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One more step (5)

前面章節:(1)(2)(3)(4)

巴奇後天雙性化梗

雖然肚子還不明顯但是孕期肉注意
大盾想忍耐可冬冬一直想要,而且因為之前那一次沒有記憶對冬冬來說算是第一次
所以大盾一邊細心安撫一邊溫柔地慢慢失控(

所以最後的最後有流血,雷慎入

___

 

 

「史蒂夫……」

低聲呢喃的呼喚響在耳邊,聲音柔軟低沉卻又重重撞擊著史蒂夫的心臟,攪亂著他的理性。

昏黃的桌燈反射出凝視著自己那雙有些困惑的灰藍,閃爍著的水光也在史蒂夫心中漾起了波紋,棕色腦袋歪著的模樣看在史蒂夫眼裡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景色之一。

然而當那個景色還包括了巴奇全裸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時,那就不只是覺得美好那麼簡單了。

感受到巴奇抵在自己腹肌上的掌心溫度,以及大腿內側的緊實溫熱,一股躁熱順著血流集中湧向下身的慾望及臉頰,面對此生最愛的人那樣的誘惑,別說擁有四倍的自制力,恐怕就算四十倍史蒂夫都無法阻止自己的下半身起反應。

「巴奇……你先下去好嗎?」

盡管史蒂夫還是想辦法運用了全部的理性才不讓自己像隻瘋狂的野獸伸出手抓住巴奇將他壓在床上,再狠狠用自身怒張的慾望捅進那處上次才被自己肆意蹂躪過的小洞,但這似乎引起了巴奇的不滿。

絲毫沒察覺到史蒂夫內心的掙扎,巴奇反而還磨蹭著下身開口不滿地問他:「……為什麼都硬了你還是不肯操我?」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會聽到巴奇那麼對自己說。他是有感覺這幾天巴奇一直有意無意地在誘惑他,但像現在這樣如此直接粗暴的還是頭一遭。

看著史蒂夫整張臉都紅得像煮熟的波士頓龍蝦般張嘴瞪眼一臉窘迫,巴奇抿了抿唇,垂下睫毛,小聲地呢喃:「……是不是因為之前那次我不好用你才不想再操我?」

看到巴奇自卑的表情以及話中物化自身的發言,史蒂夫立刻握住了巴奇的手衝口而出:「不是這樣的!巴奇!我一直都很想用……呃……很想……抱你……」

說到後面史蒂夫整個人都紅了起來。他非常想,但是又不敢去想。怎麼可能不想?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他當然會想操巴奇,擁抱他所愛、也愛著他的人。

「……可是你懷孕了,而且你的傷才好了幾天。」

咬住口腔內的肉,史蒂夫嘆了口氣,伸出手,帶著遲疑跟疼惜的撫摸著巴奇那乍看之下平坦,但仔細觀察可以發現些微隆起的小腹。

最讓史蒂夫心疼的是小腹上淺淺的幾道傷疤,那是巴奇之前自己抓傷的,因為史蒂夫的緣故。因為他上了巴奇又對失去記憶的巴奇隱瞞所造成的結果。

雖然現在好不容易痊癒了,但那些肉眼依然可見的傷疤一再提醒著史蒂夫他曾經把巴奇逼到什麼地步,讓史蒂夫內心愧疚不已。

「我已經好了,史蒂夫,班納也說過如果我們要做愛應該沒問題。」看著史蒂夫輕柔撫摸自己小腹的動作,巴奇撇了撇嘴,「不會傷到肚子裡的東西。」

「是孩子,巴克。」史蒂夫將食指曲起,指著自己跟巴奇柔聲做出了訂正:「我,跟你的孩子。」

也許是尚未完全接受自己身為男人卻懷孕這件事實,巴奇至今依然沒有作孕夫……或者該說父母的自覺,他總是稱呼自己肚子裡的新生命是『東西』。

不過史蒂夫也知道要讓巴奇接受自己肚子裡有新生命比較難,所以史蒂夫總是很有耐心地引導著巴奇。

(雖然以東尼的話來說,像史蒂夫那樣幾乎是馬上就接受了自己原本是男人的竹馬多出女性器官後毫無心理障礙的上了他還讓他懷了自己的孩子,並且開開心心準備當爸爸的人在他看來才是異類。)

「我不只是擔心傷到孩子,巴奇……我擔心的是會傷到你。班納博士說過你的……呃……」說不出陰道這個字,臉紅的史蒂夫嚅囁了一下,「比一般正常的女性要小得多,也比較淺,需要特別小心。之前我對你造成的撕裂傷都還留有痕跡……我不能再……」

忽然間巴奇握住了史蒂夫的手,移到了兩人近乎貼合的下身,觸手濕熱的感覺讓史蒂夫梗住了喉嚨無法再繼續說下去,呼吸也開始轉為低促粗重。

「你看……這裡都濕了……」巴奇紅著臉低聲說道:「我愛你,史蒂夫……你愛我嗎?」

巴奇半勃起的陰莖下方那處小小的紅嫩縫隙就像他自己所說的潮濕一片,情不自禁地想起上次侵入那處濕熱緊緻的極致快感,本就硬挺的慾望幾乎都快硬得發疼。

吞了吞口水,史蒂夫忍著想把手指伸進去的衝動低聲回道:「當然愛。」

巴奇將雙腿張得更開,將史蒂夫的手更加拉近了自己濕搭搭的股間,低聲做出邀請,「那就進來……我的這裡面……」

「可是……」

看到自己都那麼大膽的誘惑了,史蒂夫卻依然猶豫不決,巴奇不高興了,噘起了嘴,抱怨道:「不公平,我什麼都不記得,就這樣懷孕了,只有你爽到。」

良心受到譴責的史蒂夫無法做出任何反駁,因為巴奇說的完全是事實,而且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如果不是巴奇喪失了那一晚的記憶,如果巴奇還記得那一晚史蒂夫是如何失控,操得他又哭又叫、受傷流血還昏厥過去都不肯罷手,巴奇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對他求歡。

對自己失控的過程跟結果記得一清二楚的史蒂夫不想再傷害自己最愛的人,因此即使巴奇是如此地誘人犯罪,史蒂夫也只能咬牙忍耐。

「巴奇,你會很痛……」握起巴奇的手輕輕拍撫著,史蒂夫將視線從令他血脈賁張的下身移開,望向巴奇的眼眸,壓抑下洶湧的慾望搖了搖頭,低啞著嗓音:「相信我,你不會喜歡。」

「我自己試過了,的確不喜歡……但我就是想要讓你操我,」巴奇扁了扁嘴,反握住史蒂夫手覆上自己的肚子,「我這裡面有你的孩子,但我沒體會過你在我這裡面的感覺,我不想要什麼記憶都沒有就直接生了個孩子出來。」

「巴奇……」

『我自己試過了』這句話不斷回響在史蒂夫的腦子裡,他很想問是怎麼試的,什麼時候試的,用什麼試的?但他怕自己要是問了,不管巴奇怎麼回答,弄得不好他又會因自己莫名其妙的吃醋及獨佔欲而害得巴奇受傷,所以他張口只喊了聲巴奇後就沒有再說什麼。

看著沉默不語的史蒂夫,巴奇急了,從史蒂夫帶他回家之後他就一直想要試試看跟史蒂夫做愛的感覺,但史蒂夫總是有意無意地迴避,他也會親親他、抱抱他,但就是不肯上他。

這讓巴奇無法抑止內心中逐漸擴大的不安,因為史蒂夫不會討厭,所以巴奇原本就不太在意自己的身體多了一副女性器官這件事,懷了孕什麼的,只要史蒂夫很開心那麼他會願意生下來,但他想要史蒂夫曾經操過他的證明。確定這個孩子真是史蒂夫給他而不是虛無飄渺間突然蹦出來的。

握緊了史蒂夫的手,滿臉通紅的巴奇咬了咬下唇,又緊張地伸出舌頭舔了舔乾澀的唇瓣,才終於忍住了羞恥顫聲求道:「……求你……史蒂夫……操我……讓我體會你埋在我的體內是什麼感覺……就算會痛……我也想要……求你了……」

巴奇垂下眼輕聲細語地那麼低訴的話語讓史蒂夫再也無法堅持下去。

掙扎了許久,史蒂夫閉上眼睛在心中對自己厲聲告誡,這次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傷了巴奇。才緩緩張開了眼睛望著巴奇,低聲說道:「如果很痛或不舒服……想要我停下就跟我說……我一定會隨時停下。」

巴奇抬起頭,臉上彷彿綻放出光芒般地笑著大力點頭,「我知道了!」

看著巴奇的笑容,史蒂夫也跟著微笑,將上身抬起,伸出手抵住了巴奇的後腦勺,輕輕地吻了他。巴奇一瞬間張大了雙眼,但馬上就閉了起來,微啟唇瓣、放鬆身體任由史蒂夫用舌頭舔拭著自己的口腔。

一邊吻著巴奇一邊調整位置,史蒂夫將巴奇輕輕壓到了床墊上,形成跟剛才上下逆轉的姿勢,並將手從巴奇的大腿內側慢慢滑至腳踝,於掌心中享受手中肌膚的觸感。

在抓著巴奇的腳踝往兩旁拉開後,史蒂夫才離開了巴奇的唇,抬起上身欣賞那處一覽無遺的展示在自己眼前的私密花園。

不知是否因為緊張還是期待,高聳的男性器下方那潮濕的紅嫩肉縫正可愛的顫抖、抽搐著,只有桌燈的情況下,恰到好處的陰影讓巴奇獨特的私處看起來更加充滿著不可思議的魅力。

被看得羞恥心洶湧而出的巴奇忍不住踢動著小腿,焦急喊道:「別……別一直看……那裡不好看……」

「我覺得很好看……」低聲說著,史蒂夫放開了巴奇的腳踝,將手伸到巴奇的私處,有些遲疑地用兩指稍微將粉嫩的肉瓣往兩旁分開後用中指小心翼翼地插入了小小的濕潤肉洞內。

「嗯啊……」雖然有自體分泌的愛液潤滑,也不是第一次,但他的通道本就比較狹小,且之前只被侵犯過一次,巴奇自己更是沒有記憶,幾近於處子般緊窄的肉壁被異物侵入的陌生脹痛感還是讓巴奇皺起了沒有些吃痛的呻吟了一聲。

「會痛?」史蒂夫停下了動作,擔心的觀望著巴奇的表情。

巴奇輕輕搖了搖頭,低垂著頭,任由及肩的髮絲披散遮掩住泛紅的臉,小聲答道:「……不會……你不用擔心……」

其實挺疼的,但巴奇怕說出口史蒂夫就會停下,所以他只是忍著。

看出巴奇大概是在忍耐,史蒂夫心疼之餘也想順著巴奇的意思做下去,於是他握住了巴奇的陰莖,輕輕地上下套弄,想要用快感緩合巴奇的痛楚。

「啊、啊……」

這一次巴奇的聲音不再只是疼痛,還帶著興奮的快感。於是受到鼓勵的史蒂夫就一邊用手指在巴奇濕熱的體內遊走,一邊撫弄著巴奇的陰莖。

隨著史蒂夫增加了的手指,以及在陰道裡頭抽送、擴張的速度及力道,他撫摩著巴奇陰莖的動作也跟著越發猛烈快速,使得巴奇因體內同時湧上的疼痛及快感而扭動著身體,雙手難耐地揪著床單,不住張著顫抖的唇瓣低喘著呻吟。

從未曾體驗過的刺激所帶來的感受讓巴奇幾乎說不出話來,有些疼卻又舒服得不得了,巴奇無法與之抵抗,只能在恐懼跟期待中越攀越高,直到高潮的瞬間來臨。

「等……史蒂……夫……啊啊……啊!」

在史蒂夫戳入了體內深處並同時用力按壓住頂端的鈴口處後,巴奇整個人弓起了身子發出了高亢的尖叫,痙攣著攀上了巔峰。

隨著白濁從陰莖的小孔噴濺而出,巴奇的小腹一陣抽搐,陰道內居然湧出了大量溫熱的透明液體,沾濕了史蒂夫的手掌。

史蒂夫將手從那處濕熱柔軟的肉壁中抽出,有些訝異地看著自己濕濕的手瞇起了雙眼,再看向滿臉潮紅閉著雙眼沉浸在餘韻中的巴奇,用被沾濕的右手撫上因高潮而癱軟了身體喘息的巴奇那緋紅的火熱臉頰,在上頭留下了濕淋淋的水線。

在低下頭吻去巴奇嘴角流出的唾液後,史蒂夫才低聲問道:「巴奇……你還好嗎?」

「嗯……」巴奇急促喘了幾口氣後,輕輕點頭,用鼻音代替回答。

「那就好……」安心之後,史蒂夫撐起上身,托起了巴奇的臀部,將自己粗熱的硬物抵在那處依然輕微痙攣並吐著水的小小肉穴口,並擺動著腰磨蹭著入口處,壓抑著幾乎隨時就會爆發的深沉慾望,低啞著嗓音問道:「我可以嗎?還是這樣就好?」

「可……可以……」感受到狹小的入口處所散發著的高熱,巴奇有些不安,但他還是舔了舔上唇,將雙腳張得更開,並將臀部迎向史蒂夫輕聲做出了邀請,「進來……我……我的裡面……操我……」

在確實獲得了巴奇的允許及邀請後,史蒂夫才慢慢地將早已迫不及待闖入的火熱一點一點地塞進了巴奇柔軟的甬道內。

靠,這真的太大了。彷彿被超乎想像的粗熱鐵棒剖開的錯覺讓巴奇幾乎哭了出來,但當史蒂夫推進到一半,最粗的柱身卡了進來時,巴奇的眼淚還是噴了出來,他幾乎用盡了全力才沒讓自己發出痛苦的呻吟。

在進入了一半之後,被濕熱的肉壁緊密包裹住的感受讓史蒂夫在感到快感的同時也忍不住心一驚,連忙低頭看去。

太好了,沒有血。

雖然小縫周圍的嫩肉被自己粗大的肉棒撐得又紅又腫,但並沒有流血這件事實讓史蒂夫在內心鬆了一口氣。

抬頭看向脹紅了臉急促喘氣,眉頭皺成一團緊閉著雙眼的巴奇,心疼地俯身吻去了他眼角滲出的淚水,並握住了因解放過及疼痛而軟化的陰莖,溫柔地摩擦著。

史蒂夫的行為安撫了巴奇的緊繃也緩和了他體內被撕裂般的脹痛,在做了幾個深呼吸後,覺得內部不再只有疼痛,還有些奇妙的麻癢感,原來這就是被史蒂夫佔有的感覺他真的跟史蒂夫做愛了。

看向兩人緊密結合的濕潤部位,巴奇內心不禁有些感動,抱住了史蒂夫小聲的在他耳邊輕聲催促:「嗯……可以了……你動一動……」

點了點頭,史蒂夫一邊吻著巴奇,一邊開始緩緩地抽出插入,手上的動作也不停,直到巴奇因前後緩慢舒適的律動而再次顫抖著射出來為止。

在第二次高潮過後有些疲累的巴奇被依然嵌在自己體內進出的灼熱摩蹭得全身發顫,說不上來是因為快感還是疼痛、愉悅或是恐懼,或者全部都有。

被痙攣的肉壁夾得頭皮發麻的史蒂夫情不自禁地加重了抽插的頻率跟速度,但由於巴奇的通道比較淺,史蒂夫如果整根沒入的話很容易就會頂到了巴奇的子宮口,他可以從那裡的柔韌感覺得出來該處的特殊性,為怕傷到寶寶,史蒂夫只好稍為退出些,維持著半插入的狀態進行抽插,但仍有幾下會太深入而戳到子宮口,強烈的刺激每次都引起巴奇一陣抽搐顫抖,忍不住哽咽著發出哀求。

「啊……嗯……史蒂夫……輕一點……」

然而在緊實火熱的肉壁內衝刺的快感是如此甜美舒爽,史蒂夫一開始還算規律的節奏不久就雜亂粗暴了起來,力道也劇烈的起來,索性抓著巴奇的腰,瘋也似地往內部頂撞,史蒂夫的抽插越來越深越來越快,也忘了要去顧到巴奇肚子裡的寶寶,每每都往深處那極端敏感的緊窄肉洞撞去。

「啊、啊……嗚嗚……」

被猛力衝撞著的巴奇說不清楚那是什麼感受,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他只知道自己體內有個地方每次被史蒂夫頂到都會痠疼得讓他全身顫慄,幾乎讓巴奇酥麻得無法動彈,但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說出難受或是不要,只能張著顫抖的嘴唇啜泣,任由史蒂夫不斷猛力搖晃著自己。

忽然間史蒂夫猛地撞開了巴奇體內最深處的柔肉,強烈的痛楚讓巴奇終於忍不住放聲尖叫,感到熱流灌入自己的內部器官時他的全身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著。

一切都結束後,巴奇的眼神有些渙散地望著史蒂夫的笑容,勉力地做出了微笑回應後,突然一股強烈的收縮疼痛從他的腹中傳來,巴奇終於忍不住腹內的劇痛,捧著肚子小聲嗚咽著。

大量的鮮血從巴奇的下體流出逐漸染紅了兩人的下體之間及床單的畫面讓史蒂夫品嚐到了一生中最強烈的罪惡感。

 

 

*** *** ***

 

 

「我不知道我還能夠對你們說些什麼。」

站在躺在床上因失血過多而臉色慘白的巴奇床邊,布魯斯臉色非常難看,眼眸中甚至閃爍著綠光,瞪著一臉歉疚自責的史蒂夫。

「你差點害得詹姆斯流產知道嗎?」

「不是史蒂夫的錯……」手上插著血袋輸血中的巴奇有些虛弱的替自己的男人辯解:「是我自己想要他進來的……」

但布魯斯無視巴奇的辯護,只是瞪著史蒂夫。

「我說過只要小心注意可以進行正常性行為,但前提是小心注意安全,以及正常性行為,你知道子宮口有多脆弱嗎?而且他還是懷有胎兒的狀態,要不是詹姆斯的體質,不要說流產了,他的體內會被你弄到可能再也無法生育的地步。」

史蒂夫身體一震,握住了巴奇的手無法抑止的顫抖著。

「經過你口述,我無法信任你的自制力,在詹姆斯順利生產前,我得以醫生的身分禁止你們再度從事任何性行為。」

看著兩人臉上的表情,布魯斯加重了最後的語氣。

「除非你想害死詹姆斯跟他肚子裡的孩子。」

布魯斯的話每一句都像是一記重錘,一下一下地重擊的史蒂夫的心臟。

他自知布魯斯說的每一句都是正確的指責,都是他無法抵抗自己該死的慾望,才會再次狠狠傷到巴奇。

甚至還差點殺死了他們兩人的孩子。

「還有你,詹姆斯,」布魯斯瞪向了巴奇,「你得多注意自己的身體,覺得痛該拒絕的時候,就說出來,別老是為了史蒂夫忍耐。」

「……但我只要史蒂夫……」

「沒有但是。」

從鏡片中閃過的綠光看出布魯斯是真的生氣了的巴奇縮了縮身體,閉上了嘴巴,與自己男人那雙愧疚的眼神相望,輕輕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卻只換來史蒂夫更加自責的眼神。

「聽班納博士的,巴奇……別再為了我做出任何不該有的忍耐……」

看到史蒂夫泛紅的眼眶,巴奇心中覺得很難受,想了許久,最後也只能輕輕點頭。

 

 

 

 

 

 

 

TBC

 

___

 

每一次巴奇都會流血並不是大盾的錯也不是巴奇的錯,一切都要怪作者(毆爛

先讓巴奇養好身體再說了,下次的肉要等生完後了……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