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尼綠】It’s Okay to Cry

這是隊三後,布魯斯溫柔陪伴並開導東尼的極短篇。

其實早在看完隊三後就寫了,但是因為諸多因素沒有貼出來……剛好今天東尼生日,就貼出來了

祝東尼46歲生日快樂

 

___

 

 

這裡就像是與世隔絕的小島樂園。

坐在沙灘上,東尼望著夕陽染紅了海洋與天空的境界線。

環繞四周的只有浪潮拍打著沙灘、海風掠過耳際,自然的聲響。

彷彿這個世界一直都是那麼平靜安詳的轉動著,什麼煩惱都沒有,什麼糟糕的事都沒發生過。

而自從蘇科維亞事件後就失蹤多時的布魯斯就在他身邊,屈膝坐著,雙手自然地垂在兩旁,眼神柔和寧靜地望著海洋。

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想必布魯斯早就透過星期五得知究竟發生了什麼,而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陪著突然出現在這裡的東尼一起坐在海灘上,安靜地望著海平線,直到兩人的臉都被夕陽的餘暉染紅。

看著落在海平面上的太陽因光學造成的視覺扭曲的模樣,沉默了好一會的空氣,終於被布魯斯輕輕地張開嘴,溫和平淡的聲音給打破。

「--其實你比誰都清楚,誰該為了罪惡付出代價,你該原諒誰,但是你做不到。因為,你心中那個你始終無法原諒的人,並不是冬兵,甚至不是九頭蛇……」

東尼慢慢轉過頭去,與布魯斯相望。

「就像你曾經對我說過的類似的話--沒辦法原諒自己的人,無法去原諒別人。所以,在想好什麼是正確,什麼又是錯誤,或者責任歸屬之前,東尼……我想問你,你有多久沒哭了?」

看著鏡片上反射的自己一臉疲累的神情轉為錯愕,東尼緩緩眨了眨眼。

從沒有人問過他這種問題。

他為什麼要哭?他什麼都有了,有錢有權有能力有聲望。

然而,他內心深處一直揮之不去的恐慌與焦慮依然根植於心中,一刻不曾消失過,而且隨著他的能力越強,經歷的越多,那份恐懼就越深。

早在他繼承了亡父的公司,成為億萬富翁之前,從小就是啣著金湯匙出生的東尼早就見識過各種嘴臉,除了極少數的人是真心對他好以外,其他人不外乎就是為了金錢權力擁戴著他、恭維著他,也因此養成他傲慢自負的性格。

但在那性格之下,就像他的鋼鐵裝甲下的脆弱肉體一樣,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失去了那些頭銜跟光環,他還是什麼呢?

對當年仍幼小的東尼來說,他天才自負的老爸以及堅毅能幹的佩姬阿姨跟他提起了史蒂夫‧羅傑斯時眼中的光輝是那麼的耀眼,足以烙印在他心中的深刻。

或許他內心深處一直想要成為像美國隊長那樣,即使死亡多年也能夠被人深深記著,並且提到時總帶著崇敬與濃烈情感的存在,而不只是一個靠著父親留下的基業的富二代。

他的確有那個能力,所以他一直想要做些什麼,他一直想要對全人類有所貢獻,他想要保護、維繫他重要的友人跟同伴。

他只是,想要做好事。

結果他努力的結果是什麼?

他創造了奧創,害死了無辜少年,讓母親失去了他的孩子,於是他想要阻止自己想要維持他的『家』而跟他最不信任的政府妥協,卻因此失去了所有他所辛苦建立並苦心想維持的一切。

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內心其實一直很清楚,他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但是他不甘心,而那份不甘心又讓他後悔不已,他想要做得更好,他自認為可以做得更好,於是就這麼惡性循環。

就像布魯斯所說的,他最不肯原諒的人,不是阻止他復仇的史蒂夫、不是被控制殺了他父母的冬兵、甚至不是造成一切悲劇的九頭蛇,一直都是他自己。

他把自己弄得好累、好累,他想好好睡一覺,閉上眼睛卻全是無止盡的惡夢。

所以他才會來到這裡--只有他知道的布魯斯躲藏的小島。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也許是想尋求安慰,或者就只是想逃避一切。

而布魯斯什麼都沒說,只是陪著他安靜地看了一會大海,然後才突然開口,說出前面的那些話。

看著被夕陽染紅的布魯斯的臉,東尼歪起嘴角,疲累的回應布魯斯剛才的疑問。

「我又不是小嬰兒,只有不懂事的小鬼才會哭著媽媽……對了,要我提醒你我沒有媽媽了嗎?再哭也不會有人來安慰我……」

然而布魯斯只是微微一笑,自知這樣說反而更加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東尼不禁閉上了嘴。

「……眼淚,是從淚腺裡分泌出來,為了保護眼睛不會因外界的刺激受傷的體液,」輕聲說著,布魯斯伸手指著自己眼睛內角處,「其中98%為水分,其他少量成分還有蛋白質、無機鹽、免疫球蛋白……而當因情感激盪而落淚時,免疫球蛋白含量會增多,能增強身體免疫力,所以流淚是好事。」

東尼想要說些什麼,但他只是抖動了一下嘴角,什麼都沒說。

「有時候什麼都不用想,也不需要安慰,就一個人像個孩子般大哭一場,用眼淚將心中淤積的痛苦沖垮,然後抬起頭讓眼淚往下墜落,滲入沙子裡,」布魯斯笑了笑,指著地面的沙灘,「我在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是這麼做的,你也可以試試看。」

望著布魯斯的微笑,東尼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但他知道自己只要一張嘴恐怕就會痛哭失聲。

總有一天他會放聲大哭,將所有的眼淚都流盡後,抬頭挺胸朝著自己相信的道路往前行。

但那不是現在,至少,在他能完全打從心底原諒自己之前。

所以現在,他必須收起眼淚,將他所有該盡的責任扛起。

「……海風好鹹啊。」

在太陽落入海平線、天邊的星光探出了頭的許久許久之後,東尼帶著濃濃鼻音的抱怨讓布魯斯笑了出來。

「是的,很鹹很苦……但是也很甜。」

 

 

 

 

 

 

 

 

___

 

But I Can’t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