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One more step (4)

前面章節:(1)(2)(3)

巴奇後天雙性化梗

然後這裡的巴奇偏向只願被史蒂夫使用的兵器的設定,單純呆萌基本上是只有史蒂夫在身旁才能維持正常的情況。

所以史蒂夫之前不小心選錯選項後導致的後果相當嚴重

生子有、血腥注意、慎入

___

 

由於太擔心巴奇,史蒂夫將睡眠及攝食等生理需求降低到最低限的程度,以超乎常人四倍以上的速度完美結束任務後匆匆回到了紐約,將任務報告完畢後第一時間就是衝至史塔克大樓想要確認巴奇的狀況,並帶他回家。

然而等待史蒂夫的卻是令他驚愕萬分的壞消息--巴奇行蹤不明。

聽到布魯斯對他那麼說時,史蒂夫幾乎全身都大大晃動了一下,花了好一番力氣才站穩腳步,緊緊皺著眉,吞嚥著唾液滋潤乾澀的口腔,撕扯喉嚨問道:「……你說巴奇……失蹤了?」

不管原因是什麼,如果巴奇真的失蹤了,那麼一切將會很糟糕。

根據史蒂夫與政府力爭而來的結果,只要巴奇在還能受控制的情形下,他們就不會插手,但只要巴奇脫離史蒂夫的管轄範圍,他們就會想盡辦法處理冬兵,必要的時候生死不論。

這是史蒂夫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只要能找到巴奇,他可以陪著巴奇一起逃亡、一起浪跡天涯,但他不想要巴奇有任何生命危險,如果可以他不願走到那個地步。

然而相比史蒂夫鐵青的臉色,布魯斯卻顯得相當輕鬆,一點都不像是將極度危險的超級士兵看丟的人會有的表現。

「不用太擔心,史蒂夫,」布魯斯嘴角露出一貫溫和的笑容,鏡片下的眼神中卻隱含著對眼前人的責難,「協定還有效用,詹姆斯目前還安全無虞的待在這座大樓裡。」

聽到布魯斯的話史蒂夫才稍微放下心,看著布魯斯臉上的笑容面露疑惑之色,「可是你剛才說他失蹤……」

「沒錯,因為沒有人能確切的知道他現在正在哪裡,做什麼……除了賈維斯以外。」布魯斯點了點頭,微抬起手朝向空中輕輕揮舞,「我們說好,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紛亂,賈維斯答應了詹姆斯不會透露他的所在,所以詹姆斯就留在這裡。我們只能大概知道詹姆斯基本上有進食、睡眠,所有生存必須的行為他都有做,只是究竟是在哪裡,又是什麼時候去做的就無從得知。」

「……連東尼也不知道?」

「我們商量過了,東尼不會去問賈維斯關於詹姆斯的所在。」

言下之意就是,即使史蒂夫想去找東尼幫忙詢問賈維斯也沒有用。

史蒂夫想了一下,開口問道:「為什麼巴奇要這麼做……?」

「因為詹姆斯現在對人抱持著很嚴重的不信任感,他不想見到任何人。」布魯斯雙眼直視著史蒂夫,「尤其是你,史蒂夫。」

在史蒂夫再次問出為什麼前,布魯斯就將嘴角的笑容收起,道出驚天動地的大消息,「恭喜你,詹姆斯懷孕了。」

史蒂夫一愣,緊接著臉上表情瞬息萬變,從驚訝、愕然、狂喜,再到恍然大悟後的慚愧自責。

觀察著史蒂夫的表情變化,布魯斯原本還懷疑是否史蒂夫自己本身也失憶的疑惑很快解除,他現在可以確信巴奇腹中的胎兒必定是史蒂夫的,同時這也代表了史蒂夫確實對巴奇說了謊--他與巴奇性交過,卻謊稱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想你應該還記得你對詹姆斯做過什麼?」

「……是的,我……我對他做了不可原諒的事。」閉上眼睛重重的呼了一口氣後,史蒂夫抬起頭,大手往自己的臉上一抹,語氣帶著沉重的自我厭惡,「我趁著巴奇醉酒意識不清的時候……強姦了他……」

「……強姦?」布魯斯有些訝異的瞪大了雙眼。

在布魯斯的觀察之下,他認為他們之間是兩情相悅的,是但史蒂夫卻說他強姦了巴奇,難道這就是史蒂夫不敢承認的原因?

史蒂夫慢慢點頭,將手垂在兩側,眼神望向地板回憶起那一晚的場景。

即使一開始的確是巴奇自己要求,但巴奇的腦袋本來就不是很清楚,並不明瞭懷孕甚至是受孕的行為這件事本身的意義有多重大。再加上他當時醉得神智不清,史蒂夫一開始就不應該對那樣的巴奇出手。

更不用說史蒂夫後來失控,不顧巴奇的哭喊,一次又一次地用自身的慾望凶狠地蹂躪著巴奇脆弱的內部,即使流血也沒能阻止史蒂夫的獸性,殘忍的折磨著可憐的巴奇,直到他昏厥過去為止。

最重要的是他對巴奇說了謊。

他明知道失去了一切後重新開始的巴奇目前只信賴自己,卻背叛了那份信賴。

他撕裂了巴奇、弄傷了巴奇、奪走了巴奇的貞操,還在欺騙了他之後厚顏無恥的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而剛才,史蒂夫居然還因為巴奇懷上了他的孩子而感到喜悅,趕在愧疚與罪惡感之前。

他真的非常、非常的糟糕。

「一切的錯都在我身上……我必須……跟他面對面道歉。」在沉默了一會後,史蒂夫下了決心,抬起頭望向空中,「賈維斯,可以麻煩你跟巴奇說一聲,我想跟他道歉,請他過來嗎?」

「好的,請稍等。」

在靜默了一會後,賈維斯的聲音再度於空中響起:「很遺憾,巴恩斯先生的回覆只有一句話:『為什麼?』」

眨了眨眼,望著空中,史蒂夫一臉的茫然,「……什麼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我想跟他道歉……」

「……如果你不懂詹姆斯的回答所代表的意義,我想就算你當面跟他道歉也沒有用。」布魯斯嘆了口氣,「你需要的是想清楚怎麼回答詹姆斯所問的『為什麼』。」

看樣子無論如何至少現在巴奇是真的不想見到他,就像布魯斯所說的,也許他應該好好想想該怎麼回答巴奇,而不只是道歉而已。

史蒂夫在沉默地望著布魯斯一會後,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我會仔細想清楚……麻煩請再照顧巴奇一段時間,我很快會再過來。」

「放心,我們都會的。」

在得到布魯斯的回應後,史蒂夫看向空中,「賈維斯,也麻煩你了,如果巴奇有什麼狀況請立刻透過手機通知我。」

「好的,羅傑斯隊長,請你安心。」

與布魯斯道別後,史蒂夫閉上了眼睛,呼出一口長氣,接著轉過身往門外走去。

 

 

*** *** ***

 

 

「……為什麼?」

蠕動著乾澀的唇瓣喃喃自語,巴奇仰躺在史塔克大樓裡的某一處空置客房的床上,盯著天花板上賈維斯幫他放出來的畫面,畫面中史蒂夫一臉自責的望著自己的方向,雖然史蒂夫並不知道巴奇正在望著他,但他的眼神卻彷彿正在看著巴奇,那雙天空藍中的痛苦讓巴奇內心揪得難以呼吸。

而在史蒂夫轉身離去之後,巴奇更是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他只是想要一個能夠解答為什麼的答案,但史蒂夫卻離開了,沒有給他任何回答。

充塞巴奇本就亂七八糟的腦袋中的全是一大堆為什麼。

為什麼史蒂夫要騙他?為什麼要說他強姦他?如果真的是,又是為什麼?史蒂夫為什麼要強姦他?理由是什麼?為什麼在自己問他的時候他什麼都不說?而他現在為什麼又乾脆的承認?為什麼要當面道歉?為什麼在自己問出為什麼後他就這麼轉身離開了?而自己又為什麼如此難受?

巴奇不明白史蒂夫的想法,就像他已經不明白世界上還有什麼能夠去相信,他甚至不明白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會留在這裡完全只是因為布魯斯對巴奇說,要是他擅自離開,那政府與史蒂夫之間所作的協定就會被破壞,第二計畫會起動,他們會被迫追捕逃離監控者的冬兵。要是搞到了那種地步史蒂夫就會非常困擾。

即使被欺騙,以及像史蒂夫所說的被強姦,巴奇還是為了史蒂夫選擇留了下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只知道自己就是無法不去那麼做。

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腹,張著大眼望著畫面內史蒂夫離去的背影,眼淚從瞪大的眼角滑落,浸濕了下方的枕頭。

……史蒂夫是不是不想要他了?

空白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的這個想法嚇壞了巴奇,有可能會被史蒂夫拋棄的驚恐壟罩了他,讓他原本就破碎的內心現在更是搖搖欲墜。

史蒂夫不會不要他的……巴奇知道史蒂夫很溫柔,是個善良的好人,他一直都對自己很好,但他騙了他……也許史蒂夫不是故意要騙他的,一切都是因為巴奇的肚子裡多出了不該存在的東西。

自從他多出了一副女性器官之後,他就逐漸失去了一個稱職的兵器該有的能力,每個月一次的流血前後都帶給史蒂夫很大的麻煩,但史蒂夫總是一點怨言都沒有,溫柔地陪著他、替他按摩著酸痛的腰跟肚子。

對,不是史蒂夫的問題,都是因為自己肚子裡的這個器官。

他不要這個器官、不要這個突然出現的胎兒……他不要這個可能會被史蒂夫拋棄的自己。

內心的恐慌與混亂讓巴奇越想越偏激,粗喘著氣,將原本覆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掌稍微抬了起來,立起了十指,猛地往自己的小腹上戳刺,試圖徒手將自己的子宮挖出。

「巴恩斯先生,請你停下傷害自己的行為,否則我將通知老闆以及羅傑斯隊長。」

在巴奇的態度產生了劇變的瞬間,賈維斯馬上就發出警告,但巴奇充耳不聞,只是專心在傷害自己的肚子,於是賈維斯立刻做出迅速的反應,同時對東尼、布魯斯以及史蒂夫發出通知。

「老闆,班納博士。請武裝完畢後盡速趕至14樓,電梯出口第三間客房,阻止巴恩斯先生的自殘行為。」

原本昨晚熬到天亮還在補眠的東尼立刻從床上跳起,一邊穿上鋼鐵裝甲一邊快速衝向賈維斯所指定的地點,當看到了電梯中一臉慌張的布魯斯時,東尼不禁挑起了眉對著布魯斯聳肩,「熊媽媽前幾天不是都好好的?」

「……史蒂夫剛才來過……詹姆斯不肯見他所以他就離開了。」一邊回答東尼的話,布魯斯因為激烈奔跑而喘著氣,摘下眼鏡預備待會及將面臨的準備,「也沒有回答詹姆斯的為什麼。」

「很好,我懂了。」將手放在額上,東尼仰天長嘆,「見鬼了,只要一句話就好的事為什麼搞得那麼麻煩?」

布魯斯苦笑了一下,「我完全贊同你的意見。」

在電梯門打開後,東尼他們馬上就往目的地衝了過去,撞開門後,他們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映入眼簾的是巴奇張著不斷流淚的灰藍,躺在床上拼命用雙手抓著自己肚子的畫面。鮮血從被抓破的皮膚與肌理中泉湧而出,染紅了他身下的床單。

「停下來,詹姆斯!」布魯斯壓抑著內心的浩克,衝過去抓住巴奇的雙手,但巴奇的力氣很大,他很難阻止。

東尼也衝了過去,幫著布魯斯抓住巴奇的雙手,大叫:「嘿,熊媽媽!再抓下去你的肚子就要開花了!」

巴奇什麼都沒說,只是一個勁的想要抓開自己的肚子,將那個本不該屬於他的女性器官挖出來。

雖然由於安全對策,賈維斯在巴奇平常會經過的所有地方都盡量隱藏起了足以當做武器的物品,但巴奇的金屬左手就是一件殺傷力極強大的武器,更不用說他自己本身更是難以測量的人形兵器,在近乎暴走的狀態下,要不傷到巴奇而去阻止他是一件相當困難的行為。

三人僵持了好一會,直到史蒂夫終於趕了過來。

「巴奇!!」

在史蒂夫驚慌地衝進房內大聲呼喚著巴奇的瞬間,巴奇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呆愣地看向史蒂夫的方向,喃喃地開口:「史蒂夫……?」

「謝天謝地,熊爸爸終於來了。」

東尼跟布魯斯看到罪魁禍首終於出現,才鬆了一口氣,對望一眼後往兩旁退開。

「巴奇!」大喊著巴奇的名字,史蒂夫衝了過去,一把用力抱住了巴奇,而巴奇閉著眼睛溫順地任由史蒂夫抱著他。

當看著巴奇小腹上被他自己抓得血跡斑斑的模樣,史蒂夫心疼得都要碎了,紅著眼眶又心慌又難過地抓著巴奇沾滿鮮血的雙手,顫抖著嘴唇,「……你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做?」

「……我不需要肚子裡面的東西……」巴奇歪著頭,眼淚從張大的眼中掉落,「都是因為這個你才會騙我……放心,史蒂夫……我把他挖出來就好了。」

眼見巴奇又要動手去抓自己的肚子,史蒂夫握緊了巴奇的雙手,左右搖晃著頭,語帶哽咽,「不……都是我的錯……巴奇……是我沒有勇氣承認自己做過的事……我求你……別再傷害你自己……」

巴奇停下了動作,看著眼前那雙盈滿水氣的天空藍,不解地喚道:「史蒂夫?」

史蒂夫將被單覆在巴奇血淋淋的小腹上,將手掌輕輕壓在上面止血。看著鮮紅慢慢滲過潔白的被單,史蒂夫忍不住哭了出來,「對不起,巴奇……我騙了你……因為我很怕……怕你會逃離我……」

巴奇像是完全不為自己的傷勢感到疼痛,只是睜著灰藍色的眼眸,望著史蒂夫,「……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逃離你?」

「因為……」史蒂夫做了個深呼吸,溫柔撫摸著巴奇的頭髮,輕聲地道出內心的懺悔:「我傷害了你,巴奇……我……我愛你,是想與你永遠在一起、獨佔你、擁抱你的那種愛……但這並不是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因為這個原因傷害了你,欺騙了你……將你逼到這種地步……我不奢望你原諒我,我只希望你不要傷害自己,如果可以……回到我身邊。」

史蒂夫的話像是溫暖的春風,柔和的安撫著巴奇恐慌的心。

史蒂夫說他愛他,想跟他永遠在一起,滿心歡喜的巴奇看了一眼自己被蓋在被單下的肚子,輕聲問道:「……你不會覺得這是多餘的?」

史蒂夫伸出顫抖的手,隔著被染紅的被單溫柔地撫摸著巴奇小腹,低聲說道:「不……只要是你身上的,沒有什麼是多餘的……而且我很高興你懷了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

兩人互相無言地凝視了一會,史蒂夫打橫抱起了巴奇,「無論如何……我們得先幫你療傷。」

但巴奇抓住了史蒂夫的手,在對方訝異的看過來時發出了小聲的疑問:「……就算我不是一個好用的兵器你也不會不要我?」

巴奇看著史蒂夫,等待著最後的答案。

「你不是兵器,永遠別那麼說。你是我的巴奇……」史蒂夫抱緊了巴奇,發自內心真摯的告白:「就算時間走到盡頭,直到世界終結前的那一瞬間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巴奇終於笑了出來。

 

 

 

 

TBC

 

___

 

巴奇的負面思考大概是懷孕初期的激素影響,再加上本來腦子就有點不清楚
才會瀕臨暴走邊緣

還好史蒂夫還是趕上了

於是下一話又可以上肉了(咦

Category: One more step | Tags: ,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