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2)

(1)在這裡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迎親路上巴奇一邊回憶一邊生悶氣一邊無意識地跟史蒂夫一起放閃

一樣有微RPS(其實不能算微了(我也不確定需不需要標Tag,他們畢竟不是主CP……

 

 

___

 

「放輕鬆,拉扯韁繩的力道不要那麼大,馬會不舒服。」史蒂夫低沉的嗓音彷彿透過背後緊貼的胸腔共鳴在巴奇的耳邊及體內,讓巴奇幾乎壓抑不住加速的心跳以及升高的體溫。

現在巴奇正騎在高大的白馬上--正確來說是史蒂夫從後面抱著他並握著他的手,兩人共乘著一匹馬。

在身後的史蒂夫手把手的教導下,巴奇努力不讓自己臉紅並試著遵循史蒂夫的指示放鬆拉扯韁繩的力道,學習如何正確駕馭馬匹。

「再抬高一點……對,就是這樣……你做的很好,巴奇。」

就算不回頭,巴奇也可以從身後的震動感覺得出來史蒂夫在笑,他幾乎可以想像史蒂夫帶著些許皺紋的微笑,腦海中不禁想起了去年夏天,他還不知道史蒂夫的真實身分,以為對方只是管理克里斯城外森林的老獵人時,史蒂夫是如何摟著他的肩貼在他耳邊低聲指導著他從握槍的姿勢到狙擊的手法,就像現在這樣。

只不過那時候只有他們兩人,貼再近都沒有問題,然而現在他們卻是身處於相當龐大壯觀的馬車隊伍中央,而且他們正是整個馬車隊伍的主角--白髮的國王與他未來的王后。

在與身旁馬車裡的塞巴斯蒂安似笑非笑的眼神對上後,巴奇還是忍不住紅了臉頰,對塞巴斯蒂安做了個鬼臉後在史蒂夫的引導下重新看向前方。

原本正常狀況下巴奇應該是要跟陪著他一同前往格蘭特王國的塞巴斯蒂安以及史考特一同坐在馬車裡,但是當巴奇看到史蒂夫翻身上馬時的模樣看得目不轉睛,才剛想著:『為什麼這老傢伙光是騎上白馬的姿勢都可以那麼好看?』時史蒂夫就策馬走到他面前伸出了手。

「剛好有機會,你想要試試看如何正確騎馬嗎?」

當史蒂夫笑著那麼問時,不止巴奇瞪大了雙眼,其他人也都一臉驚訝。從沒有聽過被迎娶的Omega不是乘坐安全舒適的馬車而是騎馬的。更何況他們從這裡出發一直到抵達史蒂夫的主城最快也要十小時以上,就算中途會停下休息坐馬車絕對比騎馬舒服得多。

但巴奇知道史蒂夫這句疑問其實是因為巴奇曾經對史蒂夫抱怨過因為他的大哥曾經摔下馬,從此之後他的父王就不肯讓巴奇學習如何騎馬時,史蒂夫對他承諾過將來有機會一定會教他如何騎馬。

沒想到史蒂夫還記得自己所說過的話。巴奇內心驚喜萬分,馬上就想伸出手,手動了一下卻停了下來,有所猶豫地看了自己的父王一眼。

「請你放心,」看到巴奇的父王一臉緊張想要阻止又不好開口的模樣,史蒂夫用沉穩的笑容做出保證:「我不會讓巴奇有機會受到傷害,不管是什麼時候、任何場合,我都會護得他周全。」

望著這個比起自己還要年長的未來女婿臉上的笑容,以及巴奇臉上微微泛起的紅暈,原本覺得自己有點像用自己兒子換取國家未來的巴奇父王沉默了一會後,點頭對史蒂夫致意,「詹姆斯是三位王子中最小的從小嬌生慣養還請你多加擔待,今後願你我兩國之間和睦相處,永結盟好。」

「我會的,而且巴奇是個溫柔善良活潑開朗的好孩子,」看著巴奇面露不豫的臉,史蒂夫輕聲地像是在安撫巴奇似的說完後收起了笑容,一揮馬鞭,舉至齊眉將上身稍微往前躬,注視著巴奇的父王宛如宣誓般的朗聲說道:「願今後永遠與貴國共享和平繁榮。」

然後,史蒂夫再度微笑著對巴奇伸出了右手,而這次巴奇毫不猶豫的伸出了手。

史蒂夫輕輕鬆鬆就一把將巴奇抓起,讓他坐到了自己面前,在陪著巴奇一起前去的塞巴斯蒂安跟史考特鑽進馬車後,巴奇依依不捨地與父王以及這個從小生長的祖國揮別,啟程前往另一個由史蒂夫所統治的王國。

一路上史蒂夫一直溫柔地從身後指導著他。在史蒂夫親身指導下,第一次正式學習馬術的巴奇很快就學會了如何正確操縱僵繩以及與馬匹溝通的方法。

面對巴奇短時間內就如此駕輕就熟的學習成果,史蒂夫與有榮焉的輕拍巴奇的手背,笑道:「你學得很快,不愧是我最優秀的學生。」

「那都是因為我有個世界上最優秀的……」史蒂夫發自內心的讚賞讓巴奇心裡喜孜孜的,但當他興奮地轉過頭看到史蒂夫胸前口袋裡曾經屬於他的手帕時,笑容立刻僵在臉上,抿了抿唇,別過頭看向前方,極為小聲的嘟噥了一句:「老混蛋。」

由於他們貼得相當近,巴奇再小聲也能清楚傳到史蒂夫耳裡,他沒有因為未來王后的出言不遜而生氣反而面露微笑,幾乎輕不可覺地加強了握著巴奇雙手的力道,幫著巴奇駕馭韁繩,慢慢地騎在馬上往前進。

在兩人都沉默下來後,四周只剩下答答的馬蹄聲以及身旁的馬車輪軸在石地上轉動的聲音。巴奇忍住想要開口質問史蒂夫為何當初不告而別,在巴奇幾乎放棄的現在卻又突然出現的衝動,望著前方獨自生悶氣。

剛才那段對話是去年夏天他們之間時常會有的對話,史蒂夫教他什麼巴奇都能很快就學會,而史蒂夫就會毫不吝嗇的稱讚他,巴奇也會滿心歡喜的回以真心的感謝,所以巴奇才會一時之間又用當時的心情做出回應。

然而當看到那條自己最後一次替史蒂夫擦拭汗水時留下的手帕,巴奇原本熱烈的心立刻冷卻了下來,接著又胡亂跳動。

當時他們兩人情不自禁地接了吻,巴奇一時之間因太過緊張跟害羞而隨口說了個理由轉身離開後,第二天再去森林裡尋找史蒂夫,想要鼓起勇氣表達愛慕時,史蒂夫卻再也沒出現過。盡管之後巴奇直到離開克里斯的城堡回到自己城裡前的每一天他都有去,卻再也沒見過史蒂夫。

一直到剛才,他才終於與史蒂夫再會。

巴奇認為自己應該生氣,因為史蒂夫將巴奇的心攪亂得一蹋糊塗,卻什麼解釋也沒有。

也許上門求婚就算是一種表示,但是巴奇理性方面也清楚他們雙方之間締結的婚姻本來在政治上就是絕對有利且正確的決定,無關愛情。

甚至往稍微惡意的方向想,雖然一開始的確是巴奇自己主動靠過去與正在擦拭獵槍的史蒂夫搭訕的,或許史蒂夫當時會出現在那處森林裡,本身就是一件政治陰謀。

越想越氣悶,巴奇下意識的抓緊並拉扯了韁繩,引起他們的馬不滿似地嘶鳴了一聲,大力甩了甩頭,差點把巴奇震下馬。還好史蒂夫很快就制服住了白馬,越過巴奇的肩膀拍了拍馬的臉,溫柔地安撫牠,然後對有些受驚的巴奇微微一笑,依然沒有生氣。

如此從容的態度讓巴奇心跳加速之餘卻又莫名不爽,看回前方嘴裡嘟噥了些毫無意義的音節,回想起來從他們第一次見面史蒂夫就總是一付像這樣不慍不火的溫和態度,他基本上從未見過史蒂夫出現任何負面的情緒及表情,巴奇忍不住想著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觸怒史蒂夫。

也許根本不可能,他們之間的生活經驗差太多了,比起自己幼稚的情緒波動,史蒂夫卻是如此的從容不迫,自己在他眼中根本只是一個小屁孩吧?想著,巴奇不禁有些垂頭喪氣,索性將整個上身往後,貼在史蒂夫的胸前。

而史蒂夫只是稍微動了一下讓巴奇能更加舒適安穩地靠在他懷中。

盡管巴奇身為Omega但畢竟是男性,體格也不算柔弱,只不過跟這個明明一頭白髮卻壯得跟隻熊差不多的老Alpha比,他幾乎就像是個小姑娘,被一雙結實的手臂從身體兩側環抱著,包覆在史蒂夫厚實的胸膛上。

身後沉穩的氣味及有力的心跳逐漸撫平了巴奇焦躁浮動的心情,很奇妙的是,巴奇第一次遇見史蒂夫就覺得待在他身邊總讓他感到很安心,雖然有時也會因莫名的心跳加劇而渾身燥熱。

「……沒想到他們感情那麼好。」史考特目瞪口呆看著馬車窗外那他人眼中甜蜜膩歪的兩人,感慨的嘆道。

「是啊,還好,」塞巴斯蒂安望著窗外怎麼看都像是一對熱戀中情侶的景象,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本來我還擔心巴奇跟老國王年紀差太多,現在看樣子不用我這個旁人煩惱了。」

 

 

*** *** ***

 

 

就在兩位準新人馬上磨磨蹭蹭了大約四個多小時後,由於巴奇第一次騎馬就跨坐馬鞍太久,雙腿又痠又麻,於是史蒂夫就抱起了他,讓他能舒適地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剛開始巴奇還想反抗,但由於股間真的太難受,最後他只好心有不甘的接受史蒂夫的好意。(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人想到提醒巴奇他其實可以坐到馬車裡。)

抱著巴奇,史蒂夫溫柔地按摩著巴奇僵硬的大腿肌肉,兩人還分吃了一些麵包跟水,又再慢慢前進了一段時間後,他們來到了國與國之間的邊境。

熟悉的城堡慢慢出現在遠方樹影的盡頭,彰顯著他們正在進入守護這處位於三個國家之間邊境的邊境侯爵克里斯‧伊凡斯的所屬腹地。

由於考慮到年輕Omega的體力,一天之間跨越國境恐怕會對巴奇造成負擔,於是史蒂夫就安排了中途在這座邊境的城堡中休息一晚,明早再繼續啟程。

在穿過森林後,大陣仗的歡迎隊伍已經等在城外的森林出口處迎接他們,本地的領主克里斯騎著黑馬領在前頭,熱情歡迎國王陛下與他的未來王后--以及他自己的侯爵夫人--的到來。

看到史蒂夫高大威嚴的身影後,克里斯將眼神快速的在馬車中探頭的塞巴斯蒂安、史蒂夫、史蒂夫懷中的巴奇三人臉上移動,跳下馬後,微微欠身對史蒂夫敬禮,「竭誠歡迎陛下大駕光臨。」

「不用那麼客套,克里斯,就跟以前一樣就好,」微笑著,史蒂夫策馬來到克里斯面前,點頭致意,「今晚也要打擾你了。」

在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後克里斯立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眨了眨眼用只有他們三人聽得見的聲音說道:「沒問題,大伯。」

克里斯這一聲大伯讓巴奇瞪大了雙眼,將視線在史蒂夫跟克里斯之間來回。雖然他的確認為他們之間肯定有什麼關係,但沒想到會是伯姪。

那麼說起來,史蒂夫跟克里斯的五官擺設的確蠻相似的,只是歲月給史蒂夫多增添了不怒而威的穩重及氣魄,還有……巴奇必須摸著自己的良心說,也難怪他當初居然看不出這兩人之間的關連。因為盡管年紀大得多,但他真的打從心底覺得史蒂夫要英俊帥氣得多了。

「……克里斯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在外面的私生子。」

在史蒂夫輕聲對自己那麼說後,巴奇有些意外的看向那張帶著皺紋的笑容,心中因為史蒂夫將這個家族秘密乾脆的對自己坦白而感到了開心,對史蒂夫點了點頭後,忽然好奇不知道塞巴斯蒂安知不知道這一點,並將眼神移到了馬車上。

然後在看到塞巴斯蒂安熱烈的探出窗外望著克里斯的臉時巴奇忍不住笑了出來。又想起自己一開始被俘虜後來卻是心甘情願跟隨自己的Alpha遠嫁至北方雪國的長兄,心中不免有些忐忑,難道被標記之後的Omega都會像這樣?死心蹋地的依戀著自己的Alpha?

……不,他才不會,撇了撇嘴,巴奇在心中對自己喊話,他絕對不會輕易地被史蒂夫標記,就算他是他所見過這個世界上最棒的Alpha,但也是個親後無情的老混球,他才不會輕易原諒他。

「我已經準備好好招待你們了,快進城裡去吧。」

在克里斯的催促下,史蒂夫拉起了韁繩,帶著巴奇往城內緩緩前進。

目送著史蒂夫往城內前進的背影後,克里斯立刻迫不及待地再度上了馬,興匆匆地騎到馬車旁,對著坐在車窗邊一直注視著自己的塞巴斯蒂安伸出了手,撫摸上他的臉頰,低聲說道:「歡迎回家,甜心。」

「我回來了,克里斯。」塞巴斯蒂安握住了克里斯伸過來的手,滿心歡喜地微笑著凝視克里斯的臉。

塞巴斯蒂安早就從克里斯口中得知他跟史蒂夫的關係,而在今天早上初次見到史蒂夫時他的確覺得兩人長得有點像,但現在一看怎麼看他都覺得還是自己的Alpha好看多了。

在閉上眼睛接受克里斯彎下腰親吻自己的嘴角後,張著灰藍凝視著那雙帶笑的藍眼一會,塞巴斯蒂安忍不住開口輕聲訴說別離之苦,「好想你……」

克里斯瞇起了雙眼,配合著馬車的速度策馬前行,一路不停吻著塞巴斯蒂安,柔聲安撫著他的Omega,「我也是,寶貝……我也是……」

雖然塞巴斯蒂安只是回去陪巴奇準備終身大事,也才離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就好像久別重逢般的熱情,要不是周遭全是人他們搞不好恨不得馬上緊緊擁抱在一起。

面對不管是在不遠處的史蒂夫跟巴奇還是近在身旁的克里斯跟塞巴斯蒂安都在展示著他們的甜蜜,唯一的單身Beta史考特只能將雙手摀在臉上,悶悶的嘆息:「……饒了我吧。」

 

 

 

 

TBC

 

___

 

在城堡中的一夜,猜猜會發生什麼?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