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rue Colors (下)

前面:

大學教授白髮盾X大學助教冬的腦洞

終於寫到一開始最想寫的腦洞部分了XD

有些爆字數了,有點長,慢慢吃~

___

 

 

浴室內因巴奇手中正不斷流出大量熱水的蓮蓬頭而蒸氣瀰漫。

左手抓著蓮蓬頭,巴奇背靠著牆壁坐在浴缸的邊緣,將雙腿分跨於浴缸內外,用另一隻手掰開了臀肉,低下頭望著自己臀縫間凹陷處的小洞。

那麼小的地方,待會就要接納史蒂夫的陰莖進入。

回想起不久前才見識到的史蒂夫勃起的碩大,在腦海中與自己的小穴做了個對比,巴奇的心跳就無法抑止的胡亂跳動。

剛才雖然自己因情緒激盪跟意氣用氣而向史蒂夫表示不怕疼也不怕受傷,而且他的確並不怕痛,然而就像史蒂夫所說的,要是什麼準備都不做直接讓那根東西捅進這麼狹小的洞裡肯定會受傷,搞不好還會血濺當場。

到時候不要說自己會不會痛,史蒂夫那麼溫柔的老好人絕對會自責很久,搞不好從此再也不會再與自己做愛了。

好不容易史蒂夫接受了他的感情,還吻了他、碰觸了他,甚至願意進入他,巴奇不希望這就像一場美夢般轉瞬而逝,他想要擁有更多更深,即使會痛他也甘之如飴。

……只要不會受傷就好了吧?

想到這裡,明明這裡濕氣很重,自己身上也全都濕淋淋的,巴奇卻感到口中乾巴巴的,下意識地吞嚥著唾液。

那麼,或許他可以試著自己幫自己擴張。

盯著自己因不知不覺間急促起來的呼吸而不由自主收縮的穴口處看了許久後,巴奇一咬牙轉動手腕將蓮蓬頭的水柱對著那處小洞沖了過去。

溫熱的水柱帶來的異樣感受讓巴奇渾身都顫了一下,雖然以前洗澡理所當然也會清洗私處,然而像現在這樣特意用強力的水柱沖刷著那裡卻是從未有過,陌生的刺激讓巴奇大腿內側的肌肉起了反射性的痙攣,低垂著頭發出低低的喘息,但他喘了幾口氣後抿住了下唇,戰戰兢兢地用手指試著在皺褶處按壓。

一邊用強力的溫熱水柱沖刷著自己的屁股,巴奇彎下了腰,屈著食指跟中指,並用指腹在被熱水沖得又濕又熱的穴口處一下一下地來回按壓。

他必須快點,因為剛才去購買保險套跟潤滑劑的史蒂夫現在大概快回來了。

出門前史蒂夫只叫巴奇放輕鬆在床上等他,不用太緊張,他很快就會回來,但是巴奇整顆心都因為緊張跟興奮而七上八下、坐立難安,根本無法靜下心來,最後乾脆脫光衣服進到浴室裡,打算在史蒂夫回來前把自己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都清洗乾淨。

而其中最關鍵的重點部位就是這裡了,剛才史蒂夫試著要伸進手指卻失敗的地方。

在感覺穴口處的肌肉沒那麼緊繃僵硬之後,巴奇仰起了頭做了幾個深呼吸,終於用自己的手指一點一點地推開皺褶,刺入了因緊張而抽搐著的小洞入口。

侵入的瞬間,巴奇只覺得雞皮疙瘩都爬了起來,汗水也從毛細孔中噴了出來,難以形容的酸脹感從被侵入的部位竄上了全身,迫使巴奇緊緊皺起了眉。

而從未曾被異物侵入的內部是如此緊窒,即使只是一根指頭都強硬的排斥著,但巴奇還是咬牙忍耐,拼命呼吸放鬆緊繃的肌肉,直到穴口不再那麼緊後,巴奇才嘆出了長長一口氣,並將手指往自己內部進得更深。

由於有大量熱水的幫助,即使小穴內依然略顯乾澀及緊繃,還有酸脹的疼痛,但為了史蒂夫,巴奇還是咬牙慢慢將手指往內送並埋入至了根部。

低喘著氣等待不適的脹疼感過去,巴奇在自己緊窄的肉壁內停留了一會後,才開始嘗試著左右擺動、前後抽送。

在巴奇的努力下,雖然異物感依然勝過所有感官,但已經不再只有酸脹疼痛,還有些奇妙的麻癢感。而原本連一根手指都難以入侵的甬道逐漸變得柔軟、開放,甚至濕潤。

一切都很順利,只要再繼續擴張,待會接納史蒂夫進來就不是問題了。想著,雖然依然因不適的異物感而皺著眉、流著汗、氣喘不休,但巴奇嘴角卻微微上揚

然而就在巴奇準備插入第二根手指的時候,浴室門突然傳來了輕輕的敲擊聲,隨後是帶著關心的溫言疑問。

「……巴奇?你在裡面嗎?」

全身一震,即使史蒂夫並沒看到巴奇現在正在做什麼,然而巴奇還是因突如其來的狀況而紅了臉頰,猛然襲來的羞恥心讓他開口結結巴巴的,還差一點咬到了舌頭。

「史……史蒂夫……是,我、我在洗澡……已經差不多好了很快就出去,你等我一下。」

「沒關係,你別急,慢慢來就好。」

雖然史蒂夫聲音很溫柔地那麼說,但巴奇還是馬上拔出了手指,匆忙將身體沖洗乾淨後,用備好的浴巾擦乾身體,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決定在下身圍上了浴巾,走出了浴室。

當巴奇走出浴室,史蒂夫已脫去了上衣,微笑著站在床邊手裡拿著吹風機。

這還是巴奇第一次看到史蒂夫衣物下的模樣,面對那比起預想得還要來得健美、即使已年過半百卻依然精實壯碩的身材,他幾乎都看傻了,直到史蒂夫對他微微一笑,並對他招手,他才像似回過神,渾身不知是因羞恥還是興奮而一陣燥熱。

「過來這裡,巴奇。」

看著史蒂夫笑著招呼自己過去,巴奇一邊心有不甘的想著自己都看史蒂夫看傻了眼,史蒂夫卻對只裹著一條毛巾的自己沒有任何反應,果然自己對他來說只是個毛頭小子吧,一邊乖乖地走了過去,並在史蒂夫輕拍床墊的地方坐了下來。

在巴奇坐下後,史蒂夫啟動了吹風機,吹撫著巴奇濕漉漉的及肩長髮。

「你的頭髮又長了……」語氣溫柔而低沉,皺起魚尾紋,史蒂夫溫柔地撫摸著巴奇的髮絲,「都要超過肩膀了。」

閉著雙眼,巴奇享受著史蒂夫的手在自己頭皮及髮絲間來回的感觸,輕聲問道:「……你不喜歡?」

「不,我很喜歡……」史蒂夫彎下腰,在巴奇耳邊低聲說道:「只不過我還沒見過你短髮的模樣,有些好奇。」

耳邊的溫熱氣息以及低沉嗓音讓巴奇渾身一陣顫慄,微微睜開了眼睛,看向一旁的史蒂夫,低笑著:「……要不,下次你幫我剪吧?剪成你喜歡的模樣……」

「只要你放心讓我幫你剪……只不過……你什麼模樣我都喜歡怎麼辦?」

「……你知道我頭髮長很快。」巴奇臉頰升起歡喜與羞澀的紅暈,舔了舔紅潤的嘴唇,「你可以常常變換。」

就在兩人近似調情的談話間,巴奇的頭髮也吹乾了。

在史蒂夫將吹風機收了起來,並從床頭櫃上拿起方才購入的保險套跟潤滑劑回到床邊後,巴奇無意識地歪著頭,望著史蒂夫將手中的東西放置在一旁的床上,然後欺身向前,伸手撫上自己的臉頰,吻了上來。

「嗯……」

閉上眼睛承受著史蒂夫的吻,不到一小時前他們才第一次接吻,但巴奇覺得自己已經愛上了這種感覺,情不自禁地輕輕擺動著臉頰摩娑史蒂夫的手掌,發出了舒服的鼻音。

雙手搭上了巴奇的肩膀,邊吻著巴奇,史蒂夫輕輕地往前傾將巴奇壓往柔軟的床墊上。

兩人份的重量讓柔軟彈簧床發出了輕微聲響,巴奇有些紅了臉,而史蒂夫並不在意,只是變換著親吻的角度,一下一下地吻著巴奇的臉頰、鼻尖、嘴唇,接著抬起上身將巴奇稍微往上移到了床的中心,用雙手分開了巴奇的雙腿後將自身卡入。

就在史蒂夫打算伸手握住巴奇的陰莖時,巴奇握住了史蒂夫的手,搖了搖頭,壓抑著羞恥心低聲說道:「不用了……我現在只想趕快……在體內感受你……」

說完這句話後,巴奇不敢再看向史蒂夫,只是用雙臂遮著自己紅得不像話的臉,顫抖著聲音:「快點……進來……史蒂夫……我已經等不及了……」

天曉得說出這句話需要巴奇多大的勇氣。

巴奇畢竟是個健全的年輕男性,要不是眼前這個人是史蒂夫--令他產生性慾並渴望被擁抱的這名比他年長許多的同性--他壓根不會接納男人的入侵,更不用說剛才他還偷偷在浴室裡自己給自己擴張,這些都是因為他渴望著從體內感受史蒂夫的存在。

「……好的,巴奇……」沉默了一會,史蒂夫的聲音從身上傳來,「如果因為疼痛或是不適想要我停下一定要跟我說,知道嗎?」

看到整張臉都埋在兩條手臂之下的巴奇點了點頭後,史蒂夫在給自己勃起的陰莖套上了套子之後拿起了罐裝的潤滑劑,撫摸著巴奇的因緊張而抽搐的小腹,對巴奇輕聲叮囑:「深呼吸,放鬆身體……」

完全不敢移開手臂的巴奇只能聽從史蒂夫的指示深呼吸。只聽得有一小聲像是扭開什麼容器的聲音,巴奇才剛猜測大概是潤滑劑的下一瞬間,後穴突然被冰涼的黏滑液體淋上的刺激讓他全身一震,緊接著是修長的手指伴著濕滑的冰涼液體闖入內部的衝擊。

由於巴奇的小穴剛才被他自己稍微擴張過,所以其實主要讓巴奇驚訝的是來自於濕熱的內部被冰涼的刺激。巴奇差點就叫出聲來,但他害怕史蒂夫會停下,於是他趕緊將呻吟咬在口腔內。

剛將手指刺入,原本判斷應該會受到強大阻力的史蒂夫訝異於巴奇體內與前不久完全不同的濕熱柔軟,忍不住停下動作看向依然用雙臂遮著自己臉的巴奇,低聲詢問:「巴奇……你是不是在浴室裡自己做了什麼?」

「……我……」史蒂夫的疑問瞬間讓巴奇全身都熱了起來,一邊在心中慶幸自己早先就遮住了臉,不然現在一定紅得見不得人,一邊用細若蚊鳴的聲音坦率的回答:「啊……我用手指……試著擴張了……」

再度沉默了一會後,依然遮著自己臉的巴奇聽到史蒂夫深深嘆了一口氣,抽出了手指後將巴奇的雙腿抬到了他的肩上,壓低了聲音:「抱歉……巴奇……我知道你是為了我……」

「咦……什麼……啊啊?!」

巴奇還來不及問清楚史蒂夫為什麼要道歉,後穴內突然猛地被撐了開來,來自體內的衝擊使得巴奇幾乎無法呼吸,花了一點時間才發現那是因為史蒂夫一口氣將三根手指都捅了進來。

即使剛才自己擴張過了,但突然一下塞入三根手指,還是讓巴奇因猛然襲來的撕裂感而疼得差點噴淚。

「等……等一下……史蒂夫……嗚啊……!」

「沒事……別怕……我在幫你做接納我的準備……放鬆,忍耐一下……」

雖然聲音是那麼地溫柔,但不論是從史蒂夫在巴奇小穴內近乎粗暴的擴張動作,還是語氣中隱含著的強硬,巴奇都覺得史蒂夫好像在生氣。

不知所措之下,巴奇下意識地移開了擋在自己臉上的手臂,想要看看史蒂夫現在到底是什麼表情,然而才剛移開,突然間從體內的某一處像是有一股強烈的電流從史蒂夫戳刺到的部位瞬間竄上巴奇的腦袋。

「啊、啊!」

脹痛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強烈酥麻感,讓巴奇又害怕又亢奮,忍不住張大了嘴,弓起腰發出了高亢的呻吟。

「這……啊……啊……這是什麼……」

明明手上的動作相當粗暴,史蒂夫卻柔聲回答著巴奇顫抖著的疑問。

「這是前列腺,刺激這裡可以得到快感……舒服嗎?巴奇……」

顫動著被淚水打濕的睫毛,巴奇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張口急促喘著氣,下身的欲望因體內的快感刺激即使沒有任何撫慰也依然高高聳立,並滲出了前液。

「啊……嗯……哈啊……嗚嗚……」

出於本能,朦朧之下巴奇伸出手想要握住自己高漲的性器,卻被史蒂夫伸手阻止,欲望被懸在半空中不得解放,巴奇急得幾乎快要哭了出來。

「嗚……啊……嗯嗯……史蒂夫……求你……快……啊……啊啊……」

在巴奇近乎哽咽的要求下,史蒂夫終於抽出了手指,扶著自己傲人的硬挺,將火熱的頭部抵在濕軟的入口處,一點一點地將自身往巴奇濕熱緊緻的內部操了進去。

忍著被操開來的酸脹,閉著雙眼感受著幾乎塞滿了自己體內的碩大粗熱,終於被史蒂夫佔有的充實感讓巴奇因幸福而落淚,伸出雙手緊緊擁抱著史蒂夫。

一時之間維持著結合的姿勢,史蒂夫並沒有律動,只是忘情地吻著巴奇,而巴奇也熱情的回應著,唇舌黏膩的交纏著,發出了嘖嘖的水聲。

在巴奇的內壁適應了史蒂夫的粗熱硬挺後,史蒂夫開始挺動著腰臀,一點一點抽出又慢慢插回,並頂弄著前列腺,仔細觀察著巴奇的反應。

「還好嗎……?」

「嗯……我很好……」在史蒂夫前後緩慢地進出,並體貼的碾壓頂撞著自己內部的性感帶的溫柔攻勢下,巴奇舒服得直哼哼,用充滿著情慾的嗓音低吟著要求:「嗯……啊……用力操我……史蒂夫……」

「慢慢來……巴奇……不急……」

低聲說著,史蒂夫保持著溫和的抽插,並握住了巴奇的陰莖溫柔地上下套弄,直到巴奇全身顫抖著射了出來。

吻著巴奇因低喘而抖動著的小腿肚,史蒂夫微微一笑,「現在,你準備好了嗎?」

巴奇很快就發現史蒂夫這句話並不是疑問而是最後通牒及警告。

在宣告完後,史蒂夫就抓起了巴奇的腰,一改之前的溫和緩慢,狂野而猛烈地撞入巴奇,撞得巴奇全身因來自內部被火熱堅挺摩擦而過的衝擊快感而不由自主地痙攣,弓起了腰,從睜大的雙眼中不斷流出淚水。

而史蒂夫簡直像是永不疲累似地,大力操進巴奇的身體裡,抽插得又快又深,撞擊著巴奇。不斷被猛力搖晃、貫穿著脆弱的內部,巴奇終於無法再忍耐,雙手抵著史蒂夫的胸膛,下意識地想要從這侵襲著自己的超乎想像的強烈快感逃離,卻因為被史蒂夫緊緊抓著腰而徒勞無功,只能慌亂地搖頭哭喊。

不知史蒂夫操了多久,就在巴奇以為不能更快更重的一陣猛力抽插後,史蒂夫終於撞入了最深處並停了下來,隔著一層薄薄的薄膜,巴奇也能清楚感受到史蒂夫射出的炙熱液體,不禁全身一顫低低嘆了一口氣。

「你……你的白髮其實只是偽裝吧……根本不像六十歲……我快被你操壞了……」

「多謝你的稱讚,巴奇。」

抱起全身鬆軟無力的巴奇,溫柔地撫揉著巴奇不住痙攣的腰,吻著巴奇又濕又紅的臉,史蒂夫從容不迫地微微一笑,「這都是因為你的魅力,讓我覺得年輕了好幾十歲。」

還來不及感到喜悅,忽然感到還埋在體內的肉棒正在逐漸恢復硬挺跟熱度,巴奇忍不住輕輕驚嘆了一聲,抬頭睜著訝異、緊張以及期待的眼神望著史蒂夫。

「還有辦法再來一次?」

「只要你有辦法,我奉陪到底。」

互相挑釁著對方,兩人一邊輕笑一邊吻上了彼此。

 

 

*** *** ***

 

 

時光飛逝,巴奇跟史蒂夫同居已經將近六年,就如同史蒂夫當年所允諾的,在巴奇畢業之後他依然跟史蒂夫住在一起。而且他現在是史蒂夫的助教,比起畢業前,他們現在不論在家裡還是在大學裡都出雙入對、形影不離。

3月10號是個特別的日子,巴奇從一大早就忙得不停。

「荷蘭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一邊在放在烤盤上的烤雞上撒下歌詞中所提到的香料,巴奇嘴裡輕輕哼著歌,「請記得代我問候住在那裡的一個人,他曾是我的真情摯愛……跟他說為我縫件白亞麻襯衫…… 荷蘭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不用縫線也沒有針工,那麼他將會是我的真情摯愛……」

「……你正要去史卡博羅市集嗎? 」

忽然間,來自背後的低啞歌聲在耳邊響起的下一瞬間,巴奇就感覺到了從背後緊緊環抱上來的力道及體溫,巴奇有些驚訝地轉過頭去,正好望入一雙溫柔的蔚藍,帶著笑意凝視著他。

「請代我告訴他,不用特地做什麼,他就會是我的真情摯愛……」柔聲低語,史蒂夫低頭吻上了巴奇因驚訝而微啟的唇。

「……你改寫的這個歌詞聽起來不錯,要不要跨行當個歌手?」

舔了舔嘴唇,巴奇用玩笑話掩飾過自己快速的心跳及燥熱的臉頰,再度將臉轉向處理到一半的烤雞,「再等一下,等我把烤雞放入烤箱後我們就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可以做我們想做的事……」

史蒂夫用大拇指的指腹撫弄著巴奇濕軟的唇瓣,低聲說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們可以去外面的餐廳,不用你自己辛苦……」

回過頭,巴奇微微一笑,稍微墊起腳尖,用自己的唇貼在史蒂夫的嘴角,打斷了史蒂夫的話,「讓我自己做,難得生日我想一整天都跟你一起待在我們的家裡……」

史蒂夫不再說什麼,只是用柔情的眼神望著巴奇。

在巴奇加快了速度,將烤雞塞進了烤箱之後,史蒂夫就以不可思議的體力抱起了巴奇,將他帶到了房間裡,放到了床上,俯身吻了他。

關於做愛的頻率,他們基本上盡量限制在一個禮拜兩天。

因為在他們第一次上床之後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就像是餓了許久終於嚐到食物美味的野獸般每天瘋狂索求彼此。

巴奇本來就是精力旺盛的大學生,而史蒂夫的體力更是超乎他的年齡,每次都操得巴奇像灘水,癱軟在他身上求饒。

後來他們自覺這樣的生活太頹廢,而且還必須顧及到大學的生活,所以他們就在商量後定下了這個規定。

因此這次在好好地承受了相隔了三天的史蒂夫的熱情之後,巴奇在疲累的滿足感中沉沉睡去。

當再度醒來時,巴奇發現自己正躺在史蒂夫溫暖的懷抱中。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巴奇先是幸福的傻笑著將臉埋入史蒂夫厚實的胸膛中,嘟噥著無意義的音節,才突然想起他的烤雞還在烤箱中。

「……糟了!我的烤雞!」

在巴奇從床上跳了起來後,史蒂夫也跟著醒了過來並尾隨在巴奇身後來到了廚房。

就如同巴奇所預料的,烤箱中的烤雞早就已經涼掉,巴奇匆匆忙忙地將烤雞取出,垂頭喪氣地對史蒂夫說道:「抱歉,史蒂夫……」

「沒關係,冷掉了也很好吃。」史蒂夫溫柔地輕拍著巴奇睡亂了的後腦勺,「而且這都是因為我讓你太累的關係,再說了今天是你的生日,該道歉的是我。」

於是在一同享用了有些遲了的生日大餐後,在收拾的過程中,他們又忍不住擁吻在一起,激情之下史蒂夫就在廚房以站立的方式狠狠操了巴奇。

第二次的做愛結束後,他們一起以史蒂夫抱著巴奇,並插在他體內的姿勢移動到了浴室中,清洗完身體後一起擠在浴缸內泡了一會,直到巴奇快睡著他們才起身離開浴室。

在幫昏昏欲睡的巴奇吹乾頭髮後,史蒂夫拉起了巴奇的手,帶著他來到了史蒂夫的畫室內。

放開了巴奇的手後,史蒂夫將畫室中間用白色的布蓋著的畫拿到了巴奇的面前,溫柔地微笑。

「生日快樂,巴奇。」

「……謝謝你,史蒂夫……」接過史蒂夫手中的畫,巴奇打從心底開心的笑著。

他知道史蒂夫從前幾個月就開始繪製這副畫,而且一直不願讓巴奇看到,所以巴奇多少也猜到了史蒂夫是在畫要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雖然早就猜到不過真的收到了還是非常的開心。

在史蒂夫溫柔的眼神示意下,巴奇迫不及待地掀開了白布。

只見畫布上帶著溫暖的橘黃色調的筆觸下,隨意批散著長髮的自己正用著慵懶柔和的笑容望著前方,半裸的上身披著一件米黃色的被單,半躺在床上,可以從畫中的氛圍看得出這副畫中的自己正處於最幸福滿足的狀態--也就是剛與史蒂夫享受完性愛的事後--但卻又沒有色情的感覺,而是溫暖的幸福感。

仔細地凝視著畫上的自己,巴奇臉上不僅浮現起淡淡的紅暈。

接著,他忽然發現畫中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帶著一只海藍色的戒指,忍不住訝異的看向史蒂夫。

「這個是……?我沒有戴過這種戒指……」

疑問之聲還沒落下,巴奇的疑惑馬上就得到了解答。

握起了巴奇的左手,深情溫柔地微笑著,史蒂夫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枚銀色的戒指,將它套入了巴奇左手的無名指上。

「現在有了。」

在史蒂夫低聲的宣告中,巴奇傻了似地低頭看向自己無名指上閃著銀光的戒指,設計相當的傳統的戒台上鑲著一顆海藍色的寶石,就跟畫中的色彩一模一樣。

「這是海藍寶石,三月的……也就是你的誕生石,象徵幸福與長壽,還有愛情。」史蒂夫抬起巴奇的左手,在他的手背上深情一吻,「我希望你能戴著它,與我共度未來一輩子的人生,直到時間走到盡頭……你願意嗎?」

在史蒂夫藍眼凝視下,難以置信的狂喜籠罩著巴奇,令他全身無法抑止地微微打顫。

「……我……我願意……史蒂夫……我願……意……」

史蒂夫溫柔的笑容慢慢地模糊了起來,巴奇緊緊握著手上的戒指拼命點著頭,哽咽得話都說不完整,終於在史蒂夫環上的雙臂中激動得哭了出來。

 

 

*** *** ***

 

 

「……所以這分明就是婚戒,你再說這不是愛情,世界上就沒有愛情了。」

聽完巴奇回憶起關於左手無名指上戒指的回憶後,娜塔莎一臉你他媽逗我?的表情瞪著笑得像個傻瓜的巴奇,「你跟羅傑斯的婚禮記得找我當伴娘。」

「……如果真的有婚禮的話。」

將視線落在了戒指上,巴奇笑了笑,喝了一口昂列咖啡。

之後他們倆人聊了關於這些日子以來的一些事,與娜塔莎道別後巴奇回到了大學,循著這些年來再熟悉不過的路線走進了畫室裡。

看著坐在畫布前,舉著畫筆在上頭描繪著圖案的蒼老背影,巴奇忽然感到心中一揪,快步走了過去從背後抱住了史蒂夫,將臉深埋在他的肩上,閉上眼忍著從眼眶中泛起的酸澀。

他不需要婚禮,巴奇想,他只需要能一直陪在史蒂夫身邊,直到永遠。

「怎麼了?」

感受著輕拍著自己後腦勺的掌心溫度,聆聽著耳邊的溫柔關懷,巴奇想了一下,才忍著哽咽開口說道:「我……覺得我很幸運,可以在那麼早的時候就遇見了你,而你卻在將近了六十歲才找到我……」

史蒂夫轉過身,將巴奇摟入懷中,低聲說道:「不,我才幸運……我的下半生都將有你陪伴著我……而你……」

「所以我比你幸運,史蒂夫。」從身後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巴奇輕輕笑了起來,「有你留給我的記憶,我可以用下半輩子來想著你。」

「……巴奇……」

巴奇笑著緊緊抱住史蒂夫,「不要這副表情,史蒂夫……我真的很幸運……能夠遇見你……你讓我發現了自己的真實色彩。」

現在回想起來,巴奇大概早在史蒂夫那麼對他說的瞬間,就愛上了他吧。

「……不,巴奇……是你將鮮活的色彩帶到了我的世界中……」史蒂夫捧起了巴奇的臉,真摯地低語:「你是我唯一的愛……我愛你。」

第一次聽到史蒂夫如此明確清楚的表白出我愛你,巴奇先是瞪大了雙眼,接著慢慢地顫抖著身軀,笑著哭了出來。

「我也愛你……史蒂夫……」

這樣就夠了,巴奇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很幸福,即使將來史蒂夫會早他一步離開,他也依然可以依靠著這份愛與記憶活下去。

因為,他給了他真實的色彩。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