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聯2]【鷹銀】Let’s spend happy days (3)完結

前面章節:(1)(2)

西门雪珊姑娘之前說想看的後續,先上床了之後才發現感情的節奏
(雖然拖太久我不知道姑娘還想不想看就是XD

鷹銀不逆應該算甜肉湯吧

___

 

 

在克林特的唇接觸到了皮特洛的唇的下一秒鐘,兩人同時都瞪大了雙眼,維持著嘴唇貼著嘴唇的姿勢在氣氛詭譎的沉默互相凝視著。

克林特當然不是第一次接吻,但皮特洛的外表雖比他還要來的高大健壯,嘴唇卻出乎意料之外的柔軟,也許是因為酒精的作用,比起他所吻過的任何女性都還要來得溫熱,還帶著令人著迷的醺香,刺激著克林特內心難以言喻的衝動與欲望。

而皮特洛像是嚇傻了,不要說反抗就連一點聲音或動作都沒有,只是張著他那雙大又清澈的碧色,不可思議的望著克林特。

兩人大眼瞪著小眼一會後,既然皮特洛並沒有反抗,克林特決定乾脆順著自己的衝動將吻繼續下去,有些強硬的用自己的舌頭撬開皮特洛本就微啟的唇瓣,深入探索那既濕熱又散發著甜美酒香的口腔。

「……唔……嗯嗯……」

在克林特的舌尖掃過皮特洛的齒列,並挑弄著他的舌頭時,皮特洛全身一震,雙手無力的垂到了床上在床單上不知所措的游移,皺著眉,在克林特親吻他的間隙中嘆息般的吐露著溫熱的氣息。

皮特洛因酒力而模糊的腦袋不太能分辨現在是什麼狀況,也不明白克林特為什麼要吻他,他只覺得克林特吻得他很舒服,而當克林特的手探入了他的上衣內,並從腹部慢慢往上撫摸著他的肌膚時,皮特洛只覺得被克林特觸摸到的部位麻麻、熱熱的,讓他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

克林特一邊吻著皮特洛,一邊愛撫著高熱又充滿彈性的肌膚,當他摸到了一處凹凸不平的圓形傷疤時,心中一凜,停下了動作低頭看向被他捲起的上衣下,劇烈起伏的胸膛上那零星分布的舊彈孔。

那是皮特洛為了替克林特擋下機槍攻擊而留下的傷疤。

輕輕撫上皮特洛左胸接近心臟位置的一處傷疤,感受著那隔著皮膚下所快速跳動的心跳,克林特的心臟彷彿也跟著劇烈跳動,並揪了起來。

因為這些傷,皮特洛曾經停止過呼吸,現在在自己掌心底下所跳動著的心臟也曾經停止。而這些全都是因為自己。一想到這裡克林特就覺得又心疼又感動,還有莫名升起的悸動與燥熱,讓他忍不住俯身,輕輕吻上皮特洛的傷,一下又一下。

克林特的舉動讓皮特洛驚訝的張大了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克林特吻過他身上每一處的傷疤。

直到克林特將他全身的傷都吻過一遍後,才抬起頭望向那雙睜大望著他的眼眸低聲問道:「……這些傷還會痛?」

克林特的低沉嗓音及真誠關切的眼神讓皮特洛的心臟猛地一跳,忍不住急促的喘了一口氣後才搖了搖頭。

「……你那時候……」凝視著皮特洛,遲疑了一下,克林特還是決定把一直想問卻找不到適當機會問出口的疑問趁現在對皮特洛問清楚,「為什麼要不顧自己的生命,替我擋下子彈?」

克林特認真盯著自己的眼神讓皮特洛有些不自在的縮了縮肩膀。

「……我也不知道……當我看到你抱著那個男孩,而子彈就要射中你們時,我只想到我得擋著那些子彈……不過我得跟你說,當下其實不疼的,你可別在意,」在與克林特互望了一會後,沒有正面回覆克林特的疑問,皮特洛只是笑了笑,「幫助老人跟小孩是天經地義的事。」

原本曖昧的氣氛一下子就被破壞,不知該說失望還是鬆了一口氣的克林特只是嘆了一口氣苦笑著伸出手在皮特洛的銀髮上粗魯的揉著,有些寵溺的低罵:「……你這臭小子!」

任由克林特揉著自己的頭髮,皮特洛臉上本就因酒氣而潮紅的臉不知怎地更加紅了起來,別開了眼神一下,又望向克林特,抿了抿唇輕聲細語的說道:「……我只知道……我就是沒辦法看著你受傷……」

愕然的望著皮特洛半睜著濕漉漉的眼神望著自己,全身都泛起了紅潮的模樣,克林特彷彿聽到了自己理智線斷線的聲音。

 

 

*** *** ***

 

 

當克林特隔天醒來並在發現睡在隔壁(正確來說是被他抱在懷中睡著)的皮特洛後很快的想起一切時,他的心情相當複雜且難以形容。

還未醒來的皮特洛躺在他懷中,雙眼及嘴唇都紅紅腫腫,脖子上直到鎖骨到處是明顯的吻痕與瘀青。吞了吞口水,克林特戰戰兢兢的掀起一小片被單,將頭鑽進去一看,良心立刻受到了相當大的譴責。

已經乾涸了的白濁、暗紅色的血跡,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半透明液體在皮特洛的下半身的景象正是赤裸裸的證據--控訴著克林特昨晚狠狠的操了皮特洛。

老天爺,他甚至還能很清楚的想起當自己插入時,從皮特洛的眼角所滲出的淚珠的味道,為什麼他知道?因為他舔了。

但是皮特洛並沒有說過不要,或是拒絕,他只是在被侵入時小聲呼痛,然後就閉上了雙眼咬牙承受了所有克林特對他所做出的一切接近暴力的性行為。

就在克林特坐在床邊努力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皮特洛睜開了眼睛。

當與那雙清澈的碧綠相對時,克林特幾乎停止了呼吸。

他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皮特洛,他甚至都還沒釐清自己為什麼會對皮特洛產生情慾,要是皮特洛問他為什麼,現在的克林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但皮特洛並沒有說話,只是垂下眼,然後在試圖翻身時皺起了眉,發出痛苦的低沉呻吟。

克林特想也沒想就急忙問道:「小子你……你還好嗎?」

「……嗯……」但皮特洛只是咬了咬牙,急促的喘了幾下後,搖了搖頭,「我沒事。」

然後跳下床,走到浴室裡。

一個人被留在房內的克林特陷入了不知所謂的恐慌

倒不是說他是那種拔屌無情的渾蛋。只是,克林特自己都還沒搞清楚自己為什麼會上了皮特洛,而皮特洛又為何不拒絕?以皮特洛的能力,就算他當時爛醉如泥,只要他想要,他隨時都可以從自己身下逃脫。

但是他沒有。

何止沒有,他甚至主動擁抱著他,不斷哭求著,再用力些。

自己對皮特洛是什麼感情?而皮特洛又是怎麼想他們昨晚的事情?就在克林特一個人拼命思考時,洗完澡的皮特洛穿著長褲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看著他赤裸的上身,些許水珠點綴在那意外的白皙,並因剛洗完澡而微微泛紅的肌膚上的模樣讓克林特心跳突地加速,趕緊別過臉,在心中不斷要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做了幾個深呼吸,等到平靜下來後才慢慢走到皮特洛身邊。

「嘿,皮特洛,我們必須……」談談。

克林特最後的話並沒能說完,因為他看到了在他喊出皮特洛的名字時,青年的表情從驚訝、不敢置信,再演變成欣喜,雙頰泛著紅光的模樣。

「……你第一次叫我皮特洛……」銀髮青年笑得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然後望向像個傻子般張著嘴的克林特,紅著臉小聲的低喚:「克林特。」

在聽到那一聲克林特的瞬間,克林特突然領悟到,為什麼他們昨晚會上床了。

答案其實很簡單,只是他一直沒有察覺到。

「所以你叫我要做什麼?」

看著皮特洛單純的碧眼,克林特臉上自然浮現起了微笑,伸出手捧住了皮特洛的臉,在昨晚被他吻得紅腫未消的唇瓣上印下溫柔的一吻。

「……願意跟我約個會嗎?」

 

 

*** *** ***

 

 

「……所以你昨晚沒回來還真的是因為你忙著上一個跟你差了10歲以上的男孩?」

「小娜,妳別說的好像我犯了什麼猥褻未成年人的罪行一樣,首先皮特洛他成年了,而且我們兩情相悅好嗎?」

娜塔莎聳了聳肩,指著在克林特身後散發出莫大殺氣的少女,「你先跟你背後的小女巫跟她的人外男友解釋吧。」

看著克林特忙著阻止汪達對自己的腦做出攻擊行為,娜塔莎對著身旁一臉震驚的史蒂夫伸出手,「我的十美金。」

史蒂夫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十元美金,交到娜塔莎手上時,還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唔……我還真想不到他們是……我還以為他們像兄弟一樣……」

「多謝了。」接過十元美金,娜塔莎笑得很嫵媚,「我跟你說,當一個人望著一個人的眼神像是望著一件稀世寶物的時候,你就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一大早才回來的東尼打了個呵欠後,拍了拍目瞪口呆的史蒂夫的肩膀,指著忙著跟汪達解釋的皮特洛以及摟著皮特洛的腰,滿臉笑容的克林特,補充道:「還有,即使在那種狀況下也能笑得出來的時候。」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