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ightness and Darkness (5)

MFF世界觀,正常盾冬 V.S 黑化盾冬的腦洞妄想

(1)(2)(3)(4)

有些姑娘問所以說一下,這篇沒那麼快完結,離預想的結局至少還要再三四話(大盾都還沒告白被拒呢(咦我好像劇透了

不過這一話沒什麼劇情只是黑盾冬回去之後的有點病的肉(

三觀不太正,還請避雷

___

 

 

在室內蒼白的燈光照明下,全身赤裸的冬兵盡管身軀微微顫抖著,依然忠實遵從著他的隊長所下的命令,溫順地低垂著四肢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任由趴在自己身上的金髮男人用那雙蔚藍色的瞳孔緩慢而仔細地掃視著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吋肌膚。

那雙眼是如此地專注熱烈,冬兵幾乎可以感受到羅傑斯的視線熨燙在自己肌膚上的炙熱,燙得他心跳加速,一股熱流從生疼的小腹內升起,並慢慢蔓延至四肢、甚至連指尖都因高溫而發紅。

在布魯斯的幫助下,羅傑斯抱著依然有些虛弱的冬兵穿越了時空夾縫回到了他們的基地後,順口對威爾遜交代了幾句,就抱著冬兵回到了他們共同的房裡。

即使血清生效,然而依然擔心的羅傑斯為了檢查冬兵的身體,將冬兵身上的制服都脫去後,讓他躺到了床上。

不用仔細看,事實上在幫冬兵脫去衣物時羅傑斯就心疼地發現,他身上的剛癒合的傷疤依然清晰可見。

雖然有緊急輸入過巴奇他們慷慨提供的熱血,但由於之前失血過多,再加上室內的慘白燈光,冬兵本就因甚少沐浴在日光下而膚色偏白的肌膚更是異常白皙,使得在他身體四肢及脖子等關節處浮現出的暗紅細線顯得更加觸目驚心。

「……痛嗎?巴奇……」眼中蘊滿憐惜的色彩,羅傑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覆上了冬兵赤裸的肌膚,順著腳踝、膝蓋、股關節、手腕等各處紅線上撫過,最後停留在脖子上,溫柔地循著那一圈位於鎖骨上方的紅線來回輕撫著。

冬兵輕輕搖了搖頭,羅傑斯在自己咽喉處輕柔撫摸的感觸讓他感到身體更熱了,不自覺地伸出紅潤的舌尖在自己燥熱的唇上舔過,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

他本來就不在意自己身上的痛苦,即使是全身宛如被撕扯開來的痛他也不在乎。對現在的冬兵來說,羅傑斯覆在自己身上的掌心所帶來的熾熱才是唯一能讓他錯覺猶如被火燒般疼的真實感受,讓他能夠確認自己的存在。

「放心……我會再給你更多的體液,等你完全恢復之後這些都會消失了。」

羅傑斯低沉溫柔的嗓音在冬兵耳邊響著的同時,那雙厚實的手掌也在冬兵身上遊走,分別從內外帶出了冬兵身體內側的火焰,讓他無法抑止地發自內心想要被羅傑斯擁抱、親吻、進入。

然而他們之間的性事一直都是由羅傑斯主導,即使下身的性器已不受控制的勃起,但一向習慣於被動服從的冬兵並不曉得該怎麼開口向羅傑斯說出內心的渴望,只能睜著因情慾而濕潤的灰藍,與羅傑斯那雙暗色的藍相望。

很快就發現了冬兵生理上的變化的羅傑斯低垂著雙眼看著冬兵勃起的陰莖,低聲問道:「……你想要什麼?」

手掌在冬兵的大腿內側撫摸,有意無意地往敏感的股間晃過,卻又不深入,只是輕掠而過,撩得冬兵難耐地扭動,而他這樣的舉動讓羅傑斯瞇起了雙眼,用手輕觸著勃起的頂端並輕輕地來回摩擦

在羅傑斯壞心的挑弄下,猶如隔靴搔癢般求而不得的快感終於讓冬兵情不自禁地開口哀求:「求你……用力摸我……這裡……」

看著冬兵張開了顫抖的唇瓣,欲言又止的模樣,羅傑斯稍微起身從床邊抽屜內取出潤滑劑後,回到了冬兵身上,將大量的潤滑劑淋到了冬兵的下身,眨眼間冬兵的腰腹及大腿間滿滿都是透明的濕滑液體。

「啊!」下身冰涼的濕滑觸感讓冬兵身體一顫,發出了一小聲急促的驚呼,蒼白的臉上升起了紅暈,望著羅傑斯分開了自己的雙腿。

「只是摸而已嗎?」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制服,將同樣赤裸的自身卡入冬兵的雙腿間後,羅傑斯俯身捧起了他緋紅的臉,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又吻了一下,低笑著問:「你說,你想要什麼?只要你說出口……我什麼都給你。」

望向羅傑斯那雙暗自燃燒著慾火的藍眸,冬兵垂下顫動的濕潤睫毛,咬了咬下唇後,輕聲開口:「……史蒂夫……我想要你……史蒂夫……你對我做的任何事……我都想要……啊!」

冬兵難耐的哽咽在羅傑斯握住了他的陰莖後,成了一聲高亢的呻吟。

「想要我這樣摸你……?」在潤滑劑的濕潤下羅傑斯用掌心滑順地摩擦著柱身,輕聲問著。

「嗯嗯……啊……」

羅傑斯上下輕柔地套弄所帶來的快感讓冬兵舒服得只能胡亂地點著頭,腰部不自覺地浮起、扭動,原本平擺在床上的十指不由自主地立起,弄皺了床單。

「還是……想要……」低聲說著,羅傑斯將手搔刮了大量的潤滑劑後順著冬兵抽搐著的柱身、囊袋、會陰滑入了冬兵的臀縫內,在緊閉著的皺褶處輕輕按壓,並將指節推入、轉動,享受被入口處抽搐著的緊實肌肉包裹的感受,「讓我進來這裡面?」

平常冬兵的肉體早已習慣直接被操幹,即使沒有潤滑擴張,也不需前方的撫慰就能被操到高潮,然而今天的羅傑斯很溫柔,使得冬兵忍不住舔了舔濕紅的唇瓣,大膽提出了貪心的要求,「……都……都要……史蒂夫……」

聽到冬兵的顫聲要求,羅傑斯臉上的笑意更濃,將冬兵在床單上胡亂抽動的右手撈起,放到他自己的勃起上,柔聲命令:「後面我會給你……前面你自己來。」

「……嗯……」冬兵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紅著臉點了點頭用軟軟的鼻音回應後,照著羅傑斯所說的,笨拙地套弄著自己的陰莖。

看著冬兵開始了自慰般的行為,史蒂夫也將自己的手指往內推入更深,在冬兵內部柔軟下來後很快加入了第二根開拓著濕熱的肉壁。

感受著羅傑斯的手指在自己體內擺動、旋轉,冬兵大腿的肌肉不住痙攣,再也忍不住翻騰的欲望,張開了顫抖的嘴唇,斷斷續續地低訴:「史……史蒂夫……求你……我不要手指……我想要你……」

冬兵顫聲的哀求讓羅傑斯突然停下了動作,手指停留在冬兵不住收縮的小穴內,盯著他濕紅的眼睛,好一會才低啞著嗓音命令。

「你把自己弄到高潮我就給你你最想要的……我會進入你……佔有你……」說著,羅傑斯將埋在冬兵體內的手指勾起,在敏感的肉壁上搔刮,低笑著感受著冬兵身體的顫慄,「用我的肉棒撞你的這裡,讓你很舒服……只要你幫你自己射出來。」

驚慌地睜大了雙眼,讓冬兵忘記了肉體的刺激不知所措地望著羅傑斯。

他記憶中他們之間所有的性交都是由羅傑斯來主導,羅傑斯教過冬兵怎麼用嘴用手服務他,或是為了能讓羅傑斯順利進入而粗魯地擴張自己。

然而冬兵並沒試過自己讓自己高潮,羅傑斯突如其來的命令讓他心中湧上了迷惘與恐慌。他很想完美達成羅傑斯的任何命令,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於是他只好向眼前這個命令自己的男人求助。

「我……我不知道……」透明的液體從冬兵圓睜的藍眼中墜落,滑過顫抖的嘴角,「史蒂夫……幫我……」

「沒事……別哭……巴奇……順著你自己的感覺就好,怎麼樣會讓你舒服……?」

一手依然停留在冬兵緊緻的內部,羅傑斯將另一隻手覆上了握著自己陰莖的冬兵的手背,手口並用地柔聲指導著在自己身下哽咽著的棕髮男人。

聽從著羅傑斯溫柔的教導,冬兵點著頭,在羅傑斯的幫助下撫弄著自己的陰莖,一心追逐著快感,想要盡快解放,以便能讓羅傑斯早點進入自己。

望著冬兵乖乖地照著自己所說的在自己面前自慰的模樣,羅傑斯內心湧上了興奮又心疼的愛憐與罪惡感--冬兵明明才傷重方癒,自己不只沒讓他好好休息,還壞心地欺負他害他哭了出來。

然而他沒辦法抑止自己深沉醜惡的自私欲望,他剛才幾乎再一次失去了他,那份恐懼迫使羅傑斯必須用肉體上的接觸與結合才能確認冬兵是安全的活在自己身邊,而冬兵的眼淚則是他依然是人類不是兵器的證明。

冬兵的自我意識太薄弱了,只要羅傑斯說什麼,即使是要他自殺,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做,這點從過去巴恩斯的時候就有一點徵兆,而在經歷了冬兵的洗腦以及悲慘的死亡後,冬兵基本上已經沒有自己的主張。

所以羅傑斯會想辦法激發出冬兵本身的渴望、需求或是反抗,而這點在性事上相對容易多。不管他們做了多少次,玩了些什麼,習慣處於被動的冬兵還是保持著羞恥心以及如同處子般的純真。

而且效果還超出了羅傑斯的預期,僅僅只是命他自慰,冬兵就驚慌地哭紅了眼睛,除了做愛做太劇烈而逼出的生理性淚水以外,羅傑斯已經很久沒看到冬兵的眼淚了。

看樣子盡管冬兵可以坦然承受羅傑斯的進攻,卻對主動尋求自己的快感不知所措,那麼以後還可以想更多讓冬兵哭出來的方法。

不過現在……

看著冬兵手胡亂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卻怎麼也達不到高潮,甚至有些軟了下來,驚慌失措地低泣著的模樣,羅傑斯的心都揪了起來,趕緊抽出了手指,將冬兵往上撈起擁入自己懷中,拍撫著他抖動的背。

「對不……對不起……史蒂夫……我……沒能達成你的命令……」

冬兵抽抽搭搭的道歉讓羅傑斯的心臟幾乎疼得無法呼吸,他可以冷血無情地殺死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眉毛都不動一下,甚至包括其他時空的自己或是巴奇。

但現在,冬兵的眼淚彷彿燙在他的心臟上,激起了他所有的愛憐與柔情。

「沒事了……沒事……你不用道歉,下次再試就好……」柔聲安慰著冬兵,羅傑斯抱起了冬兵,並將他放到了自己盤起的大腿上方,把自身高聳的硬挺對準了那處狹小的肉洞,「你做得很好……我現在就給你獎勵……」

驚喜地望著羅傑斯,感受到抵在自己下身入口處的高熱,雙手環上羅傑斯的肩膀點了點頭,冬兵急促低喘著,將自己全身的力道都放鬆了下來,等待著即將來臨的衝擊。

用龜頭撞開了冬兵的入口處後,羅傑斯一點一點地將冬兵往下壓往自己的陰莖上,慢慢地侵入了柔軟濕潤的溫熱肉壁。

雖然擴張並沒有做好,不過有大量的潤滑劑濕潤內部,羅傑斯進得還算順暢,而且冬兵也配合著急促地深呼吸,想要讓被粗熱的肉棒緩慢捅開的下體更快適應。

然而埋至一半時,羅傑斯突然鬆開了手,同時往上用力一頂。

「啊……啊……唔……啊啊!」

由於自身的重量,在羅傑斯將手放開後,一下子火熱的硬物就闖入了最深處,瞬間被撕裂開來的酸脹疼痛以及被塞滿的充實快感同時從下身襲來,迫使冬兵仰起了頭繃緊身子發出了尖叫。

「你想要……這個,對吧?」輕拍著冬兵顫抖的背,感受著被痙攣的濕熱肉壁緊緊包裹著的快感,羅傑斯輕咬著冬兵的耳朵低聲說著。

在看到冬兵闔上了顫抖的睫毛一邊落淚一邊點頭後,羅傑斯牽起了嘴角,抱著冬兵因疼痛及酥麻而抽搐的腰,開始由下往上猛力衝撞。

被渴望已久的炙熱摩擦著敏感的腸道,脹疼與酸麻的快感不斷從被劇烈撞入的內部湧上,原本就因失血過多而有些虛弱的冬兵很快就被操得迷迷糊糊,攤在羅傑斯胸前渾身酥軟無力,任由緊擁著自己的男人大力搖晃著自己。

而冬兵的順從似乎讓羅傑斯越操越激動,忘情地在冬兵脖子上、肩臂處上浮現出的鮮紅細線上吻著,羅傑斯瘋狂地抓著冬兵的臀肉,將他往下壓,並往上擺動著臀部,不停地用肉棒激烈地在已被自己操得又濕又熱的肉壁內抽插。

冬兵恐怕不太能理解自己剛才差點死亡,也不明白如果自己真的死去,那麼這次羅傑斯真的會崩潰。

不用剛才巴奇咬牙切齒的怒罵,羅傑斯自知就像巴奇所說的,如果冬兵恢復了過去身為巴奇的記憶,他一定不會希望自己像現在這樣,失去自我,只是聽從著命令,依靠著羅傑斯而活。

但是他無法放開冬兵,他的心跟靈魂已經跟著當初冬兵的死亡而碎裂,永遠回不到最初單純信仰著自身正義信念的那個史蒂夫羅傑斯,只有緊緊擁抱著他,貼身感受著他的體溫,羅傑斯才能稍微覺得自己能夠呼吸。

在將精液射入了冬兵因高潮而痙攣的內壁後,羅傑斯幾乎是要將冬兵融入體內似地緊緊將他扣入自己懷中,把臉埋在冬兵劇烈起伏的肩上,好一會後才輕聲開口。

「別死……巴奇……別再一次離開我……」

他無法再承受一次失去,那是他最深沉的恐懼。

感受著充滿在自己體內的溫熱,意識模糊間,冬兵聽到了羅傑斯宛如泣血般的命令--或者該說,哀求--他對著羅傑斯展現出了恍惚的笑容,擁抱著他,輕輕說道:「別哭,史蒂夫……我會陪著你……」

接下來的話化成了宛如嘆息的氣音,從冬兵輕輕蠕動的嘴唇中流洩而出,羅傑斯抬起頭想要聽清,卻發現冬兵已經閉上了眼睛,安穩地睡了過去。

「……我相信你,巴奇……」羅傑斯伸著顫抖的右手撫過冬兵鎖骨上的紅色細線,低聲地說著:「不管到哪裡我們都會在一起……」

如果冬兵再一次死亡,那麼他會帶著整個世界一起陪葬。

他不會犯下像奧菲斯那樣的錯,他不會回頭看著他的尤莉蒂絲化成石像,因為他將會帶著整個世界追到地獄去,然後他會跟冬兵一起留在地獄,成為那裡的主宰者。

他發誓,他絕對會這麼作。

 

 

 

 

 

 

 

TBC

 

___

 

冬兵昏倒是因為貧血,並不是羅傑斯做得太猛(他已經有手下留情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