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3)

前面章節:(1)(2)(3)(4)(5)(6)(7)(8)(9)(10)(11)(12)

雖然有肉但本話可能大概也許不能算甜
有稍微提到巴奇為了刺激痛覺而趁著史蒂夫不在家時做出些許自傷行為
所以也許可能大概有點小虐

___

 

 

巴奇低喘的輕聲要求讓史蒂夫不再抑止內心中壓抑多時的慾望,放任本能去控制自己,將他心愛的丈夫壓在沙發上放肆的吻著,用雙手愛撫著他全身每一處肌膚。

由於有一段時間沒有與巴奇進行除了擁抱、接吻以外的親密行為,史蒂夫不免有些急躁,動作也略顯粗暴,但巴奇只是用雙手環抱住他的背,閉著雙眼承受史蒂夫對他做的所有行為。

在用舌頭蹂躪著巴奇溫熱口腔的間隙,史蒂夫用盡了最後的理性,低聲對被他壓在沙發上吻得氣喘吁吁的棕髮男人叮囑:「……如果你有任何感覺……一定要跟我說……知道嗎?巴奇……」

「唔……嗯……」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巴奇只是胡亂點著頭,努力回應著史蒂夫在他口腔內交纏過來的舌頭。

就算史蒂夫不特別提醒,巴奇自己也很清楚他沒有痛覺,包括絕大部分的感覺,因為他時常趁著史蒂夫不在家時,用各種方法想刺激自己的痛覺。

一開始巴奇只是試著掐捏自己的皮肉,因為沒有感覺所以不知不覺巴奇就加重了對自己的傷害,比如說用左手毆打自己。由於會留下瘀痕,巴奇主要毆打的部位都是自己的腹部。後來他無意間發現自己癒合力很強,就開始嘗試著用利器切割、穿刺自己,凶器從自己的牙齒、指甲一直到廚房的菜刀。當然,為了不讓史蒂夫發現他都很小心的不在會輕易的被發現的部位留下傷口,並將沾了血的利器清洗放回原來的位置。

但不論巴奇怎麼傷害自己,結果都只是很失望的看著殷紅的血液從自己所造成的傷口中流出,或是有時候會從口中吐出,然後茫然的在血的氣味中難過的再次體會到他真的沒有任何感覺。

不過巴奇現在有些驚喜的困惑著,不知道該不該跟史蒂夫說,說他覺得自己全身都很熱、很熱。

彷彿整個身體正在被一發不可收拾的欲火熊熊燃燒著般,有一股陌生的熱潮像是海浪般從史蒂夫接觸著他的部位緩緩湧上,並拍擊過全身,隨著史蒂夫的吻及愛撫越發激烈,兩人相觸的唇瓣、舌頭以及肌膚也越發火熱,讓他覺得很熟悉。

無論是史蒂夫溫暖的手掌撫過自己肌膚的觸感,亦或是濕熱的舌頭在自己的口腔內攪弄的感受,都讓巴奇覺得很熟悉,或許即使腦中沒有任何記憶,但他的肉體、他的內側的確還留有對這個男人的印記。

沒有記憶卻依然留有感情的感覺很不可思議。連自己究竟是誰都不太清楚的巴奇其實並不真正了解這個正熱烈的邊吻邊愛撫著自己的金髮男人的一切,史蒂夫或是其他人對巴奇述說的都只是一些大概,但不論史蒂夫對他說什麼或是做什麼,巴奇只是毫不懷疑的全盤接受,同時努力的去想盡辦法讓史蒂夫開心,不再哭泣。

而一切大概只因為巴奇內心對史蒂夫的愛情。或許早在他所忘卻的記憶彼方,很久很久的遙遠過去,巴奇的身體跟心靈就全部奉獻給了這個男人。

每當看著史蒂夫那溫柔深情的望著自己的笑容時,巴奇就打從心底認定自己一定是為了這個男人而出生,並且只為了他而存在。

所以他才會像現在這樣,當史蒂夫愛撫著他,吻著他的時候,即使沒有記憶也沒有感覺卻依然能感受到那種熱情與發自內心產生想要更多的渴望。

巴奇的渴望從一開始史蒂夫說他們是一對相愛的伴侶,並吻了他的那時候起,就一直存在他的內心中,他是如此深深渴望著能讓史蒂夫碰觸自己全身的每一處,從裡到外,全部。

然而當史蒂夫的手侵入了巴奇的上衣內,用手掌撫摩著他的胸脯,並用手指夾住了柔軟的乳尖時,巴奇還是感到了失落的空虛。

他可以感覺到史蒂夫的手按壓著時的感觸,除此之外盡管史蒂夫再怎麼努力的愛撫著他的乳頭,除了熱以外巴奇依然沒有感到絲毫快感或是疼痛。

但巴奇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半閉著眼,顫動著長而捲的漉濕睫毛,挺起胸膛咬住被捲到他嘴邊的上衣衣襬,好讓史蒂夫可以更方便的玩弄著他的雙乳。

但忍了一會,史蒂夫執拗的撫摸著他,不斷低聲問道:「有感覺嗎?」而自己卻無法做出讓他開心的回應這件事讓巴奇內心一陣感傷,忍不住鼻子一酸,眼前模糊了起來。趕忙別過了臉,用左手手背抵在自己濕熱的眼前,岔開雙腿磨蹭著史蒂夫的側腰,張著顫抖的嘴唇混著低喘發出輕聲要求:「別……別再揉胸了……直……直接進來我的裡面……史蒂夫……」

巴奇的低聲要求讓史蒂夫馬上點頭,抬起上身,雖然巴奇要求直接進去,但他不想傷到巴奇,所以他必須要先幫巴奇做好接納自己的準備。

「……你要去哪裡?」巴奇稍微移開手背,擔心的張著濕漉漉的灰藍望著起身離開的史蒂夫。

「去拿潤滑劑,」史蒂夫一邊走一邊轉過頭微笑安撫不安的巴奇,「我知道你不會痛,但我也知道你還是會受傷。」

但如果是因為你而受的傷,我會很喜歡。望著史蒂夫走入臥室的背影,巴奇將這句史蒂夫聽了一定會難過的話吞了下去,沒有說出口。

不到幾分鐘史蒂夫很快就回來,手裡握著紅色的小圓盒,一邊彎腰吻著巴奇,一邊問:「要不要去床上?」

巴奇搖了搖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輕聲回道:「這裡就好……到床上我怕時間不夠……」

「……好,」不知怎地,史蒂夫有些紅了臉,咳了一聲後,跪在沙發下的地板上,將巴奇的雙腿放到了自己的兩邊大腿上懸空,再次叮嚀:「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說。」

在巴奇輕輕點頭後,史蒂夫轉開了蓋子,從中沾了些粉紅色的膏狀物,小心翼翼地用沾著潤滑劑的手指在巴奇的穴口處按壓,直到有些柔軟後,他才輕輕推開皺摺,闖入了那處緊窄的入口。

張著雙眼看著史蒂夫將手指刺入自己的下體的畫面,巴奇扭曲了表情。

果然,還是什麼感覺都沒有。

盡管史蒂夫再怎麼努力的用手指在巴奇的體內擴張、抽送、碾壓,巴奇依然除了麻木的異物感外什麼感覺都沒有。

這讓巴奇很是難過,忍不住雙手遮著自己上半部的臉,張開雙腿環上史蒂夫的腰,搖晃著自己的臀部,對史蒂夫發出細碎的泣訴哀求:「史蒂夫……嗚……求你……不要手指了……我要你……就這樣進來……拜託……」

「再忍耐一下……」

「求你……求你……史蒂夫……操我……用你的老二……」

「好、好……我就來,你別哭……」

史蒂夫的堅持在巴奇不斷用帶著哭腔的低聲要求下很快就潰敗,急忙抽出手指後,抓著巴奇的腰,扶著自己的陰莖一點一點進入了巴奇。

看著自己被史蒂夫侵入的模樣,巴奇再也忍不住想哭的衝動。

明明不會痛,但巴奇覺得自己的心臟很難受,史蒂夫正在慢慢地進入他,他正在被史蒂夫一點一點填滿、佔有,然而他卻什麼感覺都沒有。

不,正確來說並不是什麼感覺都沒有,他可以感受得到史蒂夫在他體內的炙熱及被撐開來的脹滿感,但是,就僅僅是如此了。他正在被史蒂夫佔有,與史蒂夫合為一體,他卻什麼都無法感受到。

明明他一直渴望著這個的,明明他一直在內心幻想過被史蒂夫佔有的感受,他卻什麼感覺都沒有。

再也無法壓抑內心湧上的酸楚,巴奇慌亂的用雙手交疊在自己臉上,掩飾住不斷湧上的淚水,顫抖著唇瓣輕聲要求:「史蒂夫……可不可以……換個姿勢?我想趴著……」

停下進入的動作,史蒂夫關切的低聲問道:「……不舒服?」

依然遮著自己的臉,巴奇點了點頭,輕輕應了一聲,「嗯……」

「對不起,我沒注意到……」

抱歉的說著,史蒂夫拔了出來後,扶著巴奇的腰讓他轉過身趴在沙發扶手上後,重新進入了他。

完全將自身埋入巴奇後,史蒂夫忍著讓他頭皮發麻的快感,撫摸著巴奇顫抖的腰,關心問道:「有沒有什麼感覺?」

他並不知道他越是這樣問,越是刺激到巴奇內心的痛楚,讓他幾乎難以呼吸,但巴奇只是搖了搖頭,咬住下唇阻止自己哭出聲,背對著史蒂夫很小聲很輕柔的回道:「……沒有……你動吧……用力……狠狠的操我……」

最好是能讓巴奇感受到史蒂夫的劇烈。

剛開始還緩慢律動的史蒂夫沒多久就以巴奇期待以上的力道回應了巴奇的要求。但無論史蒂夫如何用力的頂撞著他,並試著用手套弄巴奇軟軟的陰莖,巴奇依然沒有感到任何疼痛跟快感。

他的肉體是那麼的火熱,心卻異常的寒冷。抓著沙發扶手,巴奇終於在來自身後劇烈的搖晃中無聲的哭泣。

看著自己的眼淚因猛力的前後擺動而滴落在沙發上,巴奇不停的在內心重覆著對自己說,別再哭了,他不能被史蒂夫發現,因為史蒂夫一定會難過,他不想讓史蒂夫難過,只要能讓史蒂夫開心,他什麼都願意做。因為那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烙印在他心臟中的承諾。巴奇巴恩斯會為了史蒂夫羅傑斯付出所有,直到生命的盡頭。

兩人之間激烈的性行為結束後,史蒂夫吻著巴奇汗濕的背,等到他再次看到巴奇的臉時,巴奇已經停止了哭泣,用疲累的笑容接受他的吻。

所以史蒂夫並沒有察覺到巴奇的眼淚。就像他一直都沒有發現巴奇的自傷行為,以及在浴室裡吐出後又被他自己沖掉的鮮血。

 

 

*** *** ***

 

 

在洗了個澡並換上相對平常的裝扮來得正式些的服裝後,史蒂夫帶著巴奇來到史塔克大樓。

「歡迎大駕光臨寒舍!」

兩人一進去,東尼就誇張的展開雙臂熱情的迎接他們。

「特別是你,樂佩!哇,真的好久沒看到你出現啦!最近還好吧?你老媽有沒有給你太大的壓力?說起來你左手裡監測生理變化機能的功能關閉之後一直沒有重新啟動,等一下就來弄一下吧?不然要是你又吐血了還隱瞞著不說,到時候你老媽又要哭哭啼啼的說什麼『為什麼不早跟我說?』了。」

拍了拍巴奇的背,東尼在巴奇還來不及問出『樂佩是誰,我不是樂佩,你老媽又是誰?』前一口氣如機關槍般的說完,看著巴奇茫然的表情,先挑起了眉才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指著他的左手,「對了,你不記得了,因為你的無痛症所以你的左手裡原本有監測生理機能的生理探測器,只要你有什麼生理變化,比如說流血、受傷、心跳異於常速等都會傳到史蒂夫的手機裡讓他知道。」

巴奇驚訝的看向一旁的史蒂夫,再看對方點了點頭後,心裡忍不住想,史蒂夫居然從未跟他提起過這件事。好險壞掉了,不然自己之前的那些自傷行為一定會被史蒂夫發現,才又看向東尼。

「不過之前因為意外你用了密語停止了通知功能,之後你就住進了醫院,即使是出院後史蒂夫也一直將你關在家裡,所以我一直沒機會幫你重新啟動,現在剛好你來了我也有空,我馬上幫你重新啟動,放心很快的,不到幾分鐘的時間。然後我就帶你去認識新朋友!」

「不……」

「去吧,巴奇,」巴奇才剛開口想要拒絕,史蒂夫就搭著他的肩膀,一雙眼睛請求似的看著他,「我之前就有想過,但一直找不到機會跟你說,既然現在剛好東尼有空,就接受他的好意吧。」

巴奇無法抗拒史蒂夫這樣的眼神,下意識的用手抵著自己的腹部,想起自己昨晚用左手的拳頭在自己肚子上毆打,並吐出了一些血的記憶。

……應該沒關係吧?他的癒合力很強,大概早就好了,所以應該不要緊吧?心裡抱持著樂觀的念頭,巴奇點了點頭,看著史蒂夫用鬆了一口氣般的笑容對東尼說:「那就麻煩你了,東尼。」

然而史蒂夫輕鬆的笑容在東尼帶著巴奇進入研究室內,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過後,史蒂夫的手機突然發出了刺耳的警告語音,通知他巴奇正在大量失血後立刻轉成驚慌。

「巴奇!?」

抓著不斷發出警告的手機,史蒂夫氣急敗壞的往研究室衝了過去。

由於飛奔進來的史蒂夫臉上的表情非常的恐慌,好端端的坐在椅上的東尼跟巴奇都訝異的瞪大了雙眼,看著大驚失色的史蒂夫焦急的衝到巴奇身邊抓著他的雙臂上下快速打量著他的狀況。

「你……你還好嗎?巴奇。」

面對史蒂夫擔心的疑問,巴奇內心有些緊張的點了點頭,而東尼則在一旁疑惑的接過史蒂夫依然發出緊急通知音的手機,「我剛剛才重新啟動而已,巴奇又沒受傷,難道壞掉了?」

「……不,有一個可能性。」但跟在史蒂夫後面的腳步走進研究室內的布魯斯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觀察著巴奇的表情變化,溫聲說道:「請讓我馬上檢查詹姆斯的身體狀況。」

聽到布魯斯那麼說,巴奇垂下了頭,不敢看向史蒂夫那張驚疑不安的臉。

在帶著巴奇進入了他的醫護室內後,經過了將近半小時,布魯斯才一臉沉重的走了出來,對一直焦急等在外頭的史蒂夫解釋巴奇的狀況。

「……你不用太擔心,史蒂夫。」望著史蒂夫濕紅的眼眶,布魯斯猶豫了一下,沒把全部的狀況說清楚,「詹姆斯只是胃潰瘍造成的內出血……」

其實不只是如此,巴奇身體內部除了原本就有的胃潰瘍之外,還有他自己所造成的相當嚴重的內臟的毆打傷。在布魯斯驚愕又擔心的詢問下,巴奇才在拜託布魯斯不要跟史蒂夫說的情況下小聲道出他一直偷偷在史蒂夫不在家的時候,用傷害自己的方式測試自己的痛覺。

除了答應了巴奇以外布魯斯也知道要是他說出真相史蒂夫會有何反應,所以他不敢說,只能低垂著頭,小聲的說:「總之我剛才已經先想辦法幫他止血,現在正在輸血,我想……你可以進去陪著他。」

東尼默默的看著雙眼通紅的史蒂夫走進醫護室,才對布魯斯開口,帶著不以為然的神色,「正確應該要說,是讓巴奇陪著史蒂夫。」

「東尼……」布魯斯看了東尼一眼,垂下眼,「兩種說法都是一樣的,他們必須陪著彼此。」

張開了嘴,東尼還想說什麼,但布魯斯只是搖了搖頭,所以東尼只好閉上了嘴,聳了聳肩,不再多說什麼。

當史蒂夫驚慌焦急的快步走進醫護室內,看到了巴奇斜躺在病床上,右手接著輸血管的模樣時,他只覺得心痛又自責,早就匯聚在眼眶中的淚水立即不聽使喚的奪眶而出,哽咽低喚著:「巴奇……」

史蒂夫又因為自己而哭了。

「對不起巴奇……我居然都沒有發現……你……我剛才還……」

看著史蒂夫搖搖晃晃的走到床邊,跪倒在地握起自己吊著點滴的右手抵在額前,閉著雙眼喃喃道歉,眼淚不斷滾落的景象,巴奇心臟很難受的想。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史蒂夫。

我果然還是不應該待在你身邊。

 

 

 

 

 

 

TBC

 

___

 

 

巴奇不會離開的,放心

不要怪大盾之前一直沒發現,因為吧唧隱藏得太好,他們只是全力的為對方著想

(不重要的補充:其實我上一篇的這個短篇算是這系列的其中一種BE……大盾一直一直一直沒有發現巴奇的狀況導致的結果,當然本系列大盾已經發現了,所以沒問題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