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3]【盾冬】在夢的盡頭重逢 (3)完

前面章節:第一話水果與熊第二話

美隊三彩蛋後,睡美人終於從冬眠中醒來的甜肉

 

___

 

 

巴奇知道自己正在做夢。

在那處布魯克林熟悉的小公寓內,瘦弱的金髮少年躺在床上,斜眼看向坐在床邊的巴奇。

「很好,燒已經退了,大概明天早上就沒事了。」

一邊那麼說巴奇一邊把右手從史蒂夫的額上離開,臉上浮現起了安心的笑容。

「我就說沒什麼大礙,老毛病……你應該跟你家人一起去旅遊,用不著留下來陪我……」

「我就是覺得留下來陪你比較好玩,你可別剝奪我的樂趣了。」

笑著對病懨懨的史蒂夫那麼說,巴奇將下巴靠在床單上與躺在床上的史蒂夫相望。

不知道這是第幾次的循環了,望著史蒂夫透明清澈的蔚藍,巴奇微笑著在心裡想。他曉得自己的本體正在冬眠,在史蒂夫的陪伴下,於瓦干達中的冷凍艙內。

現在自己所身處的只是不斷循環的人生片段的其中一幕。

少年時期的自己常常像這樣陪在體弱多病的史蒂夫床邊,而現在夢境外的現實世界中,或許史蒂夫正在看著冬眠中的自己也說不一定。

在夢中,巴奇不斷重覆著自己短暫而無常的一生,從兒時最早的記憶開始、遇見史蒂夫、從軍、摔落火車,被改造之後犯下了一連串可怕的罪孽,與史蒂夫的重逢,一直到進入冷凍艙前最後看見的史蒂夫那有些不捨的笑容,然後他的夢會再一次重頭開始。

在巴奇的夢中,每一段有史蒂夫的片段總是那麼鮮明,即使中途承受了難以想像的痛苦,被迫去做他一點都不想去行使的殺戮,自己所做過的事,所經歷過的人生永遠不可能改變。

而巴奇也曉得不管發生什麼事,夢的終點永遠都會有史蒂夫等在那裡。

即使一次又一次的被迫重覆體會摔落火車,身陷猶如地獄般的那些殘酷血腥的回憶裡,因自責跟恐懼而顫抖哭泣,但史蒂夫的存在一直都是帶給巴奇勇氣度過那一切的光明與希望。

在夢的盡頭,他們會再一次的重逢,然後陪伴著彼此再一次共度人生。

想著,與史蒂夫互相凝視了好一會後,巴奇輕輕開口,小聲地說道:「嘿,史蒂夫……等你身體好起來,我們可以一起努力,存一大筆錢一起去旅遊。」

史蒂夫像是有些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接著馬上了然於心地瞇起了雙眼,輕輕笑道:「大峽谷?」

「嗯,」想到史蒂夫還記得自己一直想去大峽谷,巴奇不禁笑得很開心,扳起指頭開始一一細數,「或者美國以外的地方也可以,歐洲、意大利……羅馬尼亞……東非大裂谷我也想去看看……」

「要不乾脆環遊世界?我們可以一邊在當地打工一邊旅行世界各地……」史蒂夫像是很耀眼似地看著巴奇的笑容,壓低的聲音有些惆悵,「只是不知道還必須多久……」

「不管多久,就算五十年後……七十年後……我們一定會一起活到那時候,只要我們想……我們可以一起走遍世界各地。」

巴奇鼓勵著史蒂夫的話更像是一種盼望與祈求。

等到找到方法解除他腦中的洗腦程式,等到將犯下的罪惡都償還後,巴奇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跟史蒂夫一同走遍世界各地,以兩個平凡青年的身分。

「……說好了,巴奇,我們要一起走遍世界各地,所以我來接你了。」

忽然間,伴隨著變得低沉渾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原本躺在床上的史蒂夫突然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雙從背後用力擁抱而來的強而有力的臂彎。

比起驚訝,充滿著巴奇內心更多的是欣慰與喜悅。

「沒事了,睜開眼睛吧,詛咒已經結束了,我的睡美人。」

在因史蒂夫的呼喚而睜開雙眼前,巴奇的臉上就已經浮現起了笑容。

因為他感覺到了一雙熟悉的大手包覆住自己的臉頰,溫暖而厚實的掌心迅速驅散了才剛解除冰凍的巴奇身上冰冷的氣息。

「早安,巴奇。」

振動著自己耳膜的嗓音低沉又柔和,像一陣和徐的春風融解了巴奇的身心,再也無法抑止臉上的笑容。

「……早安,史蒂夫。」緩緩張開微翹的嘴唇,巴奇許久未曾使用的聲音顯得有些沙啞。

在與史蒂夫道過早安之後巴奇才睜開了眼睛,帶笑地望向近在眼前的那一雙濕潤的蔚藍。

史蒂夫的模樣跟巴奇沉睡前幾乎沒有什麼變化,甚至更精壯了些。

「你看起來……一點都沒變。」眨了眨眼,巴奇上下轉動著眼珠仔細觀察史蒂夫的模樣,輕輕問:
「我睡了多久?」

「沒有很久,」史蒂夫臉上滿是笑容,淚水卻滑過了揚起的嘴角,聲音微微顫抖著,「雖然你錯過了自己一百歲的生日,但還趕得上下個月我一百歲的生日。」

「那真是太好了……」伸出右手輕輕覆上史蒂夫因淚水而濕熱的臉頰,巴奇由衷地說道:「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好好想想該怎麼幫你過這一百歲的生日。」

在巴奇那麼說完後,史蒂夫終於忍不住激動地擁住了他,然後吻上了巴奇的唇。

在以帝查拉為首的同伴們的面前。

 

 

*** *** ***

 

 

望著坐在跟帝查拉提供給他們的臥室床上,隨意伸展擺動著自己左手的巴奇,史蒂夫的心情相當地輕鬆愜意。

巴奇的甦醒大概是這些日子以來史蒂夫最開心的事了。

在巴奇沉睡之後,史蒂夫在帝查拉的幫助下從海底監獄救出了山姆他們,並將他們全部都帶來了瓦干達。

之後史蒂夫就拼了命地在尋找能夠解除九頭蛇設置在巴奇腦中洗腦程式的方法。

由於夥伴們的積極幫忙,所以史蒂夫比想像中還要快就找到了,緊接著立刻迫不及待的將巴奇從長期的冬眠中喚醒。

雖然因一時太過激動而在眾人面前吻了巴奇,但巴奇沒有表示反感,史蒂夫也並不後悔那麼做,他們之間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跟精力去裝模作樣了。

他早就跟同伴們毫不猶豫地坦承,他跟巴奇的確對彼此抱持著愛情……不,以愛情來說還顯得太過簡單,他們對彼此來說都是無可取代的存在,是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理解彼此的人。

未來不管發生什麼事,史蒂夫發誓他絕不會再放開巴奇的手。

「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抬頭望向一邊問一邊走到自己身邊坐下的史蒂夫,盡管史蒂夫已經問過好幾次,巴奇還是不厭其煩地搖了搖頭,揮動著左手,笑著說道:「簡直就跟真的手一樣。」

在巴奇順利解除了洗腦程式後,帝查拉就讓人給巴奇安裝上了全新的振金手臂。除了比起原來的更加堅固強韌以外,還在保留了靈敏的觸覺之餘屏蔽了一切痛覺,甚至可以安全無痛的拆卸。

最讓巴奇驚喜的是,只要按下肩膀連結處的一小顆按鈕,轉眼間巴奇的手臂就從金屬化成與真人無異,這樣一來就算夏天穿著短袖外出也不會引來他人的目光。

而史蒂夫也從帝查拉那裡得到了一面全新的振金盾牌,正斜靠在房門邊閃著銀光的盾牌圖案跟過去的相當類似,都是三道同心圓中一顆星,只是少了紅色與藍色的存在,就跟巴奇現在左手上臂的圖案一樣。

曾經巴奇為了自己左手上的紅星代表的意義而消沉,現在他們完全是一致的了。巴奇望著自己左手上的圖案以及史蒂夫的盾牌,滿心歡喜的笑著。

望著巴奇的笑容,大概能猜到巴奇在想什麼的史蒂夫也跟著笑了起來,輕輕撫摸著巴奇剛剛才洗過澡,散發著淡淡香氣的柔順髮絲,低聲問道:「折騰了一整天,你會不會累?」

「……我還不想睡,我睡太久了,」抬眼看向史蒂夫,巴奇搖了搖頭,右手輕拍著史蒂夫的大腿,放柔了表情跟聲音,「你累的話就睡吧,別在意我,我可以在這裡看著你……就像以前一樣。」

聽到巴奇談起以前,沉默地望著巴奇柔和的笑容一會後,史蒂夫垂下了眼,「……現在我明白你當年看著我躺在床上病懨懨的是什麼心情了。」

「……史考特、山姆……甚至包括陛下,他們都有來跟我說,說你只要有空就會待在我的冷凍艙旁邊跟我說話。」凝視著嘴裡嘟噥著的史蒂夫,巴奇微微一笑,並握起了史蒂夫的手,「你都說了些什麼?」

在腦裡回想著自己這些年來站在巴奇的冷凍艙前,望著閉上眼睛睡在裡頭的巴奇的心情,明明現在巴奇就完好無缺地坐在自己面前笑著,史蒂夫卻不知怎地感到鼻子發酸、眼眶濕熱。

有什麼酸澀溫熱的東西湧上了他的胸口,讓他不得不咬住了顫抖的下唇才不會發出嗚咽,做了幾個深呼吸後史蒂夫才開口輕輕說道:「……就像你以前在我床邊說的一樣,最近發生的事……其他人的事……還有……」

「還有……?」

「還有……我愛你……我好想你,巴奇……」哽咽地低語著,史蒂夫反手扣住了巴奇的手,將他拉到自己懷中,用快哭出來的笑容望著巴奇,「三年多了……巴奇……你終於醒來了……我終於……終於……」

「終於能夠毫無顧慮地陪著你了……」

逐漸模糊的視線中,巴奇含著淚水溫柔微笑著的低語讓史蒂夫的眼淚再也止不住。

他們只是想要好好地陪在彼此身邊,而這一刻卻讓他們等得太久太久了。

在激盪的情緒下,史蒂夫將巴奇往後壓倒在床上,哭著吻上了巴奇的唇。滾燙的淚水沾濕了雙方的臉龐,而巴奇只是伸出了雙手,輕柔堅定地環住了史蒂夫的背,史蒂夫也像是要將巴奇從整個世界的惡意中守護在自己懷抱裡似地緊緊擁著他。

被史蒂夫壓在床上緊緊抱在懷中熱吻的巴奇幾乎無法呼吸,卻覺得很幸福很安心,兩人都捨不得閉上眼睛,盡管吻得相當激烈,淚水也不斷湧出,卻怎麼也不肯閉起,只是睜著又濕又紅的眼眸互相凝視著彼此。

兩人激烈地糾纏在一起,幾乎一點縫隙都不願留似地緊擁著巴奇,史蒂夫在巴奇伸出舌頭引導下彷彿要舔遍每一處似地,熱情地在那柔軟的口腔內肆意舔拭攪弄,嚥不下的唾液從兩人不斷交合的唇瓣間伴隨著粗重的喘息流淌而出。

「唔……啊……哈啊……嗯……」

下身的慾望在兩人緊密的貼合之下很快就高高聳起,兩人的臀部互相扭動並頂撞在一起,彷彿隔著濕透的布料進行擬似的性愛,陰莖互相摩擦著的模糊快感讓兩人全身不住顫慄。

「史……史蒂夫……嗯……你摸一摸……我們的……啊……」

由於被史蒂夫壓在下方,巴奇想要伸手撫慰他們的陰莖卻因為貼得太緊而做不到,於是巴奇只好想辦法在史蒂夫用舌頭攪和自己嘴裡的空隙間低喘著要求。

雖然巴奇沒有說完,但史蒂夫還是接收到了巴奇的意念,稍微抬起腰將手伸入兩人濕搭搭的小腹間,在巴奇的配合下,脫下了彼此的早就濕得一蹋糊塗的底褲,然後同時握住了兩人的陰莖。

「啊!」

快感一下子變得清晰而強烈,巴奇忍不住拱起了腰,發出了舒服的低吟,原本就抱著史蒂夫背部的力道不自覺得更加用力。

緊貼在一起的火熱性器被史蒂夫溫熱的手掌大力套弄著,傳達而來的高熱以及快感是那麼迅速而猛烈,宛如浪潮拍打,很快就將兩人同時帶上絕頂。

「嗯嗯……!」

因為太過舒服跟缺氧,在與彼此的吻中抵達高潮的體驗讓他們一時之間都有些茫然,脫力地攤在床上一會後才喘著氣對彼此露出帶著情慾跟愛戀的笑容。

從彼此眼神中燃燒著的慾火中察覺到一切都才剛開始的兩人馬上就又吻在了一起。

輕輕推開史蒂夫,巴奇抬起上身,分開自己的雙腳,抓著自己的臀肉往兩旁分開來,將下身那處
隱密的小小肉洞展示給史蒂夫看,並低笑著問:「……想要我嗎?」

將雙手抵在巴奇的膝蓋上,史蒂夫原本清澈的藍眸如今因對巴奇的渴望而顯得灰暗深邃,帶著難以言喻的情愫及執著,「我很想要你,巴奇……想瘋了……」

「那就來吧……」巴奇笑得很柔很輕,眼中卻滿是深沉的慾望,他比誰都清楚,不只是史蒂夫想要他,「我也很想要你……」

在巴奇的要求與允許下,史蒂夫小心將手指刺入了巴奇濕熱的後穴裡。

「唔……」

雖然異物感讓巴奇皺起了眉並發出了悶哼,但或許是反映了巴奇的心理,盡管又緊又小,但巴奇的內部卻相當濕滑溫熱,讓史蒂夫一進去就整根埋至根部,軟肉蠕動著擁抱住史蒂夫的手指,熱烈歡迎著他的侵入。

「天啊……巴奇……」包裹著自己手指的濕熱軟肉讓史蒂夫忍不住低聲驚嘆,「你裡面好濕……好熱……那麼想讓我進去?」

「嗯……」巴奇臉又紅又熱,忍著羞恥心情輕輕點頭,再怎麼說畢竟他是個男人,要他承認自己的肉體是如此渴望被另一個男人侵犯依然是一件羞恥的事。

然而當低頭看向史蒂夫明明才剛解放卻已高聳的分身時,巴奇無法不去認知到他是那麼地想要史蒂夫進入自己,光是想像被那巨大的柱身迫開填滿他就感到一陣燥熱伴隨著顫慄從小腹升起,同時內部竟湧出了更多溫熱的液體。

「不……不用手指了……你看……」歪著頭,任由及肩的長髮散落在臉旁,巴奇滿臉通紅地低聲說著,雙手撐起自己的膝蓋彎,將整個身體毫不保留的交付給史蒂夫,「就這樣……用你的大老二操進來吧……我的裡面已經為你準備好了……」

巴奇帶著鼻音的軟軟要求讓史蒂夫完全無法抗拒,胡亂地點著頭並抽出了手指,扶著巴奇的腰,一點一點地將自身埋進了巴奇柔韌濕熱的身體裡。

在整根沒入之後,巴奇下身被史蒂夫的碩大撐至極限的那一圈嫩肉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然而盡管巴奇感到有些酸疼有些脹痛,更多的卻是異樣的充實感,眼淚不斷落下。

看到巴奇的眼淚,原本還沉浸在被濕軟溫熱的肉壁緊密包裹著的快感中的史蒂夫只感到心一揪,連忙擔心地問道:「巴奇?對不起,很痛嗎?」

巴奇輕輕搖了搖頭,將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低聲輕嘆:「我覺得很幸福……你就在我裡面……完全將我塞得滿滿的……你知道嗎?在夢中我也夢過被你擁抱……但那完全比不上現在真正被你整個填滿的感覺……」

那麼說著的巴奇臉上浮現出的幸福笑容讓史蒂夫感到了像是心口被用力撞上般的震撼,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現在內心裡湧上的強烈感情,什麼都說不出口,只能伸手將微笑著流淚的巴奇拉起並緊緊擁在懷中。

「……巴奇……我也是……能夠像現在這樣擁抱著你……能夠聽到你對我說話……」心情激盪之下史蒂夫顫抖著聲音,「我不知道有多幸福……」

史蒂夫聽到了巴奇的笑聲在自己的耳邊響起,將臉靠在史蒂夫的肩上,巴奇輕輕地笑著,「我知道……而且我也知道你的小兄弟肯定也很幸福,我可以感覺他又大了一圈……又熱又硬……動一動?」

巴奇半開玩笑似的要求讓史蒂夫臉一紅,卻也忍不住笑了,捧起巴奇的臉,伸出舌頭舔去巴奇的眼淚,「想要我怎麼動?」

「嗯……都想要……」巴奇環抱著史蒂夫,閉上了眼睛,低聲細語地說道:「你怎麼幹我,我都喜歡……越激烈越棒……」

「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後悔……」含著巴奇的耳朵,低聲說著,史蒂夫抓住了巴奇的腰,毫不客氣地猛力往上頂。

「啊!」

史蒂夫操開巴奇的力量大得讓巴奇被撞得幾乎往上跳了一下,忍不住仰起頭因突如其來的衝擊發出了高亢的尖叫,接下來史蒂夫就開始了一連串激烈的抽插,將巴奇操得渾身抽搐,顫抖不已。

「啊、啊……嗚……嗯啊……啊!」

由於體位的因素,再加上自身重量,史蒂夫每一次的進出都能輕易地頂入深處,被堅挺的火熱肉棒摩擦而過的強烈快感讓巴奇舒服得無法克制自己淫蕩的呻吟,並忘情地扭動著腰,只為讓史蒂夫能更加用力地撞入自己體內,特別是那令自己渾身酥麻的敏感點。

劇烈的喘息呻吟、肉體的拍擊聲及交合處激烈摩擦的水聲響徹整間臥室,史蒂夫除了不斷大力頂撞著巴奇的內部外,還抓著巴奇抽搐的腰,不時用自身的慾望在因快感而痙攣的內部碾壓按摩。

極度敏感的柔軟內壁被堅硬的粗熱磨蹭著的快感幾乎讓巴奇瘋狂,緊抓著史蒂夫的背在超乎想像的強烈快感中胡亂搖頭,不斷哭喊著這個帶給他瘋狂快感的男人的名字,「啊……啊……史蒂……夫……史蒂……嗚嗚……」

沒有多久,巴奇就在史蒂夫的抽插下繃緊了身子射了出來。

然而史蒂夫就像是永不覺得疲累,即使在巴奇被操到高潮之後,史蒂夫也只是遵從著巴奇方才的要求,變換著各種姿勢,激烈地幹著巴奇。

「嗚……嗯……史蒂……嗯……嗚……啊……嗚、嗚嗚……夠了……我不行了……」

直到巴奇被操得已經全身酥軟無力,再也忍不住啜泣著哀求,史蒂夫才終於在巴奇的體內解放。

才剛解凍不到一天就被瘋狂操幹的巴奇只能躺在床上急促喘著氣。

在史蒂夫帶著巴奇到浴室裡去清理出來後他已經累壞了,因為史蒂夫又在浴室裡狠狠地操了他一頓,雖然也算是巴奇自己主動誘惑的。

所以一躺在床上,儘管之前睡了很久,巴奇還是馬上就陷入了昏昏欲睡的狀態。

史蒂夫溫柔地將巴奇擁入懷中,輕輕地按摩著他的腰,兩人安安靜靜地躺了一會後,巴奇忽然開口。

「史蒂夫……我還有些事想做,在那些事都結束之後,我們一起到世界各地去旅遊吧。」

巴奇心裡明白他跟史蒂夫如今都成了通緝犯,要不是帝查拉認為他們是無辜的受害者願意將他們收留在瓦干達,他們只要一出瓦干達恐怕就會遭到各方拘捕,所以他所說的幾乎是無法實現的夢想。

「我們可以一邊在當地打工一邊旅行世界各地,」但史蒂夫幾乎是馬上就點頭,並毫不猶豫地說著幾乎跟夢中一樣的話,而接下來的話語就像是一句承諾,「不管多久,一定會有那麼一天。」

巴奇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輕聲回道:「一定。」

躺在史蒂夫胸前,聽著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巴奇閉上了雙眼,在心中刻劃著他們的未來藍圖。

也許未來還有更多的坎坷,但從今天開始,他們每天都能夠陪在對方身邊,牽著彼此的手,並肩走在相同的道路上。

不論發生什麼,他們都會一起面對一切。

這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___

 

 

HAPPYEND!

關於巴奇落海後被史蒂夫撿走後發生的0.5因為有半強制表現(大概就是巴奇其實有先醒來過一次,但那時還沒完全恢復所以劇烈反抗史蒂夫沒辦法只好用蠻力壓制巴奇,然後巴奇不聽話地扭動著身體,史蒂夫忍不住起了反應,巴奇居然伸手去挑釁史蒂夫,於是……)會直接收錄在特典本子中,就不發表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