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3)

前面章節:(1)(2)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老盾很有耐心的等待最佳時機,一出手就必定要拿下(

___

 

 

萬籟俱寂的深夜時分,巴奇躺在柔軟的床上卻翻來覆去無法入眠,張著一雙茫然的眼神盯著窗外撒入室內的月光。

這床巴奇算是睡習慣的了,去年來這裡避暑時他就是睡在這個客房,一睡兩個多月都沒問題,今晚睡起來卻感覺特別難熬。

或許是心情影響,在現在的巴奇眼中就連照亮黑暗的皎潔月光看起來都顯得蒼白無力。

巴奇又再翻了個身,床邊小桌上擺著的花瓶內所插著的紫色花卉映入了他的視線範圍。

薰衣草的香味應可安寧心靈,但對現在的巴奇來說非但沒有任何用處,反而讓他更加意識到他明天即將結婚的事實,因為用薰衣草來薰香新娘禮服是這個地區普遍的習俗,也不知道選用薰衣草當作房內的擺飾是不是特意為之。

那麼說起來他似乎在哪本書上看過薰衣草的花語,不過,是什麼呢?

瞪著散發著香氣的紫色小花簇,心浮氣躁的巴奇怎麼也想不起來,於是又翻了個身,即使是冬天卻一點都不像個Omega般粗魯地踢開被單將身體攤成大字形皺著眉仰望床頂。

幾個小時前,在一行人進入城堡後,克里斯就像他自己方才所宣言的,相當有誠意的精心款待,讓巴奇他們好好享用了精緻而豐盛的家族聚餐。

由於明天一早天還沒亮他們就要啟程出發,所以在用完餐後他們就各自回房休息,而克里斯更是早早就帶著塞巴斯蒂安回房去了。

但巴奇怎麼也睡不著。

明明一整天都在趕路,他身體已經很疲累了,但他的腦子卻異常清晰,無法克制地浮現起很多關於史蒂夫跟自己的事。

雖然塞巴斯蒂安會跟著克里斯一起過去,但婚禮結束後他們就會離開,從此巴奇就要獨自一人居住在陌生的國家,盡管還有陪嫁過去的侍從官史考特,以及最重要的,他未來的丈夫史蒂夫的存在,卻也不能抹去巴奇內心的惶然。

尤其是他始終摸不清史蒂夫究竟對自己是怎麼想的。

他的確對自己很溫柔,而且克里斯也說過史蒂夫從未曾跟任何人有過感情上的糾葛,他還提起了個真實發生過的事:曾經有過一個伯爵想要將自家的Omega女兒嫁給史蒂夫,就想盡辦法安排了宴會,並讓發情期中的妙齡Omega與史蒂夫接觸。沒想到史蒂夫坐懷不亂,反而請御廚熬煮了專門抑制熱潮的藥草湯給那位Omega服下後,派人將她平安送回去,並嚴厲表示不准再有類似行為。

聽到這裡,巴奇忍不住想要衝口而出說:哇,跟某個在舞會上說要把人護送回去,結果在馬車上標記了對方的傢伙完全不一樣。但看著坐在克里斯身旁微笑的塞巴斯蒂安,為了不破壞氣氛巴奇只能把話吞下在心裡偷偷的吐槽。

而當接下來克里斯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說出巴奇是第一個讓史蒂夫活了將近60年第一次終於決定求婚的人後,在與坐在主位上的史蒂夫眼神相對的瞬間,伴隨著身體及臉部升起的燥熱,巴奇的心也不聽使喚地胡亂跳動。

然而史蒂夫卻只是微微一笑,舉起手中的紅酒杯,對巴奇致意說:「你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存在。」後一飲而盡。

特別的存在這句話讓巴奇開心得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但是就這樣,史蒂夫什麼都沒再多說,一直到餐敘結束,各自離桌回房後一句話都沒跟巴奇說過。

這讓巴奇很是失望與氣憤。

就當他是任性好了,巴奇當然明白史蒂夫是國王,有他的立場,但先不用說他們本來就認識或者想要求一個當初為何會不告而別的解釋。巴奇明天就要嫁給他,面對自己未來的王后他連一句話都不用跟他說的嗎?

至少說聲晚安也好……

也許以巴奇的性別與身分來看,能夠擁有一個有愛情基礎的婚姻關係就是一種奢望,但史蒂夫的言行卻讓巴奇不由自主地升起了某種近乎渴求的盼望,也帶給他的內心裡一種也許史蒂夫也對他抱有特別的感情,但卻又保持著微妙的距離,總是將他的心吊得七上八下的混亂。

越想心情越亂,無法入睡的巴奇決定乾脆從床上起身,到走廊上去走一走散散心。

在燭台上點起了燭火,巴奇舉起燭台輕輕推開房門,在淺藍色絲綢睡衣的上面披上了一條紅色的羊毛披肩的巴奇小心翼翼地不發出聲響以免吵醒睡在隔壁侍從房的史考特,靜悄悄地滑出了房間並輕巧地關上了房門。

外頭的氣溫比起有爐火的室內寒冷許多,呼吸著冬季冰涼的空氣,森冷的寒氣透過裸露在外的肌膚傳給了巴奇,使得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伸出左手將披肩拉攏在胸前,另一隻手舉著燭火慢慢跨出腳步,緩步走在廊上。

今晚是滿月,明亮的月光每隔一段距離透過窗戶照亮著夜晚的長廊,就算不帶著燭台也能很清楚的看見周遭的環境。

隨著巴奇的步伐,昏黃的燭火搖曳著將巴奇的影子投射在了雕飾華麗的走廊壁面上,巴奇刻意放輕了腳步,望著每處經過的窗外的夜景。

明明是想要出來散心的,但當他看到遠方濃密森林中一處溪流邊被樹影環繞的小木屋時,內心突然鯁住的苦悶讓他情不自禁停下了腳步,彷彿被吸引過去似地走到窗邊,望向那處,腦中無法抑止地回想起去年在那裡發生的一些事。

巴奇就是在那裡第一次遇見史蒂夫。

那一天的下午,因為塞巴斯蒂安發燒,原本約好要帶著他們一起到森林中打獵的克里斯一心只想陪著自己的Omega,也沒有心思去分神看顧巴奇,於是就這麼讓巴奇一個人溜出了城堡。

巴奇原本想要到溪水邊尋找一種專門生長在溪邊能夠退燒的藥草帶回去給塞巴斯蒂安,卻因溪邊苔石濕滑,一個不小心落入湍急的溪流中,當巴奇醒來時他已經身處於小木屋的火爐邊,身上批著鹿皮製的毯子,而一位白髮蒼蒼卻身材高大健壯的男人坐在椅上削著箭簇。

「你醒了,還好嗎?」

察覺到巴奇清醒後,男人抬起頭,渾厚的低沉嗓音溫和有力的傳進巴奇的耳裡,望向他的蔚藍眼眸炯炯有神地閃著精光,竟使得巴奇心噗通亂跳,吞了吞口水,開口問道:「呃……是你救了我嗎?」

點了點頭,大概是聽出巴奇口腔的乾渴,男人起身從桌上的水壺中倒了一大杯水,遞給他前自己先喝了一口,「沒有毒,你放心喝吧。」

接過杯子,巴奇大口的將水灌下之後才小聲道謝:「……謝謝你。」

「沒事就好,」白髮男人露出了令人安心的微笑,「我知道最近天氣炎熱,但這條溪流遠比看起來的危險,一個人還是不要下水比較好。」

「我不是要下水游泳……」對方彷彿把自己看成不懂是亂竄的小孩的語氣讓巴奇有些不太高興的扁了扁嘴,解釋道:「我的哥哥發燒了所以想來摘些牛膝草……」

「你等我一下。」

白髮男人說完,走到小木屋一處堆積著各種乾枯植物的木材堆上,翻找了一會後,拿著幾根曬乾的牛膝草走回巴奇身邊。

「我這裡有常備一些藥草,不用客氣,拿回城裡給你哥哥服用吧。」

這句話讓巴奇起了警戒,他停住了原本伸出的手,壓低了聲音開口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是從城裡出來的?」

當然巴奇現在知道了他叫做史蒂夫羅傑斯,但對當時的巴奇來說,史蒂夫完全是個陌生人。

然而史蒂夫維持著臉上的笑容,不慌不忙的說道:「你不用擔心,我只是一個老獵人,每年夏天在這裡幫這裡的城主看守森林。」

言下之意就是他與克里斯認識了?巴奇依然有些懷疑的看著眼前微笑著的老男人,「你知道我是誰?」

史蒂夫笑了笑,「……你希望我知道你是誰,還是不知道?」

雖然像是在打啞謎,但巴奇很快就理解到史蒂夫話中的含意,沉默了一會,接過史蒂夫手中的藥草,輕輕開口:「謝謝你。」

等到衣服都乾透後,巴奇在史蒂夫的護送下帶著藥草回到了森林的出口處。

在往前走了幾步後,巴奇停下了腳步轉過身,與史蒂夫對望了好一會後才紅著臉問道:「……如果明天我去那裡也會看到你?」

史蒂夫只是微笑,「在夏天結束前我都會住在那裡。」

第二天的中午,巴奇就帶著自己親手烤的覆盆子餡餅上門致謝。

第三天,巴奇跟史蒂夫交換了彼此獨特的稱呼。

第四天,巴奇開始跟史蒂夫學習如何打獵。

第五天……

巴奇幾乎每天都會去找史蒂夫,而史蒂夫也總是溫柔地迎接他,認真指導他的槍法,從不因為他是Omega而歧視他的能力。

「專心注意前方目標,你身體太緊繃了,放輕鬆……對,慢慢來,別焦急……」史蒂夫總是很有耐心地陪他一起盯著獵物,摟著他調整他的姿勢,並在他耳邊輕聲指導,「你有很長的時間,不用急於一時,功虧一簣。」

巴奇甚至還記得很清楚史蒂夫的體溫及聲音,當那因歲月的滄桑而越顯低沉渾厚,卻又溫柔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時,總是令巴奇渾身顫慄。

「--那麼晚了還沒睡?」

突然間,剛才還在回憶中的聲音突然成為了現實,嚇得巴奇幾乎差點就要跳起來發出尖叫,但他忍住了,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深呼吸緩下劇烈的心跳,才開口喚出眼前人的名字。

「……史蒂夫。」

在月光及燭火的光芒下,史蒂夫的白髮及藍眼像是在閃閃發光,深沉地凝視著巴奇,臉上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緒,使得巴奇一時之間不知該回什麼,只是盯著他看。

史蒂夫慢慢走到巴奇面前,將自己身上長至地面的紅色棉絨披掛解下後披到了巴奇的身上,接著摟住他的肩膀,輕輕撫上巴奇因寒風而冰涼的臉頰,又握住了巴奇冷冰冰的手。

「看看你,那麼冷,讓我送你回房去吧。」

史蒂夫的溫柔低音及暖和的體溫彷彿有種魔力,讓巴奇無法拒絕,也無法問出史蒂夫為什麼會在這裡的疑問,只能乖乖地把手中的燭台交到史蒂夫手中,被史蒂夫摟回房裡。

在將燭台放回門邊的小桌上後,史蒂夫有意無意看了床頭櫃上的薰衣草一眼。

「你還是那麼活潑好動,我原本希望薰衣草能帶給你安寧的休息,沒想到那麼晚你居然還一個人在外頭亂晃。」

「我只是想出去吹吹風……」巴奇辯解到一半,忽然愣住,驚訝地將是現在薰衣草跟史蒂夫臉上來回,「等等,這個薰衣草是你放的?」

「特別從我的王城裡帶來,」史蒂夫點了點頭,微笑著撫上巴奇的頸項,柔聲說道:「為了你。」

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馬上澎湃了起來,無法抑止從胸口蔓延開來的炙熱,巴奇的心臟跳動不已,雙頰升起了興奮與感動的潮紅,只因為史蒂夫的一句話。

對了,巴奇想起來了,薰衣草的花語是……

「……你,是不是……」巴奇吞了吞口水,紅通通的臉上及眼眸滿是期待與不安。

然而並沒有回答巴奇,史蒂夫只是伸出雙手捧著巴奇的臉,在對方因緊張、驚訝以及期待下閉上了雙眼後,卻只是輕輕吻上了巴奇的額頭。

感受到額上濕熱的柔軟感觸,巴奇有些失望的睜開了眼,卻又因眼前溫柔的笑容而一陣悸動。

「你該睡了,」放開了巴奇,史蒂夫聲音相當低沉柔和,「晚安,祝你有個甜美的夢。」

在史蒂夫退出並關上門後,巴奇滿臉通紅地瞪著關上的房門,好一會才咬了咬下唇,小聲罵道:「臭老頭……」

但微翹的嘴角及語氣中卻包含了甜蜜的喜悅。

 

 

*** *** ***

 

 

第二天早上。

天還未亮史蒂夫跟巴奇就用完早餐並在克里斯跟塞巴斯蒂安的目送下出發啟程。

由於目的地是主城,為了安全考量,他們捨棄了騎馬,一起共乘馬車。

才剛來到主城的城門口,巴奇就為眼前的景象驚訝得合不攏嘴。

巴奇知道史蒂夫的國家規模比自己的要大上許多,但沒想到從一進城就有那麼多的民眾夾道歡迎。

大家都一臉興奮好奇的伸長脖子爭先恐後地想要看清楚坐在馬車內的這個國家空缺了數十年的未來王后究竟長得什麼模樣,讓他們年近半百卻始終從未娶妻生子的老國王終於決定結婚。

雖然巴奇也是個王子,但他的國家是很小的公國,再加上他身為Omega,長年待在城內很少外出,可以說一生中還沒見過那麼多的人潮,這讓他心中感到了些許的恐慌及緊張,身體僵直的看著窗外。

就在此時,原本一直很有禮貌的坐在離巴奇有一段距離的另一側窗邊的史蒂夫移到了巴奇身邊,握住了他因緊張而汗濕的手。

「別擔心,巴奇,做你自己就好,」有力的握著巴奇的手,史蒂夫用溫柔的聲音及笑容安撫著巴奇的不安,「只要輕輕揮手,像你平常那樣笑就好。」

在史蒂夫的鼓勵下,巴奇輕輕點頭,稍微從馬車內探出了頭,對著四周的民眾輕輕揮舞著左手,展示出有些緊張的笑容。

周圍先是靜止了一下,緊接著爆發出此起彼落的歡呼。

「王后!」

「王后陛下!」

響徹雲霄的歡呼聲讓巴奇震撼不已,而史蒂夫包覆著自己右手那大而溫暖的掌心,更是讓巴奇心中充滿了說不出口的感動,一股暖流慢慢從胸口湧上並濕熱了眼眶。

「歡迎回到我們的國家。」

史蒂夫的笑容讓巴奇原本躁動不安的心逐漸平復下來。不安依然還在心底,但史蒂夫的話語以及民眾的熱情帶給了巴奇對明亮未來的憧憬與希望。

從此這裡就是他的國家,他將成為史蒂夫羅傑斯的王后,這些不停歡呼著自己跟史蒂夫頭銜的民眾都將是自己的人民。

而最重要的是,眼前這個年老的男人將是他一生的伴侶。

伸手用大拇指抹去了巴奇眼中打轉的淚水,在民眾的歡呼聲中,史蒂夫勾起了巴奇的下巴吻了他。

 

 

 

 

 

TBC

 

___

 

薰衣草的花語是:等待愛情

於是下一話新婚之夜

巴奇騎乘術學習成果驗收的時候到了(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