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S][evanstan]「只要你要」

《因為你而留下的細小傷痕》的桃視點。

某人一直在心裡狂想某人好可愛怎麼那麼可愛我的天使(並沒有)卻都沒說出口只是拼命做(毆爛)

跟上篇一樣,一開始就在做(毆爛)還請慎入XD

 

___

 

 

 

Chris打從心底覺得自己的男朋友Sebastian非常可愛。

雖然Sebastian是個並不比他瘦弱矮小的健壯男性,但組成他這個人所有的一切,從髮稍一直到腳指,甚至從肌膚一直到內側器官,每一處都讓Chris迷戀不已。

抓著Sebastian結實勻稱的小腿肚,Chris快速挺動著下身,一邊狂野的在Sebastian那宛如天堂般緊緊包裹著他的溫熱肉壁內抽插進出,一邊柔情的吻著Sebastian被抬高到自己肩膀處的腳踝,以及不久前跌傷而包紮起來的小拇指。

那處原本被Chris包紮好的傷處,不知是否因為兩人激烈的性行為,有血從中滲出,染紅了米白色的紗布。血的氣味刺激著Chris的鼻腔,讓他在心疼之餘也不由得興奮了起來,忍不住激動得用牙齒咬開紗布,伸出舌頭舔著那處滲血的傷口。

「啊!……嗚……啊……別……嗚嗯……」

因疼痛以及快感而不斷扭動著腰的Sebastian所低吟出的喘息與啜泣成了催化劑,引導出Chris內心肆虐的一面,但他依然記得不要去傷到Sebastian,而不至於用尖利的犬齒咬上那處裂開滲血的傷口。

只是這個星球上最甜蜜的孩子,就連體液都彷彿蜜糖般的甜美,讓Chris近乎忘情的舔拭著,就要喪失理智。

早在Chris因為拍戲而初遇Sebastian並與他相處沒多久,他就覺得Sebastian很可愛。雖然現在已經好很多了,但當時剛拍第一部時,Sebastian還不太會主動與他人交流,特別是跟Chris。

他們兩人在電影中分別扮演的是彼此最要好的摯友,所以鏡頭前,Sebastian以Bucky的身分在面對身為Steve的Chris時,臉上展露著的都最甜美的笑容。然而鏡頭以外的Sebastian卻總是帶著緊張跟近似羞怯的表情。

每當看著在鏡頭前對自己展現出屬於『Bucky』笑容的Sebastian時,Chris總會有些好奇的想,如果這個笑容不是演技,而是發自真心的對自己笑的話,會是什麼樣?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與Sebastian建立友情,畢竟他們在電影裡是一對親友。所以Chris總是主動對Sebastian釋出善意,微笑著打招呼。

剛開始時Sebastian總會露出像是有些驚訝的表情,回應的笑容也都有些生澀。但沒多久,他們見面的次數多了,一起拍的鏡頭及相處的時間也增多了之後,Sebastian對Chris所回應的笑容越來越接近『Bucky』。那麼的甜、那麼的可愛。

Chris不禁有些得意,甚而產生了Sebastian的笑容是他努力得來的莫名的成就感。然而不久後他開始發現,Sebastian對自己所投射的感情隨著笑容越甜美,越不再單純。而隨著那份曖昧感情加深,Sebastian又回到了之前剛開始拍戲時,甚至更明顯的迴避自己的眼神。

或許Sebastian自己或許以為他隱藏的很好,然而事實上是Chris幾乎是很快就察覺到。不過由於第一部時『Bucky』的戲份不多,而且很快就拍完,所以他跟Sebastian就那麼分開,沒有再私下聯絡,所以對於Sebastian的態度變化Chris並沒有想得太深入。

讓Chris真正確信Sebastian對自己懷著愛情的關鍵,是在第二部開拍的時候。幾乎是在與Sebastian再會,眼神交錯的一瞬間,Chris看見了Sebastian眼中對自己的戀愛感情如同花蕾般綻放開來。

察覺到Sebastian注視著自己的眼神中所含有的特別感情後,Chris不只沒有因為被同性愛慕而感到噁心,反而覺得很開心,甚至也產生了悸動。

那雙灰藍中閃動的光彩是如此的美麗,彷彿被那其中所散發出的稚嫩卻深切的情愫所感染,Chris的心無法不被那份感情牽引了過去。即使每一次對方都會刻意避開,但那種微妙的心動,隨著每一次與Sebastian的充滿著愛情的羞怯眼神交會而過時,都像是拉著Chris,讓他不知不覺間也陷入了愛情中。

Chris很快就察覺到自己內心對Sebastian所抱持著的愛情,因為同是男性而不得不持有的猶豫及煩惱在那雙不時投射過來卻又老是逃開的依戀眼神中,被Chris拋諸腦後。

同性又怎麼樣?他就是想要擁抱Sebastian,想要看著他那張甜美的笑容,想要……想要親吻他,甚而更進一步。所以他還趁著閒暇的時候用手機上網搜查了一下男人與男人之間怎麼做愛。

然而由於Sebastian總是故意避開與他獨處的機會,而『冬兵』這個角色不論戲裡還是戲外都時常有其他人陪在旁邊,Chris自己又是主角,所以Chris一直找不到機會與Sebastian獨處,對他說,我知道你愛我,我也愛你,所以我們交往吧。

還好,機會不久就來臨了。而且還一口氣突飛猛進,讓Chris佔有了Sebastian。

雖然一開始,Chris只是真誠的為了擔心在拍攝逃亡的美國隊長與冬兵在大橋上對上的劇情時,踩上車頂後不小心摔落地面的Sebastian而在下戲後一個人跑去Sebastian為在卡車內的休息室中想要關心他。

當時車內並沒有其他人,Chris走進去時,Sebastian正脫到只剩一件貼身長褲,仰頭大口喝著水。

乍見自己喜歡的對象赤裸著上身,汗水從那光滑的肌膚上滑落的畫面,身為一個健全男子的Chris愣了一下,心臟漏跳了一拍後隨即全力鼓動著,將全身的熱血都擊中至臉上與下身。

但他是個專業的演員,做了幾個深呼吸後立刻將狂暴的慾望壓抑下來,像個紳士般舉起拳頭用手背輕輕敲了敲門。

Sebastian看向自己後那種驚訝中難掩喜悅跟緊張的動搖,使得Chris忍不住覺得很可愛而笑了出來,走向明明散發著光彩卻強自壓抑下來的Sebastian面前,心疼的抓起了他的腳踝。

然後……他發誓,他當初真的沒想過要那麼衝動的吻上Sebastian。但是Sebastian紅著臉,低下頭,伸出紅艷的舌尖舔過他那紅潤的唇瓣時,Chris只覺得腦子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斷裂開,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抓著Sebastian的肩膀,放肆的蹂躪著那溫熱柔軟的濕潤口腔。

雖然回過了神,但由於Sebastian並沒有抵抗,只是用著顫抖的手抓著他胸前的衣服,隨著他在他嘴裡的侵略而抽搐著身體,吐露著濕熱的喘息。所以Chris也沒有停下,反而順著本能將手伸到了Sebastian光裸的胸前,玩弄著他的乳頭。

而這次Sebastian終於還是開口拒絕,但是理由卻是很可愛的「這裡隨時會有人……」非常明顯的表達了只要不是這裡Sebastian就願意與自己上床的意願。

Sebastian伴隨著甜膩的軟綿嗓音的反應使得Chris驚喜之餘,就此認定了他們在那個吻的瞬間,便是一對兩情相悅的情侶。

於是Chris立刻跟Sebastian交換了手機號碼,然後在當天晚上,他就急不可待的對Sebastian發出邀約,然後對前來赴約的Sebastian出手,有些粗暴的佔有了他。

Chris並不曉得當時自己衝動輕率的舉動,居然讓Sebastian產生了誤會,並深深傷了他的心。遲鈍的Chris只是沉浸在與心愛之人結合的喜悅中,並順著本能激烈的操著Sebastian。

不知是否因為對象是Sebastian,他可愛甜蜜的寶貝,第一次與同性的性行為,超乎他所有預想的都還要來得美妙,Chris就像是初次嚐到性的樂趣的青少年般,忘形的擺動著腰,不斷將自身的慾望撞入那濕熱柔軟卻又緊緊包裹著自己的小小肉洞內。

那一晚,當Chris抱著已經被他操得軟綿綿的Sebastian以正面座位體位插入的時候,近在眼前那張濕得一蹋糊塗,泛著紅潮,因快感而恍惚的臉,讓Chris興奮得失控,像是野獸般抓著Sebastian那被撞得發紅的臀部,用力將他拉下又猛力往上頂,操得Sebastian從嗚咽到哭喊再到啜泣,最後近乎失神。

當Chris不知第幾次將精液射在Sebastian的身體裡,並終於從已陷入半昏迷的茫然狀態的Sebastian中抽身時,混著血絲的白濁從那處前不久還被撐得很開的小穴中緩緩流出的景象,讓Chris既心疼又深深感到他得到了Sebastian的滿足感。在幫Sebastian清理身體時,Chris不斷在他的耳邊柔聲訴說著,我愛你、我愛你。

但是那些愛的告白,完全沒傳達到早已累壞了而沉沉睡去的Sebastian心裡。

第二天他們醒來後Sebastian的態度並沒有太大變化,在Chris從身後抱著他吻上了他的耳朵並低聲問著「身體還好嗎?」時,Sebastian只是紅著臉輕輕點了點頭。所以Chris完全沒想到Sebastian其實誤會了。誤會他只是把他當作發洩性慾的對象。

不只沒發覺,Chris還時常找Sebastian上床,或是逮著Sebastian一個人的機會,對他上下其手。他當時完全沒去仔細思考,為什麼Sebastian從來不曾主動表達想與Chris做愛的意願。為什麼有時候,跪在自己面前用那張紅嫩的嘴艱辛地吞吐著陰莖時的Sebastian總是會不經意浮現出憂傷的笑容。

如果他知道Sebastian心中的糾結,Chris一定會抱住他、吻著他、安撫他,對他訴說內心的愛戀。然而當時的他完全沒有發現Sebastian內心的酸楚。

後來誤會解開之後,Chris曾經不解又心疼的問過Sebastian,為什麼不珍惜自己的身體,明明以為自己只是想要個性對象,卻依然毫不抵抗的敞開自己的肉體,放任Chris侵犯?

而Sebastian的回答,像是一把箭,直直射入了Chris的心臟內。

「因為那時候……我……只想著……只要你要……」Sebastian幾乎整個人都發燙般的泛著美麗的紅潮,輕聲細語卻又毫不遲疑的開口:「想對我作什麼我都可以……」

瞬間,Chris只感到一陣顫慄順著脊椎爬上頭頂,並竄至四肢,驅使著他將Sebastian用力擁入自己懷中。

「你這笨蛋……」

因激動而顫抖著聲線,Chris用手覆在Sebastian的後腦上,溫柔的撫摸,力道恰到好處的讓Sebastian不會難受卻抬不起頭。他絕不能讓Sebastian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雖然Chris自己看不到,但他可以從自己臉上的肌肉線條感覺得出來他現在臉上因至高的愉悅而扭曲的笑容。

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會嚇到Sebastian,雖然他有自信Sebastian不會因此離開他,但他依然不想看到Sebastian因自己而感到恐懼。

但他無法抑止自己臉上的笑容。

他懷中這個男人,只因為自己的一句話,就心甘情願的將身體獻給同樣身為男人的自己,而且從來不會抱怨。即使Chris也很清楚自己在床上雖然盡可能努力,卻依然不是一個那麼體貼的情人,常常會欺負Sebastian,把他操得死去活來。但Sebastian從不曾真正的做出反抗。

Chris感動的明白,那全都是因為Sebastian深深愛著自己。

而因為全心全意的愛著自己的Sebastian是如此的可愛,Chris無法抑止自己既想好好地愛著Sebastian,卻又無法不去狠狠地貫穿他,舔拭著他的傷口,在快感的同時帶給他相當程度的疼痛及彷彿流不完的眼淚。

Sebastian的灰藍眼眸很不可思議,總是濕潤得泛著水光,更不用說在興奮激動的時候,即使尚未插入,僅僅只是親吻,都能夠醞釀滿滿的淚水,然後再因Chris的律動,劇烈搖晃著他的身體而落下。

就像現在自己正在做的那樣。

舔吻著Sebastian流血的小拇指,Chris抱著Sebastian顫抖的大腿,猛力的撞入他那又濕又熱的腸道內,著迷似的眺望著從緊閉的睫毛中不停滾落滾燙的紅頰的淚水,在進出的間隙,讚嘆般的低語。

「……Seb……Sebastian……你為什麼那麼可愛……我的Sebastian……我可愛的寶貝……」

Chris每說一句,Sebastian的肉壁就不由自主的收縮著絞住Chris,太過的羞恥跟興奮以及脆弱的柔軟內部不斷被火熱堅硬的肉棒頂入、摩擦、撞開來的酸疼酥麻讓Sebastian哭得全身都在顫抖,像是被雨淋濕的小貓,只能拼命搖著頭,哽咽著發出低低的哀求。

「嗚……嗚啊……我……Chris……輕一點……太……啊、啊……」

「別哭……Seb……寶貝……別哭……」

嘴上吐露著溫柔的安慰話語,Chris所做的行為卻只是一直在弄哭Sebastian。在終於將嘴離開依然滲著血的小拇指後,Chris更加專心的賣力操著Sebastian,將手滑到了膝蓋窩,快速的挺動著腰,一下又一下的將陰莖深深捅入Sebastian那早已被操得紅腫發燙的小穴內。

不久後,Chris原本又深又重的進出轉為小幅度但高頻率的抽插,抵著Sebastian的性感帶抽送著。

癱軟在床上的Sebastian已經連哭都哭不出來,只是無力的張著嘴,身體不時因從內部湧上並擴散至全身的顫慄感而抽搐著,隨著Chris的火熱在自己內部不斷劇烈摩擦所帶來越發強烈的律動及洶湧的快感而喘息呻吟。

在一陣快得不可思議的抽插之後,Chris壓住Sebastian的膝蓋窩,幾乎將他折成了兩半般的重重的頂入了Sebastian最深處,將滾燙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Sebastian痙攣的火熱腸道內。

「啊……啊……」

敏感的肉壁被大量的濕熱黏稠液體沖刷而過的刺激讓Sebastian也跟著攀上了巔峰,繃緊了全身的肌肉,仰起頭顫抖著發出斷斷續續的嗚咽,陰莖抖動著噴濺出白濁,沾染了兩人本就濕得一蹋糊塗的下體。

胸口劇烈上下起伏,兩人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大口喘息著。

首先緩過氣的Chris將Sebastian依然抽搐著的雙腿輕輕放下,慢慢將疲軟的陰莖從那處溫柔的包覆著他的濕熱肉穴中抽出,痙攣的肉壁像是不願他離去似的蠕動著,整根抽出後,伴隨著淫穢的水聲,從一張一合的紅腫穴口中吐出了大量白濁的畫面是那麼的色情,再加上耳邊Sebastian低促的喘息,Chris的陰莖幾乎又要再度硬起來。

但他馬上別開眼神壓制住內心的慾望,因為依然氣息紊亂的Sebastian無力攤在床單上的左腳小拇指依然還在滲血,並滑落床單,在米白的床單上點綴出怵目驚心的紅。

所以現在Chris最應該做的事,是趕緊帶著Sebastian到浴室裡去,幫Sebastian處理自己留在他體內的東西,並幫他好好洗個澡清理乾淨,然後再次將小拇指的傷口止血上藥,重新包紮好,就可以抱著他好好的睡覺了。

「Seb,你累了吧?放心休息,剩下的就交給我。」

說著,Chris從床頭抽了幾張衛生紙,大致擦去了自己跟Sebastian身上的體液後,抱起了Sebastian的上身,正在他將手伸入Sebastian的雙膝下,準備使力將他打橫抱起時,Sebastian突然伸出了手,抓住Chris抱著自己的手,輕輕搖頭,用著因哭喊過度而有些沙啞的嗓音,輕聲細語的說道:「我……我可以自己走……」

「不行,」Chris嘆了一口氣,並不理會Sebastian軟綿無力的主張,只是抱起了他,大步往浴室走去,「你的小拇指還在流血,更不用說腳還在打顫。」

「可是……」Sebastian蠕動著嘴唇,垂著眼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但Chris已經走進了浴室內,將Sebastian輕輕放進了浴缸內。

「乖。讓我好好幫你洗乾淨,再把你腳上的傷包好,我們就來睡覺,好嗎?」

在露出了有些不滿的表情的Sebastian那張噘起的可愛嘴唇上親了一口,Chris像是在哄著不聽話的孩子般柔聲說著,然後抓起了蓮蓬頭,轉開熱水,用自己的手測試水溫,然後將溫熱的水淋在Sebastian身上。

「嗯……」

大概是溫度適中的熱水讓Sebastian覺得很舒服,他臉上不滿的表情很快就化成舒適的安穩,閉上了眼睛,聽話而順從的斜靠在浴缸裡,除了手指插入了後穴內搔刮出內射的精液所造成的刺激讓Sebastian忍不住睜開雙眼發出一小聲驚呼,以及小拇指的傷口被水沖刷時身軀不由自主的一震以外,Sebastian都一直閉著眼睛,享受著Chris的服務。

在細心的將Sebastian從裡到外都清洗得乾乾淨淨之後,Chris將浴缸放滿熱水,讓Sebastian能夠舒服安穩的泡在裡面,並不忘抬起他受傷的那隻腳,以免接觸到熱水會疼,然後才開始給自己洗澡。

當Chris洗完自己時,因為方才激烈的做愛跟舒服的熱水澡,Sebastian已經歪著頭,閉著雙眼,一腳踏入了夢鄉。

望著那張微微張著嘴,非常安心的將自己的一切都交付給Chris的睡臉,Chris無法控制自己臉上的表情肌鬆弛開來,笑得像是個幸福的傻瓜。

「……你真是……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那麼可愛的男人?」

小聲的發出與其說是疑問,不如說是感嘆的嘆息,Chris俯身吻上Sebastian因浴室的霧氣及高溫而泛紅的臉頰,走出浴室快速擦乾自己的身體,吹乾頭髮,套上睡衣後,將因各種體液跟激烈的行為而潮濕發皺的床單換下,還有濕搭搭的枕頭也換成新的,並重新鋪好新的床單後,走回浴室。

然後Chris從已變溫的水中撈起了Sebastian,一邊扶著半夢半醒的Sebastian用浴巾仔細的擦乾他的身體後,再用吹風機吹乾他的頭髮,然後將乾爽熱呼的Sebastian抱回床上,替他蓋好被單後,拿出醫藥箱,坐在床邊替睡著的Sebastian的小拇指上藥,並仔細的包好繃帶,收起醫藥箱後,才跟著爬上柔軟舒適的床,抱著心愛的Sebastian,小聲跟他道晚安後,閉上了雙眼。

在Chris的夢中,與他牽手眺望著滿天星空的Sebastian就像現實中一樣,笑得那麼甜那麼可愛。

 

 

*** *** ***

 

 

隔天清晨,當Sebastian醒來時,Chris已經張著一雙帶笑的藍眼,笑咪咪的望著他。

「早,寶貝。」

「早安……Chris……」

吻了吻Sebastian依然有些惺忪的睡臉,Chris柔聲問道:「身體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小拇指還會痛嗎?」

Sebastian搖了搖頭,稍微動了一下腳,雖然有一些抽痛,但只要不去特別意識到就沒有問題,所以他對著Chris微微一笑,「謝謝你,不痛了。」

「嗯,不痛就好……」在Sebastian的鼻尖上吻了一下,Chris將手覆在Sebastian的肚子上,輕柔按壓著,「肚子會餓嗎?早餐想吃什麼?」

肚子上不輕不重的壓力讓Sebastian身體微微一顫,輕聲嘆息,「……嗯,你做什麼我就吃什麼……」

「好……」像是早就知道Sebastian會說出這種答案,Chris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一下,在他慾望淡薄的男朋友臉上撫摸而過,抬起上身,爬下了床,「你如果累就再睡一下,等做好我再叫你起床。」

望著在自己輕輕點了點頭後轉身離去的Chris的背影,Sebastian不知道該怎麼說出自己現在心中幾乎要滿溢而出的讓他想哭的幸福感。

Chris是那麼好的情人,Sebastian至今仍不敢相信他跟Chris居然是兩情相悅,而且還被如此溫柔的對待。有時他會害怕這只是一場太過美好的夢,但是現在每當Sebastian感到不安時Chris總是會抱著他,對他訴說著柔情告白,讓Sebastian知道Chris是真的愛著他。

所以,Sebastian會放心的信任依賴著Chris賦予他的一切,包括在溫暖被窩裡賴床等待男朋友親手所做的早餐的幸福體驗。

微笑著品嚐著內心滿滿的幸福感,Sebastian一邊嗅聞著從廚房逐漸傳來的奶油煎培根的香味,一邊在腦海中想像著Chris回到他身邊,輕輕呼喚著他的溫柔嗓音,緩緩閉上了眼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