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3]【盾冬】超級英熊的愛情

可以參考超級英熊的秘密這篇

注射血清之後跟心愛的人接吻會變成熊布偶的設定,隊三版

輕鬆的小甜餅

___

 

 

「……說起來你剛剛跟那名女性接吻卻沒有變成熊布偶……而且其他冬兵我也沒看過他們變成熊布偶,我也不會……」

在前往西伯利亞的昆式戰機上,沉浸在許久未曾感受到的安心感中,兩人安靜了一會後巴奇突然開口,對著駕駛座上史蒂夫寬大的背影,好奇地道出一直潛藏在心中的疑問。

「為什麼只有你會因為吻我變成熊布偶?」

巴奇突如其來且看似荒謬的問題讓史蒂夫身體很明顯地震了一下。

因為他所問的是一個只屬於史蒂夫跟巴奇的秘密--注射了超級血清的人,跟別人接吻後就會變成一個熊布偶。

距離當年巴奇在陪史蒂夫練習跳舞的時候無意中吻到史蒂夫,當場看到他變成熊布偶的意外並幫他保守這個秘密後已經經過了將近七十多年,巴奇始終遵守著這個承諾。

根據史蒂夫當初跟巴奇的解釋是,艾斯金博士跟他說過,接吻會變成熊布偶是超級血清的副作用。

雖然巴奇有將這件事記在筆記本中(還特別在旁標注『不可以跟別人接吻』)但後來史蒂夫出現在他的安全屋之後發生了一連串的事讓他一度忘記這件事。

但是他還有印象,當他因為被擇莫控制而爆走,從直升機中落水後史蒂夫將他救起並運到小屋中時,他曾經給他做人工呼吸,在迷迷糊糊之際,巴奇有看到史蒂夫在碰到自己的唇後變成了熊布偶,又再吻了之後恢復原狀,這樣重覆了幾次的畫面,直到巴奇再度昏迷過去。

所以當他在車子裡目擊到史蒂夫吻了那個金髮女探員後,有那麼一瞬間他相當驚訝,還以為史蒂夫居然要將這個秘密曝露出來,然而當看到史蒂夫什麼變化都沒有時,巴奇在感到莫名安心的同時心中的訝異更甚了。

不過盡管內心充滿疑問,但當時的狀況並不容許巴奇問清楚,因此直到現在巴奇才終於有多餘的時間跟心力問出口。

史蒂夫頓了一下,緩緩轉過頭凝視著巴奇,稍垂下眼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那是因為……」

「血清品質不同?」

看著史蒂夫有口難言、欲言又止,巴奇很快替他想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然而沉默了許久後史蒂夫抬起了頭,輕輕往左右兩邊搖晃,接著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面色凝重地站起身朝著坐在他後方的巴奇緩緩走過去。

巴奇慢慢地眨了眨眼,望著史蒂夫朝自己靠近,有些察覺到史蒂夫想要做什麼,卻不知為何沒有做出任何抗拒,只是凝視著他越來越近的臉。

在史蒂夫搭著巴奇的肩膀,彎腰吻了他的瞬間,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隨著碰地一聲聲響,以及不知從何而來的煙霧,這次不只是史蒂夫變成了熊布偶,連巴奇也變成了一隻比史蒂夫稍微小了一號、軟綿綿毛茸茸的熊布偶。

面對這出乎意料的狀況,巴奇本人當然很驚訝,然而吻了巴奇讓他們都變成熊布偶的史蒂夫自己臉上的驚訝表情(就身為一隻熊布偶來說,史蒂夫的表情變化相當豐富)比起巴奇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兩隻熊布偶互相對望了好一會後,見史蒂夫驚愕得呆若木雞的模樣,巴奇只好自己湊上前去對準史蒂夫嘴上的毛線條吻了上去。

隨著巴奇的吻讓兩人變回人類之後,史蒂夫臉上驚愕的表情逐漸轉變為不敢置信的狂喜,臉色也跟著熱血上湧而透著興奮的潮紅。

「……老天,真的嗎?巴奇你……你……」

「我怎麼了?」史蒂夫激動的模樣讓巴奇好奇地歪著頭,「到底怎麼一回事,史蒂夫?你是不是隱藏了什麼事情沒跟我說清楚?」

史蒂夫做了個深呼吸,難掩興奮與喜悅地抓著巴奇的肩膀,坦承了隱藏許久的秘密中的秘密。

「其實……其實艾斯金博士跟我說的是,要引發血清真正的副作用不只是跟人接吻就好……還必須是……心愛的人……」

「心愛的人……?」

原來如此,所以史蒂夫跟那個金髮女探員接吻也沒有變成熊布偶的原因是因為她並不是史蒂夫心愛的人。

在露出了恍然大悟的安心表情後,望著史蒂夫紅光滿面喜不自禁的笑容,巴奇突然一愣。

……嗯?

等等……既然如此,那麼……也就是說,史蒂夫只有跟自己接吻的時候才會變成熊布偶的原因是……剛才他們同時變成熊布偶的原因是……

想到這裡,巴奇整個人突然瞬間爆紅了起來,用顫抖的右手掩住自己的嘴,不敢相信地呢喃著:「我……你……我……」

像是為了乘勝追擊,又或是為了不讓這個難得的好機會溜走,史蒂夫一把抓住了巴奇的雙手,在他面前單膝跪地,在巴奇紅著臉慌亂又不知所措的注視下,在他手上吻了一下後,低聲做出了深埋在心中七十多年的表白。

「巴奇,聽我說,我……從很久、很久以前,早在我還沒有注射血清……早在我還只是布魯克林的史蒂夫‧羅傑斯時,我就深深愛著你了。」

即使已經察覺到原因,但乍然間聽到史蒂夫對自己如此真摯地告白,巴奇一時之間仍然陷入了錯愕跟混亂,想也沒想就反射性地搖頭。

「……但……我……」

「你現在愛著我,對吧?」史蒂夫不慌不忙地笑了笑。

「我不知……」

巴奇話還沒說完,史蒂夫就吻上了他。

「史……唔嗯……」

「你看,」不管巴奇想說什麼,通通都被史蒂夫的吻給打斷,在兩人不斷重複著熊布偶變人、人變熊布偶的過程中,史蒂夫逮著了空檔,對著巴奇說:「不管吻幾次,我們都會變成熊布偶……你不能無視這個證明……」

史蒂夫的深情眼神跟低語讓巴奇感到全身發燙,然而才剛想要回應,下一秒史蒂夫吻上來後他們又雙雙成了熊布偶。

「嗯……」在這樣重覆了幾次,在一次變回人型後,巴奇終於忍無可忍地推開了史蒂夫,氣喘吁吁地紅著臉大吼一聲:「別玩了!羅傑斯!!」

但史蒂夫雖然停了下來,臉上的表情依然因幸福的喜悅而閃亮著。

看著史蒂夫那幾乎像是太陽般燦爛熱烈的笑容,巴奇也生不起氣了,滿臉通紅地低下頭,深深嘆了口氣後小聲說道:「如果我說……我不值得你愛……」

「我會生氣,巴奇。」沒等巴奇說完史蒂夫就抓住了他的肩膀,直視著他的眼睛,壓低了嗓音,「值不值得由我來決定,而我覺得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比起你還要值得我去愛。」

「……史蒂夫……」

即使早就想到史蒂夫會這麼回答,但真的聽到他那麼說,巴奇的心中還是因感動而震動。

「我希望……能成為值得你的那個人。」

「你不用成為,你一直都是。」

說完,史蒂夫在巴奇顫抖的唇上吻了一下。

然後他們才知道,原來熊布偶的眼睛也是會流出清澈透明的淚水。

 

 

*** *** ***

 

 

在瓦干達的一個夜晚。

由於依依不捨地在醫療室的病床上接吻而變成熊布偶,被前來探視的帝查拉發現的史蒂夫跟巴奇趕緊變回人型並跟蒂查拉解釋後,三人在醫療室內沉默了許久--主要是因為帝查拉在沉思著,所以史蒂夫跟巴奇也不好開口。

「--我有個小小的想法,」沉思了一會後,帝查拉抬起頭看向並肩坐在床上的史蒂夫跟巴奇,冷靜地開口「既然你們有這個能力,那麼就算不小心被控制,只要羅傑斯隊長你吻上去,讓你們兩人都變成熊布偶後,包括我在內的其他同伴就有辦法處理,所以巴恩斯並沒有冬眠的必要。」

巴奇跟史蒂夫互望了一眼,都打從心底覺得很佩服帝查拉,即使目擊到兩個大男人接吻後變成熊布偶,也能夠保持不慌不亂,甚至還很冷靜地替他們分析並提出建議,應該說真不愧是王者風範嗎?

史蒂夫臉上滿是雀躍的笑容,一邊拼命點頭一邊將視線從帝查拉身上移到巴奇身上,「陛下所說得是個很好的建議,巴奇,你聽到了嗎?不用擔心了!」

「……但是……」

巴奇依然有些猶豫,但看著史蒂夫欣喜的笑容,以及帝查拉臉上的微笑,他心中百轉千折,最後化成長長地一口氣從嘴中嘆出後,微笑著點了點頭。

 

 

 

 

 

 

TBC?

 

 

___

 

 

 

巴奇不用冬眠了,真是可喜可賀XD

之後在史蒂夫劫獄將同伴們都救回瓦干達後,偶爾他跟巴奇會為了小凱西跟小皮特洛等孩子們,刻意變成熊布偶陪孩子們玩耍,不久他們就在瓦干達開了一間托兒所,相親相愛帶孩子

 

 

 

 

 

 

 

 

___

 

 

 

 

以下是IF

假如盾冬跟東尼三人對打時,巴奇跟史蒂夫不小心嘴唇撞到一起變成了熊布偶的話……

 

 

 

 

___

 

 

 

 

「……搞什麼鬼?」

在看到眼前完全違反了質量守恆定律跟科學定理的景象,原本殺氣騰騰的東尼一下子整個人就像被澆了一盆冷水一樣,竟錯愕得打開了面罩,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盯著眼前兩隻疊在一起的熊布偶。

「誰來跟我說明這他媽是什麼狀況?」

「老闆!剛才羅傑斯隊長跟巴恩斯變成了熊布偶。」

聽出星期五的語氣竟也流露出了動搖,東尼心裡反倒清明了些,盯著地上即使變成了熊布偶也依然要搶著擋在自己面前護著彼此,而且身上的布料跟棉絮都跑了些出來的史蒂夫跟巴奇,突然強烈地覺得一切都可笑得不可思議。

在仰天崩潰似地大笑了幾聲後,東尼盤腿往地上重重坐了下來,胡亂抓了抓自己本就亂成一團的頭髮,斜眼瞪著前方兩隻熊布偶,開口用十分疲累且沉重的語氣低啞著嗓音說道:「……你們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