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One more step (1)

吧唧後天雙性化梗

吧唧雖然恢復了記憶,但腦中管理一般正常思考的地方不太完善,有時候會顯得有些單純跟天然呆(算是混合了冬兵跟吧唧哥哥的設定)

有生理描述、預計生子、天雷慎入

___

 

 

「我要你現在就讓我懷孕,史蒂夫。」

瞠目結舌的看著滿臉通紅的跨坐在自己下身,帶著水霧的眼眸迷離地俯瞰著自己身上全是酒氣的巴奇,史蒂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巴奇?」史蒂夫撫著巴奇的腰,難以置信的問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醉得說話都不是很清楚的巴奇不知為何笑得洋洋得意,拍了拍自己的小腹,「班納博士說只要懷孕,至少九個月我都不會流血了。」

史蒂夫忍不住仰天嘆息,沒想到那個一向穩重的博士居然會對巴奇提出這種意見。史蒂夫在心中對布魯斯的印象不免有些改變,同時也在心底感到了困擾跟難以說出口的興奮。

困擾史蒂夫的是巴奇的神智狀況。

先不說巴奇現在是酒醉的狀態,就算巴奇沒有喝醉酒史蒂夫也不應該和他上床。

並不是因為巴奇跟自己都是男性,而是因為巴奇的腦子因為在九頭蛇時被反覆冰凍洗腦的緣故受損很嚴重,而且據布魯斯所說受損狀況不可逆。雖然由於巴奇身上超級血清的作用,基本上平常的巴奇還算正常,但在某些地方卻相當失常,只有史蒂夫可以控制他。

所以平常史蒂夫算是巴奇的監護人,兩人同居在一起一方面是為了能就近照顧一方面也是為了堵住神盾局及政府的那群老是嚷嚷著要處理冬兵的傢伙的口。只要有史蒂夫在身旁,巴奇就安全無虞。

剛才就是史蒂夫看出巴奇醉得神智不清才提前帶著巴奇離開史塔克大樓所舉辦的歡迎索爾前來的宴會回到家裡的。

而讓史蒂夫興奮的原因很簡單。

沒有一個正常的男性在面對自己暗戀的對象脫光了衣服,岔開光裸的雙腳跨坐在自己的下身,用著因為酒醉而不甚清晰的口吻做出如此大膽的要求還不動搖的。

史蒂夫的小兄弟幾乎是馬上就起了反應,但史蒂夫的理性阻止了他。

他的確暗戀了巴奇整個人生,而剛才史蒂夫帶巴奇回到家,讓他躺到床上後,想要幫巴奇倒杯水回來卻發現巴奇已經脫光全身的衣服,並伸手將呆愣著的史蒂夫拉到床上,騎到了他上面,開口說出了要他讓他懷孕的驚人之語。

雖然巴奇是男性,但他的確可以懷孕。

因為他的身體裡多了一副完整的女性器官。

一切都是在三個月前,史蒂夫跟巴奇兩人共同出任務時,在九頭蛇的某處基地遇見了為了尋找樂子而自阿斯加德來到地球的下級魔法師,在將九頭蛇的基地掀翻後巴奇為了追逐逃跑的那個魔法師,在即將抓到他前被不知名的法術擊中,當時史蒂夫一心都被倒地的巴奇吸引,結果讓那傢伙趁隙逃跑成功。

史蒂夫扶起巴奇焦急的詢問他的狀況,巴奇只說了聲沒事,然後因敵人在他面前逃跑這件事而一臉不高興。

所以雖然史蒂夫還是擔心,但因為他知道巴奇由於在九頭蛇受過的折磨,特別反感到醫院做身體檢查,之前有幾次受傷都不肯說私下自己治療。還是在史蒂夫再三要求並動用哀兵政策之後巴奇才答應史蒂夫有任何受傷或不適一定會跟他說,讓他幫他治療。

而既然現在巴奇說他沒事,那史蒂夫只好選擇相信他,不再多說什麼。

在那次事件經過了一個多月後的某天早上,史蒂夫聽到巴奇在浴室裡驚慌不安的呼喚著自己的聲音。很少聽到巴奇如此慌亂的呼喚著自己名字的史蒂夫馬上就焦急地衝了進去。

只見浴室內臉色慘白的巴奇摀著肚子,從他半裸著的下體有暗紅色的血液正在緩慢順著大腿內側的線條往下流淌,在巴奇所站立處的浴室地磚上也都是點點的紅花。

「巴奇!?你怎麼了?!」看到如此駭人的景象史蒂夫嚇得魂都要飛了,連忙衝到巴奇面前蹲了下來,雙手抓著巴奇的大腿,抬頭看向巴奇流血的地方。

「我、我不知道……我剛才肚子突然好痛……然後血就從這裡流出來了……」

在巴奇結結巴巴的解釋聲中,史蒂夫驚愕的發現巴奇的股間,在陰莖的下方,有一處小小的肉縫,血正是從那裡頭流出的。

「這裡……會痛嗎?」史蒂夫喃喃地問著,伸出手撫上那個沾染了血液的小小肉縫,伸出兩指稍微往兩旁掰開,看著暗紅的液體慢慢從裡頭的小洞中流出的景象,心疼之餘竟起了異樣的感覺。

「會痛的是肚子……那裡不會……」私處被輕柔碰觸的陌生感覺讓巴奇全身顫抖了一下,輕輕搖了搖頭,小聲的繼續對專心盯著自己下體看的史蒂夫解釋:「……一個月前……就是我中了那傢伙的魔法後,老二下面就多出來了一個洞……」

史蒂夫有些氣惱的抬起眼,語氣中帶著譴責的說道:「……你為什麼沒有跟我說?」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而且又不會痛也沒有異狀……」

史蒂夫將手指伸進那處流著血的小小肉縫中轉了一圈後抽出沾了鮮血的手指展示給巴奇看,「但是你現在流血了。」

剛才史蒂夫戳進下體時的異物感讓巴奇的身體因奇妙的刺激而微微顫抖,但自知理虧的巴奇只是低下了頭,不發一語。

「……好,我們先不追究這件事。」史蒂夫站起了身,走到一旁取出大量的衛生紙幫巴奇把血擦乾後搭著他的肩一臉嚴肅的說道:「巴奇,不管你願不願意,我們都得去找班納博士檢查你的身體。」

「可是血還是一直流……」巴奇低頭看著雙腿間剛被史蒂夫擦乾血液的小小肉縫中又開始滲出血液,困惑的開口。

史蒂夫想了一下後,從毛巾架上抽下一條毛巾,「只能先墊著毛巾了。」

在史蒂夫帶著巴奇到史塔克大樓尋找布魯斯並進行檢查後,得到結果的布魯斯第一件事就是拿出了一包半透明的塑膠套膜包裹起來的方形小包遞給了巴奇。

「這是衛生棉,你先去洗手間換下毛巾吧。」布魯斯說完後,看著巴奇一臉茫然的模樣,連忙補充道:「會用嗎?把包裝撕開來後,有黏膠的那一面貼在內褲上就可以了。毛巾可以直接扔在垃圾桶。」

「衛生棉……?」目送巴奇起身離開到洗手間的史蒂夫同樣一臉茫然,「為什麼巴奇會需要用到……」

衛生棉不應該是女性才會需要的生理用品嗎?

但布魯斯只是溫和的笑了笑,直到巴奇從洗手間回來,在問過他是否順利換好並得到確認後,布魯斯才對兩人道出檢查的結果。

「剛才巴恩斯先生檢查的結果,他體內多出了一副女性的生殖器官,從卵巢到子宮一應具全……甚至還有處女膜。」看著兩人目瞪口呆的模樣,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反應的布魯斯只是冷靜的繼續解說:「出口就是陰莖下方的縫隙……血就是從子宮內流出的,也就是說巴恩斯先生目前正處於生理期。」

「生理……」史蒂夫愕然的喃喃重複了一遍這個照理說怎麼樣都不可能跟巴奇扯上關係的用詞。

「是的,也就是月經,正常女性一個月會有一次剝落的子宮內膜所形成的經血。看個人體質,大概還會再流三到七天,同時巴恩斯先生似乎是經痛相當嚴重的體質,所以這期間請盡量保暖,也請盡量避免攝取冰涼的食物。」

在布魯斯將關於生理期的注意事項述說完畢之後,震驚不已的巴奇才開口問道:「……為什麼我的身體裡會有子宮?」

「這個我想只能問當初給巴恩斯先生施以魔法的那位人士了。」

三個人沉默了一會後,巴奇再問:「能變回來嗎?」

「我想我的答案跟剛才一樣。」

於是再度沉默了一會後,巴奇再度問道:「……也就是說……我以後每個月都會流一次血?」

「是的,所以請備好生理用品,如果不懂的話可以請波茲女士幫忙。」

「不……這件事千萬不要跟其他人說,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變成不男不女的怪物。」

「你不是怪物!巴奇,你只是比別人多了一副器官而已!」

「謝謝你……但我還是不想讓別人知道。」

「……我了解。」

於是巴奇體內多了一副女性器官這件事,就成為了當時在場的三個人(以及控制大樓監控系統的賈維斯)共通的秘密。

除了每個月會流一次血以外,巴奇平常都跟一般正常的男性沒什麼兩樣。而雖然在生理前巴奇總會情緒不太穩定,但不管是布魯斯所提的還有史蒂夫自己收集到的資料中,都能夠了解到那是因為荷爾蒙的影響,所以史蒂夫都會百般容忍。

巴奇每次生理時總是發脾氣抱怨流血很煩腹痛很不舒服,不了解那種感覺的史蒂夫只能盡可能的在巴奇生理來的那幾天陪著他、聽他抱怨、替他按摩肚子、幫他熱牛奶,甚至會替不好意思的巴奇購入生理用品。

史蒂夫很願意幫巴奇做任何事。但幫他懷孕可是個大問題。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史蒂夫所看到的,正是巴奇的女性器官入口,而他手指所插入過的地方就是陰道,每次一想到這裡史蒂夫總會在感到罪惡感的同時也無比亢奮。

巴奇的腦袋並不是那麼清楚,他如果真的操了巴奇,就等同於操了一個不懂事的孩子。更何況懷孕生子是人生大事,並不是說懷就懷、說生就生的兒戲,

史蒂夫壓抑著翻騰的強烈欲望,一本正經的對著巴奇說道:「……你認真的嗎?巴奇……你知道懷孕代表什麼?不是只是九個月不會流血那麼簡單,最重要的是從此就多了一條新生命,我跟你的孩子,你明白嗎?」

臉上紅通通的巴奇歪著頭像是在思考史蒂夫的話,一會後才軟軟的開口:「我只想懷你的孩子……但你不想要讓我懷孕的話,我只好去找班納博士了。」

史蒂夫全身一震,雙眼瞪的幾乎要掉出來,咬牙切齒的擠出疑問:「……你說什麼?」

「班納博士說他有辦法幫我……」

巴奇話還沒說完,忽然間一陣天旋地轉,巴奇被史蒂夫抓著雙臂用力壓到了床上。

「史蒂夫?」巴奇眨了眨眼,看著突然笑了起來的史蒂夫那雙暗色的藍眸。

「放心,巴奇……你不用去找別人,我現在就讓你懷孕。」

低笑著說完,理智斷線的史蒂夫掰開了巴奇的雙腿,手指毫無預警的闖入了那處小小的肉縫。

 

 

 

 

 

 

TBC

 

___

 

布魯斯說的幫忙是指注射抑制腦下垂體荷爾蒙的停經藥,不是綠冬,別擔心(。

基本上這篇的史蒂夫是一本正經的天然黑,而巴奇是傻呼呼的天然呆所以先給巴奇合個掌,他下一話大概會被操哭得很慘

 

Category: One more step | Tags: , ,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