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EXTRAS (1)

盾冬桃包現代AU梗。

這是一篇由在超商打工的普通大學生包子、他身為冬日士兵的失憶雙胞胎兄弟吧唧、以畫家為表面身分的神盾局長大盾、因為長得跟大盾很像而被捲入陰謀的大明星桃總,四個人組成的冒險愛情故事(別信

___

 

 

在超商值大夜班久了,Sebastian時常會遇到一些奇人怪事。

不過像現在這樣,被一個背著盾牌的金髮大胸男抓著自己的手,用彷若隔世的表情對自己喊著他從未聽過的名字他還是頭一遭遇到。

「Bucky!我終於……終於找到你了!我就知道你還活著!」

剛才這個金髮青年從超商外經過時,Sebastian因為覺得這個人跟電影明星Chris Evans長得很像而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沒想到在兩人四目相接的瞬間,這個金髮青年就突然一臉震驚緊接著雙目圓睜,興奮又驚喜地以幾乎要撞破自動門的氣勢衝了進來,抓起了Sebastian的手,也不管現在是大半夜,激動地大聲叫喊。

「呃……先生,」Sebastian忍著想喊出誰他媽是Bucky的衝動,努力維持親和力十足的笑容,對著眼前這個緊抓著自己手不放(這且力氣還大得驚人,幾乎要把他的手掌捏碎了)的金髮青年解釋:「我叫作Sebastian Stan,不是什麼Bucky,你肯定是認錯人了。」

聽到Sebastian那麼說,金髮青年愣了一下,仔細地盯著Sebastian的臉很久才放開了他被捏得紅腫的雙手,一臉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我想我的確是認錯人了……你跟我失蹤的親友長得太像了。」

「沒關係。」Sebastian將雙手放到背後揮了揮被捏得很疼的手,對金髮青年笑道:「希望你能早點找到你失蹤的友人。」

「謝謝你,Sebastian……Stan對吧,謝謝你,等我找到了Bucky,我一定會來拜訪你。」金髮青年微微一笑,說出有些奇怪的話後,轉過身將手放到耳邊,一邊往前走一邊不知道小聲說了些什麼。

這世界上什麼人都有呢,在心中想著,Sebastian目送著金髮青年離去的背影,揉了揉自己又紅又疼的手掌。

在結束了大夜班的工作後,在清晨的陽光下,Sebastian哼著歌帶著從超商帶回的過期便當及一些飲料食物,準備回家在睡前填飽肚子。

回到了三條街外的七樓公寓,走上三樓的自家門口,Sebastian一打開家門,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棕髮青年就甩動著及肩的長髮回頭警戒地看了他一眼,在確定是Sebastian後才鬆懈下來,舉起閃著銀光的金屬左手,懶洋洋地開口:「回來啦。」

「咦,James你任務結束了?」對著與自己幾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問,Sebastian將手中的袋子放到了茶几上,「我以為你晚上才會回來。」

「上頭臨時把我換下來了,」James聳了聳肩,抬起上身往前傾,打開了袋子一邊掃視裡頭的物品一邊說道:「是說我這次的目標總是讓我覺得好像在哪看過。」

「搞不好是你失憶前見過的人?」Sebastian在James身旁坐了下來,從袋子裡拿出瓶裝蘋果汁跟火雞肉三明治。

而James則是拿了柳橙汁跟燻牛肉潛艇堡,然後歪著頭哼哼嗯嗯地念了老半天。

Sebastian早就習慣了自己失去過去記憶的雙胞胎兄弟這樣的舉動,所以他只是扭開瓶蓋仰頭喝了一口蘋果汁。

James Barnes跟Sebastian Stan是一對雙胞胎,但由於出生時父母就離異,所以他們姓不同,而且一直到一年前帶走Sebastian的父親過世後才輾轉透過James的現任上司的牽線而再會。

兩人的母親早在James十歲時就過世了,由於兩人的母親沒有留下遺書,當初離開的時候又完全斷了一切連絡,也沒有別的親戚所以James就被送去了孤兒院,並在那居住了七年。

而這些都是孤兒院上留的資料,James自己並沒有記憶,而在離開孤兒院後的經歷出現了一大段空白,James對Sebastian說,他的第一個記憶是在病床上,失去了左手,而現在所擁有的記憶都是由一個戴著眼罩的黑人跟紅髮的女性告訴他的。

現在的James跟Sebastian住在一起,並替神祕的組織工作,具體是做什麼Sebastian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大概是類似保鑣之類的工作。

嗯了很久,James皺起眉像是忍著頭痛地用手指揉著眉間,「……但是他一點也不像認識我的樣子。」

「他的名字呢?不會覺得耳熟?」

James攤開雙手,整個人往後重重靠到了沙發椅背上,嘆了一口氣。

「那傢伙叫Chris啊,你知道我光是叫做Chris的護衛目標就接過十個以上了嗎?要是每收集五個Chris可以換一個徽章,我大概可以換一箱。」仰頭望著天花板,James板起手指一一數著,「上上次那個叫做Chris Hemsworth、上次叫作Chris Pratt,這次這個叫Chris Evans,我都要懷疑Nick是不是故意的。」

聽到James說出口的名字,Sebastian嘴裡的蘋果汁差點噴出來,咳了幾聲後連忙急問:「Chris Evans?那個電影明星?」

「我不知道你說得是誰,不過他的確是個電影明星。」

Sebastian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興奮表情,雙眼發光地對James說道:「哇喔!那難怪你會覺得看過他,我們前幾天一起看的那個電影,超能力四人組的霹靂火就是他主演的。」

「啊,你說那個會發火會飛的輕浮男人?」

「就是他。」Sebastian點了點頭,想到似地補充了一句:「不過輕浮只是演技,他本人是很陽光的大男孩。」

「原來如此。」

疑惑終於解除的James,並沒有吐槽Sebastian怎麼知道Chris本人是什麼性格,只是在臉上浮現出輕鬆的笑容,正準備大口咬下三明治時,他們家的門鈴突然響起。

兩人互望了一眼,James將三明治丟到茶几上,迅速從沙發墊下抽出手槍,做出了警戒的動作。

「沒事,也許只是掛號信,我去看看。」

Sebastian安撫了James後,站起身往門口走去,而James則是將槍藏在身後也跟著Sebastian往門口走去。

一打開門,看見佇立在門口的金髮青年,Sebastian就是一愣,緊接著感到一股惡寒從腳底竄上了頭頂。

「嗨,Sebastian你好,打擾了,請問Bucky在嗎?」

這個臉上掛著人畜無害笑容的金髮男性,正是前不久才在超商將自己誤認為什麼Bucky的男人,沒想到他居然會出現在自己家門口,八成是跟蹤。

為了隨時能關上門而抓緊了門把,Sebastian緊張地瞪著金髮青年,壓低了嗓音,「……這裡沒有叫做Bucky的人。」

「啊,是了,我很抱歉,我忘了我應該用Bucky的全名來稱呼他,」金髮青年毫不動搖,維持著禮貌性的笑容,「請問James Barnes在嗎?」

一聽到對方喊出了自家兄弟的名字,Sebastian立刻關上門,然而對方的動作比Sebastian還要迅速,在關上門的瞬間就伸手抵住了門板。因為反作用力,Sebastian往後被震退了幾步,撞到了James身上。

一手將Sebastian護到身後,James舉起了手中的槍瞄準了金髮青年,低聲威嚇:「……馬上離開,不然我就開槍。」

「果然是你,好久不見了Bucky……還是James?或者應該叫你……」金髮青年笑著那麼說的同時,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了James,抓住了他的手腕將他的手中的槍奪了下來,然後在兩人驚愕的眼神中,低頭吻了James的唇,並笑著在他嘴邊低語:「冬兵?」

完全超出意料的展開讓James全身僵硬地睜大了雙眼看著金髮青年,而Sebastian直到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才發現金髮青年身後原來還有另一人。

當他看清楚那個人是誰時簡直目瞪口呆--一臉抱歉笑容的Chris Evans手上拿著左輪手槍,槍口雖然並沒有對著Sebastian但也足以把他嚇壞了。

兩個同樣臉孔的人驚愕地望著另外兩個同樣臉孔的人,而金髮青年依然握著James的手,臉上浮現出溫和的微笑。

「放心,不論發生什麼事我絕對不會傷害你,還有你的兄弟,可以讓我們進去坐坐嗎?」

 

 

 

 

 

TBC

 

___

 

 

隊長雖然有點黑黑病病,不過他跟克里斯都不是壞人也不是反派,所以請放心(咦
也不會有強制(應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