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雞肉湯

這一篇塗鴉來的

有GN說想看最後一張的體型差肉,我說要是那篇熱度破百我就寫……然後就是這一篇盾冬雞肉湯了(。

擬動物化的肉、生蛋,天雷慎入,非勇者勿點,謝謝

(圖裡的吧唧看起來是小雞,不過以雞來說已經成年了,所以雖然體型差很多不過不是戀童喔(順說吧唧雖然最後生了蛋不過並不是母雞(嚴格來說算是意外(什麼意外?(說真的都雞肉了還糾結什麼呢?)

歡迎邊看邊吐槽

___

 

 

呆若木雞地望著眼前脹紅了臉乖順地伏下微微顫抖的身子,將翅膀稍微抬起並翹起羽尾,將屁股的那處紅嫩的小洞裸露在自己面前的巴奇,史蒂夫無法壓抑自己的心跳加速、熱血沸騰。

史蒂夫可以對天發誓,雖然他的確對巴奇一直懷抱著很深的特殊感情,卻從未曾對巴奇產生過性慾。

至少,在今天之前。

雖然巴奇的年紀比史蒂夫小了一歲,體格也較史蒂夫瘦小,但他從不曾愧對美國隊長唯一助手的這個特別身分,一直都是史蒂夫最佳的搭擋,也是最善解人意的貼身小棉襖。

無論何時何地巴奇總是陪在史蒂夫身邊,除了戰鬥時的幫助以外,僅僅只是笑容或是一句幽默的玩笑話都能給史蒂夫帶來歡樂與安寧。

若一定要說個明白,史蒂夫對巴奇所懷抱著的大概算是柏拉圖式的愛情。

不過,那種純粹無雜質的愛情也只到今天為止。

現在的巴奇對史蒂夫充滿了性的誘惑力,讓史蒂夫發自身體內側深切地渴望著巴奇,一心只想將順從本能跳上主動雌伏於己的巴奇身上,將下身腫脹的陰莖體刺入那處不斷對自己搖晃的小屁股裡。

活了那麼久史蒂夫從來不曾像現在這般地亢奮,無法抑止自己的性衝動。

「巴奇……」史蒂夫慢慢走到巴奇的身後,用翅膀輕輕拍打那不知羞恥的小洞,低聲說道:「你知道你這樣做有多危險嗎?」

「啊!史、史蒂夫……我……我知道……」敏感的屁股被拍打的刺激讓巴奇全身一顫,滿臉通紅的將臉埋到了他可愛的小翅膀中,非常小聲地發出要求以及邀請,「就像你看到的……我……今天開始就性成熟了……我第一次的發情期……想要跟你……跟你……」

越說越小聲,巴奇羞得全身都在打顫,膨起的羽毛瑟瑟發抖,看在史蒂夫眼裡既惹人憐愛又誘人犯罪。

的確,每年三月是他們的發情期,但史蒂夫過去總是很自制,不會像其他同類為了發洩欲望去強迫異性,倒也不是說史蒂夫沒有欲望,他只不過從未曾對其他人有過像現在對巴奇所湧上的強烈渴望而已。

雖然史蒂夫知道自己最應該做的,是跟巴奇提醒他們都是同性,巴奇應該去找異性,但他的私心不只阻止了他那麼做,還讓他順著本能,拍動雄偉的翅膀跳上了巴奇為了讓史蒂夫騎上去而蹲伏著的背上。

在史蒂夫小心翼翼地不讓自身的利爪傷到巴奇跳了上去之後,由於體型的差距,巴奇像是整個被史蒂夫大大的翅膀包圍在懷中似的,要是從上往下俯瞰旁人甚至看不到巴奇的存在。

感受到史蒂夫騎了上來,並將某種熱熱硬硬的肉刺抵在自己的下身小小的入口處,巴奇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史蒂夫連忙用嘴輕輕啄著巴奇因緊張而僵硬的脖子,溫柔地輕啄著巴奇的頸毛,並用翅膀輕輕拍撫著巴奇全身,直到巴奇身體不再抖得那麼厲害後,史蒂夫才將充血腫脹的陰莖體插入了巴奇的小洞裡。

從未被任何東西侵入的私密處被異物穿刺的脹痛讓巴奇全身又開始顫抖了起來。

察覺到巴奇的異狀,雖然很想但史蒂夫並沒有立刻開始進出,只是停在入口處,並俯下身,縮起翅膀將巴奇整個包覆起來,一邊安撫著巴奇一邊低聲在抖得跟剛出生的幼雛一樣的巴奇耳邊問道:「……只有第一次嗎?」

「……史蒂夫?」史蒂夫的疑問讓巴奇有些驚訝的轉過頭去,搖曳著水光的眼中帶著疑惑跟……期待。

史蒂夫對巴奇展露出溫柔的微笑,用羽毛尖端輕輕撫摸著巴奇的身軀,輕聲問出內心的希冀:「我想……不只這一次……以後你都只屬於我……好嗎?」

巴奇睜大了雙眼,慢慢地閃動出欣喜的光芒,臉上滿是喜悅。

「……嗯……」

在巴奇別開發紅的臉,很細碎地應了一聲後,史蒂夫臉上立刻綻放出開心的笑容,將巴奇摟得更緊。

由於太過激動,他的陰莖體脹得更粗也因為充血而更熱,撐得巴奇發出了驚喘與呻吟。

「嗚啊……啊啊……!」

巴奇的呻吟馬上就因為接下來史蒂夫的快速抽插而化成顫抖的尖叫,史蒂夫的進出快得不可思議,再加上史蒂夫的陰莖體比一般的還要粗大,刺得又深又重,巴奇感覺自己穴口處都快被磨擦得燒了起來。

然而雖然史蒂夫的抽插帶給了他火辣辣的疼痛,但慢慢地又熱又舒服的快感越來越強烈,使得巴奇只能乖順地任由史蒂夫將自己包覆在懷中大力地抽插。

很快地,強烈的高潮同時襲捲了他們,史蒂夫全身一抖,將精液射入了巴奇的泄殖腔內。

被溫熱的液體灌入體內的奇妙感受讓巴奇全身一陣酥麻,忍不住低嘆出了滿足的氣息。

史蒂夫維持著依然將陰莖體插在巴奇抽搐著的穴口將巴奇抱起,一邊用嘴順著巴奇的羽毛,一邊低聲關心地問道:「還好嗎?巴奇……」

還沉浸在愉悅感中的巴奇只是閉著雙眼抖動著羽毛輕輕點了點頭。

「……你的發情期還沒結束對吧……要再來一次嗎?」

在安靜了一會後,隨著飽含著情慾的低啞嗓音在耳邊忽然響起,感受到卡在自己穴口處的肉刺又再度充血腫脹,渾身再度升起了高熱的巴奇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再度點了點頭。

於是史蒂夫就這麼將巴奇抱在半空中大力地操幹著他。

由於史蒂夫的超強精力,在那之後他們之間又結合了好幾次,直到累壞了的巴奇嗚咽著哭訴:「別再射了,都要滿出來了……」

輕聲道歉並安撫著哭唧唧的巴奇,史蒂夫將交配過後全身軟綿綿暖洋洋的巴奇溫柔地抱在懷中,回到了他們的宿舍中,兩人在柔軟的稻草上好好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大早。

維持著規律的早起生活的史蒂夫再三跟睡眼惺忪的巴奇確認他的身體狀況,問到巴奇不耐煩的用小雞爪往他的胸前踢了幾下才終於依依不捨的放開了一整晚都被他抱在懷中的巴奇出去巡視。

沒想到回來時,迎接他的是紅著一張臉的巴奇,神秘兮兮將一顆小小的蛋舉到史蒂夫面前,小聲地說道:「史蒂夫……我剛剛生了你的蛋……」

「咦!?」

史蒂夫驚訝過後,緊接著欣喜若狂地抱起巴奇,在空中旋轉了幾圈,開心的大笑。

「太好了,巴奇!這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

對於巴奇明明是公雞卻會生蛋這件事他們兩人都沒有疑問,只是滿心歡喜地開始了甜甜蜜蜜的孵蛋生活,滿懷期待的等著他們之間第一個寶寶的誕生。

然而他們都沒能看到那顆蛋孵化出來。

五天後,他們為了阻止紅面鴨紅骷髏的陰謀,暫時將蛋留在家中,卻雙雙落入了北冰洋中並冰凍起來,巴奇被紅骷髏撈起改造成冬兵,而史蒂夫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才被解凍。

至於那顆被留下的蛋後來在另一顆同樣名叫巴奇的蛋的關懷照顧下被取名為史蒂夫成長茁壯的過程,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