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15題.14. 請進行三等親內亂倫的H描寫(上)

從題目就可以知道是AU,非血緣關係的繼兄弟設定。(說是繼兄弟其實比較像養父子?

大盾17歲的時候,父親跟吧唧的母親再婚後跟比他小十歲的吧唧成為兄弟的一年後,他們一家在家族旅行時出車禍,只有史蒂夫跟巴奇活了下來,而且巴奇的左手還斷了,於是大盾接手父親的公司以及遺產休了學專心工作養吧唧,養到18歲生日前忍不住把人家吃掉了(。

對了,迪克是吧唧的同學兼閨蜜(。(所以有微BD(還請注意

怎麼樣的盾冬都能接受再點吧

___

 

 

「所以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布魯德海文?」挑起眉一臉驚訝的迪克舉起叉子戳破班尼迪克蛋上的蛋黃攪和著,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巴奇,「你家那個過保護的老爸居然同意?」

「我還沒跟他說,還有史蒂夫不是我老爸,是我哥。」沒有否定過保護一詞,巴奇撇了撇嘴,用叉子挖起一口培根菠菜馬鈴薯泥送到自己嘴裡,加重語氣強調:「而且我們沒有血緣關係。」

「是是是,我知道你們沒有血緣關係,不用每次都要強調。」迪克翻了翻白眼將沾染了濃稠蛋黃的叉子含在自己嘴中,「但即使你們沒有血緣關係也不能否定你們法律上是兄弟的事實。」

眉毛動了一下,巴奇面露不豫,但馬上就刻意換上甜甜的笑容,放柔了聲音:「就好像你跟布魯斯法律上是父子關係?」

這下可換成對面的人不開心了,於是有那麼一段時間,兩個年輕人就這麼坐在咖啡廳靠窗的位置上,沐浴在窗外撒入的正午陽光下,含著叉子大眼瞪著小眼。

直到在迪克咬著叉子含糊不清的說:「……反正……只要他們對我們沒有那個意思就算沒有血緣也沒有任何意義。」

兩人才垂下頭深深地嘆了一大口氣。

巴奇跟迪克是高中的同班同學,同時也是一對同病相憐的知己。因為他們都偷偷暗戀著大自己很多歲的監護人--還是同樣性別的。

巴奇的正式全名詹姆斯‧羅傑斯。巴奇是史蒂夫‧羅傑斯--大他十歲的繼兄--在第一次見面時給他起的,說什麼大大的眼睛很像小鹿,很可愛所以就忍不住想這麼叫他。

當時才七歲的巴奇雖然覺得一個男孩被說可愛很奇怪,但不可思議的是當史蒂夫微笑著那麼呼喚他的時候他不只一點都不覺得反感,甚至還感到很開心。

巴奇一歲左右的時候父親就因病過世了,而在他七歲的時候,他的母親跟史蒂夫一年前喪偶的父親再婚。原本是獨生子又因為母親忙於工作不在家而時常覺得孤單寂寞的巴奇幾乎是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對這個大他十歲的繼兄抱有相當的好感。

當然,那時候還只是七歲小孩的巴奇哪懂得什麼情情愛愛,他只是單純的很喜歡跟史蒂夫玩在一起,而年齡大他十歲當時已是高三少年的史蒂夫也非常疼愛他,總是不厭其煩的陪他玩,再加上雙方父母都將彼此的孩子視為己出,再婚之後一家四口的生活和樂融融。

然而一家幸福團聚的平穩生活只持續了不到一年就因一場意外而畫下了句點。

在巴奇八歲的平安夜,他們全家開車到餐廳用餐回家途中發生車禍,前座的父母當場死亡,而坐在後座的史蒂夫跟巴奇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與相對之下傷勢不嚴重的史蒂夫不同的是,巴奇的左手肩膀以下因為卡在扭曲的車子裡時被壓迫得太嚴重而必須截肢。

雖然那場意外讓巴奇從此失去了他的左手跟他的父母,但卻讓他從此獨佔了史蒂夫直到現在。

巴奇永遠記得當他在醫院的病床上醒過來時,史蒂夫握著自己的右手含著眼淚的臉上滿是堅毅的神情,對著自己說:「放心,巴奇……雖然我們的爸媽都不在了,但你還有我,我們還有彼此……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絕不讓你受到任何一點委屈。」

當年才十八歲高中剛要畢業就痛失雙親,必須一肩扛起所有責任的史蒂夫卻從來不曾對巴奇表現出任何負面情緒,不管巴奇什麼時候看到他總是溫柔又可靠的摸著他的頭微笑。

由於父親的公司規模不小,史蒂夫為了專心致力於事業上放棄了學業,在父親朋友以及同僚下屬的幫助下重新讓公司走回了正軌,並經營良善,目前巴奇的生活環境已經比父母在生前還要優渥許多,是個小少爺。

就像那一天的誓言,史蒂夫對巴奇的呵護簡直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即使在巴奇只差三天就要十八歲的現在,史蒂夫依然把他當成最重要的寶物般捧著。

但生活雖然過得很好,但巴奇心裡卻越來越不滿足。

不是因為物質,而是因為他愛上了史蒂夫--他的繼兄。

對巴奇來說史蒂夫不只是他的繼兄,巴奇基本上等於是史蒂夫拉拔大的,與其說是兄長不如說更像是他嚴厲又溫柔的父親、或是母親。是巴奇崇拜敬愛卻又可以放心撒嬌鬧脾氣,同時也是產生愛慾的唯一對象。

巴奇對史蒂夫一直抱持著超出了一般親情的愛慾。每次史蒂夫微笑著摸他的頭,或是親暱的擁抱他、在他臉頰上印上純潔的晚安吻時,巴奇總是得拼命壓抑下想拉著史蒂夫的手,對他要求更多。

巴奇自己也不確定對史蒂夫的感情是從何時開始變質的,他只記得最早意識到這一點是在十三、四歲思春期來臨,某一晚他做了一個春夢,夢到他被史蒂夫擁抱著、吻著,然後……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夢遺了,還是史蒂夫幫他處理的。

但巴奇一直都不敢跟史蒂夫表白。

因為巴奇跟史蒂夫同樣都是男性。就算現在同性婚姻是合法的,但巴奇無法替史蒂夫生孩子,從這麼多年來親身體會到的經驗,巴奇很清楚史蒂夫多麼重視家人,也很會照顧小孩。他一定會想要一個真正血緣相繫的家庭,而不是巴奇這個名義上的弟弟。

站在史蒂夫的立場想,巴奇只是一個繼母帶過來的拖油瓶,在父母都過世之後史蒂夫可以不用去管巴奇死活的,但他不僅全心全意的照顧著巴奇,把他當成真正的家人,不管是物質享受還是滿滿的關懷與愛,史蒂夫都毫不吝惜的真心給予。

即使工作再辛苦,史蒂夫都一定每晚回家,陪巴奇一起吃晚飯,在睡前給巴奇晚安吻,出門也必定有個再見的擁抱。也從不單獨出差,要離開布魯克林到外地時一定會替巴奇請假帶著他一起去。

然而巴奇越是感受到史蒂夫對他誠摯的關愛,越是在內心感到空虛與不滿足。而每當升起這個念頭,巴奇就會在心理譴責自己。史蒂夫給他的已經夠多了,比起一般正常兄弟都還要親密,然而對巴奇來說這樣還是遠遠不夠,他渴望著獨占史蒂夫、想跟所有人說史蒂夫是他一個人的、想要史蒂夫吻他、擁抱他……想要讓史蒂夫操進他身體裡。

雖然他很想且非常奢望能成為史蒂夫的伴侶,但巴奇自認沒有那個資格。他最大的希望是史蒂夫能夠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成為世界上最幸福快樂的人。史蒂夫值得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幸福,美麗溫柔能為他分憂解勞的妻子,以及優秀可愛的孩子,而那些並不是巴奇能給他的。

他不只不能給他,恐怕還是史蒂夫獲得幸福的絆腳石。

先不說巴奇再過幾天過了生日後就要滿十八歲了,也就是說史蒂夫也已經二十八歲了,卻連一個女朋友(或是男朋友)都沒交往過這件事。

前幾天巴奇去公司找史蒂夫時,在進門前剛好聽見史蒂夫在跟朋友談關於結婚的事。那個友人(巴奇記得他好像叫作霍華德史塔克還是東尼史塔克什麼的,反正都是史塔克)史蒂夫只是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說:「我已經有巴奇了,在巴奇長大前我不考慮結婚。」

這讓巴奇在開心的同時也感到了對史蒂夫的愧疚。他喜歡史蒂夫是他自己的感情,他不會想要讓史蒂夫知道,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因素造成史蒂夫的不幸,更不想繼續拖累史蒂夫。

剛好他的朋友迪克也有著同樣的煩惱,所以當迪克跟巴奇說他想要趁著考大學的機會報考隔壁城市的布魯德海文大學時,巴奇就對迪克提出一起去,還可以住在一起當室友分擔房租。

巴奇想,史蒂夫一直沒有跟別人交往過一定是因為自己。所以雖然很不捨,但只要他搬離他跟史蒂夫兩人相依為命、同居了十年的家後史蒂夫就有了自己的時間空間,可以不用顧慮到他,放心與女性交往。而巴奇自己也不會在將來因為看到史蒂夫交往了女友而難過嫉妒。

「我是無所謂,反正布魯斯已經幫我在那裏買好房子了,畢業後我們就可以一起住進去,熟悉那裡的環境。」在垂頭喪氣了一會後,迪克重新振作起精神,一邊解決自己的午餐一邊對巴奇說:「但你還沒跟你家那個說的話還是先說清楚比較好,不然要是他又以為我把你拐跑了什麼的就麻煩了。」

迪克半開玩笑般說著的是關於他們高一剛認識後不久無意中發現了彼此的秘密(就是都暗戀自己年長的監護人一事)後,每天都通電話,互相大吐苦水(以及分享一些甜蜜往事)還交換同性性愛的相關資料,結果讓史蒂夫誤會巴奇跟迪克在交往,關心則亂的情況下居然在問巴奇之前就自作主張知會了布魯斯,演出了一場雙方在飯店正式會晤的鬧劇(或者說喜劇)。

當時雖然領域不同但同樣身為兩家規模龐大公司CEO的史蒂夫跟布魯斯在高級飯店私下見面的事件還因為被不少人拍照上傳而成了不小的新聞。

後來在迪克跟巴奇特意隱瞞部分真相的情況下,終於讓史蒂夫跟布魯斯接受了他們只是正常的友人關係,什麼同性性愛只是血氣方剛年輕人的一時好奇而已的說法,現在他們是經過家長認同的好友,兩邊家長的事業甚至偶爾還會跨界合作。

「……我知道。」巴奇看了迪克臉上像是揶揄卻又滿懷真誠關心的笑容,一邊吃著蘑菇炒蛋一邊點了點頭,「我回去就跟史蒂夫說。」

 

 

*** *** ***

 

 

晚上八點前一分鐘,史蒂夫回到了他跟他唯一的家人,他的弟弟巴奇一同居住的家門口。

從家裡只剩下他跟巴奇兩人之後,不管史蒂夫工作有多忙,他一定會盡量在晚上八點整回到家裡,數十年如一日的風雨無阻,當然今天也是一樣。

「我回來了,巴奇!」開門後史蒂夫先是大聲的對著裡頭問候,接著將風衣脫下掛在門邊的衣帽架上,大步走到廚房。

當看到了穿戴著紅色圍裙的巴奇正在裡面對著香噴噴的湯鍋轉動著大湯匙的背影時,史蒂夫臉上辛苦了一天的疲累表情慢慢融化成幸福放鬆的笑容。

「好香……」從背後輕輕抱住了巴奇,史蒂夫在他的髮旋上親了一下後,有些抱歉地柔聲問道:「對不起,巴奇今天你放假我卻不能陪你……」

「歡迎回家史蒂夫,工作辛苦了,」轉過頭墊起腳尖在彎下腰湊上臉來的史蒂夫臉頰上回親一下後,巴奇抬起眼望向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的史蒂夫,笑著說:「別在意我,我今天跟迪克出去看了一場電影又逛街買了些東西,過得很好。」

「……那就好。」

由於巴奇將頭轉回湯鍋上,所以並沒看到史蒂夫那麼說時臉上像是在吃醋般的表情。

嚐了一下湯的味道,巴奇看了一眼底下的烤箱,拍了拍史蒂夫環抱著自己的手臂,「快去洗手,準備吃飯了,今天晚餐是南瓜濃湯跟焗烤通心粉。」

史蒂夫點了點頭後,走到一旁的流理臺洗完手,幫著巴奇將他們的晚餐放到餐桌上。

看著桌上美味的菜餚,只要一想到這些全部都巴奇為了他而做的,史蒂夫就不禁在心中對巴奇感到由衷的感激跟驕傲,臉上也自然而然浮現起笑容,。

在父母過世後由於巴奇還小,有兩、三年的光陰,包括做飯等家事都是史蒂夫在處理,有時忙不過來就會買外食。

這樣的生活持續到巴奇十三歲進入中學後,有一天史蒂夫回來時家裡全部都清掃乾淨,衣服也都洗好正在曬,雖然歪七扭八但熱騰騰的手作披薩正放在餐桌上。

在驚訝之中,巴奇拍著胸膛對史蒂夫表示今後家事都由他包辦,也許做得不是很好但他會努力學習,史蒂夫只要專心公司的業務就好。

剛開始史蒂夫很不放心,不只是因為巴奇年紀尚幼,最重要的是巴奇並沒有左手,只剩下右手行動不便還要打掃做菜什麼的肯定很辛苦。所以他煩惱之餘雖然並不希望他們家中有自己跟巴奇以外的第三者,還是對巴奇提出他們可以請傭人的意見,但巴奇拒絕了,並用身體力行表達內心的堅定,即使只有單手卻完美的執行所有的家務,讓史蒂夫敬佩又驕傲。

他小小的巴奇是那麼的堅強又善體人意,由於巴奇表現的非常優秀,於是不久後史蒂夫也就放心的將家事都交給了巴奇。對史蒂夫來說原本每天回家跟巴奇一起吃晚飯就是他內心不可動搖的行事,現在更是每天的期待。

在史蒂夫心情愉快的哼著歌將各自的餐點都排好並坐下後,巴奇從廚房抱著裝滿了青翠蔬菜的透明玻璃碗走了出來,放到餐桌中間。

「還有芝麻葉拌義式油醋沙拉。」

一邊說巴奇一邊解開圍裙放到一旁的椅背上後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兩人低頭合掌對上帝進行感謝的禱告後一同享用巴奇所做的晚餐。

「好吃!巴奇,你廚藝真是越來越好了!每天都能吃到我真是太幸福了!」

看著史蒂夫一邊大口咀嚼一邊大聲稱讚著時臉上那發自內心的滿足笑容,巴奇的心中也感到充實滿足,咬下一小塊酸香爽脆的萵苣葉片,微笑著說:「只要你覺得好吃就好。」

巴奇學習料理只是為了讓史蒂夫開心,只要他吃了他做的菜像這樣笑著,巴奇就覺得他所努力的一切都值得了……雖然大概再過不久他就無法像這樣每天看見史蒂夫的笑容了。想著,巴奇忽然覺得心很痛,但他還是決定等到吃完晚餐後就要跟史蒂夫提起他想要離開這個家的想法。

在用完晚餐兩人一起洗好餐具後,巴奇從冰箱裡取出之前就切好的蘋果放到客廳的茶几上,看著史蒂夫笑著用小叉子插起一塊蘋果送進嘴裡的模樣,巴奇猶豫了一會,才開口說道:「……史蒂夫,我想要跟迪克一起考布魯德海文大學。」

雙目圓睜,吞下蘋果後史蒂夫看著巴奇想了一下後,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咦?」

史蒂夫爽快乾脆的回應讓巴奇非常意外,但在還來不及感到心痛,下一秒史蒂夫就理所當然般的說道:「雖然有點遠,但我會在那裡買間房,到時候我跟你一起搬過去。」

「一起搬過去?」巴奇驚訝的張大了嘴,將右手舉到空中揮了揮,「那這個家怎麼辦?」

「當然是留著,等你讀完大學再一起搬回來。」

目瞪口呆的看史蒂夫堅定的表情,巴奇愣了好一會才問:「……那你上班怎麼辦……」

然而史蒂夫只是笑了笑,「不就在隔壁而已嗎?開車三四個小時沒問題。」

史蒂夫的笑容讓巴奇內心升起了焦躁感,明明是為了不拖累史蒂夫但這樣一來似乎反而造成他更大的困擾,連忙急著說:「……你這樣太累了,別擔心我,我不是小孩了,而且如果你是怕我只有一隻手不方便,迪克說我可以跟他一起住……」

「不行。」史蒂夫眉毛動了一下,收起了笑容,一臉嚴肅的搖了搖頭,「我不允許。」

很少看到史蒂夫對自己板起面孔的巴奇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回應,而史蒂夫已經放柔了表情,伸手撫摸著巴奇的頭。

「你要去哪裡讀大學都可以,我會一起去。」

「……史蒂夫?」

「我們是世界上唯一的家人,到哪都不應該分開。」

史蒂夫那麼說的聲音跟表情是如此的溫柔,巴奇忍不住鼻子一酸眼眶也濕熱了起來,趕緊低下頭,努力忍住眼淚。他很想撲進史蒂夫懷中對他說好,他們永遠都不分開,但他咬緊了牙關,史蒂夫所說的是因為他把他當成弟弟,而不是他最奢望的愛人,他不能放任自己繼續逃避現實安逸的享受史蒂夫的溫柔。

「……但……但我們不可能一輩子住在一起。」

「為什麼不可能?只要你想,我們可以一輩子住在一起。」然而史蒂夫輕易就將巴奇好不容易才說出的決心反駁,並垂下了眼眉,一臉難過的對巴奇問道:「你不想跟我一起住了?」

史蒂夫的表情讓巴奇心裡一陣刺痛,立刻慌張的搖頭否定,「不是!我……我很想一直跟你住在這裡……!」

稍微露出了笑容,史蒂夫握住了巴奇的手,認真凝視著他,「那你就哪裡都不要去……一直住在這個家裡。」

史蒂夫的眼神以及手心的溫度讓巴奇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但隨著心跳不規律的加速博動,巴奇的內心就越酸楚,也有些氣憤,氣史蒂夫根本不懂他的心情卻總是能輕易說出這種近乎愛的告白,隨便就動搖他的決心。

如果……如果他現在對史蒂夫說出他內心的感情,史蒂夫還願意跟他一起住嗎?……史蒂夫那麼溫柔善良,一定不會忍心那麼做,那麼巴奇只好……

想到這裡,巴奇不禁有些自暴自棄,開口極為小聲的慢慢說著:「你不懂……我……我想……我想的不只是跟你住在一起而已……我想要……想要的更多……」

「你想要什麼?盡管跟我說,只要是我能力可及的我絕對會想辦法送給你。」

史蒂夫的笑容是那麼的耀眼,讓巴奇自慚形穢的想要縮起手,卻被史蒂夫緊緊握在手中,他只好任由史蒂夫握著,低下頭。

「……我想要的你沒辦法送……」吞了吞口水,巴奇咬住下唇,然後豁出去般的抬起頭,紅著臉對史蒂夫道出了內心一直以來所隱藏的渴望:「我想要你……你吻我……想要你……抱我……我每天睡著時都一直想要你狠狠操我,哥哥……讓我全身從裡到外都屬於你,留著你的印記……」

史蒂夫的笑容僵在臉上,隨著巴奇露骨的話語慢慢化成驚愕,不敢相信般的瞪大了雙眼,嘴也張得大大的,傻了似的盯著巴奇。

看到史蒂夫整個人愣住的模樣,巴奇的心很痛,臉上自嘲的歪起了嘴角。

但既然都已經說出口了,乾脆一就次把話說個清楚。

「我不是小孩子了,史蒂夫……這不是什麼情竇初開的錯覺,我已經偷偷愛著你超過三年了……這期間我也煩惱過也糾結過……但我沒辦法……只是幻想著你的碰觸我的身體就很熱……特別是……雙腿間……」大膽的磨蹭著大腿,但巴奇卻還是羞恥的低下頭想要掩飾臉上的躁熱,低聲嘆息,「我想要你好好愛我……這個你可沒辦法送給我了吧?」

「……巴奇……」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讓我一個人搬出去吧,如果你還願意把我當弟弟的話我會很感激……」

「不要說如果,巴奇。你永遠都是我弟弟,不管發生什麼事這都是不變的事實。」

沉默了許久後史蒂夫堅定而真摯的這句話讓巴奇的內心同時感到了溫暖及傷痛,眼淚慢慢匯聚在眼眶中,他應該感謝史蒂夫不覺得噁心,依然真心把他當成兄弟,但他的初戀也隨著告白而結束了。

然而史蒂夫下一個舉動卻完全出乎巴奇的預料。

「別哭……巴奇……」慌忙將快哭出來的巴奇用力擁入懷中,史蒂夫將下顎抵在他顫抖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聲低語:「你在這裡等我,我去拿個東西馬上就回來。」

接著史蒂夫匆匆忙忙離開走到書房,然後很快的回來,手中握著一個紅色的絨布小方盒。

「這是……」

「我本來要等到你十八歲生日那天再跟著這個一起送上告白。」走到一臉茫然的巴奇面前,史蒂夫跪了下來,握起了巴奇的右手,臉上滿是幸福的紅潮,「不過看樣子現在就是最適合的時刻。」

打開了小盒子,現出裡頭的對戒,史蒂夫將其中一枚套在了巴奇的右手無名指上。接著又將另一枚套在了自己左手無名指上。

巴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般的,瞪著大大的藍眼將視線在戒指跟史蒂夫的笑容上不斷來回。

看著巴奇如此可愛的舉動,史蒂夫臉上的笑容幾乎都可以散發出光芒了。

「不要懷疑,這是我跟你的結婚戒指。」握起巴奇的手,在閃著銀光的指環上親吻,史蒂夫微微一笑,「等過幾天你生日過後我們就可以去修正戶籍資料,成為法定伴侶。」

「……法定伴侶?」

史蒂夫點了點頭,雙手握緊了巴奇的右手,凝視著巴奇紅通通的眼眸,「兩年前……就是我以為你跟迪克在交往的那時候,在誤會解開之後我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察覺到了心中對你的感情……只要一想到你可能跟我以外的其他任何人在一起,我的心就燃起了熊熊的妒火,就像你說的,我也煩惱過……但我還是無法不去愛你。」

頓了一下,伸手在巴奇濕潤的眼角輕輕擦拭著,史蒂夫有些得意的笑道:「而且我覺得我的勝算很大,而事實也證明了我的臆測。」

巴奇抽了抽鼻子,抿住下唇,委屈的低聲說道:「……那你為什麼都沒有表示過……」

「因為我曾經在你母親墓前道歉並許過承諾,要等到你十八歲成年後才跟你告白……」史蒂夫苦笑了一下,「我沒想到……會是你先跟我表白……」

「所以你說……在我長大前沒考慮過要結婚是……」

「咦?我有跟你提過?」史蒂夫有些訝異的點了點頭後,握起了巴奇的右手抵在自己的左胸上,「是的……我一直在等你長大……跟你求婚……你願意嗎?」

感受著掌心中的快速博動,巴奇低垂著緋紅的臉,輕輕的上下搖動,小聲的開口:「……我願意。」

「我愛你,巴奇。」滿心喜悅的將巴奇用力擁入懷中,史蒂夫堅定的道出決心與誓言,「從今以後你依然是我弟弟,也將是我終身的伴侶。」

在史蒂夫的懷抱中聆聽著胸腔中快速而有力的心跳聲,巴奇終於因為太過開心而哭了出來。

 

 

 

 

 

TBC

 

___

 

差一點就寫成:「我偏要你既做我弟弟又做我妻子。」(哪來的楊過

不要問我為什麼題目叫H練習卻一點都沒H到……
看在我手指都凍成紫色的分上,讓我卡一下肉,明天一定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