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ightness and Darkness (4)

MFF世界觀,正常盾冬 V..S 黑化盾冬的腦洞妄想

第一話第二話第三話

『我們可以一起越過黑暗』的重點是『我們』

___

 

 

在布魯斯的指示下,兩位美國隊長飛快地抵達了目的地,一條寬敞的走廊。

「巴奇!」

一轉過走廊就看到巴奇正站在中間一處巨幅畫像邊等著他們的史蒂夫立刻驚喜地大喊了一聲,幾乎是用狂奔的衝過去擁抱住了他。

然而才剛抱住,史蒂夫就因巴奇身上漆黑的戰鬥制服因沾染了大量血跡而顯得濕潤的感觸而驚嚇得退了開來,伸出了雙手想抓住巴奇的雙臂,卻又怕會傷到他而硬生生卡在半空中,嘴裡急問:「你受傷了?」

「那不是他的,是我的巴奇所流的血,」巴奇才搖了搖頭還沒開口回答,羅傑斯就一邊低聲說著一邊快速越過史蒂夫,焦躁地盯著巴奇,「他在哪裡?」

舉起手,巴奇對著畫像揮了揮,牆面上立刻現出一道平行的裂縫。

巴奇往隱藏的門內比了個大拇指,對羅傑斯開口:「在裡面,好像很糟的樣子……你對他做過什麼?」

而這次羅傑斯並沒有回答,只是以驚人的速度飛奔進了房內,被留下的兩人看了一下關上的房門,將臉對望在一起。

「……就像他說的,放心吧我沒事,身上的血不是我的。」巴奇笑了笑,為了讓依然一臉擔憂的史蒂夫安心而揮動著自己完好無缺的四肢。

與史蒂夫確定巴奇沒事後鬆了一口氣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眼神相望,巴奇聳了聳肩,「剛才我跟冬兵來到這裡,一開始還好,我們走了一會後他突然變得很痛苦,昏了過去,而且身上自動裂出傷口血怎麼也止不住……他有跟你說過什麼嗎?關於他對冬兵……」

「冬兵……?」沒有馬上回答,史蒂夫挑起眉將剛才聽到巴奇喊出冬兵時就一直想問的疑問問出了口。

「就是現在躺在那裡面的另一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奇用下巴指向已封閉而看上去像是普通牆面的門扉,回答了史蒂夫的疑問,「這樣比較好稱呼。」

「嗯……他說過,巴……呃……」在巴奇的瞪視中史蒂夫遲疑了一下,決定採用巴奇對冬兵的稱呼以作分辨,「冬兵他死過一次。」

笑著點頭表示滿意史蒂夫的改口後巴奇才皺起眉問:「死過一次?」

史蒂夫並沒有打算對巴奇說的太詳細,更何況他也不是真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於是他只是點了點頭後,繼續說道:「那個平行時空的我……」

「羅傑斯。」打斷了史蒂夫的話,巴奇扁了扁嘴,露出嫌惡的表情,「我不想用史蒂夫稱呼他,也不想聽到你用另一個世界的我這樣的詞來稱呼那傢伙,他不是你,對我來說史蒂夫只有你一個。」

巴奇刻意誇張的表情逗笑了史蒂夫,接著心中不禁為了巴奇所說的話而感到了暖洋洋的麻癢感,臉上的表情也放鬆了下來。

他很想對巴奇說,對我來說我的巴奇也只有你一個。

但是史蒂夫明白自己的這句話並不是像巴奇所說出的話一樣,僅僅只是單純的友情。他怕自己一旦說出口就無法收回隱藏許久的感情,所以他只是紅著臉咳了一聲後,對巴奇繼續解釋:「……羅傑斯用了某種方法……從他曖昧的話語中我想除了科學的方法以外,還有類似魔法的方法,讓冬兵以半死的狀況甦醒。」

「……半死?」

望著瞪大雙眼一臉錯愕的巴奇,史蒂夫表情沉重地點了點頭,「據羅傑斯說,冬兵必須時常補充超級血清,不然他就會回復成……屍體。」

遲疑地說出了屍體這個詞後,一直看著巴奇的史蒂夫忽然感到了心痛而皺起了眉抿起了嘴唇。

剛才羅傑斯話中絕望與恐懼似乎也影響到了史蒂夫,他完全不敢想像,要是換成自己的話……

雖然史蒂夫沒有將四分五裂這個可怕的詞說出口,但也足以令巴奇的臉色難看得不得了。

一時之間兩人互相凝望著沉默了許久,巴奇才剛張開乾澀的嘴唇像似想要說些什麼,布魯斯的聲音又突然憑空出現。

「不好意思,雖然我知道你們大概有很多疑問,不過目前最重要的是先請你們兩位提供血液幫助裡面的詹姆斯,他的情況相當危急,只有一位的血液並不夠。」

在布魯斯語聲剛落下的同時,隱藏的門又突然打開來,羅傑斯焦躁慌亂地衝了出來,大喊著:「快一點!不然巴奇就會完全地……!」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史蒂夫跟巴奇面面相覷地被羅傑斯各自抓著一邊手腕抓進了房內。

看上去就像是東尼或是布魯斯時常待著的研究室的房裡相當的寬敞,四面素白的牆面以及明亮的燈光讓整間房內亮得有些刺眼,史蒂夫瞇起了雙眼後很快適應了光亮,大致發現這裡面擺設了幾把流線型的象牙白桌椅,角落放了一些不知是什麼的機械,而房內深處還有另一個小房間。

沒有多餘的時間讓他們認識室內的模樣,羅傑斯只是用力拉著史蒂夫跟巴奇往小房快步將內走去。

在三人進入了四面都是白牆的方型房內後,裡頭只有一張床,冬兵正躺在床上,原本應該也是純白的床單與被子被染成血紅色的,被布料纖維吸取的血液還在不斷緩緩往外部擴散,而布魯斯正站在床邊彎著腰在幫昏睡在床上的冬兵刺入輸血針。

「我已經緊急包紮過了,但他身上的傷口依然無法收口,剛才我問過這位史蒂夫,恐怕必須要注入超人血清,」聽到三人奔入的腳步聲,將膠布貼上輸血針固定好後,布魯斯才回過了頭,「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詹姆斯能提供緊急輸血用的血液,而史蒂夫則是提供讓我能分離出超人血清的血液。」

望了一眼躺在床上臉色慘白緊閉著雙眼的冬兵,史蒂夫跟巴奇對望了一眼,點了點頭,二話不說就立刻伸出手臂脫下手套並挽起了袖子。

「要多少就拿去吧。」巴奇歪起了嘴角,「反正我跟他的血型肯定是一樣的。」

於是,獲得了兩人慷慨貢獻出的鮮血,布魯斯很快就將冬兵的情況控制了起來。在注射了從史蒂夫以及羅傑斯兩人血中分離出的血清之後,冬兵的出血終於停止,傷口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癒合。

望著好轉的冬兵,其他的人才放鬆了原本緊繃的表情。

即使他們不久才還是敵人、平行時空的另一個自己,史蒂夫跟巴奇都無法看著他人就這麼眼睜睜死在自己面前,更何況要是冬兵死了,這個可以為了冬兵不擇手段的羅傑斯會做出什麼舉動,他們都無法揣測。

而現在,差一點又在再次失去冬兵的羅傑斯只是安靜無聲地坐在床邊,雙眼中甚至泛著淚光,深情地凝視著依然昏睡的冬兵,一點都沒有之前傲慢跋扈、瞧不起人的模樣。

「……很感謝你們幫助拯救巴奇。」羅傑斯依戀地握著冬兵的手,將視線停留在躺在床上的冬兵,小聲道謝後,突然沉下了聲音,「……不過布魯斯‧班納博士,時空夾縫不會無緣無故開啟,而且你似乎並不訝異我們的出現……我想你跟東尼都擁有能力開啟通道,是否跟整棟大樓都沒有生命氣息有關?」

羅傑斯的疑問其實也是巴奇他們的疑問,所以他們都無言地看向了布魯斯,等待著答案。

「……只是偶然。」一直站在一旁的布魯斯,沉默了一會後平靜地回答,臉上一點變化都沒有,「在時空特別扭曲的情況下,會自行產生裂縫是很有可能的事,這裡因為之前的一些事情,整體扭曲的相當嚴重,時常會出現時空裂縫,關於你們這樣的狀況我也不是第一次遇見。」

「不是第一次?」

布魯斯扶了扶眼鏡,看向發出疑問的史蒂夫,「在不同時空發生同樣事情的不只你們,世界上有無限多個平行時空,而偶然間你們來到這裡之前也曾經有過跟你們類似狀況的你們來過這裡,不管你們相不相信,一切就只是一個偶然的事件。」

真的只是偶然嗎……?三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雖然依然半信半疑,但布魯斯既然並沒有做出什麼危害他們的事,而且事實上他還幫助了他們,那麼他們似乎也只能選擇相信。

四人再度沉默了一會後,忽然想起剛才外面眾人的合照,巴奇忍不住好奇的詢問:「那麼布魯斯……這個時空除了你以外其他的人呢?都到哪裡去了?」

沐浴在三道疑惑的視線下,布魯斯平靜地再度開口,聲音很輕,內容卻是驚人的沉重。

「因為某種來自外星的病毒,這顆星球上大部分的人類都已經成為了活死人,極少數存活的不是躲在地底、海中孤島就是堅固高聳的堡壘裡。」

巴奇驚訝的瞪大了雙眼,與同樣一臉訝異的史蒂夫對看了一眼。

「……活死人?」在奇異的沉默中首先開口的竟是羅傑斯,「你是指殭屍?」

布魯斯輕輕點了點頭,「由於來自外星球,對地球來說是完全陌生,再加上驚人的高度傳染性……根本來不及研發疫苗。」

羅傑斯皺起了眉望著布魯斯,「所以除了你以外的復仇者的所有人都感染了?」

「不……你們兩人的血清可以抵抗病毒,所以這裡的你們並沒有成為活死人……你們一直在想辦法幫助殘存的人類抵抗……但是再強悍的超級士兵也敵不過成千上萬的喪屍大軍。」

無言地凝視著冬兵,羅傑斯輕聲問道:「……我們死在了一起嗎?」

「是的,就像是真正的超級英雄那樣,背靠著背一同奮戰到了最後。」

布魯斯的話讓羅傑斯臉上浮現起心滿意足的笑容,一手依然握著冬兵的左手,另一手撫摸著冬兵的臉頰,輕聲低語:「……這個世界的我很幸福,能夠像個英雄般跟巴奇死在一起。」

而巴奇跟史蒂夫互相凝視著彼此,從兩人臉上的表情看來似乎對方也都覺得這樣的結局對這個世界的他們來說或許是最完美的--像個真正的英雄並肩奮戰到最後。

「……而東尼在感染之後將這整間大樓的控制管理權全數移交給我,然後……」望著三人臉上近似笑容的表情,布魯斯再度開口,垂下了眼,「你們應該明白東尼不是一個願意讓自己成為行屍走肉的男人。」

三人表情沉重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雖然布魯斯沒有明說,但他們都想得到,東尼大概是選擇了在變成活死人之前先自我了斷。

「所以這裡只剩下了我……或許整顆地球只剩下了我還是人類……所以偶爾有客人來訪我都很高興。」

在解釋完後,布魯斯抬起頭對著臉上都寫滿了同情的巴奇他們展現出了一貫溫和的笑容,「剛才史蒂夫說得對,我這裡的確有能夠任意開啟時空夾縫的機器,能讓你們各自回到自己的時空。」

巴奇跟史蒂夫兩人驚喜地互望了一眼,「那麼等到冬兵醒來之後……」

「雖然我很想要留你們下來作客……但我想你們不用等了,詹姆斯。」

在布魯斯帶著笑意的溫和嗓音中,順著他的手勢,巴奇看見了被羅傑斯緊緊擁抱著的冬兵眨著一雙有些疑惑的迷濛雙眼望著羅傑斯的畫面。

「太好了,比我想像得甦醒得快,你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太好了?

從羅傑斯撫摸著冬兵臉頰的掌心中隱約可以見到刻著『Bucky』的字樣,巴奇心中一動,想起了冬兵右手中所刻著的『Steve』,想起了羅傑斯剛才說這個世界的他們死在一起很幸福,巴奇卻覺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大石給壓住了一樣悶悶地。

猶豫了一會巴奇還是忍不住開口對冬兵發出質問:「……他把你弄成這樣不死不活的……還在手上刻下彼此的名字……你沒有自己的想法嗎?你願意像這樣活著?」

「巴奇……?」史蒂夫有些意外地望著略顯激動的巴奇。

「我告訴你,我可不會,即使死我也絕不會願意像這樣……」

「……在我們的世界中,」低沉的嗓音打斷了越說越激動的巴奇,羅傑斯凝視著疑惑地望著巴奇又望向自己的冬兵,柔聲解釋:「註定在一起的靈魂伴侶彼此的掌心中會浮現出對方的名字,而在遇到那個命定的對象前,眼中所見的均是灰階的黑白畫面。」

握起了冬兵的手,讓兩人掌中的名字重疊在一起,羅傑斯繼續說著,這次卻是對著冬兵的深情告白,「當我在布魯克林的那條小巷中第一次遇見你時,我的視界就猶如打翻了水彩顏料,瞬間渲染上了燦爛的色彩,而其中最美的就是構成你整個人的所有顏色……」

將額頭靠在冬兵的額上,回想著當年初遇冬兵時的景象,羅傑斯至今依然會因那莫大的震撼而感動。然而一想起冬兵兩次慘死在自己面前,羅傑斯的心就瞬間冰冷了起來。

「……但是當你死了之後,世界所有鮮艷的色彩在我的眼中都只是毫無意義的色塊,」右手輕輕撫摸著冬兵的臉頰,羅傑斯語氣平淡地開口,「沒有你,什麼都不重要。」

「……我也是,」冬兵眨了眨眼,接著幸福燦爛地笑了起來,伸出雙手緊緊環抱住羅傑斯的背,「史蒂夫,我也是……沒有你我什麼都不需要……」

在羅傑斯吻了冬兵之後,巴奇握緊了拳頭別開了臉,一臉痛苦地咬住了下唇,什麼都沒再說。而一旁的史蒂夫只是沉默凝視著他。

 

 

*** *** ***

 

 

在布魯斯的幫助下,史蒂夫跟巴奇先一步回到了自己的時空。

一前一後的走在回去基地的路上,一路上兩人都沉默不語。

「……史蒂夫。」

忽然間,巴奇停下了腳步看向史蒂夫,而史蒂夫也跟著停了下來,同樣回望著巴奇。

「我知道你不會但我還是希望你答應我,」巴奇語氣平靜的像是在說今天的天氣很好,臉上甚至浮現起淡淡的微笑,「將來我死後,千萬不要讓我像這樣活著。」

史蒂夫一點都不意外巴奇會這麼說。從剛才開始他就有心理準備巴奇會這麼對自己說。

巴奇的話中並沒有假設性的語氣,就像是他從來不覺得史蒂夫會比他早死似的。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巴奇陪在史蒂夫身邊的一天,他絕對會豁出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史蒂夫,甚至死後還會覺得抱歉他丟下了他。

然而巴奇卻沒想過被留下的史蒂夫心中的傷口其實至今仍沒癒合,他這麼說等於用柔軟的刀子直接刺在依然淌血的傷口上,溫柔而殘酷。

如果他跟巴奇說,他也愛著他……就像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愛著另一個世界的他一樣的話,巴奇會不會體諒他?

會不會……

「我答應你。」然而凝視著巴奇在腦中思考許久,史蒂夫最終還是選擇說出巴奇所希望聽到的回答,「當然了,我不可能讓你像那樣活著。」

「謝謝你,兄弟。」

巴奇笑了。

所以史蒂夫也笑了。

看著巴奇如釋重負般的笑容,史蒂夫在心中對自己說道,如果那是巴奇的希望,那麼唯一能夠做到不違背自己內心及對巴奇承諾的唯一方法,就是絕不再一次讓巴奇死在自己面前。

史蒂夫會用盡自己所有的能力,守護著巴奇直到最後一刻。

……如果,巴奇死了?

那麼很簡單。

「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

 

 

 

 

 

 

 

 

___

 

 

 

 

 

 

 

 

 

 

以下為

科學組的隱藏劇情

 

 

沒興趣者不用看了

 

___

 

 

「……班納博士,生體訊號已中斷,確認他們四位皆已不存在於此時空。」

「謝謝你的確認,賈維斯。」

布魯斯一邊認真地盯著眼前展示出來的螢幕上正在跑的數據資料,一邊回覆著空中突然冒出剛才史蒂夫他們在的時候一直都沒有出聲的賈維斯的聲音。

「這是應該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老闆。」

「是的……」

輕聲回應著賈維斯,布魯斯正在將剛才手中取得的三人份的血液做分析,想要分離出足以作為病毒抗體的血清。

時空夾縫並不是像布魯斯剛才所說的是偶然發生的,即使有無數個平行時空,但能夠像一口氣取得四人份的超級血清的機會也實在太難得,布魯斯不可能錯過這個機會。

一切都是為了正沉睡在這間研究室中隱藏密室中冷凍艙裡,這棟大樓真正的主人。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