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9)

前面章節:(1)(2)(3)(4)(5)(6)(7)(8)

盾汪冬喵系列

冬喵太無聊了打算幫盾汪口一發但是因為有人闖入結果沒成功的輕鬆小品(。

獸耳+ABO+生子+甜膩膩的汪喵夫夫生活

 

___

 

 

在位於神盾局內部高層,可以眺望著透明玻璃窗外的空景的一處小型待客室中外,靠著窗邊的長型棕紅色沙發上,許久未曾離開他們家裡到外頭去的冬兵被史蒂夫抱在懷中,坐在他的大腿間,一臉無趣的搖晃著長長的尾巴啪啪地拍打著史蒂夫的大腿。

就算冬兵沒說出口,史蒂夫也完全可以從他伴侶的舉動看得出來他現在非常無聊。

整片落地窗外的空景很漂亮,但已經看了一個小時以上的冬兵在史蒂夫的懷中不安分的動來動去,一會伸懶腰、一會打呵欠、一會舔自己的手、一會將臉靠在史蒂夫的胸前摩蹭、一會抓起史蒂夫的手輕輕啃咬。

有幾次冬兵差點就要掉到椅子下面,還好史蒂夫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他的尾巴將他撈起,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把頭靠在他的頭頂上。

每次剛被抓住尾巴的冬兵都會暫時乖乖的(正確來說是是因為敏感處被刺激而軟化)待在史蒂夫的大腿上,但沒多久就又開始坐立難安,在史蒂夫的懷中扭動,喵哼哼的直叫。

史蒂夫沒有出聲阻止冬兵猶如好動兒般的舉動,也不覺得身為三個已三個月大的孩子們的母親,卻依然像隻小貓咪般躁動的冬兵有什麼不對,相反的,史蒂夫打從心底認為冬兵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笑得像是傻大汪。

現在他們兩人會在這裡是為了等待神盾局對史蒂夫以及冬兵復職的審核。

由於他們三個小孩都已經斷奶(到後期冬兵的奶水幾乎主要都進了史蒂夫的肚子裡)在家好好休息照顧孩子們三個多月的史蒂夫跟冬兵終於能夠回到工作崗位上。於是在山姆的幫忙下找了理想的托兒所,並將三個小孩都交代好了之後,史蒂夫就帶著冬兵來到了神盾局。

昨天他們都已經在布魯斯那裡做過了體檢,證明兩人的身體狀況相當健康。還有戰鬥能力的考驗也以非常優秀的成績通過。現在只剩下尼克的評估,等到確定通過後,他們倆人就將再度回歸神盾局以及復仇者聯盟,再次以美國隊長及他的副手的身分活躍。

然而他們已經在這裡等了一個多小時了,桌上的咖啡都涼掉了卻還沒有任何消息。

「……史蒂夫。」

「嗯?」

史蒂夫低下頭,微笑望著被他自己圈在懷中的小黑貓。

「為什麼那麼久?」稍微偏過頭,冬兵豎起了耳朵面對著史蒂夫的方向,噘起嘴唇不太高興地問道:「還要多久?」

懷中的小黑貓歪著頭跟耳朵,雙眉下垂成八字型眨巴眨巴的望著自己的可愛模樣讓史蒂夫瞬間心臟受到了直擊的傷害。忍不住渾身顫抖,發出奇妙的呻吟,彎下腰抱緊了冬兵,磨蹭著他的臉拼命搖著尾巴。

「我也不知道,巴奇!我只知道你好可愛!」

「笨、笨蛋!」冬兵脹紅了臉,又氣又羞的擺晃著豎起的耳朵及尾巴在史蒂夫懷中扭動掙扎,「士兵才不需要可愛!」

但史蒂夫堅實的懷抱及健壯的手臂以強而有力卻又不會讓冬兵感到不適的溫柔力道環著他,冬兵掙扎了一會後發現沒有用,只好氣喘吁吁的停下動作,脹紅了臉瞪著滿臉笑容的史蒂夫。

「但是你真的很可愛,我從來不說謊的。」

史蒂夫誠懇的笑容以及發自內心的話語讓冬兵內心暖暖癢癢的,情不自禁低下頭,任由垂下的前髮遮住他那紅通通的臉頰,抿了抿嘴唇,小聲說道:「……你一定是眼睛有毛病才會覺得我可愛……臭小子……」

「那我想我這個毛病永遠不會痊癒了。」史蒂夫像是在開玩笑般的笑著,眼神卻相當認真,溫柔的抱起害羞的小黑貓,低頭吻了他溫軟的嘴唇。

身體微微一顫,冬兵閉上雙眼,順從的承受史蒂夫的唇在自己唇上擠壓的熱度,在史蒂夫發出了輕輕的水聲將唇離開了他之後,全身都紅了起來的冬兵才張開紅潤的唇瓣,極為輕聲細語的說:「……我也……希望你眼睛的毛病永遠不要好……」

再一次的,史蒂夫再次感受到了心臟宛如被甜蜜的蜂蜜糖漿洪水衝擊的滋味,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激動的抱起冬兵不斷吻著他的唇、他的鼻、他的眼、他的臉。

「嗯……嗯……」冬兵被吻得渾身酥麻軟綿,身軀微顫,在史蒂夫狂吻著他的空隙間低喘出甜蜜的嘆息。

好不容易史蒂夫停止了熱烈的吻,改將冬兵抱在胸前,溫柔撫摸著他的背,被摸得舒舒服服的冬兵忍不住蹭著史蒂夫的胸膛,瞇著眼發出呼嚕嚕的呻吟。

忽然間,冬兵心底升起了異樣的感覺,當他低下了頭看到史蒂夫股間的腫脹時,不禁驚愕的目瞪口呆,「你……你怎麼硬了……!」

史蒂夫困擾的抓了抓頭,有些不好意思紅了臉,「抱歉……但是你真的太可愛……」

冬兵盯著史蒂夫,眼波流轉著,緋紅的臉上表情似笑非笑,「這裡是神盾局……又有那麼一大片落地窗……」

「我知道……我去一下廁所好了……」

就在史蒂夫苦笑著將冬兵放到了他旁邊的沙發上,站起身的瞬間。

「……不要。」冬兵突然伸出爪子揪住了史蒂夫的衣襬,低垂著頭,只露出紅透了的耳根,「我用嘴來幫你。」

「巴奇!?」冬兵出乎意料的發言讓史蒂夫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但……你剛剛也說過了,這裡是神盾局……到處都是監視器……」

「你抱著我……將我圈起來……盾牌蓋著監視器就拍不到了……」

望著低垂著頭不敢抬起來的冬兵的頭頂上顫抖的耳朵,目瞪口呆的史蒂夫捏了一把自己臉頰的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

對於他倆之間的性事,冬兵本來就很少主動表示想要(雖然肉體總是坦率又敏感的享受)而給史蒂夫口淫什麼的更是從來不曾有過。

然而如今冬兵居然自己開口說要用嘴幫他!管他這裡是哪裡,面對天上掉下來的美味餡餅,史蒂夫根本不可能、也不想拒絕這個一旦錯過下次不知何時才會造訪的機會。

於是史蒂夫趕緊點頭如搗蒜,重新坐回沙發上,將依然低著頭,垂著耳朵及尾巴的冬兵抱到自己的大腿間,舉起一旁的盾牌擋在他的後方。

跪在史蒂夫大腿間的冬兵用有些顫抖的雙手笨拙的拉下了褲擋的拉鍊後,幾乎就要蹦出內褲的慾望就展現在他眼前,散發著高熱。在冬兵將內褲扯到一旁後,出現在眼前那根幾乎跟他的手臂差不多長的龐然大物讓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渾身竟升起一陣燥熱。

「……你真的願意嗎,巴奇?」看著冬兵抖動著的耳朵及尾巴,史蒂夫擔心的問:「如果沒……」

「我可以。」但冬兵只是倔著臉,然後用兩隻手握住了史蒂夫的粗熱。

敏感的性器被柔滑的掌心包覆住的快感使得史蒂夫悶哼了一聲,不再說什麼,只是伸出手撫摸著冬兵柔軟的頭髮,鼓勵著他。

史蒂夫的陰莖是如此的粗硬、巨大,熱得幾乎要燙傷冬兵的手,一想到這根玩意就是每次都捅進他的體內,撞開他的子宮,操得他又痛又爽的凶器,冬兵的下腹內就突然一陣酸疼,慢慢升起酥麻的熱流,一點一點的爬上他的頭頂。

情不自禁地急促低喘了幾聲,冬兵甩了甩頭,抖動著身體,將內心的渴望暫時拋在腦後,慢慢的將嘴湊近那根大得他兩隻手都幾乎握不住的高聳肉柱,伸出小巧濕熱的舌尖,舔了舔後皺起了眉心小聲嘟噥:「苦苦鹹鹹的……」

「你的倒是很甜。」

「閉嘴!」

就在冬兵滿臉通紅的瞪了笑容滿面說著噁心話的史蒂夫一眼,低沉著嗓音斥了一聲後,緊張的張開了他那紅潤溫軟的唇瓣,眼看就要將頭部含入自己口腔的瞬間。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隨著一聲渾厚的道歉聲,接待室的門突然滑開了來,一身黑衣裝扮、戴著單眼眼罩的蜜獾手裡拿著一台薄如紙張的平板電腦走了進來。

當他從平板電腦上抬起頭看到冒著冷汗面露詭異神色的史蒂夫,以及立在他膝蓋上遮住他整個胸腹的盾牌,還有從盾牌後方露出,低垂在史蒂夫腿上的黑色貓尾,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別有深意的牽起嘴角,「……我打擾到你們什麼了嗎?」

「……不,沒有……」史蒂夫斜眼看著尼克,不知該生氣還是該羞愧,再加上欲求中途被打擾,整個人顯得舉止有些怪異,輕輕拍了拍冬兵的屁股,「巴奇等得太累了所以睡著了,我讓他睡在我的大腿上。」

「很好,那就叫醒他。」尼克仰起下巴,將平板電腦放在桌上,「這是關於你們的重要訊息,你們兩個都得聽。」

「了解……巴奇,起來吧,尼克來了。」

在史蒂夫輕輕搖晃下,費了一番功夫才幫史蒂夫把還硬邦邦熱騰騰的老二塞回褲擋裡的冬兵從盾牌下探出了頭,紅著臉一臉不悅的瞪著故意笑得慈祥和藹的尼克。

媽的,這傢伙搞什麼鬼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挑在這種時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一邊在心中抱怨,冬兵跳下了史蒂夫的大腿,雙手抱胸坐到一旁,看著窗外不發一語。

尼克的說明很快就結束,結論是他們確定明天開始就能正式接受任務,而且依照他們兩人的希望,他們將沿襲之前的安排,基本上沒有意外都會是兩人一組出動,主要任務都會與九頭蛇有關。

在確認復職後,史蒂夫跟冬兵離開神盾局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最近的小旅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