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貓咪的心情

因為昨天是222=喵喵喵=貓咪日
所以寫了一篇冬冬突然變成喵的短篇(雖然遲到了XD)

(放心,肉的部分冬冬有變回人(我還沒那麼喪心病狂(雖然我腦海中有畫面但我不會寫出來的(毆

___

 

 

當在身體的急速變化所帶來的暈眩嘔吐感過後,張開眼只看到眼前碎裂一地的玻璃碎片、自己的衣物、水藍色的液體,以及一雙熟悉的休閒鞋的靴頭時,巴奇深深地覺得今天一定是他的倒楣日。

「巴奇!你沒事吧!?」

驚駭莫名的聲音從遠離頭頂的方向傳來,接著一雙幾乎可以包覆住他現在整個身體的大手將巴奇輕鬆抱起,小心翼翼地捧到比起現在的巴奇還要大上許多的臉前,與史蒂夫那一雙擔心多於驚訝的天空藍相望,巴奇搖動著尾巴跟耳朵,嘆氣般地喵了一聲。

前幾秒鐘巴奇還是個足以一拳打穿牆壁的戰士,現在卻變成一隻小得幾乎可以被史蒂夫用一隻手掌捧起的貓,從粉嫩的肉球可以看出他媽的居然還是隻幼貓。

「……哇喔,所以漢克不只可以把人縮小還可以把人變成小貓。」手中抱著一堆形狀大小相同,裝著五顏六色的液體的玻璃瓶,看著背史蒂夫抱在手中,全身的毛都被水藍色的液體浸濕的小黑貓,造成現在這種狀況的罪魁禍首史考特的語氣中滿是佩服。

「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了,」也沒心情去斥責,滿心焦急的史蒂夫將一分鐘前還是個高大成年男性的小黑貓輕柔地抱在雙臂中,對史考特急喊道:「我們必須立刻去找皮姆博士!」

 

 

*** *** ***

 

 

「……也就是說因為史考特沒有遵照我的吩咐使用安全的容器裝載那些陳年的實驗藥劑,只是用自己的手抱著,又剛好在轉角撞到巴恩斯,才會導致其中一瓶藥劑從他手中掉落撒到了巴恩斯身上……」聽完了史考特跟史蒂夫的敘述後,漢克盯著史考特,沉默了一會後才開口:「我不是說過那其中有十分危險的藥劑,千萬不要只用手拿?」

「……我很抱歉。」在兩人一貓譴責目光的注視下,自知錯誤的史考特縮起了身體,老實的道歉。

漢克將視線移到史蒂夫跟他懷中抱著的巴奇身上,呼出了一口氣,「幸好打破的只是讓人貓化的藥劑,如果過去的數據還能作準的話,效用大概會維持三、四天左右……或許依照你們兩人身上血清的代謝作用,一天之內就會恢復原狀。」

史蒂夫與懷中的巴奇相望,開口問道:「沒有別的方法?」

「因為後來研究中斷,而且只要時間一到就會恢復,所以我並沒有製作出恢復的藥劑。」

「我明白了。」

史蒂夫點了點頭,將懷中一臉生無可戀,彷彿自暴自棄般整個身體都軟趴趴的小黑貓小心而溫柔地抱在胸前,望著十分鐘前還是個健壯青年的如今卻成了一隻幼弱小黑貓的巴奇,嘴裡喃喃念著:「真糟糕……」

然而史蒂夫嘴上那麼說,語氣也像是真的很困擾,但他的嘴角上的卻有著掩不住的笑容。因為巴奇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到幾乎想要一口吃掉。當然為了巴奇的尊嚴史蒂夫不會說出口,只是拼命忍著想要瘋狂撫摸巴奇的衝動。

抬頭看到史蒂夫的笑容,原本乖乖地癱在懷中的小黑貓伸出粉嫩的小腳掌,不高興的在史蒂夫的胸口拍了拍,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哼哼喵喵地叫,像是在對史蒂夫發出抱怨。

史蒂夫對於巴奇即使變成了沒有什麼殺傷力的小黑貓,也不會對自己使用攻擊力更強的那隻金屬左手--甚至連爪子都沒有露出來--感到非常的欣慰,情不自禁地抱緊了巴奇,大聲喊道:「放心,巴奇,在你恢復原狀之前我都會好好照顧你!」

張著灰藍色的大眼睛,晃動著嘴邊長長的觸鬚,巴奇又喵喵叫了幾聲。

「沒事的,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但聽不懂巴奇在說什麼的史蒂夫只能輕輕撫摸著巴奇的身上柔軟的黑色絨毛,安撫似地低語。

巴奇盯著史蒂夫,還想再喵些什麼,但是史蒂夫的手順著他的頭頂摸到尾巴,給他帶來一種奇妙且陌生的酥麻感,讓他覺得很舒服,於是巴奇在史蒂夫的撫摸下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望著眼前上演的溫馨畫面,史考特好奇地對忙著將幸免於難的玻璃瓶收進堅固的金屬盒子中的漢克問道:「……為什麼你要研究讓人變成貓,還是小幼貓的藥?」

漢克抬起頭看著史考特,用視線引導他看向滿臉笑容的史蒂夫將巴奇抱在胸肩處,溫柔撫摸的模樣。

「你看,現在的美國隊長是不是毫無防備?如果現在他懷中的巴奇想要取他的性命,只要伸出爪子割破頸動脈就好,如此地輕而易舉,所以幼貓非常適合暗殺。」

的確就像漢克所說的,一般人都不會對一隻小幼貓有所警戒吧。史考特看著史蒂夫抱著巴奇的樣子,深感同意地點頭,並且扁了扁嘴,「既然那麼厲害,那又為什麼中斷?」

漢克全身一僵,停下了動作,好一會才低聲說道:「……我那時失去了珍娜。」

知道自己問到了漢克的傷心處,史考特看向漢克,露出歉疚的表情,「……我很遺憾。」

漢克只是看了史考特一眼,輕輕搖了搖頭後,再度回到手上的工作。

 

 

*** *** ***

 

 

在得到了前來打擾所希望獲得的資訊後,雖然漢克表示歡迎史蒂夫他們暫時住到巴奇恢復,但史蒂夫銘謝了漢克的好意,在表示他必須盡快回到他們的地下秘密基地跟留守的山姆會合後離開了皮姆宅第。

由於需要騎重機不可能繼續抱著,所以史蒂夫只好將巴奇放到了外套口袋裡。

被放在口袋裡的巴奇在史蒂夫一路的奔馳下伸出爪子抓著被強風吹得劇烈搖晃的袋口,看著眼前快速流動的景象,張著閃爍的大眼因從來未曾體會過的體驗而興奮得喵喵叫。

在抵達了終點後,史蒂夫將口袋中興奮得毛都炸起來的巴奇抱起,看到巴奇全身都激動的微微顫抖還以為他是被嚇到或是一路上被震到,所以連忙安撫般地順著巴奇的毛。

「你還好嗎?」

點了點頭,巴奇喵了一聲,然後又用掌中肉球往史蒂夫的額頭上摸了摸,在心中不無遺憾的想:真想讓史蒂夫也見識見識。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巴奇的想法,史蒂夫笑了笑,握住了巴奇的手--嚴格來說是前腳腳掌--輕輕按壓,然後將巴奇抱在胸前。

在史蒂夫抱著巴奇回到了他們位於地下的躲藏地點之後,山姆迎上門東張西望了一會,還沒出聲詢問怎麼不見巴奇的身影,史蒂夫就將真相說出了口。

「也就是說那隻貓是巴奇?」

「皮姆博士的傑作。」

這句神奇的話語一出,山姆立刻將驚訝的表情收回,聳了聳肩,「好吧,那我還真不意外。」

在史蒂夫將事情大致說明了之後,山姆決定當作一切都很正常,巴奇還是巴奇,只不過暫時除了喵喵叫以外不能說人話、體型縮小許多,並且變得有些毛茸茸,除此之外,都跟平常的巴奇差不多。

……雖然史蒂夫跟巴奇的相處模式比起過去還要來得……一言難盡。看著史蒂夫微笑著溫柔地輕撫著巴奇的下巴,以及巴奇舒服地瞇著眼睛咕嚕咕嚕叫的模樣,山姆在心中小小吐槽了一下。

 

 

*** *** ***

 

 

巴奇變成貓後的第七個小時。

被單蓋在自己跟史蒂夫的身上,趴在史蒂夫均勻起伏的胸口上的巴奇,在黑暗中從被單的隙縫瞇著眼望著史蒂夫安穩的睡臉。

想起晚餐時史蒂夫本來想將煙燻鮭魚三明治中的鮭魚分給自己,自己只吃麵包。但在巴奇用爪子在麵包上刻了幾個字,表示要就分一半,不然他就不吃之後,史蒂夫只好無奈又開心的笑著將三明治分成兩半,跟巴奇共享晚餐。

還有因為巴奇堅持不從盤子裡喝水,所以史蒂夫就將水倒在杯中,然後從身後抱起了巴奇,讓他可以輕鬆的從杯中喝到水等等溫柔體貼的舉動,巴奇就覺得心裡暖洋洋的,盯著史蒂夫看了一會後,忍不住往前爬行。

用小小的四肢爬到了史蒂夫的下巴位置後,巴奇凝視了史蒂夫的睡臉許久,才終於下定決心在那張緊閉著的唇上輕輕印下一吻。

說時遲那時快,在巴奇吻上了史蒂夫的瞬間,他又再次感到身體急速的劇烈變化,猛烈的暈眩嘔吐感過後,原本龐大的史蒂夫現在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大了。

「什……!?」身上突然劇增的重量讓史蒂夫一下子就驚醒了過來,雙目圓睜的坐起身。

當看到近在眼前被自己抓著肩膀,同樣一臉驚訝,臉頰不知為何紅通通的巴奇,史蒂夫先是緩慢地眨了眨眼,緊接著抱住了巴奇發出驚喜的歡呼。

「巴奇!太好了!你恢復原狀了!」

被史蒂夫的蠻力抱得有些呼吸困難,但巴奇並沒有反抗,直到門外傳來了山姆慌張的聲音。

「史蒂夫、巴奇!發生什麼事?」

「巴奇變回人了!」

「真的?讓我看看。」

在巴奇來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前,原本黑暗的室內突然大放光明,在因騷動而來到史蒂夫房前的山姆開門並打開室內燈光後,曝露在眼前的景象讓三人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全裸的巴奇被史蒂夫抱在懷中的畫面就算了,山姆也不是第一次目擊到,重點是巴奇的頭上跟屁股上出現了不該屬於一個正常人類會擁有,還似乎因驚嚇而炸毛的貓尾及貓耳。

「……看樣子明天還得去皮姆博士那裡一趟。」

首先回過神來的史蒂夫迅速的冷靜下來,撈起被單包住巴奇,並在被單下拍撫著巴奇光滑的背,低聲嘆道。

史蒂夫的撫摸讓巴奇渾身發麻,身體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當史蒂夫有意無意地在貓尾的根部來回撫摸時更是羞恥得紅了臉,咬著下唇瞪著史蒂夫,濕潤的眼眶卻一點威脅力都沒有。

「那我去睡了,不打擾你們。」

看到巴奇顫抖著身軀,露在被單外的臉上滿是紅潮,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山姆很識相的快速點頭後,跟來時同樣的手續關上燈後關上了房門,將長著貓耳跟貓尾巴的巴奇跟史蒂夫關在了房內。

在確定山姆走遠了之後,巴奇才惡狠狠地低吼著問道:「你剛才在做什麼!」

「我只是想確定你身上是不是都沒事。」輕笑著,史蒂夫突然握住了巴奇尾巴的根部。

「啊!」

瞬間一股電流從被握住的部位順著脊髓迅速竄上腦中,巴奇忍不住渾身一顫仰頭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尖叫,然後旋即被史蒂夫用唇堵住。

史蒂夫不只握住了巴奇的尾巴根部,前面早已翹起的慾望也沒遺忘,移動自己的手掌上下磨擦。前後的快感讓巴奇渾身酥軟,哼哼唧唧地扭動著身體。

「唔……嗯……別……」

每次好不容易史蒂夫離開,巴奇剛想張嘴抗議就再次被史蒂夫用吻壓下,很快地巴奇就在史蒂夫的手中釋放。

在高潮的餘韻過後,與史蒂夫的額頭相貼,舔了舔被親得紅腫的嘴唇,巴奇瞪著濕濕的眼神,脹紅了臉顫聲抗議:「你……你這趁人之危的臭豆芽!」

沒想到史蒂夫只是低笑了一聲,輕咬著在巴奇的又濕又紅的唇瓣,低聲呢喃:「明明是你先親上來的,不是應該負責做到最後嗎?」

被說出剛才的舉動,巴奇的臉更紅了,推開了史蒂夫,「你……你裝睡!?」

「在你開始爬的時候我就醒了……」但史蒂夫一把將巴奇摟回懷中,一邊吻著巴奇一邊解釋,手上還不忘溫柔地撫弄著巴奇的下體,套弄著極度敏感的柱身,並將沾染了液體的手指輕輕刺入巴奇竟已潮濕的小穴內,並一戳到底,「沒想到你會因為一個吻變回人類……早知道我就先吻你了。」

「混蛋……嗯……」

嘴上叨叨地罵著,但前後同時襲來的快感讓早就習慣被史蒂夫操的巴奇很快就被史蒂夫的技巧撩撥得舒服到逐漸放棄了抵抗,將燥熱的臉埋在了史蒂夫的肩膀上,無意識地搖動著屁股,期待更多的快感。

柔軟濕滑的溫熱肉壁彷彿邀情般地蠕動著,將史蒂夫帶入了深處,史蒂夫的手指很快就尋找到那處總是會讓巴奇尖叫呻吟的小地方,在巴奇顫抖著的急促低吟下不停地按壓那處小突起,並含住了巴奇抖動的貓耳。

即使不久前才射過,但強烈的快感還是逼得巴奇繃起了身子將白濁噴濺在兩人緊貼著的小腹間,低垂的睫毛因生理性的淚水而濕潤,並因餘韻而抖動著。

有些意外巴奇的敏感,史蒂夫忍不住壞心的抓住了巴奇顫抖的尾巴,在溼答答的臀縫及穴口處來回摩娑,在巴奇紅紅的耳邊低聲問道:「把尾巴塞進去好不好?」

感受到穴口處毛茸茸的刺激所帶來的顫慄感,巴奇抓住了史蒂夫的手拼了命的搖頭,「不……不要……我只想要你……」

「想要……我的什麼?」一邊問,史蒂夫卻將尾巴塞進了巴奇的小穴裡,並來回抽送。

「嗚……啊……」被毛毛的尾巴破開敏感的穴口處並操弄著內部的感覺讓巴奇僵直了身體哭了出來,緊抱著史蒂夫哽咽著哀求道:「我想要你的……你的老二……進來……不要……不要尾巴……嗚嗚……」

「好……別哭……現在就給你……」

看到巴奇的眼淚,雖然一瞬間腦裡閃過就著尾巴一起進入的衝動,史蒂夫還是忍了下來,抽出濕淋淋的尾巴,扶著自己早已蓄勢待發的陰莖,抵住了巴奇的穴口,然後將手移到了巴奇的腰間。

在史蒂夫抓著巴奇的腰從下而上進入他的時候,終於被渴望已久的火熱填滿的充實讓巴奇渾身都酥軟得像一攤水,濕熱的肉壁像是反映了主人的心情,溫柔地收縮著一點一點將史蒂夫的肉棒含得更深,直到整根沒入。

由於巴奇的內部是如此熱情地歡迎史蒂夫的侵犯,所以史蒂夫一插入到底就開始了激烈的抽插,張著顫抖的嘴唇低喘著,尾巴無力的垂下,貓耳也因快感而抖動,巴奇唯一能做的只有緊緊擁抱著眼前這個剛剛才壞心欺負他的金髮男人柔順地任由史蒂夫大力搖晃他。

在巴奇因被抽插的快感而無法抑止地再次射了出來後,史蒂夫一個翻身將巴奇壓到了床墊上,握著他的膝蓋彎,幾乎將他提起來似地用力衝撞著巴奇。

來自內部不斷流竄過全身如電流般的酥麻感隨著史蒂夫的進出越來越猛烈,也越來越強烈,巴奇的呻吟也逐漸轉為難耐的啜泣,不知被頂弄了第幾次的高潮後,史蒂夫終於低吼著將高熱的液體灌入了巴奇痙攣的腸道內。

伴著太過舒服的哽咽大口喘著氣,被操到全身無力的巴奇緊閉著雙眼抽搐著身體,在史蒂夫吻上自己的唇時,像隻貓般地瞇起了雙眼滿足地嘆了一口氣。

 

 

*** *** ***

 

 

隔天中午。

戴著帽子掩蓋住頭頂的貓耳,將長長的貓尾捲到腰間,巴奇在史蒂夫的陪同下再次拜訪了皮姆宅第。

「這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現象……」在巴奇拿下帽子並掀開上衣展示出不該出現在人類身上的器官後,漢克驚訝的瞪大了雙眼,饒富興味的將手放在下巴上,自言自語似地低聲念著:「也許體內血清才會造成這種異常的副作用……」

「有辦法處理嗎?」史蒂夫搭著巴奇的肩膀關切地問道。

思考了一會,漢克回道:「我想也許……只是時間的問題,如果沒什麼太大影響再觀察一段時間,也可以先抽個血。」

與巴奇用眼神做了短暫交流後,史蒂夫將視線移回漢克身上,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巴奇,你沒事吧?」

貓耳自動轉到了史考特的方向,看著史考特,巴奇聳了聳肩晃動著尾巴,「只要能夠戰鬥,至少比起只是一隻小貓時來得好太多了。」

而且體會到的快感也比沒長貓耳貓尾前強烈好幾倍,應該可以算是因禍得福。

當然,這句話巴奇打死都不會跟任何人說。

瞇著雙眼凝視著史蒂夫的側臉,壓抑著體內升起的燥熱,巴奇偷偷地在心裡那麼想。

 

 

 

 

___

 

 

其實不是因為巴奇跟史蒂夫接吻,只是藥效剛好到了,然後會長貓耳是因(不用解釋那麼多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