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rue Colors (中)

上在這裡

大學教授白髮盾X大學助教冬的腦洞

(但是目前巴奇還是大學生)

___

 

 

在史蒂夫與巴奇同居後經過半個多月的某個周日早晨。

即使是假日也都固定在早上六點醒來的史蒂夫在梳洗完畢從浴室走到餐桌邊時正好目睹巴奇心情愉快地將鍋中的煎蛋放入盤中的畫面。

看到史蒂夫出現,巴奇立刻笑容滿面的將鍋子放回爐子上後舉起兩個盤子,迎向史蒂夫,開心的展示盤中的培根煎蛋。

「早安,史蒂夫!」巴奇興奮地像是個孩子般,眼神閃閃發光,「你聽我說,我剛才連續打破的兩顆蛋居然都是雙黃蛋!真是太幸運了,今天一定會有什麼好事!」

而那份單純的喜悅也感染了史蒂夫,讓他自然而然地浮現起了笑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巴奇的頭髮,並順著髮絲輕輕撈起他那隨意綁起的馬尾,在指縫間梳了幾下,由衷地說道:「早安,巴奇,一大早就能看到你那麼開心對我來說就是一件好事。」

響在耳邊的渾厚嗓音、溫柔的笑顏,還有自己頸項間手心的溫度都讓巴奇心臟暮地一跳,一股燥熱衝上臉頰,為了不讓史蒂夫發現異狀,巴奇連忙低下頭,很快地說著:「唔、呃……謝、謝謝你……」

然後低垂著紅通通的臉,輕輕推開史蒂夫的手,匆匆忙忙將盤子分別放在平常兩人固定的位置上。

在史蒂夫拉開椅子坐下後,巴奇又從冰箱拿出了柳橙汁分別幫他們彼此都各倒了一杯,再度抬起頭望向史蒂夫時臉上已經恢復了正常的模樣。

解開了身上的圍裙,掛在自己的椅背上後坐了下來,巴奇帶著笑容舉起了叉子對著史蒂夫說道:「好了,我們開動吧。」

於是兩人就開始一邊談笑一邊用起了早餐,就像同居以來的每一個早晨,並在和睦融融地用完早餐後,史蒂夫幫著巴奇整理用完的餐具,兩人一起穿著同一款式的圍裙擠到流理台前清洗碗盤。

每天早晨他們都是這樣開始一天的生活。

由於子彈穿過時造成的深層傷害,巴奇的左手一直到昨天才終於拆掉了繃帶,然而即使因為繃帶而行動不便,但由於巴奇的堅持所以盡管史蒂夫表達過不用巴奇那麼辛苦的意思,他們的家務依然是分工合作,特別是做飯,尤其是早餐。

讓史蒂夫保持健康均衡的飲食是巴奇的目標,而一天之中最重要的莫過於早餐更是巴奇的主張,因此每天早上巴奇都會比史蒂夫早起半個小時,算好了史蒂夫梳洗完畢的時間將早餐準備好,好讓史蒂夫可以即時享用到熱騰騰的早餐。

而在自己的課業空檔,巴奇都會待在史蒂夫的身邊,就像之前一樣,甚至更加變本加厲地努力幫著史蒂夫處理一切,儼然是史蒂夫的貼身私人助理。

而史蒂夫只在剛開始表示巴奇不用為自己做到那種地步,但在巴奇堅持這是報恩,而且他想要這麼做後史蒂夫也就盡可能順著巴奇的意思,並想辦法在其他範圍內幫忙巴奇。比如說像現在這樣,陪著他一起洗碗盤。

至於為什麼巴奇不乾脆轉系直接投入史蒂夫的門下,純粹只是因為巴奇實在沒有美術天分,他有自知之明,不想以後讓別人笑話史蒂夫身為一個美術教授所教出來的貼身學生畫得跟鬼畫符一樣,所以他才打消了轉系的念頭。

不過巴奇早已在內心給自己默默定下了未來的志向,他畢業後決定要在史蒂夫身邊擔任助教,他不需要薪水,只要能繼續跟史蒂夫像現在這樣住在一起生活就好。

雖然他還沒有跟史蒂夫提起過。

巴奇有些害怕史蒂夫會拒絕他,畢竟,他也不是他的什麼人,只是因為史蒂夫是個溫柔善良的老好人,才會拯救他、幫助他、收容他。

盡管巴奇或多或少能感受得到史蒂夫對自己的喜愛,但他不能也不敢確定史蒂夫對自己的好是源自何種感情,是否有稍微那麼一丁點像是自己對史蒂夫那樣,想要被擁抱、親吻……做愛的感情?

無論如何巴奇都不敢問,恐怕也不會有提起勇氣詢問的那麼一天,他只能戰戰兢兢地在史蒂夫的寬容下享受這份溫暖。

「今天天氣很好,等會要一起去中央公園嗎?」

在將洗好的餐盤放進烘碗機中後,巴奇看向窗外晴朗的天空,一邊在心中想著如何利用冰箱中的食材做出三明治午餐盒,一邊對身旁的史蒂夫開口問道。

也許一般像巴奇那種年紀的大學生好不容易熬到放假日不是在家裡看電視打電動就是出門逛街看電影,但是對巴奇來說,他寧可陪著史蒂夫到公園,兩人並肩散步在林蔭道上,感受著襲襲微風拂面,看著史蒂夫坐在公園長椅上描繪著來來往往的人物及風景的側臉。

巴奇真心覺得那樣就是他最幸福的時刻。

「很棒的提議,巴奇,或許我們可以下午去,」然而出乎巴奇的意料之外,史蒂夫卻說道:「上午我跟一位友人有約必須留在家裡,你不用在意,去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眨了眨眼,巴奇很意外地開口:「友人?」

跟史蒂夫一起生活了那麼久,除了大學裡的教授同僚以外他還沒見過史蒂夫的朋友,而且還是特地來訪的,一定是相當親密的朋友。想到這裡巴奇忍不住升起了想要見一見那位友人的念頭。

史蒂夫點了點頭,直接坦白地將來客的資訊毫不保留地告訴了巴奇,「前中情局局長尼克福瑞,之前你的事正是多虧了有他幫忙,這次來我想應該不是普通敘舊,你還是……」

「你怎麼不早點說?他什麼時候會過來?」一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整個人精神都來了,打斷了史蒂夫的話,興匆匆地打開了冰箱,「我可得好好招待他!」

看著巴奇眼中閃爍的興奮光芒,史蒂夫只能將後面原本想說的話吞了下去,「大概十點左右會過來。」

「嗯……我看看……好,蘋果派應該還來得及。」

低喃著,巴奇開始動手準備製作蘋果派的材料。

「你不用太費心,巴奇。」站在一旁的史蒂夫看著巴奇忙著烘烤蘋果派的模樣,臉上浮現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好好的假日,你可以自由地去休息玩樂,不需要為了兩個老頭子大費周章。」

「你在說什麼見外的話?我想要看看你的朋友長得什麼模樣,而且也得感謝他幫忙了我。」巴奇一邊興致勃勃地忙和著,一邊高聲回應。

所以他沒注意到浮現在史蒂夫臉上那沉思的表情。

 

 

*** *** ***

 

 

在巴奇烤好蘋果派,並沖好了一壺熱紅茶後,牆上的掛鐘一移動到十點整他們家的門鈴就準時響起。

抱著好奇又緊張的心情,巴奇跟在史蒂夫身後來到了玄關,看著史蒂夫打開門後出現在門外的訪客。

只見一名高大壯碩的光頭黑人站在門外,一身黑色皮大衣,再加上左眼的黑色眼罩,讓他看上去氣勢攝人。

在與史蒂夫寒暄過後,那位黑人轉向了巴奇,興味盎然地快速打量了一下後才開口對史蒂夫說道:「想必這位就是那個讓你破天荒第一次主動來我這尋求幫助的忘年之交?」

在發現話題轉到自己身上後,巴奇連忙從史蒂夫身後主動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之前多謝你幫忙。」

揚起了眉,伸手與巴奇握手後,男人道出了自己的名字:「尼克‧福瑞。」

「我知道,史蒂夫之前跟我提過你。」巴奇興奮地上下晃動著手,「請進來坐,我剛好烤了蘋果派,吃點吧。」

在三人來到了客廳坐下後,尼克先是面露訝異地瀏覽了被巴奇整理得異常乾淨整齊的室內。雖然史蒂夫生活習慣平常也算良好,但畢竟獨居老人,又是個畫家,對於生活環境倒也不是那麼在意,然而自從與巴奇認識並且同居之後,由於巴奇本身擁有些許的潔癖,所以史蒂夫家中現在幾乎一塵不染。

而當尼克在巴奇的推荐下品嚐了一口剛出爐的蘋果派後,更是驚奇地瞪大了雙眼。

「這是你自己烤的?」看到巴奇得意地點了點頭後,尼克不禁發出讚嘆:「恭喜你,羅傑斯,那麼完美的兒子難怪你會對他情有獨鍾。」

聽到兒子這個詞,巴奇原本臉上的笑容無法抑止地垮了下來。

而史蒂夫則是壓低了嗓音,警告似的喊了一聲:「尼克。」

「別誤會,羅傑斯隊長,我只是感到欣慰,」尼克將雙手放到了膝蓋上,看了一眼表情僵住了的巴奇,「將近暮年還能得到那麼優秀可愛的年輕小伙子陪伴,如今這種世代就算是親生兒子會那麼照顧父親的也很少見。」

「我現在已經不是隊長了,福瑞前局長。」四兩撥千斤的回擊了尼克故意為之的稱呼後,史蒂夫看向巴奇,浮現在那張皺起紋路的笑臉上全是驕傲與溫情,「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到像巴奇那樣溫柔優秀的好孩子。」

能夠聽到史蒂夫在別人面前稱讚自己,巴奇應該要感到開心的,但他心中卻像是有一根針刺在上頭,又痛又難受。

「如果需要你也可以正式領養他。」

「……其實我也有在考慮,只要巴奇願意……」

當史蒂夫那麼說的瞬間,一直默默地聽到這裡的巴奇終於忍不住猛地站起身,大叫一聲:「不!」

史蒂夫跟尼克都一臉訝異地抬頭望著巴奇。

「……巴奇?」

史蒂夫的呼喚聲讓巴奇回過神來,自知自己失態地紅了臉頰。

「……我……我想起來剛才烤蘋果派時把蘋果用完了,我現在去買。」

低垂著頭自顧自地說完,也不管史蒂夫擔心地望著自己的眼神,巴奇快步走到臥室取出錢包後又快步地走到玄關,並在內心又難過又氣憤地的想著,他一點都不想當史蒂夫的兒子。

史蒂夫對他來說的確亦師、亦友、亦父,或者以年齡來說,說是爺孫也不為過,但是當巴奇聽到別人當面提到他們就像一對父子時,內心只感到了刺痛以及焦慮。

他想要的是……想要的一直都是有朝一日能成為史蒂夫的……終生伴侶。

明知這只是奢求,但這個念頭總是在巴奇的內心深處揮之不去。

他想起有一次史蒂夫忍不住脫口讚揚,巴奇如果是女性,絕對是個完美的妻子後,巴奇的表情變得很複雜,所以史蒂夫趕緊道歉說他並沒有什麼奇怪的意思,只是很佩服巴奇的家事全能,特別是料理才能。但巴奇心裡想的其實是:雖然他們年齡相差很多,但如果他真是女性,那麼至少他跟史蒂夫在一起的可能性絕對比起現在還要來得多些。

但是剛才史蒂夫說他有在考慮領養自己……也就是說史蒂夫只是把自己當作兒子般關愛,那不就代表他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嗎?

在心中煩躁地想著,巴奇推開了大門。

然而才剛推開門跨出一步,一身狼狽地倒在門外的紅髮女性立刻讓巴奇之前所有的煩惱都化成驚訝,多年培養出來的戰鬥本能雖然讓他當下反射性地往後避開擺出了攻擊的姿勢,但當他看清了對方是誰時,他立刻收起了攻擊態勢,瞪大了雙眼。

「……娜塔莎?」

「嗨……詹姆斯……」

乍見到過去的同伴,巴奇相當地意外驚喜,但在發現娜塔莎得身上全是打鬥所留下的痕跡及髒汙,忍不住蹲了下去,將手抵在她的肩上關心的問道:「妳怎麼了?」

「我逃離了……詹姆斯……跟你學的……」

「妳還好嗎?有沒有受傷?」

「你以為我是誰?」

在娜塔莎輕輕搖了搖頭後,稍微鬆了一口氣的巴奇才繼續問道:「妳怎麼找到這裡的?」

「皮爾斯那裡有關於這裡的資訊……但是由於情報局的保護他無法出手……」

「那麼妳……」

「我老實跟你說……他本來想要利用我跟你之前的關係讓我從你這裡取得關於史蒂夫‧羅傑斯的訊息……但我抗命了。」

「妳是為了我……?」

娜塔莎歪起嘴角,哼笑了一聲:「少臭美,我只是厭倦了那樣的生活……」

「那妳今後……」話說一半,巴奇突然想起這裡是外面,而且娜塔莎雖然似乎並沒受傷但看上去很疲累又狼狽,於是他果斷決定先帶著娜塔莎回到家裡。

「總之妳先進來再說。」

雖然家裡還有尼克在……或者說正是因為有尼克在,所以巴奇更是毫不猶豫的扶起了娜塔莎,轉身走回家裡。

在看到原本心情不好的巴奇突然帶著一個不認識的姑娘進了家裡,史蒂夫不禁一臉訝異地站起身,一邊走去幫忙扶著娜塔莎坐到了沙發上一邊問道:「巴奇?這位女性是……?」

「娜塔莎‧羅曼諾夫,我以前在九頭蛇認識的……」猶豫了一下,低頭與娜塔莎互望了一眼,「友人。」

對驚訝地瞪大了雙眼的娜塔莎拋了一個媚眼,巴奇走到廚房替娜塔莎倒了一杯水後才繼續對史蒂夫說明。

「娜塔莎跟我一樣都是被皮爾斯帶回去的孤兒,對於過去都沒有任何記憶,你別看她是個漂亮的姑娘,她打起來的強悍狠勁比起我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一邊對史蒂夫述說著,巴奇臉上浮現著懷念及與有榮焉的微笑,「我們曾經一起對付過許多與皮爾斯敵對的人士。」

在聽了巴奇的話後,史蒂夫將手放在下巴上,盯著娜塔莎看,「那麼羅曼諾夫女士現在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想必跟皮爾斯有關?」

巴奇點了點頭,將方才娜塔莎對自己所說的話全都轉述給了史蒂夫聽。

「……這麼一來……」史蒂夫沉思了一會,「我想今後羅曼諾夫女士的立場將會非常危險。」

「你可以幫忙娜塔莎,對吧?」點了點頭,巴奇看向一直在一旁保持沉默的尼克急切地問道:「像幫忙我一樣地幫忙她脫離九頭蛇。」

尼克將雙手背在身後,凝視著巴奇,一會後才開口:「……如果說條件是你跟羅曼諾夫都必須加入情報局,你會答應嗎?」

「咦……?」

忽然間,史蒂夫站到了一臉懵懂的巴奇面前,擋住了他們之間的視線,嚴肅地瞪著尼克,「你來這裡的目的果然是想收巴奇進情報局。」

「而這也是你不希望讓巴恩斯跟我見到面的原因。」尼克不慌不忙地說道:「剛剛才會故意氣走巴恩斯。」

「……什麼?」

巴奇錯愕地看向史蒂夫,而對方只是繼續維持著瞪著尼克的姿勢。

「即使你隱藏得很好,別以為我沒注意到你在巴恩斯起身離開的瞬間臉上的表情變化。」

說著,看到史蒂夫臉上表情依然沒有變,尼克抬起單眼,將視線在三人面前來回,「巴恩斯先生還有羅曼諾夫女士過去的經歷及能力非常適合擔任特工,不好好替國家效勞是件很可惜的事,國家需要你們。」

史蒂夫皺起了眉,強硬地表示:「那是非常危險的工作,巴奇之前在皮爾斯手下的遭遇已經夠了,我不希望巴奇再度陷入另一個危險的生活。」

巴奇凝視著史蒂夫臉上皺起的表情,知道了他一直都在為自己的事煩惱擔心,不禁在內心感到了歡喜。

「……史蒂夫,你不希望我去?」

「不希望。」史蒂夫望著巴奇,臉上的表情柔和了起來,「……我希望你能留在這裡做個輕鬆自在的大學生,只要你願意,畢業之後也可以繼續住在這裡。」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的內心一陣悸動,馬上就果斷地拒絕了尼克,「那我就不去了。」

「……可惜。」

看著一臉惋惜的尼克,巴奇笑了笑。

「抱歉,我只想當一名普通的大學生。」還有陪在史蒂夫身邊。

將視線與史蒂夫的交會,兩人對彼此露出了笑容後,巴奇再度看向尼克,正色道:「但我還是非常殷切地希望你能幫助娜塔莎。」

「……我可以。」一直安靜地望著他們的娜塔莎突然開口問道:「情報局是為了國家而做事,對吧?」

看向娜塔莎,尼克點了點頭,「是的,羅曼諾夫女士,完全都是為了國家。」

「那麼,我加入。」

尼克走到了娜塔莎面前蹲了下來,對她伸出了手,「由衷歡迎妳的加入。」

後來尼克將娜塔莎收為養女,培養她成為超級特工,甚至計劃要讓娜塔莎接手考森成為下一任的情報局局長,不過那已經是在很久以後的事了。

「保重,娜塔莎。」

「你也是,詹姆斯。」

在目送了尼克帶著娜塔莎離開後,雙雙佇立在玄關的史蒂夫跟巴奇陷入了一陣有些奇妙的沉默。

好一會後,巴奇才打破了沉默,抬起頭望向史蒂夫有些遲疑地開口問道:「史蒂夫……尼克剛才說你是故意氣走我的……也就是說……你……」

巴奇緊握著拳頭手心的汗水幾乎都要滴落地面。

史蒂夫知道說了想要領養自己就會把自己氣走,也就是說,史蒂夫明白巴奇並不是想當史蒂夫的兒子才會故意那麼說。而且,史蒂夫說他希望自己留下來,即使是畢業之後,也可以繼續住在這裡。

……也許,他並不是完全毫無希望。

「我……」

鼓起了勇氣,巴奇伸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緊張地蠕動著嘴唇,才剛想要說些什麼,然而下一瞬間史蒂夫突然將他溫柔有力地擁入懷中,一時之間巴奇竟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僵直著身軀任由史蒂夫環抱著自己。

史蒂夫微笑著捧起了巴奇的臉,與訝異地望向自己的巴奇相望,柔聲說道:「我知道,巴奇……我都知道……抱歉,剛才故意讓你傷心。」

難以言喻的驚喜慢慢地湧上心頭,巴奇開心地幾乎快要哭了出來,揪著史蒂夫的衣物將臉埋在史蒂夫的胸前哽咽著低訴:「我……史蒂夫……我……我並不想當你的兒子……我對你……我想要的是……」

伸出食指抵在巴奇的唇上,史蒂夫臉上難以察覺的艱澀笑容稍縱即逝,溫柔地撫摸著巴奇的頭髮,帶著歉意輕輕說道:「但你得明白一件事,巴奇……你還年輕,未來還很長,而我將會留下你……獨自一個人。」

「別說,史蒂夫!」巴奇搖著頭,用力抱住了史蒂夫,顫抖地低語:「你會活很長很長……」

巴奇一直不願去思考關於他們之間壽命差距的問題,然而史蒂夫輕易地就說出了巴奇內心深處不願面對的現實及最大的恐懼。

「而且我……就算如此,我還是想要跟你在一起……不對……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更要把握時間陪著你……我……我必須……必須陪著你……我想要陪著你……讓我陪著你……」

史蒂夫輕輕用手指勾起巴奇的下顎,望進那雙張著水膜的灰藍,沉默了很久,才柔聲低訴:「你真的是一個非常溫柔善良的好孩子……也是個傻孩子……」

說著,史蒂夫將上身微往前傾,摟住了巴奇的腰讓巴奇更貼近自己後,吻上了巴奇顫抖的雙唇。

感受著唇上溫熱的觸感,巴奇閉上了眼睛,淚水滑落了臉頰,滴在地面上。

隱藏許久的慾火一發不可收拾,碰觸般地輕吻很快就演變成出乎想像激烈的熱吻,史蒂夫無法壓抑激情地將巴奇壓在牆面上,一邊吻著他,一手順著巴奇腰側的線條,滑過他的大腿內側,並抬起了他的右腳,另一手愛撫著他股間隆起的欲望。

在巴奇吐露著濕熱的喘息,拱起腰,將下身往史蒂夫的股間磨蹭時,史蒂夫終於忍不住低嘆了一聲,拉下自己的拉鍊,相比年齡來說相當粗長的陰莖立刻蹦了出來,巴奇低頭望著那比起自己得還要勇猛的勃起,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雙眼因期待而閃爍著。

史蒂夫握住了兩人的火熱欲望,並摩擦著相貼在一起,因冒出的前液而濕滑的柱身,湧上的陌生且強烈的快感讓巴奇縮起了身子,揪著史蒂夫的上衣,咬著下唇發出難耐的呻吟,站著的左腳因亢奮而顫抖幾乎站不穩,如不是史蒂夫有力的抱著他,只怕隨時都會滑落地面。

不久,在史蒂夫的手掌溫厚有力的套弄下,兩人很快地就解放在史蒂夫的手中。

吻著氣喘吁吁的巴奇,史蒂夫試探性地用手指沾了些精液,輕輕推開了巴奇抽搐著的穴口,卻遭遇了相當的抵抗。聽到了耳邊巴奇痛苦的悶哼,史蒂夫停下了動作。

感覺到史蒂夫抽出了手指,巴奇焦急地拉住了史蒂夫,慌亂地搖著頭,「別停下,史蒂夫……」

但史蒂夫只是反握住巴奇的手,安撫似地輕輕拍撫,「沒有潤滑劑跟保險套,我們不能再繼續下去。」

然而巴奇卻像是要不到糖吃的小孩般嗚咽地要求:「不需要……史蒂夫……不需要……可以用廚房的橄欖油……而且我……我從沒有跟別人做過,你不用擔心我有任何病!」

「巴奇,我相信你沒有病,我只是擔心你會受傷……乖,聽話……」

「不……」巴奇焦急地抓住了史蒂夫的手,「我不怕疼也不怕受傷……」

「但我會怕,巴奇,」史蒂夫吻了吻巴奇的額頭,溫柔地說道:「我會你疼、怕你受傷……我不願因為一時的情慾而去傷到你。」

巴奇張著一雙濕漉漉的灰藍望著史蒂夫,「……不是因為不想跟我做?」

「我很想,巴奇……我很想要你,但我不想傷了你。」

從史蒂夫語氣中的柔情,巴奇聽得出來,史蒂夫是真心地在關懷自己,所以他也只能咬住下唇,阻止自己哽咽出聲,輕輕點了點頭。

 

 

 

 

 

TBC

 

___

 

不小心爆字數了,所以插入跟求婚沿至下一話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