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太陽蛋與圍裙

裸圍裸圍!必須來個裸體圍裙PLAY不然對不起官方啵兒棒的腦洞啊!

老夫少妻的甜蜜新婚生活!

___

 

 

煎蛋的香氣飄進史蒂夫的鼻腔內,將他從舒適的被窩中喚醒。

看向身旁還依稀留有殘香跟餘溫的,那專屬於巴奇床位,史蒂夫的嘴角就無法不揚起幸福滿足的笑容,才剛睜開眼他就有預感,這將是一個愉快的早晨。

史蒂夫掀開被單走下床,在浴室梳洗完畢後,換上了輕便的家居服,心情愉快的走向飄散著令人垂涎香氣的廚房。

他的巴奇正背對著他,及肩的長髮盤在頭上,一手握著鍋柄,嘴裡哼著輕快的老情歌。

從髮尾掉落的幾縷棕絲讓史蒂夫心中為之一動,而最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巴奇的全身上下只裹著一件圍裙,圍裙底下他那健壯精實的肉體一覽無遺的全映入了史蒂夫的眼簾。

即使如此,習慣了巴奇有時會有超乎他預料的行動的史蒂夫不動聲色的走到了他身後。

「早安,巴奇。」

在史蒂夫道早安後,早就察覺到史蒂夫存在的巴奇只是稍微轉過頭看向一臉笑容的史蒂夫,同樣回以微笑,「早,愛賴床的老頭,我煎了你最愛的太陽蛋。」

挑起眉,瞄了一眼客廳牆上的掛鐘,史蒂夫好整以暇的回道:「我以為六點零七分還不算太晚。」

「我都出過一趟任務回來還洗過澡,在你臉上親了一下都沒醒,還說你沒賴床?」

雖然巴奇那麼說,但他的臉上並不是指責,反而堆滿了近似驕傲的笑容。

兩人都曉得這是由於對方是巴奇的緣故,如果換做是其他任何人,恐怕即使只是站在門外史蒂夫都會馬上警覺得醒來,換成巴奇自己也是如此,正因為住在一起的是彼此,他們才能真正完全安心的過著一般的家居生活。

「所以這就是你會全裸只穿著一件圍裙的原因?」

低聲問著,史蒂夫伸手用大拇指跟食指夾起巴奇圍裙的一小塊布料,露出巴奇結實的大腿以及臀部,手掌有意無意的碰觸著那充滿彈性的肌膚。

「小心你的手,火可不長眼,」伸手撥去史蒂夫不安分的手,巴奇瞪了他一眼,眼中卻是藏不住的笑意。

將視線回到鍋裡的蛋,巴奇熄火後將間得剛好的太陽蛋放到了盤子上,轉身走向餐桌。在經過史蒂夫面前時快速對望了一眼,別有深意地小聲說道:「……反正馬上就會弄髒。」

巴奇的話簡直像是在誘惑著史蒂夫。看著巴奇將蛋放到了桌上的背影,那形狀優美的背部以及微微翹起的臀部,史蒂夫覺得自己像是從來沒那麼餓過,不是胃,而是某個部分,是如此深深地渴望著巴奇。

史蒂夫慢慢走到了巴奇身後,輕聲低語:「很香。」

巴奇得意洋洋的笑著:「我可是用奶油煎的,當然很香。」

「不,我是說你……」史蒂夫從身後環抱住了巴奇的腰,並彎下腰將下巴靠在巴奇的肩膀上,鼻尖在裸露的頸項間輕輕摩蹭,「讓我很想先吃你……」

史蒂夫的溫熱嘆息噴在巴奇的肩膀上,讓他覺得麻麻癢癢的,忍不住縮著脖子笑了幾聲,「你老到鼻子壞啦?怎麼會香?我身上就算有味道也都是煙硝味跟血……」

還沒說完,巴奇的話就被堅毅的薄唇給堵在了嘴裡。

「嗯……」

巴奇沒有做出任何拒絕或反抗,反而熱情的回應著史蒂夫的吻,並且稍微分開了雙腿,將史蒂夫的手引導到了自己下身,那圍裙也遮不住的突起上。

在史蒂夫的手握上了巴奇的陰莖的同時,巴奇也握住了史蒂夫的硬挺,兩人一邊熱烈擁吻一邊幫彼此手淫。

兩片濕熱的舌頭癡纏在一起,貪婪的奪取彼此的空氣、唾液,手上也毫不吝嗇地試圖帶給對方愉悅的快感,直到巴奇因高潮而腿軟,氣喘吁吁的倒在餐桌上。

輕輕趴到了巴奇的背上,史蒂夫親吻著巴奇冒出了點點汗珠的背,輕聲問道:「就這樣繼續?」

「不……」巴奇搖了搖頭,扭頭看向一臉意外的史蒂夫,臉頰上升起情慾的潮紅,微笑著低語:「我想看著你……」

炫目似的瞇起了雙眼,史蒂夫感動的點了點頭,在吻了巴奇的腰窩後,溫柔地把巴奇翻到了正面,然後托起了巴奇的臀部將自己卡入了他已濕黏一片的雙腿間,同時也脫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老而彌堅的壯碩身材。

有些恍神的凝視著史蒂夫老當益壯的身體,巴奇因期待而顫抖著,揪起了圍裙,看著史蒂夫分開自己的雙腳,並抬到他的肩上,比起自己得還要來得粗大的陰莖高聳在自己股間的畫面,巴奇吞了吞口水,張開了有些顫抖的唇瓣,挑釁般地說道:「……老頭還能行?」

「這我可不清楚,得要問你,」笑了笑,史蒂夫游刃有餘的說著,就著手上的精液以及一旁餐桌上的食用油,將手指推入了巴奇的緊窄小洞內。

感受到巴奇身軀為之震顫,史蒂夫不禁勾起了嘴角,將手指往更深處送去,「不過能讓你哭著求饒,我想應該還行?」

仰起頭,巴奇輕蹙起眉,因私密處被異物入侵而吃痛地悶哼了一聲,卻依然張著一雙挑釁的眼神望著史蒂夫,低笑著:「那是我給你面子。」

「……喔?」停下動作,史蒂夫高高挑起眉,凝視著巴奇好一會,才柔聲地致上歉意,「原來如此,巴克,我委屈你了。」

「啊!嗚嗯……!」

突然間巴奇感到自己體內的手指開始粗暴地蠢動著,並且很快地增加,在裡頭分開、擴張,還不停按壓戳刺,卻故意避開了那處最敏感的部位,弄得巴奇不斷扭動著腰,想要出聲抗議又被史蒂夫給封在了嘴裡,只能乖乖地任由史蒂夫用手指玩弄他脆弱的內部。

幾乎要被體內那一直在高潮邊緣低空飛過的快感搞瘋掉的巴奇終於忍不住輕咬了史蒂夫的舌頭一口,在史蒂夫終於放開了蹂躪著他口腔的嘴後,巴奇才低喘著哀求。

「別再玩了……史蒂夫……算我說錯了……進來……快進……啊啊!」

巴奇的要求還沒說完,史蒂夫的長驅直入逼得他將所有的話都化成高亢的呻吟,碩大的火熱幾乎在進入的瞬間就一口氣沒入最深處,將巴奇填得滿滿的,並且還貼心的針對了巴奇的前列腺重點攻擊。

由於之前一直被吊著,強烈的快感彷彿潰堤般一下就淹沒了巴奇,當他好不容易在愉悅的空白中回過神來時,史蒂夫正微笑著望著失神的他。

「一插入就射了?你為了給我的面子還真是用心良苦。」

史蒂夫聽不出是正經還是揶揄的語氣讓巴奇又羞又氣,整個人都紅了起來,咬著下唇低罵:「你這故意欺負人的老混球。」

「我怎麼欺負你了?」

一臉無辜的表情,史蒂夫抓著巴奇的腰,開始了前後進出的律動。

「啊……」

雖然高潮過後的身體正處於不應期,但史蒂夫太熟悉巴奇的性感帶,每每都重重頂撞著那裡,被粗熱的陰莖在柔嫩的腸壁內摩擦攪動著的感受讓巴奇全身發麻,更不用說史蒂夫還舔拭啃咬著巴奇胸前敏感的乳尖,當史蒂夫再次握住了巴奇陰莖並猛地往內一頂的同時,巴奇又再度哭喊著射了出來。

然而盡管巴奇還在射精,史蒂夫卻依然大力快速地挺動著腰臀,用自己的肉棒在那因高潮而痙攣的濕熱肉壁內猛力抽插,操得巴奇又哭又叫,在這樣的過程重覆了幾次後,史蒂夫還沒射,還在大力進出,而巴奇已經只剩下哽咽啜泣的力氣了。

「對……對不起……夠了……我……我錯了……啊、啊!史……史蒂夫……不要了……我腰好酸……」

在即使自己已經射無可射,史蒂夫卻依然不變甚至激烈的搖晃下,巴奇終於忍不住伸手抵在史蒂夫的胸前搖晃著腦袋,低泣著求饒。

但史蒂夫只是用一手抓起巴奇的雙手,將他押回桌面上,咬著他紅紅的耳朵溫柔地輕聲安撫:「我知道你是在給我面子,放心……我不會讓我你失望的。」

史蒂夫溫柔的低沉嗓音讓巴奇從被蹂躪得又濕又熱的內部瞬間像是被電到般,一陣甜美顫慄飛快地順著脊椎爬上頭頂,不知害怕還是期待的複雜情愫使得巴奇全身不住打顫。

「不……不是……你真的……你……啊啊!啊!」

之後,史蒂夫真的沒讓巴奇失望,操到巴奇幾乎都快失神昏厥,才將滾燙的精液射入巴奇已被磨擦得又紅又腫的濕熱小穴內。

一切結束後,史蒂夫將被各種液體沾濕得一蹋糊塗的圍裙扔進了洗衣機,體貼的抱著腰酸腿軟的巴奇到浴室清理並重新換上家居服後,兩人回到了餐桌前,才終於開始一起吃已經涼掉的早餐。

「愛記恨的臭老頭……」被雖輕柔卻掙脫不了的力道摟著腰,巴奇一臉疲累地坐在史蒂夫的大腿上,按揉著自己酸疼的腰,小聲地嘟噥著。

史蒂夫笑了笑,在巴奇垂下的嘴角上輕輕一吻,「臭老頭不愛記恨,臭老頭只愛你。」

「……哼……啥時候學會說這種甜言蜜語了。」

甜滋滋的低罵,巴奇滿臉通紅的將自己面前的太陽蛋戳得稀巴爛,然後送到了滿臉笑容的史蒂夫嘴邊。

 

 

 

 

___

 

太陽蛋表示: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