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mpty Heart (5)

過去章節:(1)(2)(3)(4)

本話要點加前情提要:羅傑斯期待很久的鹿肉在快要上桌的途中被別人搶走,奮勇搶回後雖然少了一些而且涼了但羅傑斯還是很期待又怕鹿肉會受傷害只好捧著他保護他,現在鹿肉被他捧熱了,羅傑斯決定還是趕緊趁熱吃了以免再橫生事端(。

(這碗鹿肉之前在別桌被加了一些佐料所以大概比原本想像的辣一點(是說鹿肉加點孜然、辣椒用洋蔥跟大蒜扮炒應該很好吃吧(

___

 

 

即使是在最下流的幻想中,羅傑斯也從來未敢想像過像現在這樣的畫面--他所偷偷愛戀著的對象赤裸著身子跪坐在浴缸裡,用他那張紅潤的嘴唇吸吮著自己的陰莖,前後移動著頭,努力的吞吐著柱身。

被溫軟濕熱的口腔黏膜包裹著並前後磨蹭的舒爽快感讓羅傑斯幾乎說不出話來,只能滿臉通紅、雙眼發直的俯視著巴恩斯為自己口交的畫面,亢奮得不能自己。

羅傑斯的確暗戀了巴恩斯許久,早在他還是隻瘦弱小豆芽時情竇初開的青少年時期,羅傑斯就不只一次妄想過與巴恩斯做愛時的景象。

只不過老天在上,就算是最瘋狂的春夢,羅傑斯也從沒想過有朝一日他會在浴室裡,被全裸的巴恩斯口手並用的服務。

盡管巴恩斯熟練的口淫技巧讓羅傑斯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當然,他知道這都是怎麼來的,所以同時也感到了對另一個自己的憤恨與對巴奇的歉疚。)更何況他還沒有對巴恩斯告白,現在卻正要與他做愛,這並不符合羅傑斯的愛情道德觀。

然而他根本無法抗拒眼前這個他一直偷偷愛著的對象。羅傑斯畢竟不是聖人,剛才光是看到巴恩斯的裸體他就已經硬了,而現在面對如此大膽又放蕩的誘惑跟服務,他不可能沒有反應。

而且,巴恩斯在用右手握住讓羅傑斯操著自己口腔內部的同時,他的另一隻手正插在他自己的後穴內抽送、擴張。

不論是視覺上粗大的赤紅肉柱在巴恩斯的紅嫩唇瓣間進進出出的畫面、或是聽覺上拍打著耳膜的黏膩水聲、還是觸覺上直接的快感,甚至是飄散至鼻腔內那若有似無的性的甜腥氣味,都一再刺激著羅傑斯的所有感官。

再加上巴恩斯不時在往後退時抬起眼用挑逗似的魅惑眼神盯著自己的模樣,羅傑斯異常的興奮,急促的喘著氣,一瞬不瞬的望著巴恩斯。當濕熱的舌尖舔弄著極度敏感的鈴口時,從未有過性經驗的羅傑斯很快就射進了巴恩斯的嘴裡。

雖然有些被嗆到,但巴恩斯還是皺著眉慢慢滾動喉結有些辛苦的吞嚥著,直到將羅傑斯射進自己嘴中的精液都吞下肚,才吐出了有些軟化的肉棒。

「……好濃……不愧是超級士兵……」舔了舔噴濺在自己嘴唇邊以及吞嚥不下而從嘴角流出了些許的白濁,巴恩斯揚起眉半開玩笑的對脹紅了臉的羅傑斯說道:「還是因為都沒用過?」

「巴、巴奇!」羅傑斯又羞又氣的喊了一聲,張大的嘴開開合合了半天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巴恩斯有些無奈的笑著拍了拍羅傑斯的大腿,「好好好,我也知道被男人口交的感覺不好,沒辦法……本來一開始只是想幫助你勃起……但我沒想到你的傢伙那麼大那麼粗,我怕會被捅壞,只好先讓你射過一次……」

羅傑斯想解釋他不沒有覺得被巴恩斯口交的感覺不好--應該說太美妙了--然而巴恩斯那麼說時淺笑著的臉、略帶著慵懶的性感眼神、緋紅的雙頰、略顯低啞的柔軟嗓音,以及彷彿是在稱讚他的話語中潛藏的強烈性暗示深深刺激著羅傑斯,讓他才剛射過的陰莖馬上又再度抖動著重振雄風。

「哇喔,你硬得真快……」不可思議般的看著聳立在眼前羅傑斯雄偉的小老弟,巴恩斯難掩驚奇的眨了眨眼,「那麼說起來那傢伙也很快,總是……」

說到一半,巴恩斯身體突地一震立刻低下頭閉上了嘴,緊接著用雙手撐著浴缸邊緣猛地站起身,接著抬起頭對著羅傑斯伸出手,笑了笑,「既然你又硬了那就事不宜遲……在浴缸中不方便,你幫我一下。」

即使巴恩斯沒有把話說完整,但羅傑斯很清楚他說的那傢伙是誰。臉色有些暗淡了下來,甚至帶上了些憤怒。他知道那是因為自己在嫉妒,所以他盡量壓抑了下來,順著巴恩斯的話,伸出手幫助他走出浴缸。

在拉著巴恩斯走出浴缸後,羅傑斯的視線不由自主的移到了巴恩斯的下體。看著濕潤森林下的高聳,還有不少半透明的液體從股間滑落染著漂亮粉紅色澤的大腿內側所形成的水線,內心再次受到了強烈衝擊,彷彿全身的熱流都集中到了下腹,原本就硬著的性器更是硬得發燙。

鬆開了握著的手,巴恩斯走到了浴缸邊的牆邊後,彎下腰,一手扶著牆面,對著羅傑斯的方向高高翹起臀部,扭過頭望著羅傑斯,輕聲說道:「你過來……」

看著巴恩斯那不只是臉整個人都泛著美麗紅潮的健美肉體,蠕動著輕聲呼喚著自己的豐滿紅唇,羅傑斯就像被招了魂似的點了點頭,緩步走了過去,直到滴著水的臀部後方。

「抓著我的腰……對……就像這樣……」

低聲指導著羅傑斯,巴恩斯一手扶著那根抵在自己股縫間的散發著高熱的肉棒,一手往後抓著自己的臀肉,施力往旁分開將那處早被他自己的手指操得又濕又熱還不斷一張一合吐著水的小小肉洞不顧羞恥的展現在羅傑斯的面前,張著一雙濕漉漉的眼眸期待的望著羅傑斯,低喘著氣。

「你看……這裡都準備好了……就等著你進來……」

雖然嘴裡那麼說,但羅傑斯如著迷般發直的眼神盯著自己的火熱視線還是讓巴恩斯感到了羞恥心及幾乎難以呼吸的興奮,滿臉通紅的別開了眼神,急促的喘了幾口氣後咬住了下唇。

「……我……我沒有豐滿的乳房,也沒有柔軟的屁股……但我想裡面應該還可以……」感受著那抵著自己屁股的火熱,忍不住低喘了幾下後,巴恩斯被情慾和渴望所染滿的緋紅臉蛋上浮現起有些抱歉的苦笑,「你可以閉上眼把我想像成你理想中的對象……」

「巴奇……你……」羅傑斯愣了一下,反射性開口想要說他就是他理想中的對象。

然而他才剛開口,巴恩斯就往後扭動著腰,主動將溼答答的穴口送到了羅傑斯的龜頭,並上下擺動著腰淫蕩的磨蹭著,張嘴用著因期待而顫抖的聲線低聲要求:「快……求你……狠狠的捅進來……」

羅傑斯縱然有再多想解釋,但在巴恩斯抵著自己陰莖搖晃著屁股的低聲哀求之下,他實在沒辦法再維持理性,只能抓著巴恩斯的腰,吞了吞口水用力一個往前,猛地用自身的火熱推開了狹小的入口處,進入了巴恩斯的身體裡。

由於巴恩斯之前已經玩弄了自己的小穴一段時間,裡頭早被他自己玩得又濕又軟,讓羅傑斯侵入的相當順利,雖然在最粗的部分還是受到了些許阻力,但在巴恩斯做了幾下深呼吸放鬆身體後,羅傑斯就將整根都埋了進去。

一進去羅傑斯就立刻感覺宛如身在天堂。

巴恩斯的體內實在太不可思議、太美妙了。脹大的慾望被溫熱濕軟的肉壁緊緊包裹著的滋味讓羅傑斯舒服得嘆了一口氣,在巴恩斯出聲進行下一步指導前,羅傑斯就為了追求更強烈的快感而出於本能的開始挺動著腰臀,抽插著巴恩斯的小穴。

一開始還有些遲疑的緩慢律動,很快就變得又快又猛,第一次破處又是操著自己心中至愛,羅傑斯無法抑止自己像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般,緊抓著巴恩斯的腰往內衝撞。

「啊……嗯、啊……啊!」

盡管被羅傑斯毫無章法的胡亂頂撞著,巴恩斯也只是死死抵著牆壁,承受著來自身後的激烈抽插,發出有混著苦悶的呻吟。

「巴奇……你還好嗎……需不需要停下來?」由於背對著看不見巴恩斯的表情,羅傑斯不禁有些擔憂的問。

但羅傑斯一放鬆力道,巴恩斯就大力搖頭,叫喊著:「不!我很好!別停……用力點……再更用力!」

於是受到了鼓勵的羅傑斯就更加賣力的猛烈律動,抓著巴恩斯的腰不斷地往那柔軟卻又富有彈性,緊咬著他不放的濕熱肉壁內抽插、頂撞。

「那……那裡……啊……啊!就……就是這樣……啊啊!」

顫抖著嘴唇,巴恩斯仰頭在每次的深度撞擊中高聲尖叫,並配合著羅傑斯抽插的節奏,往後擺動著臀部,主動送上自己讓他可以撞到自己內部那處每次都讓他渾身酥麻的敏感點。

空虛已久的內部被火熱的粗硬肉棒填滿的充實感實在太棒了,而且羅傑斯頂得他舒服得不得了,在被救出之後許久未曾體會到的強烈快感讓巴恩斯實在無法抑止自己的叫聲。

一邊發出淫聲浪語,巴恩斯一邊在心中罵道,該死的史蒂夫!巴恩斯在心中怒罵的不是現在這個往他體內猛操的羅傑斯,而是那個在別的時空裡把他的身體搞成像現在這樣淫蕩的史蒂夫羅傑斯。

都是因為那個混蛋,他現在才會只能靠著把什麼粗硬的東西塞進後穴裡才能感到快感,而要達到高潮就必須像現在這樣,被男人又粗又熱的陰莖撞擊體內深處,摩擦著自身敏感的部位,巴恩斯才能攀上顛峰。

「抱、抱歉……史蒂夫……啊、啊……!」因內部不斷被撞開磨擦的快感而啜泣的巴奇在來自身後的劇烈搖晃中斷斷續續的泣訴著,「把你的第一次……浪費在我身上……」

「巴奇……?……你不用……道歉!」

「啊啊啊!!」

咬著牙,羅傑斯猛力的將陰莖頂入巴恩斯的深處,引起巴恩斯一陣抽搐跟痙攣,尖叫著攀上顛峰。而羅傑斯也因為被蠕動著的濕熱肉壁緊緊包覆的猛烈快感而將炙熱的精液射入了巴恩斯的身體裡。

強烈的高潮使得巴恩斯本就打顫的雙腳一軟差點往下滑落,還好羅傑斯眼明手快的抱著了他的腰,就著結合的體勢兩人慢慢跌坐在浴室的地板上。

「哈啊……嗯……嗯……」

巴恩斯還在喘著氣,沉浸在內心激盪中的羅傑斯就掰過他的下巴幾乎是用撞上般有些粗魯又笨拙的吻上了他的唇。

「嗯……唔……嗯……嗯……」

在破處後緊接著初吻的滋味是如此美妙,羅傑斯內心洋溢著幸福,細細品嘗著巴恩斯溫熱濕軟的口腔內部。

在羅傑斯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巴恩斯的嘴唇後,巴恩斯有些意猶未盡般地伸出紅嫩的舌尖緩緩地在自己唇瓣上舔了一圈,看著雙眼中情慾不減反增的羅傑斯,想了一下,「……這該不是你第一次接吻吧?」

愣了一下,羅傑斯垂下了眉毛,沮喪的低聲問道:「……有那麼糟?」

「不是……我只是覺得……我剛才奪走了你的童貞,要是連初吻都斷送在我手上,那對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聽到巴恩斯有些抱歉的苦笑著那麼說,羅傑斯的臉色一變,伸出雙手緊緊抱住了巴恩斯,將臉埋在他的肩膀中,低沉著嗓音,「……你不需要道歉,巴奇……都是因為我……你才會……」

感受著身後人的顫抖,巴恩斯沉默了一會,伸出手抵著羅傑斯環在自己腰間的手背,柔聲安慰:「那不是你……史蒂夫……不是你……」

然而羅傑斯突然抬起了頭,大聲叫道:「對!不是我!」

「……史蒂夫?」巴恩斯訝異的轉過頭看向面孔扭曲的羅傑斯。

「對不起,巴奇!我是很糟糕很爛的朋友!」羅傑斯既自責又悲憤的吼叫著,將自身隱藏多年的感情及醜陋的負面情緒衝動的全部通通喊了出來,「我知道我這樣想非常不應該……但我無法不去嫉妒他奪走了你的貞操……我多希望那是我!」

「史蒂夫……?」巴恩斯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望著眉頭深鎖,肩膀劇烈起伏的羅傑斯。

做了幾個深呼吸後,羅傑斯認真對著巴恩斯表白內心的情感,「對不起,巴奇……但我……我愛你……」

緩緩眨了眨眼,巴恩斯不敢置信的搖了搖頭,乾笑了幾聲,但從羅傑斯的表情看出了其中的真摯,明白了羅傑斯對自己的愛情後巴恩斯收起了笑容,沉默了一會才開口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還只是瘦弱的布魯克林小夥子的時候我就已經愛著你了。」羅傑斯加重了環抱著巴恩斯的力道,回憶起過去巴恩斯失蹤那一天的畫面,聲音不自覺的顫抖著,「那一天……你失蹤的那一天……我本來要跟你告白的……」

巴恩斯低垂著臉,不發一語。

雖然事到如今才這麼想是一件很荒謬的事,但聽到了羅傑斯的告白後巴恩斯很後悔如此草率的就與羅傑斯進行性行為。如果早知道羅傑斯愛著自己,巴恩斯就絕對不會主動邀請羅傑斯與自己做愛。因為他不應該那麼做,這樣一來他等於是利用了羅傑斯對他的感情,替他排解性慾。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被另一個世界的史蒂夫強姦過,但巴恩斯卻壓根都沒想過他的羅傑斯有可能也對他抱持著愛情。

……不,或許是巴恩斯下意識的迴避了這個可能性。

因為對他來說羅傑斯永遠都是他最要好的親友,他可以為他出生入死,也願意永遠陪伴著他,直到時間的盡頭。

然而如果說到愛情……說老實話,巴恩斯從未想過。

而抱持著這麼曖昧不清的感情跟羅傑斯上床對羅傑斯並不公平。

「……我……我不知道……史蒂夫……我不知道你對我……」想到這裡,巴恩斯伸出微微顫抖的雙手,拉開了羅傑斯環抱著自己的手,轉頭望著急迫的渴望知道答案的羅傑斯小聲的說道:「對不起……史蒂夫……給我時間……讓我好好想清楚……好嗎?」

羅傑斯凝視著巴恩斯那雙不知所措的眼眸,微笑著,緩緩點頭,「……好的,巴奇……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

 

 

 

 

 

 

 

TBC

 

 

___

 

 

話說他們後面在對話的時候,羅傑斯全程都插在裡面呢

後來要拔出來的時候應該頗尷尬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