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One more step (2)

上一話

吧唧後天雙性化梗

天然黑盾盾跟傻醉甜冬冬的初夜

半強制、宮口、天雷慎入

___

 

 

史蒂夫有些粗暴地將中指猛地刺入了巴奇軟軟的性器下方那處淡淡粉色的細小肉縫內,推開了狹小的洞口,內裡竟是出乎意料的濕潤,當緊致的溫熱肉壁被史蒂夫的手指撐開、滑進深處時甚至發出了水聲。

「嗯嗯……」私密的入口處被異物闖入的不適讓巴奇全身一震,蹙起眉心發出了低低的悶哼。

手指被濕熱柔軟的肉壁緊緊包裹著的感覺讓史蒂夫心一驚以為是血,生怕自己弄傷了巴奇,趕緊低頭看向那處被被吞入自己手指的縫隙,稍微抽出點手指,看到上面沾染著的是透明的液體,安心之餘心下一動,忍不住脫口而出:「天,巴克,你好濕……」

半睜著迷離的濕潤眼眸,雙頰緋紅的巴奇看向一臉驚訝的史蒂夫,咬了咬下唇小聲的說:「……有時候……那裡就是會自己變濕……特別是想到你……」

「……想到我?」史蒂夫不敢相信的瞪大了雙眼,心臟一瞬間停止了跳動。

巴奇輕輕點了點頭,垂下眼,伸手撫著自己的小腹喃喃地說:「這裡面……感覺很奇怪……也不是痛……熱熱的……」

對於自己下體多出一個洞或是體內有個子宮這件事巴奇其實並不是很在意,他討厭的是每個月會有幾天伴隨著強烈的腹痛從那裡流出血的煩悶,以及心理不受控制的暴躁,雖然史蒂夫每次都會耐心陪著他、溫柔照顧他,但巴奇已經受夠了每個月都要被自己的生理機能操控身心的感覺。

然而由於巴奇多出了一副女性器官這件事是只有巴奇、史蒂夫跟布魯斯才知道的祕密,所以在史蒂夫以外巴奇也只能跟布魯斯抱怨。

剛才在酒宴喝了些索爾帶來的仙宮的酒之後,整個人都飄飄然的巴奇看到了一個人坐在吧台跟小酌的布魯斯又抱怨的時候,布魯斯意味深長的看著他,浮現起一貫溫和的笑容對他提議:「如果你真的那麼厭惡生理的話,我這裡是有個方法,至少讓你九個月都不會流血。」

「什麼方法?!」巴奇一聽,急忙往前傾身,滿懷期待的問道。

布魯斯鏡片下的眼睛裡閃過一絲難得的捉狹,「你可以試著懷孕看看。」

「……懷……孕?」

「是的,」布魯斯稍微側過身,看向一臉茫然的巴奇,「你應該知道懷孕要怎麼做吧?」

巴奇大力點頭。雖然他的腦袋有很大部分缺失,但他並不是小孩子或是智能不足,基本常識還是有的,他當然知道怎麼懷孕。

「子宮內膜是為了提供讓胚胎著床發育並提供胎兒養分的黏膜組織,經血就是子宮內膜脫落所造成的生理現象,」見巴奇點頭後,布魯斯看向巴奇的小腹,詳細的解釋:「我想,你的身體既然會來月經,自然代表了會排卵,那麼只要有適當機會就有辦法受孕,而一旦懷了孕,子宮內膜有了任務在孩子出生前都不會再脫落,在懷孕的九個月間你就不會再流血了。」

其實布魯斯雖然像似很認真的在提出建議,但他其實是在開玩笑,但望著巴奇似懂非懂的表情,布魯斯突然想起雖然平常表現正常但巴奇的腦袋受損很嚴重,自己這樣的玩笑並不妥,良心不安下決定停止戲謔,換上認真的表情。

「當然,最快速的方法是你到我這裡我給你打個停經針,不過那也會有副作用而且只是暫時的,最一勞永逸的方法就是割掉子宮……」看到巴奇瑟縮了一下,布魯斯抱歉似的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很不願意接受手術跟麻醉,所以我不會建議。」

喝下最後一口威士忌,布魯斯對巴奇露出友善的微笑,「如果你無論如何都很想要暫停生理再過來找我吧。」

「謝謝你……博士……」

在跟布魯斯道完謝後,看向在一旁與索爾飲酒交談的史蒂夫,巴奇用著因酒醉而昏沉沉的腦袋想著,他是個男人,就算體內多了女性器官會來月經他也從沒想過懷孕的可能性……但如果一定要懷孕的話,他只想要懷史蒂夫的孩子,受孕過程需要做的事他也只想跟史蒂夫做。

他知道史蒂夫一定會幫他,就像那次在佐拉的實驗台上救了他一樣。

而現在史蒂夫真的要幫他了,而且他正在把手指插入他的體內,那處不該在一個正常男人下體存在的小洞裡。

在第一次下體流血的時候,史蒂夫曾經像現在這樣將手指插進過自己的裡面,讓巴奇感到了某種奇妙的異樣感,在那之後有時巴奇會回想起史蒂夫手指插在自己體內的感覺,而每次想起當時的感覺他的小腹就會發緊,甬道內甚至會分泌出體液溽濕他的內褲,讓巴奇覺得很困惑跟羞恥。

羞恥心讓他一直都不敢跟史蒂夫說,但或許是因為酒力蠱惑了巴奇讓他說出了口,而且他還想要史蒂夫更進來些,所以雖然才一根手指就讓他有點不適,但巴奇抱持著樂觀的念頭,「幫我,史蒂夫……讓我懷孕……」

「好……」

然而當史蒂夫在巴奇的誘惑下匆匆擴張完,用完全勃起的粗熱陰莖慢慢頂開巴奇的小穴時,巴奇的臉上霎時間失去了血色,大滴的汗珠不斷冒出,而當史蒂夫抱著他的大腿慢慢推進時,巴奇疼得眼淚都流了出來,抓住了史蒂夫的手,慌亂搖頭,張著顫抖的嘴唇想說些什麼卻只是發出些嗚嗚啊啊的哀鳴。

「怎麼了……很痛?」史蒂夫也知道自己問的是廢話,因為巴奇真的看起來很疼,而且從他侵入巴奇內部的陰莖上他也能感覺得到巴奇入口處超乎異常的狹小緊密。

巴奇只是拼命地點頭,因肉體被撕裂開的疼痛而低喘著嗚咽,「嗚嗚……」

照理說酒精可以麻醉痛覺,然而兩者都是第一次,而巴奇的那副多出來的女性器官比一般女性的小得多,而史蒂夫的性器又比一般男性大得多,再加上巴奇的處女膜其實幾乎是閉合的,這也是為什麼他生理來時會特別痛的原因。

也就是說,史蒂夫的侵入等同在扯開巴奇的肉,硬生生撕裂巴奇的下體。

「你忍耐一下……」

盡管史蒂夫心疼得柔聲安慰,並想要抽身而出,但超乎想像的劇痛占據了巴奇,讓他完全失去了正常思考,伸出雙手想推開史蒂夫,像是個孩子般搖晃著腦袋低聲啜泣。他沒想到會那麼疼,他不要懷孕了,他要去找班納博士打停經針。

「我不要了……你太大了……好疼……史蒂夫……你出去……我要去找……去找班納……」

巴奇這句哽咽的哀求原本讓史蒂夫心疼又自責,然而當他最後叫出了布魯斯的名字的瞬間,史蒂夫最後的一絲理智啪的一聲完全斷裂,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燒的妒火,讓他將抽出到一半的凶器又狠狠地捅了回去,逼出巴奇痛苦的尖叫。

「啊!」

無視巴奇的哀叫聲,史蒂夫將巴奇的雙腿大大分開,用力地往深處頂入,享受著被處子的緊實甬道熱烈包裹的快感。

「啊……啊!好、好痛……不要……求你停……史……史蒂……嗚啊……嗚嗚……」

巴奇疼得全身顫抖,眼淚在激烈搖晃著飛濺在床單上,剛被破處的蜜穴不斷有鮮血隨著史蒂夫快速有力的抽插而被擠出,象徵了他的處子之身正被身上這個笑得很溫柔,身下侵犯他的動作卻很狂野的金髮男人用粗暴的方式奪走。

「放心……巴奇……你不需要找班納博士……」吻著巴奇因疼痛而抽搐的小腿肚,史蒂夫笑得非常溫柔,但一下又一下用力頂撞著巴奇的律動卻又深又重,被妒火燃燒著的史蒂夫絲毫沒有想到如此狂暴的操幹一個處子是件多麼殘忍的行為,只是在重重捅進巴奇體內時一句一句地吼著:「我會滿足你的願望,我會讓你懷孕,讓你不停懷孕!讓你沒機會去找別的男人!」

隨著史蒂夫猛力的抽插,來回摩擦下巴奇的處女膜完全被史蒂夫撕裂開來,疼痛也不再那麼清晰鮮明,血液跟愛液潤滑了受傷的肉壁,讓肉棒的進出變得順暢,逐漸帶出了巴奇的快感,讓他的哭喊慢慢成了舒服的呻吟。

然而在史蒂夫頂到了子宮口時,巴奇又再度感到了肉被撕扯開來的疼痛,而極度敏感的內部器官不斷被頂弄的酸麻快感又讓巴奇覺得很舒服,無所適從之下只能癱軟了身子,張開合不攏的嘴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呻吟,任由史蒂夫在自己的體內肆意奔騰。

在史蒂夫狠狠撞開子宮口將精液撒入時,巴奇全身都因強烈的刺激而痙攣著,跟著攀上了巔峰。

「這樣一來你就會懷孕了……」低聲說著,史蒂夫俯身吻了巴奇氣喘吁吁的唇。

「嗯……」閉著雙眼,巴奇乖乖地……應該說被操得全身痠軟只能放任史蒂夫用舌頭蹂躪他的口腔。

吻了一會後,史蒂夫慢慢抬起上身,若有所思的望著巴奇那依然被插著並沾染了鮮血跟白濁的股間,喃喃低語:「……不過為了確保一定能懷孕,還是多射幾次比較保險……這樣你就不用去找別人了,對吧?」

「不……」

感覺到撐滿自己甬道內史蒂夫的陰莖很快又再度硬挺起來,巴奇害怕得抽了一口冷氣,都還沒喘過氣來,史蒂夫就將巴奇的一條腿高高抓起大力抽插,直插得巴奇又痛又爽哭叫不已。

到後來巴奇已經數不清史蒂夫又射了幾次,他只知道自己的小腹都被射到凸了出來,甬道跟子宮口都又熱又麻又酸又疼,而史蒂夫還在頂弄著他的子宮口試圖將精液都塞進幾乎快脹開來的子宮內,巴奇忍不住哭著哀求。

「真……真的……不要了……我肚子好脹……都是你的……再射進來會壞掉……」

子宮內幾乎被史蒂夫灌得滿滿的飽脹感讓巴奇一顫一顫的抽泣著,但還深深卡在他子宮口的碩大肉棒即使射了那麼多次卻依然那麼硬,在巴奇已被摩擦得紅腫發燙的甬道內散發著炙熱的高溫,巴奇在混亂的腦袋中拼命想著解脫的方法。

忽然間,他想到自己還有另一個洞還沒被用過,於是大概是被操傻了,巴奇竟然異想天開的說:「用……用我下面的洞好不好?我那裡真的好難受……」

「……巴奇……」

巴奇的話讓史蒂夫愣住了,不禁停下動作盯著哭得一抽一抽的巴奇,如果還有理智史蒂夫就會拒絕,並停止傷害巴奇的行為,然而不幸的是史蒂夫現在是處於四倍獸性大發的狀態,雙眼發紅的史蒂夫很快接受了巴奇宛如跳入火坑的提議,從那被他操得紅腫不堪的蜜穴中抽身而出,並抱起了巴奇讓他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用自身抵在了後面的那處什麼擴張跟潤滑都沒有,也從沒被用過的小小肉洞。

在史蒂夫放開巴奇的腰讓他因自身重量而被迫用身後的小穴吞入史蒂夫的碩大時巴奇立刻就疼得哭了出來,雙手抵著史蒂夫的肩膀想逃離,卻被反抓住雙手,用力往下拉,同時被猛力往上頂,貫穿了巴奇脆弱的腸道。

「啊啊啊!」

巴奇弓起了身子,瞪大雙眼張開顫抖的嘴唇發出淒慘的痛呼,一個晚上短時間內被同一個人以粗暴的方式連續奪去上下兩處小穴的童貞的可憐士兵只覺得下身像似被從中剖成了一半,腦袋一片混亂,全身都因超載的感官而痙攣。

「沒事……巴奇……沒事……」

而史蒂夫在整根沒入後,吻著巴奇哭得亂七八糟的臉,並撫摸著顫抖的腰,等他身體沒那麼緊繃後史蒂夫才抓著巴奇的腰開始了律動。

隨著史蒂夫越發激烈的抽插,方才射入的大量白濁混著鮮血從上方的甬道內流了出來,並滴在他們結合的下肢上,史蒂夫忍不住內心一動,抓著巴奇的腰抬起他再次插入了前面的小洞裡。

「嗚啊!」火熱的硬挺再次大力摩擦著傷痕累累的甬道的疼痛與快感,再加上體位的因素直直插入了子宮口,讓巴奇眼前幾乎冒出了火花,牙齒不住的打顫,抓著史蒂夫的手,死命的搖頭哀求,「別……別插了……求你……夠了……」

「你不是想要懷孕嗎……?放心……你兩個洞我都會好好用的……」

史蒂夫溫柔的捧著自己的臉那麼說的話讓巴奇近乎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折磨的時間過了多久,史蒂夫還在猛力抽插,而巴奇已經痛昏了過去。

在巴奇緊閉著雙眼,將身子癱軟在他身上後,史蒂夫才終於恢復理智並驚覺鑄下大錯,看著巴奇慘白的臉上滿是淚痕,他的心都揪了起來,趕緊抽身而出,愧疚的看向巴奇被自己蹂躪得慘不忍睹的下體。

在抱著失去意識的巴奇到浴室清理時史蒂夫滿是後悔之意,不斷在他耳邊道歉,卻一句也沒進入昏迷的巴奇耳裡。

 

 

*** *** ***

 

 

在極度的全身不適中醒來的巴奇地一眼看到的是一臉愧疚的史蒂夫。

「史蒂夫……?怎麼了?」

「巴奇……對不起……你很難過吧?」

「……為什麼道歉?」

扶著抽痛的腦袋,巴奇只覺得自己肚子裡面熱熱脹脹的,有些類似他每個月流血前肚子裡會感受到的感覺,還有他從未體驗過的下體兩個洞裡火辣辣的疼,但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最後的記憶是在笑容滿面的將仙宮的酒倒在自己手中的酒杯裡的索爾的臉。

「我們不是在史塔克那歡迎索爾嗎?我是不是喝醉時鬧了什麼?怎麼全身都好痛……」

「……那是昨天的事了。」史蒂夫臉上逐漸化成訝異的表情,「巴奇……你都不記得了嗎?」

巴奇緊緊皺著眉,想了一會後還是搖了搖頭,斜眼看向表情詭異的史蒂夫,「我有沒有給你惹什麼麻煩?」

「……沒有,巴奇……你昨晚……喝醉回來就睡了……」

「那就好……」

看著巴奇摀著額頭輕輕點頭的畫面,史蒂夫自知自己是個天殺的大混蛋,但他沒有勇氣跟巴奇說他昨晚不顧他的意願強姦了他,還操到他失神。

昨晚史蒂夫後來仔細的把他射在巴奇裡面的精液都弄了出來,並且上了藥,所以巴奇應該不會懷孕……

如果真的懷孕了,那史蒂夫絕對會負起責任,他會把昨晚的事都說出來,不論巴奇想要怎麼責罰自己他都樂意接受,但如果沒有的話,那史蒂夫會將昨晚的是當成他罪惡的秘密,懷著對巴奇的愛與歉意,更加盡心盡力照顧巴奇。

在深深的罪惡感中,史蒂夫向巴奇露出了安撫的笑容,替他按摩著刺痛的太陽穴。

 

 

 

 

 

 

TBC

 

 

___

 

 

巴奇當然懷了

 

Category: One more step | Tags: , ,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