吻了他。

「嗯……唔……哈啊……」

小小的口腔內被史蒂夫長著粗糙倒刺的舌頭舔舐攪弄的感覺讓巴奇全身起了顫慄,帶點疼痛的麻癢感不斷從嘴裡以及尾椎處攀上全身,但他沒有抗拒,只是想辦法在被史蒂夫熱吻的過程中喘息呻吟。

史蒂夫的吻跟七十多年前一樣,並沒有什麼技巧,只有激烈且真誠的感情,總是吻得巴奇渾身酥軟無力,只想永遠被史蒂夫吻下去。

而當史蒂夫一邊吻著巴奇並抱起了他,讓他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左手有意無意地揉捏著巴奇蓬鬆多毛的柔軟大尾巴,右手中指長驅直入地闖入他緊小的內部時,從下身傳來的混著撕裂般脹痛的酥麻感更加清晰,迫使巴奇忍不住顫抖、扭動著身子。

史蒂夫光是一根手指就已經將巴奇撐得很開了,低喘著氣,巴奇將臉靠在史蒂夫的胸前,摸索著自己握住了下身的勃起,試圖用快感分散一些對後穴內被侵入的強烈異物感。

「啊……史……史蒂夫……」

由於整個人幾乎貼在史蒂夫的懷中,巴奇很快就察覺到史蒂夫那大得不可思議的分身,又粗又硬,還散發著高熱,巴奇忍不住瞪大雙眼吞了吞口水,看著貼著自己的手臂的巨大肉棒,一想到這玩意待會就要捅進自己身體裡,巴奇就感到下腹一熱,全身升起了高溫,不知該說因為害怕還是期待而顫抖。

巴奇將雙手放到了史蒂夫的陰莖上,並扭動著臀部,用自己的下身去磨蹭著,敏感處相貼在一起的快感讓兩人都亢奮了起來,史蒂夫擴張著巴奇內部的動作更加劇烈、粗魯,弄得巴奇又痛又爽,不斷低喘著軟黏甜蜜的呻吟。

快感越來越強烈,在肉體感官的同時刺激下,不久兩人就相繼解放。巴奇因高潮而收縮的內壁咬住了史蒂夫的手指,竟讓史蒂夫抽出時受到了一些阻力,發出了一聲清晰的水聲,引得巴奇因羞恥而滿臉通紅。

但他很快就沒什麼心力去害羞了,因為史蒂夫用雙手抱起了巴奇的腰,在吻了他濕紅的臉頰之後,將他下身的狹小入口處抵在了自己巨大的凶器上。

感受到因緊張而抽搐著的穴口處那可怕的存在慢慢一點一點破開了自己的下半身,巴奇還是忍不住咬住了顫抖的嘴唇,呼吸也不由自主急促了起來。

「呼……嗯……啊……嗚啊!」

當原本緩緩侵入的史蒂夫突然大力挺腰,將火熱的硬挺猛地整根塞入巴奇的內部時,難以想像的壓迫跟撕裂瞬間從被剖開的下體襲來,疼得巴奇無法抑止自己嘴裡發出的近乎慘叫的呻吟,眼淚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不管接納過史蒂夫多少次,特別是剛進來的瞬間還是會痛得巴奇很想乾脆一槍崩了自己,但他很快就咬緊牙關,抓著史蒂夫的雙臂急促地做了幾個深呼吸,強迫自己放鬆身體。

他已經有七十多年沒能從身體內部完完全全地感受著史蒂夫的存在了,能像現在這樣從裡到外都被史蒂夫包圍佔有,盡管很疼巴奇卻覺得非常幸福。

只因為正在進出著自己、擁抱著自己的那個人是史蒂夫。

每次史蒂夫抽出又再撞入時巴奇總會有一種腹部快被撐破捅穿的錯覺,當史蒂夫陰莖上的倒刺刮過巴奇脆弱得內壁時巴奇疼得全身都起了痙攣,叫都叫不出聲,反射性地用大大的尾巴拍打著史蒂夫腹部,卻被一把抓住,大力揉壓。

隨著史蒂夫的猛力衝撞,極度敏感的體內深處以及尾巴不斷被史蒂夫所帶來的難以想像的快感慢慢蓋過了疼痛,一波又一波的襲擊著巴奇,讓他全身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內部溫熱的肉壁更是痙攣著咬住史蒂夫的肉棒不放。

「啊、啊……啊……!」

巴奇已經搞不清楚從不斷被頂撞的下身傳來的感受究竟是疼痛還是快感多些,只能緊閉著雙眼,在史蒂夫的抽插下從哭喊逐漸轉為低聲啜泣。

激動地咬住了巴奇的肩膀,史蒂夫的瘋狂律動在一陣快速又猛力的重重撞擊後停了下來,將精液滿滿地射進了巴奇收縮的腸道內,巴奇也跟著低泣著射了出來。

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兩人大口喘了一會氣後,史蒂夫輕輕地將全身依然痙攣著的巴奇放到了床上,並抽身而出。

看著滿臉淚水的巴奇肩上那被咬出了血珠的傷口,以及大量的白濁混雜著些許怵目驚心的殷紅從巴奇幾乎合不攏的紅腫穴口處汩汩流出的景象,史蒂夫無法抑止自己在感到心疼的同時也感到了異常地興奮。

「……我們要生很多很多小獅子,對吧……巴奇?」

當史蒂夫那麼說著,並抱起已虛脫無力再度將巨大的凶器刺入巴奇飽受蹂躪的小穴時,可憐的巴奇只能顫抖著身軀,微微張開濕紅的嘴唇,哀嘆出一聲如幼貓哭泣的呻吟。

但他依然設法在史蒂夫激烈進出著自己的律動中流著眼淚,微笑著輕輕地點頭,小聲回應史蒂夫。

「嗯……讓我生很多很多你的小獅子……」

如果他真的能幫史蒂夫生下小獅子,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想著,巴奇伸出了手,輕輕撫在自己不斷被插得突起的小腹上,露出恍惚的笑容。

 

 

 

 

___

 

體型差參考:

啊突然想到要是冬冬懷了不知道應該算浣熊的孕期還是獅子的孕期……(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