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One more step (6)

前面章節:(1)(2)(3)(4)(5)

巴奇後天雙性化梗

孕期肉+最後有血注意(雖然好像跟上次一樣但是大盾真的有努力忍耐的(

求操的冬冬很軟而且有點電波,大盾有點雙重人格的傾向(

___

 

 

萬籟俱寂的深夜時分。

佇立在黑暗的室內,全身上下只套了一件長版上衣的巴奇赤裸著雙腿站著史蒂夫的房門口,像是面對仇人似地瞪著門把很久,才小心翼翼地伸手轉開門把。

不發出聲響地推開房門,巴奇才剛悄悄探頭進去,就聽到啪地一聲,隨著床頭燈亮起,史蒂夫已經坐起上身,垂下眉毛無奈地看著夜襲自己臥室的巴奇。

「巴奇……」

史蒂夫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不懂事的孩子的父親一般,然而在將視線移到巴奇有些隆起的的下腹後,看到那兩條在黑暗中顯得特別白皙的赤裸雙腿,以及衣襬下若隱若現的大腿內側,他的眼神立刻染上了情慾,但史蒂夫馬上抬起頭並在心中喝止自己去想像裡頭的景象。

壓抑著自己體內湧上的慾望,史蒂夫刻意壓低了聲音,對巴奇說道:「回去你自己的房間睡覺。」

史蒂夫強硬的語氣讓巴奇身軀一顫,咬住了顫抖的下唇,睜著一雙委屈的濕潤藍眼一言不發的瞪著史蒂夫,抓著門把不肯離去。

巴奇明白史蒂夫是為自己好,因為擔心自己,但巴奇不明白的是,明明他們住在一起,史蒂夫卻總是刻意迴避自己,甚至包括任何一點的肢體碰觸。

他只是想陪在史蒂夫身邊,他只是想要史蒂夫摸摸他、擁抱他……想要史蒂夫進入自己,完全將自己佔有,為什麼就那麼困難?

望著巴奇似乎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史蒂夫內心十二萬分地不捨,很想衝過去將巴奇擁入懷中輕聲安慰他,但他只要一想到一旦他那麼做之後接下去可能會發生的事,他就不得不硬起了心腸,刻意不帶任何感情地再次喚了聲巴奇。

由於史蒂夫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冷漠,心臟彷彿被淋上冰水的感覺讓巴奇全身一震,雖然依然不發一語,但那雙望著史蒂夫的濕潤眼眶開始泛紅。

這下史蒂夫開始動搖了,一手撐起了上身,就想跳下床,但接下來巴奇帶著哽咽的詢問讓他整個人瞬間當機,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僵在了床上。

「你可以用我後面的洞。」

以為自己聽錯了的史蒂夫緩慢地眨了眨眼,難以置信地張大了嘴,好一會才愣愣地喊出巴奇的名字。

「……巴奇?」

「我知道你怕會傷到我,還有肚子裡的東西,」巴奇將手放在自己已經有了明顯存在感的肚子上,小聲地說道:「所以我想過了,前面不能用,我還有後面。」

由於太過震驚史蒂夫一時之間也忘了要提醒巴奇別用東西這個詞來稱呼他們的孩子,只是目瞪口呆地望著巴奇,看著他用泫然欲泣的表情說出自己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出自巴奇口中的話。

從那一天他們第一次(嚴格來說是第二次,只是巴奇記不得第一次時的狀況)做愛導致巴奇大量失血之後史蒂夫就說什麼都不碰巴奇。

史蒂夫當然不是不想碰巴奇,相反的,就是因為太想了他才會更加嚴格訓誡自己不准隨便碰觸巴奇。

巴奇並不記得他們的第一次,史蒂夫可不只是奪去了他女性部分的貞操,連後面也一起奪走了,盡管巴奇哭得慘兮兮,史蒂夫也沒有停下,被緊熱狹小的濕潤肉壁緊緊包裹著的快感宛如天堂,只要嚐過一次那種滋味,史蒂夫就無法忘懷。

從前幾次的經驗中史蒂夫很羞愧地了解到,自己雖然平常算是忍耐力高,然而一旦失控,之前所有壓抑的反撲將會導致相當嚴重的後果--狠狠地傷害到巴奇,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想守護的對象。

盡管巴奇的身體比起一般正常男性要健壯得許多,但他體內深處多出來的女性器官卻比一般的女性要來得脆弱許多,根本無法承受史蒂夫失控之後的猛烈攻勢,所以史蒂夫一直在心中對自己告誡,在巴奇平安生產前他絕對不能在與巴奇有任何親密接觸。

就連擁抱親吻都不行,因為他怕自己一旦碰觸了巴奇,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史蒂夫無論如何都得忍耐。

「不、但是巴奇,我……」

然而他一開口,因情慾而沙啞的聲音就背叛了他。

從史蒂夫吞嚥著口水並低啞著嗓音欲言又止的表現,巴奇知道自己快贏了,不禁大膽了起來,慢慢走到史蒂夫面前,趴到了床上,跨坐到史蒂夫身上。

在史蒂夫張口還想說些什麼前巴奇就低頭吻上了史蒂夫。

有些遲疑地貼在自己嘴上那濕熱溫軟的唇瓣讓史蒂夫心神一盪,幾乎無法抑止從內心洶湧湧上的猛烈慾望。

「求你……史蒂夫……」結束了蜻蜓點水般的吻,巴奇輕輕抬起泛起紅潮的臉望著史蒂夫,張開了被他自己舔過而有些濕潤的紅唇輕輕問:「只要你想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就是求你……別丟下我……」

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不可能丟下巴奇。

史蒂夫很想對巴奇那麼說,但是巴奇貼著自己的溫熱肉體有種柔軟香甜的香氣,彷彿是迷魂香飄入了史蒂夫的鼻腔內,讓他忘了自己想要說些什麼,雙手像是有自我意識地摟上了巴奇的腰,並在他的腰臀間輕輕滑動。

「你看……我這裡……已經擴張好了……」巴奇掀起了自己的衣襬,將濕透了的下身一覽無遺地展示給史蒂夫看,「你不會傷到我……」

巴奇翹起的男性器下方的粉嫩肉縫漾著水光,隨著巴奇有些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顫抖,更往內部看去,雙丘中間的小小肉洞竟滴著水,讓史蒂夫無法移開目光。

視覺的刺激以外,巴奇又軟又甜的嗓音更是猶如夢魔在耳邊誘惑著自己,史蒂夫在對自己微弱自制力的憤恨跟對巴奇的愧疚以及男性的本能之間擺盪。

有那麼一瞬間,史蒂夫在內心裡閃過也許他們應該分開來住比較好的念頭,他們兩人若是一直在一起,他只會繼續傷害巴奇。

但是那樣的想法在巴奇扭動著腰,用濕淋淋的臀縫去磨蹭他早以勃起並硬得發疼的陰莖時,被拋到遙遠的外太空去。

留在史蒂夫內心唯一的想法只有:既然巴奇如此渴望自己,那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最大的努力去滿足巴奇。

於是理智斷線的史蒂夫扶住了巴奇不安分的腰,一手分開臀肉,另一手深入了巴奇臀縫內的小洞,感受著包裹自己手指又濕又軟的柔肉,抬起頭微笑地望著巴奇,低聲問道:「你自己擴張的?」

來自體內史蒂夫手指的感觸、史蒂夫臉上的笑容以及低聲的詢問讓巴奇本就紅的臉更是發燙,咬了咬下唇。才剛輕輕點了點頭,就因突如其來的脹痛而全身一震,扭曲了臉孔。

因為史蒂夫突然抽出了手指,抓著巴奇的腰往下壓,用自身堅挺的火熱猛地頂開了他後面的那處小小入口。

即使已經擴張潤滑過,狹小的後穴被巨物一點一點撐開來的撕裂痛還是讓巴奇繃緊了身子,因強烈的異物感而一抽一抽地低喘。

緊窄的小洞並沒有比前面好些,或者可以說,前面還會有內部分泌而出的愛液作為潤滑,但是後面並沒有,巴奇又絲毫沒有經驗,只潤滑了入口處,所以當史蒂夫的柱身進到一半之後,後面的乾澀讓他進得有些困難,但他依然堅定地開拓著巴奇的腸道。

「還好嗎?」

在史蒂夫終於將整根盡數埋入巴奇的體內時,巴奇全身因下體難以想像的酸脹而微微抽搐著,但當他聽到史蒂夫撫摸著自己隆起的腹部低聲關心時還是點了點頭。

「沒事……只是……你插得我裡面好熱好滿……」雖然臉上依然維持著笑容,然而巴奇眼中還是因下身的酸脹疼痛而忍不住滴落了淚水。

史蒂夫心中一疼,將巴奇用力擁入懷中,溫柔地吻去他不斷湧出的淚水,等到巴奇停止流淚之後才開始了緩慢的律動。

由於巴奇的肚子已經隆起了不少,所以史蒂夫在進出時都特別小心不去撞擊到腹部。隨著巴奇的適應,史蒂夫的抽插也越來越快越來越重,撞得巴奇頭昏腦脹,跟前面的洞被插的時候感覺不太一樣,不可思議的酸麻感從史蒂夫摩擦、頂弄的部位慢慢擴散至全身。

抱著史蒂夫的肩,巴奇在史蒂夫的搖晃下忍不住嗚咽著要求,「我……我前面……嗯……感覺好怪……史蒂夫……幫我……」

史蒂夫點了點頭,在吻上了巴奇的同時伸手握住了巴奇的陰莖,一邊用陰莖大力操進巴奇的體內一邊用手掌溫柔撫慰著巴奇。

「啊、啊!」

在前後的快感夾擊下,巴奇很快就達到了高潮,仰起頭尖叫著將白濁射到了史蒂夫的手中,然後身子一軟,癱在史蒂夫身上喘著氣。

「……嗚……嗯……啊……」

吻著巴奇,順著解放的精液,史蒂夫一路往下滑,按摩著前方抽搐著的狹窄肉縫,在巴奇的默許中用手指推開了柔軟的縫隙,順利地伸進了濕搭搭的肉穴裡,並在不住顫抖的溫熱肉壁內抽送。

因為麻麻癢癢的快感而顫抖並低喘著伸吟的巴奇不只沒有反抗,濕軟的肉穴還像是歡迎史蒂夫般地蠕動著,不斷誘惑著史蒂夫。

在用手指操了巴奇前方一會後史蒂夫終於忍不住抬起了巴奇的屁股,從後穴抽出,挺腰撞開了前方溫軟的肉縫,接著猛地將巴奇往下壓。

「嗚啊!」

一口氣被撐到最滿的酸脹感受讓巴奇哭叫出聲,還好因為體內湧出的愛液並沒有撕裂傷,但還是讓巴奇全身不住痙攣。

特別是在史蒂夫一下又一下的大力抽出又狠狠插入時,來自內部因同時襲來的快感及痛楚讓巴奇再也無法控制,弓起了身體又哭又叫。

巴奇的女性器官相當淺,現在又懷孕,史蒂夫輕而易舉地就將巴奇整個通道塞得滿滿的,當史蒂夫頂上了敏感脆弱子宮口時,巴奇因難以忍受的劇痛而發出了近乎慘痛的哭叫,但當史蒂夫要停下時巴奇卻又拼命搖頭,緊緊抱住史蒂夫不讓他離開。

於是他們都陷入了失控的狀態,一個不顧對方的狀況執意地操著他,而另一個則是就算自己痛苦也不想放開這個正在傷害自己的人。

「……巴奇?」

所以當史蒂夫終於察覺到巴奇的不對勁而停下時,已經是在巴奇伴隨著下體被擠出的刺眼鮮紅,臉色慘白的昏厥了過去之時的事了。

 

 

*** *** ***

 

 

布魯斯深深覺得自己現在還沒變成浩克肯定得歸功於自己平時控制情緒的努力。

清脆的一聲啪擦聲,布魯斯看著自己手上斷裂的筆桿,以及地上被自己捏碎的殘骸,沉默了許久,微笑地看向站在巴奇病床邊因罪惡感及愧疚心疼而縮成一團的史蒂夫。

「……我想我大概說什麼都沒用了。」

說完後,布魯斯看向緊閉著雙眼的巴奇以及一旁將臉埋在手掌中的史蒂夫,深深嘆了口氣後轉身,走出門外並關上了房門。

 

 

 

 

 

TBC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