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One more step (3)

前面章節:(1)(2)

吧唧後天雙性化梗

吧唧發現自己懷孕了,而他認為史蒂夫不可能對他說謊,但是博士說只有史蒂夫是最有可能讓他受孕的人,於是陷入混亂的吧唧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跑了(

 

 

___

 

 

在經過了那一晚失控後,完全沒有那晚記憶的巴奇在內部的傷勢很快地就痊癒,又恢復了活蹦亂跳,史蒂夫在鬆了一口氣之餘,心中其實有些失落。

如果巴奇懷孕的話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對巴奇表明愛意,並對所有人宣示他對巴奇的所有權。但他自知沒有資格。

先不提明知巴奇的腦袋並不是那麼清楚,他卻還是與他上了床,奪去了巴奇的貞操,(還是前後兩處的都一起)而且他的理性明明瞭解巴奇跟布魯斯不可能有任何超乎一般正常友誼以上的感情,然而當他聽到巴奇在跟自己上床時喊出別的男人的名字時他就無法控制自己,竟狠狠傷害了巴奇。

最糟糕的是,在巴奇醒來後發現他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之後那個剎那史蒂夫居然一時怯弱的選擇了對巴奇隱瞞,而不是坦白自己的罪行,那麼他就是只是個強姦了腦袋不清楚的巴奇又不敢說出口的混蛋,這樣的他有什麼資格去跟巴奇表白?

他唯一能贖罪的方法就是比起過去更加細心關愛巴奇而已。

然而就在那一晚過去快要一個月,根據史蒂夫的計算,巴奇的經期周期即將到來的前一天,神盾局突然賦予他一個必須離開紐約至少兩個禮拜的任務,雖然平時不管到哪裡史蒂夫都一定會帶著巴奇。

或者該說因為巴奇如果突然失常的話就只有史蒂夫能夠以不傷害到巴奇的方式控制他,沒有史蒂夫在身邊就會是個不定時炸彈,所以大家也都默認巴奇跟史蒂夫為一組。

不過這次情況不一樣。史蒂夫要參與的任務是前往西伯利亞,而巴奇的生理在史蒂夫的計算下這幾天就會到來,史蒂夫擔心生理期間到那麼冰天雪地的地方對巴奇的身體會有不良影響。而且巴奇每次生理時腹痛都會相當嚴重,是會痛到臉色慘白摀著肚子冒冷汗的那種。

所以史蒂夫判斷這次的任務不方便帶巴奇一起去,在跟巴奇商量好不容易才哄得他願意跟史蒂夫分開一個人留下以及徵詢了班納博士後,史蒂夫決定讓巴奇在自己單獨出任務不在家時暫時住到史塔克大樓去,由除了自己以外唯一熟知巴奇身體狀況的布魯斯代為照顧。至於對大樓主人所提出的理由就是巴奇生病了,東尼二話不說就慷慨的同意。

於是雖然還是很擔心不捨,畢竟自從巴奇回到史蒂夫身邊後,他們幾乎沒有分開超過三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但史蒂夫還是不得不選擇咬牙留下了巴奇,一個人去執行任務。

臨走前史蒂夫還不停對巴奇苦口婆心的交代:「必要用品我都放在你的背包裡了,如果缺少什麼可以麻煩班納博士幫你準備,好好照顧自己,一定要保持身體溫暖,熱水袋放在肚子上可以稍微止痛,喝點熱茶,真的很痛的時候可以請班納博士給你一些止痛藥,照著我教你的動作按摩肚子,還有……」

「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會注意。」巴奇笑了笑,拍了拍史蒂夫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清澈的藍眼中滿是擔憂與關懷,「倒是你自己要小心安全,我會在這裡等你回來,你可千萬別受傷。」

深受感動的史蒂夫忍不住用力擁抱住巴奇,將頭埋在巴奇的肩膀裡悶聲說道:「……我會的,巴奇……」

巴奇壓抑著內心的不安回抱史蒂夫。其實他並不想跟史蒂夫分開,他好擔心史蒂夫的安全,而且自從恢復記憶後他就沒有跟史蒂夫分開那麼久過,但他不能再給史蒂夫添麻煩了。所以就算巴奇其實很想揪著史蒂夫的制服,跟他說他也要一起去,但他自知生理期間的自己去了恐怕也只會成為史蒂夫的累贅,因此巴奇只能忍下來,笑著目送史蒂夫離開。

自從多出一副女性器官之後,巴奇從沒像現在這樣那麼痛恨自己體內那個每個月都會讓他流血一次的器官。

「班納博士,巴奇就麻煩你了。」不清楚巴奇內心的糾結,史蒂夫只是貪戀著懷中的體溫,維持著擁抱巴奇的姿勢,抬起頭對著站在他們身後的布魯斯致意。

披著白袍的布魯斯輕輕點頭,微笑著開口,「你放心吧,這裡有賈維斯全天各方面在注意,只要詹姆斯有什麼狀況我會第一時間處理。」

布魯斯熱心的幫助讓史蒂夫不免對於之前在心中吃醋的行為感到心下愧疚,在內心偷偷對布魯斯道歉,並苦笑著致上謝意:「……謝謝你,布魯斯。」

依依不捨的放開巴奇,史蒂夫跨上重機,發動了引擎後轉頭望向巴奇,臉上滿是深切關懷,「那我走了,巴奇……我一定會盡早回來的,你等我。」

「嗯,我會等你。」巴奇微笑著對著史蒂夫說道。

在目送史蒂夫離開之後,布魯斯對臉上表情瞬間化成不安的巴奇露出溫和的微笑,柔聲安撫著他,「不必拘束也不用戒備,詹姆斯,這棟大樓非常安全,你可以自由在這棟大樓裡生活,有什麼需要或是疑問都可以問我、東尼或是賈維斯,想吃喝什麼都可以自由取用。」

巴奇點了點頭,跟在布魯斯的身後忐忑不安地走進了史塔克大樓,開始了回復記憶後頭一遭沒有史蒂夫陪伴的生活。

 

 

*** *** ***

 

 

住進史塔克大樓大約經過一個禮拜,巴奇表現得相當穩定,雖然有時會突然浮現茫然不安的表情四處張望像是在搜尋著史蒂夫的存在,但布魯斯、東尼還有賈維斯都會想辦法安撫巴奇,陪他聊天,再加上史塔克大樓有相當多的娛樂設施,完善的健身房,所以巴奇在這裡的生活算是相當舒適,只是少了史蒂夫總是讓巴奇覺得心裡缺了一塊。

還有一件讓巴奇覺得很奇怪的事,那就是他最近總是想吐,而史蒂夫預測的經期也已過了卻都還沒來。巴奇的經期一向很規律,(雖然他多出一副女性器官也不過才四個月左右的時間)所以當巴奇在晚餐時再度反胃被同桌的布魯斯詢問之後,一點一點的將自己最近的生理變化告知給布魯斯。

「……難道說……」在聽到巴奇將自己的狀況敘述完後,布魯斯低頭思考了一會,抬頭對著巴奇問道:「用完餐後,你可以跟我一起到醫護室一趟嗎?我想檢測一下……」

「檢測?」

「是的。」

歪著腦袋,巴奇疑惑的看著布魯斯,而對方只是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將奶油巧達濃湯送入口中。

用完餐後,跟著布魯斯來到醫護室並被抽了一些血後,等著巴奇的是青天霹靂的消息。

「恭喜你,詹姆斯,你果然懷孕了。」布魯斯微微一笑,將手中的血液資料展示在巴奇面前,「我相信一定是史蒂夫的吧。」

原本就對巴奇呵護備至的史蒂夫在這一個月以來更是加倍溫柔,不過由於巴奇(以及周圍的同伴們)都已習慣史蒂夫對巴奇的過保護,所以除了對別人的情緒跟感情都很敏感的布魯斯以外都沒有人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看樣子變化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結合了吧。

事實上布魯斯很早就看出巴奇跟史蒂夫彼此之間互相依戀的情愫,所以當時他才會半開玩笑的對巴奇提出懷孕的意見,雖然巴奇的腦袋不太健全,但不代表他沒有追求愛情與幸福的權利,相反的,布魯斯認為他與史蒂夫之間的牽絆才是能修復巴奇殘缺心靈的重要因素,而他們之間只要有契機,就可以心意相通。

因此現在檢測血液的結果發現巴奇懷孕之後布魯斯很為他們感到開心,臉上綻放出衷心祝福的笑容。

「……怎麼可能?」然而巴奇完全沒有任何一點關於自己為何會懷孕的記憶,只是下意識摸著自己的肚子呆愣的望著布魯斯,喃喃地說:「為什麼我會懷孕……我什麼都沒做啊?」

察覺到似乎有什麼不對勁,布魯斯原本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驚訝的神情,「……詹姆斯?你還記得……一個多月前在歡迎索爾的宴會上我跟你說了什麼嗎?」

巴奇搖了搖頭,「……那一天我最後只記得索爾倒酒給我……然後醒來時我已經在自己的床上了……」

「那麼……你有沒有覺得身體有什麼變化?史蒂夫什麼都沒說嗎?」

巴奇再度搖了搖頭,但搖到一半卻突然停了下來,眼中開始有些恐慌的情緒,「……我……我的下面很痛……但是……我問史蒂夫他說我回來就睡了……」

布魯斯皺起了眉心,他還記得那一天帶著巴奇離開的史蒂夫的背影,而且他們又同居,再加上巴奇的懷孕是事實,那麼推論起來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史蒂夫說了謊,他上了巴奇,讓他懷了孕卻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雖然我不能確定你們兩人發生過什麼,但以那一天的情況判斷,最有可能讓你受孕的人選只有可能是史蒂夫。」說著,布魯斯的語氣中帶著些許憤慨。

嘴裡突然乾澀,巴奇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眼神不住的游移,顫抖地說,「不會的……史蒂夫從不會對我說謊……」

「……我也很想相信他不會,但是,詹姆斯……你的懷孕是事實,」布魯斯屈身向前,望著巴奇驚慌失措的眼神,「而知曉你具有女性器官的人除了我以外只有史蒂夫,我可以發誓我沒有對你做出任何超出範圍的行為……那麼,只有一個人選。」

巴奇搖著頭,不願選擇這唯一合理的答案,因為,要是真的是史蒂夫的話那就代表史蒂夫騙了他,而史蒂夫是這個世界上巴奇唯一全盤信任毫不懷疑的人。

「我不知道……但史蒂夫不可能騙我……他為什麼要騙我……如果真的是他讓我懷孕?」

如果史蒂夫真的對他說了謊,那麼巴奇的世界將會全面崩壞,現在巴奇或許寧可肚子裡的孩子不是史蒂夫的也不願意真相是史蒂夫欺騙了他。

「詹姆斯……」

布魯斯想要握著巴奇的手安慰他,但巴奇舉起顫抖的雙手抱住了頭,將身體縮了起來,像是壞掉的唱片般不停喃喃說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史蒂夫……我想找他……我要去問史蒂夫……但他說的會是真的嗎?我不……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說謊?但如果不是他會是誰?我……我肚子裡的……」

不好了。看到巴奇錯亂的狀況,布魯斯心中一凜,他現在必須緊急連絡史蒂夫質問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冷靜,詹姆斯……放輕鬆,」一邊溫言安撫處於崩潰邊緣的巴奇,布魯斯一邊對著賈維斯喊道:「賈維斯,立刻通知史蒂夫……」

然而巴奇的高聲尖叫阻止了他,「不!別找他!我現在……我現在還不想看到他……不……我還不清楚該怎麼面對他……至少現在還不行……」

巴奇的心中全是恐懼跟疑惑,如果現在找史蒂夫回來,而史蒂夫坦承他說了謊的話……巴奇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他有記憶,但沒有完整的感情,說難聽點,他就像是一把報廢的槍,因為被史蒂夫撿回才重新被賦予生命意義,在他殘缺的心中唯一支持他像個人類生活的信念只有史蒂夫,而當被那份信念背叛時,他將不知道自己究竟該何去何從。

看著巴奇抱著混亂抽痛的頭,在椅上縮成一團,彷彿被拋棄在寒冬夜晚的小貓般渾身發抖,布魯斯內心升起了憐憫以及對史蒂夫的憤慨。

看巴奇的樣子雖然混亂但還不到失控出手傷人的地步,不過就算巴奇暴走布魯斯並不擔心巴奇會傷害到自己,畢竟他有浩克在身體內,這也是他們為何選擇布魯斯代為照顧巴奇的原因之一--就算巴奇突然進入冬兵的暴走模式,布魯斯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而一旦浩克出現賈維斯就會立刻封鎖整間研究室,將浩克跟冬兵關在特製的房裡,浩克絕不會傷害冬兵,就像浩克不會傷害東尼或是其他復聯的同伴一樣,所以只要冬兵冷靜下來,或是想辦法招回史蒂夫就可以。

但是現在,眼前抖成一團的可憐的青年並不是冬兵,而是因震驚而不知所措的孩子,一點都不危險反而顯得相當脆弱。

「……好,你放輕鬆,離史蒂夫回來的預定期限還有兩天,你可以好好休息思考,想著該怎麼詢問他。」

在布魯斯輕聲那麼說後,巴奇稍微停止了顫抖,輕輕抬起頭,張著一雙搖曳著不安的濕潤藍眼看著布魯斯,緩緩點了點頭。

 

兩天後,史蒂夫回來時,迎接他的是布魯斯責難的眼神,以及巴奇失蹤的消息。

 

 

 

 

 

TBC

 

___

 

誰叫大盾當時不敢說現在好了吧看你怎麼挽回(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