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金髮死神與棕髮青年

白色情人節快樂(雖然遲到了幾分鐘而且好像沒什麼關連

半AU,大盾是死神,冬兵出任務時為了救小孩從高樓摔下,在撞到地面前靈魂就被盾接走,然後捨不得送走就帶在了身邊

___

 

 

當冬兵在半空中墜落地面時,唯一浮現在他貧瘠的腦袋中的想法是,天空好藍。

眼見天空迅速地遠離,冬兵放棄了求生意志,閉上了雙眼準備迎接身軀撞擊地面的衝擊。

然而預期中的劇痛與撞擊並沒有襲來,冬兵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雙手被強而有力的手掌握住,下一瞬間冬兵感到自己被猛力往上拉起,驚訝之下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跟天空一般蔚藍清澈的眼眸。

然後冬兵的視線往下移,眼前的男人身著二戰的美國陸軍軍裝,金色的短髮在陽光下閃耀,彎起帶笑的嘴角,對著他說道:「沒事了,我抓住你了。」

一時之間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冬兵先是眨了眨眼,望著憑空出現並拉著自己漂浮在半空中的男人,接著當冬兵發現自己跟男人都漂浮在半空中後,他立刻低下了頭,往地面看去。

「你不要看比較好。」

雖然金髮男人握緊了冬兵的手那麼勸他,但並沒有強硬阻止,所以冬兵還是低頭看了下去。

只見距離他們腳底大概有一層樓左右的高度的地面上,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圍在一個倒地不起的人形四周,而那具勉強維持人形的物體周圍全是飛濺的鮮血跟肉塊。

那具人體扭曲的左手跟冬兵的左手一樣都是金屬,且有著紅星。也就是說……

「……那……」冬兵低頭望著地面上血肉模糊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物體,喃喃自語地問道:「是我?」

雖然發出了疑問,但冬兵心裡很清楚明白,那具倒在地上死狀悽慘的遺體就是他。

雖然他的腦袋不是很清楚,尤其是關於記憶方面。但也不過才幾分鐘前的事,還沒那麼容易忘掉。

原本冬兵的任務是狙殺政要,為了方便行事冬兵選擇了目標所在的隔壁四十層樓的高級公寓最頂樓,但當冬兵解決完目標準備離開時,他發現了也不知怎麼跑上來的一名目測大約兩歲的金髮小男孩一個人在頂樓欄杆邊玩耍。

他完全可以不管那個男孩的,而且他的任務已經完畢他應該立刻趕回去報告,然而冬兵的身體像是有自我意識般走了過去,將男孩從欄杆上抱了下來。

意外發生在冬兵將男孩抱起後的下一秒,早已生銹腐蝕的欄杆應聲斷裂,冬兵只來得及在往後摔下前用盡全力將男孩往頂樓中間扔去,反作用力讓冬兵更加快速地往地面摔落。

即使是經過特殊改造的超級士兵,從四十樓的高度摔落水泥地,唯一的下場就是眼前不忍卒睹的景象。

俯看著冬兵低垂的頭,金髮的軍裝男性垂下眉毛,一臉抱歉的輕聲說道:「我很遺憾,但那的確是你……正確來說是生前的你,巴奇。」

聽到男人那麼稱呼自己,冬兵立刻抬起頭反射性的回了一句:「誰他媽是巴奇。」

緊接著一愣。

為什麼他會覺得巴奇這個稱呼如此熟悉,彷彿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有人那麼稱呼他。雖然他毫無記憶。

「因為我手中關於你的資料是這麼寫的,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暱稱巴奇。」金髮男性一手依然握著冬兵的手,另一手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有些靦腆地笑著:「我叫做史蒂夫,是負責引領你的死神。」

死神?負責引領他?也就是說……

沉默地盯著自稱史蒂夫的金髮死神一會後,冬兵……巴奇開口,平靜地問道:「所以我死了,你要帶我去地獄?」

史蒂夫收起了笑容,皺起眉一臉嚴肅地低問:「……為什麼你會覺得自己應該去地獄?」

「我……想不起我是誰……但……我記得我大概殺了很多人,」低下頭,巴奇看著自己的屍體,雙手握了又放,自嘲似地歪起嘴角,「你大概不相信,直到剛才被你抓住之前,我的腦袋都像是被白色的冰雪籠罩一樣,除了接受命令執行他們派給我的任務以外,沒有自我意識……一直到現在,我才像是終於清醒過來……雖然不記得自己是誰……但我記得很清楚我受命殺了許多的人……這樣應該上不了天堂吧?死神先生。」

當巴奇低聲說完並抬起頭時,史蒂夫臉上浮現出的表情讓他又是一愣。

「……你為什麼哭?」

輕輕地開口問著眼前不斷從那漂亮的藍眼中落下透明液體的男人,冬兵的聲音跟表情都不自覺得柔和了下來。

「……我也不曉得。」皺著臉,史蒂夫抽了抽紅紅的鼻子,伸手抹去自己臉上的淚水,「但你的話讓我的心很痛……」

伸出了手撫去史蒂夫臉上殘留的淚水後,巴奇低聲嘆出感慨:「我不知道原來死神也會哭。」

巴奇似笑非笑的眼神讓史蒂夫臉紅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擠出笑容,對巴奇解釋道:「其實死神原本也都是人類,由上層從亡者中挑出適當的人選擔任其他靈魂的引路人,負責在死亡的道路上引領亡者並撫慰亡者的恐懼與不安。」

「上層?」

「也就是天使。」

從史蒂夫跟巴奇談起的話中,為了不讓過去的記憶與感情影響工作,所以當一個人成為死神之後上層就會將他過去的記憶全部清除,因此史蒂夫並不記得自己成為死神之前的事。

他只知道登記資料上註明原本就是個孤兒的自己是在二次大戰的末期中戰死的,生前唯一的好友在自己之前就戰死了,所以當上層來問他要不要成為死神時,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而現在除了名字以外,我連那個好友是誰都想不起來了。」

「……原來你跟我一樣,除了名字以外,想不起關於自己的其他事。」

「是啊,我們同病相憐。」

看著史蒂夫雖然語氣像是在開玩笑,但那笑容卻顯得有些哀傷,巴奇不知怎地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被揪了起來,明明已經不再跳動。

「……你後悔嗎?」望著史蒂夫泛紅的眼眸,巴奇輕聲問道:「後悔拋棄過去的記憶成為死神。」

像是相當意外巴奇會那麼問,史蒂夫瞪大了雙眼,然後輕輕笑了起來。

「……除了關於那個好友的事情以外,我並不後悔。」史蒂夫握緊了巴奇的手,微笑著說道:「我引領過許多的亡者,陪著他們從深陷恐懼哀傷,到安詳喜樂的前往另一個世界,他們平靜的笑容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凝視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想了一下,歪著頭問道:「但是……誰來陪你?誰來給你安慰?」

比起剛才更加驚訝的史蒂夫張大了嘴,許久才擠出一聲:「……咦?」

「你不會有寂寞的時候?」

面對巴奇單純卻犀利的疑問,史蒂夫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後,才輕輕點了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巴奇垂下睫毛,「我覺得很想陪著你……」

明明他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但巴奇卻覺得自己很想一直陪在史蒂夫身邊。

「但是我得去地獄了,對吧?」

「……不,你不會去地獄。」

 

 

*** *** ***

 

 

初春依然寒冷的午後,巴奇坐在公園長椅上,望著前方發呆。

忽然間,一個身影憑空出現在他的身旁,並坐了下來,握住了他的手。

「巴奇,久等了?」

巴奇只是輕輕搖頭,看著在公園裡悠閒散步的人們。

成為死神七十多年以來頭一遭,史蒂夫沒有將取得的靈魂送到屬於亡者該去的地方,而是放著他在人間界四處閒晃,並且在每次任務結束報告完後一定第一時間趕到巴奇身邊,不管他在哪裡史蒂夫總能找到他。

「……你放我這個死人在人世到處遊走沒問題嗎?」

雖然一般人都看不到他們兩個。

「沒問題的,巴奇。」然而史蒂夫只是微笑著,「你今天有沒有想要去的地方?跟我說你想去哪裡,我都可以帶你飛過去。」

巴奇再度搖了搖頭。

於是他們倆人就這麼並肩坐在公園長椅上,望著人群來來往往。

巴奇是個亡者,而史蒂夫是個死神,他們都不會有生理上的需求,不需要吃喝拉撒睡,而且巴奇沒有太多的記憶,史蒂夫沒有生前的記憶,所以他們兩人都沒有特別想要去哪做什麼的欲望。

剛開始史蒂夫曾經熱中於帶著巴奇到處逛,但不久他們發現只要彼此待在一起就是最好的選擇。

他們都很喜歡像現在這樣與彼此靠在一起的時光。

平靜、安穩。

「……你應該知道藏匿死者是必須受懲罰的吧,史蒂夫?」

然而一身黑衣的金髮天使跟黑髮天使的突然降臨打破了他們平穩的時光。

「索爾……洛基……」

迅速站起身擋在黑衣天使跟巴奇中間,史蒂夫的身上散發出了不容人接近的氛圍。

「洛基說的居然是真的,我還以為這又是他的玩笑。」

「……玩笑?將一位無辜的受害者打入地獄才是玩笑吧。」

相對於史蒂夫,巴奇相當的平靜,因為他很清楚這樣的時間不可能持續多久,畢竟他是個已經死亡的靈魂,如果不是史蒂夫將他藏匿起來,他早該到地獄受罰。

「我查過檔案了,那些殺戮都不是基於巴奇的自我意志,他是被邪惡的組織洗腦控制,他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來!」越說越激動,史蒂夫握緊了拳頭,滿臉通紅大聲地喊道:「你們不能讓被迫犯下非自願罪行的無辜受害者墮落地獄受苦!」

索爾臉上浮現起不可思議的神情,將視線在史蒂夫跟巴奇之間來回。

一旁的洛基則是一臉壞笑地看著索爾,「這次打賭是你輸了,索爾。」

「……打賭?」

「喔,別在意,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回覆了史蒂夫後洛基聳了聳肩,再度看向一臉為難的索爾,「即使當事人都不記得了,你可得遵守約定,我親愛的偉大兄長。」

「……我知道。」嘆了口氣,索爾往前跨了一步,在史蒂夫更加警戒的態勢下停下腳步。

望著史蒂夫許久,索爾才開口說道:「雖然你不記得了,但賭約依然成立,你贏了,史蒂夫。」

史蒂夫皺起了眉,「……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很久很久以前,」將雙手背在身後,微往前傾,洛基笑得很愉悅,「有個天真正直的傢伙來到了天堂,由於實在很久沒遇到如此適合擔任死神的靈魂,所以我們都急著想要說服他點頭答應……」

「夠了,洛基,別說太多。」索爾壓低了嗓音,阻止了洛基再說下去後,對史蒂夫舉起發出光芒的右手,「依照約定,巴恩斯的靈魂將永遠屬於你,」

在一陣耀眼的金色光芒消失後,巴奇眨了眨眼睛,一臉迷惑的望著眼前的三個人。

「……所以現在是什麼狀況?」

舉起了右手,洛基難得好心地解釋:「你現在自由了……喔,不對,應該說你不用下地獄了,但你永遠屬於史蒂夫,跟他綁在一起。」

「那……也就是說……」巴奇張大了嘴,臉上表情逐漸化成驚喜的笑容,「我可以永遠陪著他了?」

「啊?」

接著無視於洛基訝異的眼神注視,巴奇衝上前去抱住了依然一臉愕然的史蒂夫,開心的大喊:「太好了史蒂夫!」

還是史蒂夫第一次看到巴奇如此開心的笑容,望著巴奇的笑容,史蒂夫一時之間竟傻了,但慢慢地他回過神來用力緊緊抱住巴奇,激動地喊著懷中人的名字,「巴奇……!」

「失去自由還那麼開心?真不懂凡人的想法。」洛基揚起眉,似乎為了巴奇沒有像他預料中的沮喪而失望。

擁抱著巴奇,史蒂夫低聲在他耳邊問道:「我……我並不記得是怎麼回事……但是,巴奇你真的願意從此屬於我?」

「當然。」巴奇輕輕笑道:「我說過了,我很想一直陪著你。」

「巴奇……」

然後,他們吻在了一起。

 

 

 

 

___

 

從此史蒂夫跟他的巴奇永遠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