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Please, Please, Don’t Go Away.(中)

上篇在這裡

ABO設定、大盾A吧唧O

因為大盾內心戲太多了只好分成上中下了(。

前面是大盾視點,有空可以跟上篇的巴奇視點對照一下兩邊的思考XD

___

 

 

史蒂夫羅傑斯一直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Alpha。

雖然史蒂夫很小的時候父親就過世,單親的母子家庭生活很辛苦,但他的母親依然堅強溫柔的一人身兼父職,既嚴厲又慈愛的養育著體弱多病的史蒂夫,讓他從未覺得自己得到的愛比其他同年齡的孩子少。

而在母親也逝世之後,史蒂夫悲傷之餘,卻從未感受到自己是孤單一人,因為他擁有巴奇巴恩斯,史蒂夫人生中最親密重要的摯友,同時也是全世界最美好的Omega陪在身旁。

史蒂夫還只是個瘦弱小豆芽時,明明弱小無力,卻有著不自量力的強硬脾氣,對於不正不公欺負弱小的事總愛強出頭打抱不平,即使被打得鼻青臉腫也絕不示弱。

然後巴奇出現了,當巴奇在暗巷裡替被打得昏頭轉向的史蒂夫打跑了小惡霸,笑著牽起了他的手對他自我介紹時,他們兩人的世界從此就結合在一起,再也分不開。

不只是巴奇,包括他的家人都將史蒂夫視如己出,毫不吝惜的給予他愛與關懷,讓他即使在喪母後,也依然能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而這些全部都是巴奇帶給他的。

所以,當巴奇在他的面前從火車上墜落時,史蒂夫才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什麼是如同心臟被挖空般的痛楚。

對史蒂夫來說巴奇就如同空氣、陽光,以及水,那麼理所當然的存在於身邊,帶給他溫暖以及生活的動力,以至於史蒂夫從未曾,或者該說從不敢去想像失去巴奇的可能性,因為一旦失去了他就無法活下去。

過去即使巴奇從軍後不在身邊,但史蒂夫只要一想到巴奇正在這個地球上的某處,等著他去迎接他、陪伴他、保護他,史蒂夫就對未來充滿著衝勁。

然而,在巴奇墜落之後,從此自己的世界裡再也沒有巴奇的存在這件事讓史蒂夫第一次真正感到了失去的痛苦與孤單的絕望。

因此當他在飛機上看著紅骷髏消失,完成了屬於美國隊長應盡的責任後,就毅然決然的選擇駕駛飛機墜入北冰洋。除了為了不讓飛機墬落一般民間傷害到無辜百姓以外,還有一個只有他自己才了解的私心--他並不想活在沒有巴奇存在的世界。

當他在七十多年後被從冰中挖出來後,面對一個不屬於他的新世界,那種空虛孤單更加深刻,但他無法不去背負著內心的虛無,為了維護他與巴奇心中共同的信念,為了守護這個國家、這個世界,以美國隊長的身分活下去。

直到他與被迫成為冬兵的巴奇再會,打下了冬兵的面罩,巴奇轉過頭的那一瞬間,史蒂夫才感覺自己真正的重生。

只有當巴奇回到了他身邊,用那雙溫柔的灰藍望著他,柔軟的聲音喚出第一聲史蒂夫的那一刻起,他才能夠再度以史蒂夫羅傑斯的身分重生。

在巴奇面前,他不是眾人所景仰的美國隊長,他只是史蒂夫,一個布魯克林長大的普通青年。

每當看著巴奇,感受到他真實存活的喜悅的同時,史蒂夫也再次體會到自己內心對巴奇深切的愛情與強烈渴望。

巴奇是Omega,而史蒂夫是Alpha,他們之間會被吸引本來就是自然的法則,然而史蒂夫自知不僅僅是如此,從很早以前開始史蒂夫就察覺到自己內心深處對巴奇的異常執著的感情,大概早在他倆第二次性徵覺醒前,史蒂夫就打從心底認定巴奇是他今生唯一的伴侶。

就算巴奇不是Omega,就算自己不是Alpha,史蒂夫也不會去尋找巴奇以外的任何人。

但是,從過去一直到重逢後的現在,史蒂夫一直不曾與巴奇結合。別說標記他,他們之間連個吻都沒有過。因為史蒂夫不敢,他怕一旦吻了巴奇,他會無法再壓抑內心幾乎隨時都會潰堤的對巴奇強烈的衝動與深沉的慾望。

不過他永遠都記得,在巴奇跟史蒂夫都還沒分化出第二性別前,他們曾經陪著史蒂夫擔任護士的母親一起去慰問因戰爭因素失去了Alpha而住進了精神療養院的Omega們。

雖然現代不斷有新的藥物或是手術使得Omega相對可以活得更加輕鬆自由。但在史蒂夫的孩童時代,Alpha與Omega之間的標記一生只能擁有一次,通常會持續至其中一方死亡。失去了Alpha後被留下來的Omega會感受到非常強烈的痛苦,當然也有像史蒂夫的母親一樣那麼堅強的Omega,不過有些比較脆弱的Omega甚至會精神錯亂。

那時候,看到了那些悲慘的Omega們,巴奇曾經緊緊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像是同情又像是恐懼的喃喃自語:「像這樣太可憐了……如果我是Omega我絕對不要被Alpha標記……失去自我只能依賴Alpha而活……」

史蒂夫從未忘記過那時巴奇顫抖著的濕涼手心,並一直將他當時說過的話銘記在心。

後來巴奇第二性徵覺醒,確定他是Omega之後,巴奇曾經對著那時尚未分化的史蒂夫有些緊張的紅著臉問:「我知道我是Omega了,史蒂夫……我覺得你一定會是Alpha,我們一直在一起的話……你會不會……想要標記我?」

天知道看著巴奇紅嫩的臉頰的史蒂夫當時有多想點頭說,對,我很想標記你,不管我是不是Alpha,我都希望能跟你成為伴侶。但他馬上想起了小時候巴奇說過的話,讓他將差點衝口而出的話吞了下去。

巴奇會這麼問,一定是因為擔心他跟史蒂夫是如此的親密,幾乎每天都待在一起,若是將來發情期來臨,在Alpha與Omega之間本能的性衝動影響之下,巴奇極有可能會被史蒂夫標記,並因此失去他的獨立性與自由。

即使史蒂夫非常盼望著能夠佔有巴奇,標記他,讓他成為自己的Omega,但一想到巴奇過去對他說過的話,史蒂夫就無法自私的任由自己的慾望傷害巴奇,於是他只能將內心的渴望硬吞下肚,違背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勉強自己笑著對他說:「放心,巴奇,我們之間不需要標記也能在一起。」

那時候,巴奇垂下了頭沉默了一會後,點頭對他輕輕笑了笑,小聲說著:「嗯,我們不需要標記。」的回應讓史蒂夫認為自己說的是正確的選擇。

後來史蒂夫的第二性徵覺醒,(如巴奇的推測,他果然是個Alpha)後,巴奇對他說,他考慮過了,他想要隱瞞他真實的性別,以Beta的身分活下去時,史蒂夫內心有些失落以及慶幸,還有對巴奇這個決定的敬佩。

失落的是他永遠不可能跟巴奇成為結合的伴侶,慶幸的巴奇也永遠不會成為其他人的結合伴侶,敬佩的是對巴奇的決心。

如果巴奇是如此渴望獨立自主,連自己的Omega性別都想隱瞞的話,那史蒂夫唯一能做的就是幫著他,巴奇就算是Omega,他也依舊是個強悍健壯的男性,裝成Beta一點問題都沒有,所以除了巴奇的家人以外,就只有史蒂夫一個人知道巴奇其實是Omega。

因此在巴奇比身為Alpha的史蒂夫還早接到徵召,並對他說他希望能去從軍的時候,史蒂夫內心其實很驚慌,不只是擔心巴奇身為Omega的真實性別會曝光,或是曝光後怎麼辦,還有巴奇的安危,以及自己跟巴奇第一次的分離。

但他尊重巴奇的想法,如果巴奇想投身戰旅,那麼他只能想辦法趕緊跟過去盡他所能的保護他。更何況史蒂夫原本就想從軍報國,所以艾斯金博士來邀請他參與超級士兵計劃時,史蒂夫幾乎是馬上就加入了計劃。

血清實驗成功後,史蒂夫成為了美國隊長,並救出了巴奇,讓他最重要的存在再一起回到自己身邊。他甚至還運用美國隊長的特權,在每一次巴奇發情期來臨時將他護在自己的營帳裡。除了保護巴奇以外,還因為嫉妒心。

熱潮期中的巴奇異常的誘人犯罪,身處於熱潮期中的巴奇總是散發著很香很甜的氣味,那麼的好聞,就連因燥熱而泛紅的肌膚上一點點滲出的汗珠都不斷撩動著史蒂夫內心的Alpha本性。

天知道他費了多大的自制力(絕對超出四倍)才讓自己沒有趁著巴奇因發情期而意識模糊的時候對他做出衝動的行為。非常紳士的緊握著巴奇的手,對著半睜著淚眼的巴奇低聲安撫:「別怕,我在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然後在內心裡發誓這樣的巴奇絕不能讓自己以外的人看到。

即使是在經過了七十多年之後,巴奇的魅力依然沒變,甚至因為歷經了滄桑折磨,更多了幾分頹廢跟破碎的美感。讓史蒂夫心疼、動心不已的同時卻也擔心得不得了。

因為身為一個未標記的Omega的巴奇,在復仇者聯盟以至整個神盾局中都是極為少數的存在。絕大部分的特工都是Beta,頂尖的大都是Alpha,就算有一兩個Omega也幾乎都已有結合對象。

然而巴奇不是。他是一個自由獨立且沒有被任何人碰過的強悍Omega,這樣的存在對於征服欲強烈的Alpha來說所具有的吸引力,即使說會引發一場大戰都不為過。

所以史蒂夫幾乎是在巴奇的Omega身分曝光後就馬上對眾人表示,雖然巴奇的確還沒有被標記,但他們是一對伴侶,等到巴奇自然進入熱潮期時他們就會結合,所以不用擔心。由於巴奇已經在九頭蛇手裡受盡折磨,史蒂夫希望能讓他的身體回歸自然的程序,等待適當的時機,他們就會結合。

這些話雖然不是完全正確(比如說他跟巴奇是情侶關係)但絕大部分都是史蒂夫內心的真實想法,或者該說,渴望。

但就像史蒂夫過去自己所說過的那樣,他相信自己跟巴奇不需要標記也能夠在一起,為了能跟巴奇永遠在一起,他會努力抑止自己的本能,即使史蒂夫一直在內心偷偷盼望有一天能標記巴奇,但為了巴奇,他會忍耐。

他一邊對外界宣示自己對巴奇的主權,一邊默默在心底抱著期望,等著巴奇,等著他願意主動接受自己的那一天。

然而,史蒂夫怎麼都沒想到,最後他等到的居然會是巴奇的離去。

當巴奇拎著行李,平靜的對震驚不已的史蒂夫說出他要離開他時,史蒂夫只覺得轟的一聲腦袋一片空白,慌亂茫然中,史蒂夫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巴奇還沒出門前趕緊阻止他,當他在門口抓住了巴奇的手,焦急的詢問原因時,巴奇所說的理由一句一句都像是從遙遠的彼方強力射穿心臟的弓箭。

巴奇要離開他的原因,居然是因為他們不是伴侶?因為有他在會阻礙了他過正常的生活?因為……他沒標記他?

老天!難道巴奇一點都不知道他究竟有多麼的渴望標記巴奇,多麼的盼望他們能真正的成為一對伴侶嗎?然而史蒂夫通通都為了巴奇忍耐下來!只因為巴奇說過他不想被標記!不想成為只能依靠Alpha而活的Omega。

所以史蒂夫尊重他的選擇,不需要是伴侶沒關係,只要巴奇能一直陪在他身邊,史蒂夫可以捨棄Alpha的本性,然後現在巴奇居然說因為他們不是伴侶所以他要離開?

他那麼多年來的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本能,最後換來的居然是一句「你可以去找更好的Omega」?

巴奇所說的話讓史蒂夫感到心涼又憤慨,彷彿被潑上一盆冷水後,又馬上被丟進烈火裡燃燒的心境,害怕失去的恐懼、難以置信的憤怒以及被他自己壓抑了多年的對巴奇的愛慾,在那一瞬間衝破了他內心的屏障,一發不可收拾。

唯一佔據史蒂夫腦袋裡的就只剩下本能的衝動。

當史蒂夫在巴奇的痛苦的呻吟以及包裹著自己陰莖的強烈快感中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用自身的慾望狠狠貫穿了巴奇,佔有了他的身體。

伴隨著巴奇的嗚咽聲,從那顫抖著的小小入口處所流出並沾染上史蒂夫陰莖的鮮血正是史蒂夫奪去了巴奇的處子之身的證明,這個景象深深的刺激著史蒂夫的本能與獸性,再次陷入狂爆的野性,猛烈的往那緊得不可思議的小穴內頂撞、抽插。

「嗚……啊……史蒂夫……好痛……求你……停……停下……」

就算巴奇不說,從巴奇緊咬著自己的小穴的緊熱以及從中流出的血液,史蒂夫也能夠察覺得到巴奇肯定很痛,然而被撞得哀泣不已的巴奇即使在史蒂夫放開了壓制他的雙手後也沒有抵抗或是攻擊史蒂夫,只是一手遮著自己的臉胡亂搖頭,張著顫抖的嘴吐露著哀求。

眼前巴奇因痛楚而蒼白的臉龐,以及不停流出的淚水讓史蒂夫的心很疼,巴奇低泣著哀求他停下的嗚咽更是震撼著史蒂夫的心臟,但他無法停下來,除了巴奇溫熱緊緻的內部舒服的像是天堂讓他捨不得離開以外,只要能讓巴奇無法離開他,永遠陪在他身邊,不管是什麼手段史蒂夫都會去實行。

事到如今史蒂夫決定不再忍耐,他不會讓巴奇再次離開他身邊,如果他要離開自己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是伴侶,那麼很簡單,只要史蒂夫現在馬上標記他,讓他們成為伴侶就好。即使這麼一來會讓巴奇因失去了獨立與自由而難過,史蒂夫還是決定要標記他,讓他成為他的Omega。

所以盡管巴奇不停的啜泣、嗚咽,史蒂夫依然狠下心抓著他的大腿,不顧一切的往內猛力頂入、一次又一次的用碩大的堅挺狠狠撞開那脆弱的肉壁,彷彿要將這幾十年的所忍下的慾望全部一股腦的發洩在這個可憐的Omega身上。

在劇烈抽插了一會後,不知是否出自Omega的本能,巴奇的甬道內開始有溫熱的液體慢慢湧出,比起之前只有血液,潤濕柔軟的內壁讓史蒂夫的進出更加順暢,而巴奇帶著疼痛的哭泣,也逐漸化成黏膩的呻吟,鼓勵著史蒂夫,讓他更加賣力的挺動著腰,貫穿著巴奇的內裡。

「啊……嗯嗯……啊……」

巴奇的甜美低喘以及體內蠕動著包裹著史蒂夫的柔嫩肉壁都像是無言的證明,證明他們之間的結合是如此的契合。史蒂夫不覺心下一陣感動,將巴奇的雙腿拉高到自己肩上,抱起他的臀部,將他們結合的部位展示在他們倆面前,著迷的對被操得有些恍惚的巴奇低語:「看……我們正在結合……」

聽到他那麼說,瞪大了濕紅的雙眼,不敢置信的望著他們連繫在一起的下體的淫靡畫面,巴奇顫抖著嘴唇滿臉通紅的模樣是如此的可愛,史蒂夫無法抑止內心對巴奇的愛意,他一直都想對巴奇這麼做,想瘋了。

出乎意料的是,當史蒂夫情不自禁的將內心一直隱藏的慾望告白出來後,巴奇卻只是委屈的噘起了嘴唇哽咽著問他,那為什麼一直不肯標記他?

史蒂夫幾乎氣笑了,放任本能的大力抽插著巴奇,逼得他仰起頭哭喊。

不肯標記他?老天在上,他自從察覺到自己對巴奇的感情之後,就沒有一天不想像現在這樣,進入他、佔有他、標記他,讓巴奇成為他的Omega。

但這個讓他又愛又憐又氣的Omega在被劇烈的搖晃下,依然斷斷續續的泣訴著什麼。史蒂夫越聽越覺得事有蹊翹,於是停下了動作,將兩人彼此心裡的疑問都說開來。

終於,兩人驚愕的發現,原來他們一直都誤解了。

因為他們太愛對方,所以幼年時期的一句話就讓相愛的兩人壓抑著內心對彼此的愛情,苦苦扼殺自己的本能,一直到現在。

這一切都太可笑了。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苦笑著凝視彼此的眼眸。

在解開了誤會,憤怒退去後,剩下的只有對巴奇滿滿的愛情與佔有慾。現在史蒂夫只想好好的疼愛巴奇,標記他,讓他真正的成為他的Omega。

而巴奇也主動側過頭,將後頸最重要的腺體處大方的展示在史蒂夫面前,輕聲細語的要求:「現在就標記我……讓我成為你的Omega。」

所以史蒂夫滿心歡喜的邊柔聲低語:「……然後,我也是你的Alpha。」邊俯首將牙齒抵在那處微微冒汗並不時顫抖的肌膚上。

只要他咬下,巴奇跟他就再也無法分開了。 這個美妙的想法讓史蒂夫不禁感到一陣顫慄。

然而就在史蒂夫即將咬破的剎那,想要帶走巴奇的兩名不速之客--東尼跟布魯斯--突然的來訪,暫時打斷了他的標記。

不過也只是暫時。

史蒂夫的個性本來就是一旦決定要做什麼,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做到底。更何況他也不在意被發現,因為巴奇剛才說了,他也一直想要成為他的Omega。那麼相愛的兩人之間的結合就算被發現,除了羞恥以外倒也不影響什麼。

不如說,當望著因緊張跟羞恥而滿臉通紅,雙眼泛著淚光的巴奇時,史蒂夫的內心被撩起的Alpha本能使得他異常的亢奮,本就硬挺的性器更是增加了質量跟熱度,即使布魯斯他們正站在隔著一片薄薄門板外,史蒂夫也依然不顧一切地抓著巴奇的大腿根,從下而上猛力的撞入他。

在巴奇為了不讓門外的兩人發現他們正在做愛而摀著自己的嘴緊緊閉著眼睛,一心一意忍受著史蒂夫的衝撞而沒時間去注意別的事物時,史蒂夫毫不客氣的咬破了巴奇的腺體,將自己的信息素注入,標記了他。

從此巴奇就是他的Omega了,在巴奇驚愕的眼神中,舔著巴奇脖子上流出的血,史蒂夫心滿意足的想著。然後重新抱住巴奇的臀部,為了追求更高的快感以及完成最後的階段--將種子灑入他的體內--而大力抽插,不斷瘋狂操進巴奇那處濕熱緊實的小洞裡。

巴奇抱著史蒂夫的肩膀,因被貫穿的快感而呻吟哭泣,混著鮮血與愛液的粉紅色液體隨著兩人激烈的交合被擠出紅腫發熱的穴口,有些順著兩人的大腿處流淌而下,有些則滴落地面。

不久,極致的高潮來臨,重重的頂入巴奇的體內深處後,史蒂夫將精液射入了巴奇的身體裡,而巴奇也抽搐著將白濁噴濺在兩人的胸腹之間。

他們終於真正成為了一對伴侶。沉浸在幸福的愉悅感中,依然粗喘著氣的兩人同時將臉湊在一起,吻上了彼此。

唇舌交纏著,因與巴奇第一次的初吻而無比興奮的史蒂夫很快就再度抬起了欲望。

在巴奇撒嬌似的小聲抱怨後,史蒂夫才恍然大悟的就著插入的姿勢抱著巴奇走到房裡,將軟綿綿的巴奇放到床上,一邊吻一邊拉開他的雙腿,將硬得發燙的肉棒再次插入柔滑濕潤的火熱甬道裡。

巴奇的體內是那麼的舒服,蠕動的溫肉柔軟又緊密的包裹著他,並熱烈的將史蒂夫迎入深處,讓史蒂夫因難以想像的快感而忘情的挺動著腰臀,瘋狂的在那濕熱的內部抽插、摩擦。

在巴奇甜蜜的呻吟中,史蒂夫的進出越來越深,越來越重,直到一處富有彈性的緊窄肉洞。
在史蒂夫頂到那裡時,巴奇全身一震,並繃緊了身子發出驚叫聲。

「啊啊!?」

從巴奇劇烈的反應,以及過去記憶中看過的書,史蒂夫馬上就察覺到自己剛剛頂到的部位,就是巴奇內部屬於Omega最私密的入口處--他的子宮口。

只要史蒂夫撞開,並侵入那處狹小的入口,將精液撒入後,巴奇將會被他永久標記,如果是熱潮期,就一定能夠懷上他的孩子。這樣如此美妙的誘惑不斷敲打著史蒂夫的本能與慾望。

然而巴奇搖曳著不安跟恐懼的淚眼喚回了史蒂夫的理性。

他的確渴望永久標記巴奇,也希望他能懷上自己的孩子,擁有他們倆人血液的寶貝。

然而巴奇現在並不是熱潮期,子宮口是緊閉的狀態。如果史蒂夫硬要侵入他的子宮內,就會撕裂他,帶給他很大的痛楚。他一開始失控侵犯巴奇的行為其實應該算是強姦了,只是因為巴奇原來跟他兩情相悅,但這仍然不能免去他剛才的確不顧巴奇的意願對他施以性的暴力,事實上巴奇已經因為剛才的性交而流了不少血。

所以如果為了巴奇身體著想,史蒂夫就不應該再深入。

但是史蒂夫還是很想要真正的讓巴奇永遠屬於他,卻又不想傷害他最重要的人。

於是在內心一番天人交戰之後,史蒂夫柔聲的問著雙眼泛著淚光並微微顫抖的巴奇,「為我打開,讓我進去……讓我可以好好地標記你,讓我能完全成為你的Alpha,好嗎?」

史蒂夫在內心決定,要是巴奇拒絕,他就會停下,耐心等待下次巴奇熱潮期來臨的那一天。

沒想到就在他那麼問完,從張大了雙眼看著他巴奇身上突然猛地散發出香甜濃郁的香氣,兩人同時都一愣。

「巴奇……?」

「我……我發情了……?」

史蒂夫驚訝的低喚著巴奇的名字,看著粗喘著濕熱的氣息,困惑的喃喃自語著的巴奇。

他知道這個味道,太熟悉了,這是巴奇的Omega信息素的氣味,猶如剛烤好的肉桂蘋果般香甜誘人,他過去時常會聞到。

也就是說,這個可愛的Omega居然只因為自己的一句話就發情了?天啊,巴奇,你怎麼那麼可愛?一邊在心裡激動的吼著,史蒂夫情不自禁的將臉埋入巴奇的頸項間,貪婪的嗅著,並低沉著因高亢的慾望而嘶啞的嗓音,「老天,巴奇……你聞起來好極了……」

隨著巴奇身上的香味越來越濃,史蒂夫可以感覺到巴奇的身體也越來越熱,體內深處那處原本緊閉著的狹小入口正在緩緩打開,溫熱的液體慢慢從中流出,而這些改變全都為了接納史蒂夫,為了被史蒂夫標記,為了懷上史蒂夫的孩子。

一想到這裡,史蒂夫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感動與激盪,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Omega正完全敞開了身體,只為了接納自己的入侵這件事實完全的滿足了一個Alpha的征服欲,以及史蒂夫長久以來對巴奇的愛慾。

「生我的孩子,巴奇。」

強烈的愛情與本能驅使著史蒂夫,用力抓住巴奇的腳踝,分開他的雙腿,低聲道出渴望與宣告,用力一個挺腰 ,將原本就停留在入口的性器猛地頂入,在巴奇混著強烈喜悅與些許痛苦的尖叫聲中強行破開了那處柔軟而富有彈性的緊窄入口。

 

 

 

 

 

TBC

 

___

 

下一次真的會有子宮口的(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