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EXTRAS (3)

前面章節:(1)(2)

盾冬桃包現代AU梗。

本話提要:有人濫用職權強搶民男(毆

___

 

 

在聽到Steve說出「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的那一瞬間,James的腦中突然閃過了好幾個畫面,所有畫面中都有一個金色的身影,最後一個畫面是在大火中崩塌的建築物,自己似乎在對著那個人吼些什麼。

然而他還來不及確認那個畫面究竟是什麼,燒灼般的刺痛立刻從他的頭裡爆發,並蔓延開來如刀刮般割著他身體的內側。

超乎想像的疼痛理應不會感受到痛覺的左手從肩膀以下,迫使James反射性地為了排除疼痛的來源而往身後的男人臉上揍去。

但是即將揍上去前James的手就無意識地放輕了力道,所以雖然他的左手是足以輕易粉碎骨頭的金屬,但揍在Steve的臉上也只是造成了紅腫,以及牙齒嗑到導致嘴角滲出的一些血。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Steve依然帶著溫柔笑意的右臉頰上被自己揍出的紅腫以及嘴角的血時,James心中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刺痛,而當困擾全身的疼痛消去後,掌心中戒指的觸感讓James不禁對Steve感到了歉意。

就算這個突兀闖入自己家中的男人一整個很莫名其妙,但再怎麼說很明顯的他是對真的自己抱持著相當程度的好意。

而且,也許他真的跟自己缺失的記憶有關這一點對James來說很重要。

James完全沒有過去的記憶。

就連在一年前被安排與自己的雙胞胎兄弟Sebastian相見都是由上司安排的。

他最初的記憶是在兩年前,刺眼的白色病房、混著血腥的藥水味、全身包裹著的繃帶、以及折磨著自己全身上下內外,難以想像的可怕疼痛。

他現在的上司Nick Fury以及現在的搭擋Natasha Romanoff是當時James除了醫療人員以外唯一見過的人,即使是現在,除了Sebastian以外James也幾乎只跟他們兩人有較為親密的互動。

他們跟James說他原本就是國家安全局的高級特工,因為在一場事關國家機密的任務中出了意外而受了重傷同時喪失記憶,基於安全(以及某些不能說出口的理由),他們決定讓James Barnes就這麼『死亡』,然後以冬日士兵的身分重生,繼續為國家服務。

剛開始James別無其他的選擇,腦袋猶如一張白紙他只能如同人形兵器般聽從Nick的指揮,當然後來日子久了,特別是在與Sebastian重逢後James漸漸地明亮起來,也開始慢慢找回自己原本的個性的同時,他開始作夢。

夢中總有一個金髮的少年,James可以感覺得出來自己很喜歡跟他在一起,但他總是看不清楚他的臉,也聽不清楚他們在交談些什麼,每次只要努力想回憶,他的頭跟左手理應失去的部分就如同被烈火燃燒般的疼痛。

就像剛才一樣。

所以,也就是說這個叫做Steve Rogers的男人應該真的跟過去的自己認識,而且似乎相當親密,還是論及終身大事的那種。

想到這裡,James內心不禁軟化了下來,帶著歉意地望著Steve,嚅嚅囁囁地動著嘴唇,「抱歉……我不是……你、你剛剛明明都閃開了……」

然而Steve毫不在意自己臉上的傷,只是微微一笑,用手背將嘴角的血抹去後握住了James的手,臉上甚至浮現出自責的表情,「沒關係,Bucky,這是我應得的……你不用在意。」

「什麼意思?」眨了眨眼,雖然很想再次喊出誰他媽是Bucky,但James忍了下來,只是疑惑地問道:「什麼叫你應得的?」

「說來話長……你跟我結婚的話,我可以在新婚之夜的床上慢慢說給你聽。」

在Steve用著老實的笑容說出了近乎調戲的話後,James原本還有些抱歉的表情瞬間凝固,嘴角抽搐了好一會才擠了一聲:「……啥?」

「他說的是真的,Bucky,」將眼神在James跟Sebastian兩張同樣意外的臉上來回,Chris笑了起來,「如果你知道在那件事之後Steve花了多久用了什麼辦法,甚至當上神盾局長只為了幫你復仇跟找你……那可是長到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復仇……?」James皺起了眉,充滿著疑惑跟好奇地望向眼前的Steve。

而Steve沒有回應,只是溫柔凝視著James,看得James臉都要紅了。

「呃……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在奇妙的沉默中,Sebastian忍不住舉起手,將食指向Chris,以及依然握著James的手不肯放的Steve,問出從剛剛就一直憋在心中的疑問「你們兩個那麼像,而且你好像對他很了解的樣子……你們也是雙胞胎?」

與Chris互相看了一眼後,Steve並沒有正面回答,只是用似笑非笑的表情打了個啞謎,「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Sebastian跟James同時愣了一下,看向彼此,再看向Steve。

「什麼意思……」

「你想知道?」Steve看向好奇心都快滿出來的Sebastian,笑得很誠懇,發言卻近乎無賴,「只要你能讓Bucky答應跟我結婚我馬上就跟你們說出真相,一五一十,毫不保留。」

「作夢!」James終於忍無可忍地大吼了一聲,用力甩開了被握到現在的手,惡狠狠地瞪著從剛才開始就不斷說著問題發言的Steve破口大罵:「媽的你真以為這種事可以當作威脅?你就算拿槍指著我的頭我也不會跟你結婚!」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可能拿槍指著你,Bucky。」

Steve真摯的話語讓James內心一動。

是啊,他們很清楚這一點。到了這個地步,不管是James還是Sebastian都已經看出了不管是Steve還是Chris都不會傷害他們,相反的Steve大概愛死了James。

而認知到這一點也讓James的態度再度軟化,做了個深呼吸後,抿住了嘴唇,凝視著Steve輕輕開口:「也許以前我們很親密,但很抱歉,我現在叫做James沒聽過Bucky也不記得你,所以我沒辦法跟你結婚。」

面對James的溫和婉拒,Steve有些傷心地垂下了眉。

看著Steve垂頭喪氣的模樣,不要說James自己感到了莫名的內疚,就連事不關己的Sebastian也不免有些同情Steve,所以他們都沒注意到一旁的Chris臉上露出的詭異微笑。

就在Sebastian開口想要說些什麼安慰Steve前,Steve慢慢抬起了頭,再度握住了James的手,臉上浮現了充滿了自信與近似霸氣的微笑,平靜地開口:「沒關係,你以後可以慢慢想起來,到時候再答應也不遲。」

James一愣,還沒反應過來,Steve接下來的驚人發言就將他的腦袋轟地一聲炸掉。

「我從Nick那裡把你要來了,從現在開始你就直屬於我,而你的第一個新任務就是跟我一起護衛Chris Evans--全天24小時。」

看著震驚得無以復加的James,Steve笑了笑,「不用擔心Sebastian,他也會跟著我們,四個人一起住在神盾局安排的獨棟平房裡。」

「……啊?」全程帳外看戲的Sebastian見火突然燒到了自己身上,不知所措滿臉錯愕地指著自己,「但我還有工作跟學業……」

「放心,你大學還可以繼續去,我會派人保護你。至於工作,我自作主張在神盾局內替你安排了,就在我的辦公室隔壁,沒有比那裡還安全的地方了。」

「可是……」

「薪水是你原來的十倍。」

「喔,好吧,那我沒意見了。」

本來還想抗議什麼,但對一個窮大學生來說目前打工時薪的十倍這個誘惑力實在太大,於是Sebastian只好閉上了嘴,轉而用有些同情的眼光看向一旁自己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雙胞胎哥哥,不知該笑著說恭喜還是該替James掬一把辛酸淚,看來自家兄弟被一個不得了的傢伙愛上了呢。

而當事人的James眼見連自己的雙胞胎兄弟都站在Steve那方,面對這個超出想像的狀況,全身僵硬、目瞪口呆地望著侃侃而談的Steve,花了好一番功夫才終於咬牙切齒地擠出一個字,「你……!」

Steve依然保持著笑容,指了指James的下半身--正確來說是他塞了一隻手機的屁股口袋,「你如果不相信,可以用你那支工作專用的手機跟Nick連絡。」

被Steve一提醒,James立刻拿起手機,快速按下了專用的通話鈕。

「Nick!」

沒想到James才剛喊出Nick的名字,什麼都還來不及問,對方就在回了:『從今天開始你就在Rogers局長那裡好好加油吧。』後,切斷了通話。

驚怒之下James全身發抖,用著一雙幾乎要殺人的目光瞪著滿臉笑容的Steve,左手用力抓著手機,直到手機啪地一聲,應聲斷裂。

唉,好可惜啊。就在Sebastian在心中為了壯烈犧牲的手機感到惋惜的同時,James終於指著Chris開口用低得幾乎像是從地獄發出的聲音對Steve發出質問。

「……把我從護衛這傢伙的任務換下來的就是你?」

Steve沒有正面回答,反而又拋出了一個謎,「你難道沒有發現你最近的目標都叫做Chris?」

「……你是說……?」

「你想知道原因嗎?Bucky。」

「就說了誰他媽是Bucky!」James氣得幾乎想要衝過去掐死這個笑容滿面的金髮男人,但當他看到Steve臉上紅腫的淤青時他雙手抽動了一下還是沒動手。

而且他知道有個方法大概比暴力更有效。

「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我他媽跟你說清楚了,我、他、媽不可能跟你結婚!」將手中的戒指扔回Steve的身上,James冷冷一笑,一個字一個字重重地宣示:「永遠不可能!!」

 

 

 

 

 

 

TBC

 

___

 

大盾表面平靜實則內心受到了999暴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