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8)

前面章節:(1)(2)(3)(4)(5)(6)(7)

盾汪冬喵系列

因為想到特殊玩法,所以就回來了(。

獸耳+ABO+生子+捏肉球梗、還有同時奶寶寶跟盾汪梗

有點汙,還請慎入(就當作是夫夫之間的情趣

___

 

 

將睡著的鬆餅放到嬰兒床裡,冬兵彎下腰看著小肚子吃得圓滾滾,正睡得很熟的三隻小毛球,浮現著幸福笑容的史蒂夫從身後抱著冬兵,由於兩人的體型差,史蒂夫幾乎是將他圈在懷中,下巴抵著冬兵的頭頂,越過他的頭,一同望著他們的三個孩子。

距離冬兵生產已經兩個多月,三隻小寶寶都大了很多,好奇心跟精力都很旺盛,甚至會趁他們倆不注意的時候爬出嬰兒床到處亂跑,所以有時候史蒂夫跟冬兵想要親熱還必須要把房門關好,以免被孩子們撞見。

不過基本上除了活力十足以外,他們的孩子們都很乖,也不常哭鬧,而像現在這樣睡得四腳朝天更是可愛得宛如小天使,冬兵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他們手上粉紅色的小肉球,軟綿又Q彈的觸感讓冬兵臉上難得的浮現起放鬆笑容。

忽然間,有種奇妙的既視感在冬兵心中湧起,他覺得過去好像也捏過誰的肉球,雖然他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有個模糊的映像在他的腦海中若隱若現,似乎同樣也是小小的金毛……

「你還是喜歡捏肉球。」

史蒂夫在他耳邊彷彿很懷念似的低語聲讓冬兵回過頭,望向從身後抱著自己,毛茸茸的尾巴輕輕左右搖晃的史蒂夫,輕聲應道:「我?」

「嗯,你以前在我還小的時候,就喜歡抱著我……像我現在抱著你這樣,捏我的肉球。」史蒂夫緊擁著冬兵,微笑牽起他的手,將兩人手掌相疊,「你還常常跟我說,就算我長大,也要讓繼續讓你捏我的肉球。」

那麼說起來……好像真的有這回事。雖然他現在腦中所擁有的只是模糊的印象。

兩人相疊的掌心輕輕磨蹭著,冬兵往後靠在史蒂夫的胸前,感受著與剛才那些粉紅小手完全截然不同的感觸,喃喃嘟噥著:「你的肉球比那三個毛團粗糙好多……」

「沒辦法,因為我已經是成犬了……」

史蒂夫無奈的笑了笑,接著十指突然扣住冬兵的手將他拉得更近,兩人下身因此相貼在一起。

看著冬兵驚訝的表情,史蒂夫壓低了聲音,笑得一點都不像個好人……或者該說乖狗狗,「或者你想要……捏我下面的肉球?」

出乎意料的黃腔讓冬兵一愣,隨即從史蒂夫的表情及下身腫脹發熱的質量中反應過來,用手肘大力撞了史蒂夫的腹部一下,滿臉通紅的吼了一聲:「滾!誰他媽要捏你的肉球!」

但史蒂夫只是吃痛的皺起了眉並沒有鬆開他,反而抱得更緊。看了一眼抵在自己股間的史蒂夫高聳的分身,冬兵臉更紅了,無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抬起頭瞪向他,繼續罵道:「而且你這根本不是肉球!你這他媽是……」

「噓……」但冬兵還沒罵完,就被史蒂夫用唇將後面的話堵在了喉嚨裡,「你這樣會吵到他們……」

一開始冬兵還在史蒂夫懷中掙扎,但很快的,在史蒂夫舔拭著他敏感的口腔黏膜並攪弄著內部時,冬兵的身軀就不聽使喚的癱軟了下來,原本豎起的尾巴跟耳朵也往下垂,並微微顫抖著。

「嗚喵……」

當史蒂夫終於放開冬兵時,他已經被吻得上氣不接下氣,大口喘了幾口氣,冬兵舔過自己紅嫩濕亮的嘴唇,將溢出的唾液嚥下後,一雙水潤的灰藍瞪著把他吻得渾身燥熱氣喘不已的犯人。

冬兵瞪視著史蒂夫的濕潤眼神不只沒起到嚇阻之力,反而更加挑起史蒂夫內心的慾望,讓他情不自禁地將手繞到冬兵的腰間,讓他倆的下身互相摩擦,開口說出下流的話語:「你不想捏我的……那我捏你的可以嗎?」

「不可以!你……」臉一陣紅一陣白,冬兵又想破口大罵,然而史蒂夫努了努下巴,指向嬰兒床的態勢讓他慌忙閉上了嘴。

將眼神在熟睡的寶寶們以及滿臉笑容的史蒂夫間來回,胸中一口怨氣無處發洩的冬兵,只能脹紅了臉惡狠狠的瞪著史蒂夫,咬牙切齒的小聲怒罵:「你這混帳……!」

但史蒂夫只是笑得很愉快的用單手抱起了氣呼呼的冬兵,無視尾巴拍打以及爪子搔抓著自己手臂的小小疼痛,關上了嬰兒房裡的燈並關上門後回到了他們自己的房間,將冬兵放到了床上,在他才剛用手肘撐起上身的瞬間就俯身吻上了他敞開的唇。

「嗯嗯……」

被史蒂夫壓在床上吻得氣息紊亂的冬兵只能癱軟了身體,甚至主動屈起雙膝,將雙腿往兩旁張開,任由史蒂夫輕而易舉的脫去自己的衣物,對自己上下其手。

史蒂夫的手輕柔的包覆上冬兵那跟Alpha比起來顯得小巧可愛的性器,以適當的力道上下套弄著,鮮明且直接的快感讓冬兵低吟著,下意識的弓起了腰,淫蕩的搖晃著。

隨著史蒂夫帶給他的刺激,冬兵可以感覺得到自己體內的Omega器官正在開始生癢發疼,並痙攣著分泌出愛液,為了接納他的Alpha而做出準備。

看著半透明的香甜汁液緩緩流出收縮著的穴口,史蒂夫彎起了嘴角,毫不客氣的將中指刺了進去,異物入侵的酸脹疼痛及隨之而來的酥麻快感讓冬兵身軀震了一下,揪緊了床單低嘆出綿長而濕熱的呻吟,由於內部已濕潤柔軟,史蒂夫的手指毫無阻力一口氣整根沒入了那狹小的甬道內。

溫暖濕軟的肉壁蠕動著,溫柔的包裹著史蒂夫的手指,熱情的迎接他的入侵,由於冬兵的肉體是如此熱烈的歡迎他的Alpha,史蒂夫的手指很快就追加了第二根第三根,在緊緻的內裡抽送擴張,還帶出了不少的水,沾濕在史蒂夫的手及床單上。

「喵啊……!」

快感越來越強烈,史蒂夫的握著冬兵陰莖及在小穴內擺動的指腹同時抵在冬兵最敏感的部位的同時,體內擁上的浪潮蓋過了冬兵,迫使他仰起頭發出帶著哭腔的尖叫,抽搐著達到了高潮。

從那因高潮而不時收縮著絞住他手指的溫熱肉壁內抽了出來,史蒂夫抱起冬兵痙攣的腰,用自己早已硬到發燙的粗熱抵在冬兵股縫間那處流著水的紅嫩入口,低沉著因慾望而沙啞的嗓音。

「我可以嗎?巴奇……」

冬兵張著因生理性的淚水而濕潤的藍眼,咬了一下嘴唇,伴隨著濕熱的喘息吐露出像是甜蜜的抱怨,又像是放蕩的邀約,「少……少給我來這一套……嗯喵……快進來就對了……」

就在得到允諾的史蒂夫迫不及待的扶著自己碩大的陰莖對準冬兵小小的穴口準備插入的瞬間,一聲細微而尖細的嗚咽聲突然從他們的房門口傳來,讓兩人的身軀同時大大一震,僵硬得往門口看去。

「……奶……奶油?」史蒂夫驚愕慌亂的呼喚著出現在他們房門口的小小不速之客。

他們的次男,史蒂夫縮小版的小小金毛正站在門口眨著一雙無辜又委屈的藍眼睛盯著他們。

愣了幾秒鐘,冬兵馬上回過神,一邊在心裡對傻愣著的史蒂夫大聲抱怨,叫你不把門關好!一邊又羞又窘的瞪著動搖的史蒂夫,然後用力推開了他,撐起上身坐了起來。

奶油不懂他打擾到了他的父母正在做什麼好事,他只是摸著自己的肚子,搖搖晃晃的走向他們兩人的床邊。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史蒂夫只好趕緊壓下自己滿腔的慾火,掀起了床單蓋住他倆人全裸且潮濕不堪的下身,等著奶油用著小短腿搖搖晃晃的走到床邊後將手伸到床下抱起了奶油。

「你怎麼跑來了?」柔聲問著,冬兵從史蒂夫手中接過了奶油,被抱起的奶油立刻朝著冬兵飽滿的胸脯伸出手,小手在空中胡亂揮舞著,發出嗚嗚的叫聲。

「……肚子餓了?」

看出奶油的意圖,冬兵將他溫柔而安穩的抱在手臂中,看著他吸住自己的乳頭,大口喝著奶。

一旁的史蒂夫安靜的看了一會,突然低下頭將嘴湊到了冬兵另一邊的乳頭上,張嘴含住。

「喵!?」比起小幼犬的吸吮來得更加強力的刺激讓冬兵驚叫了一聲,立刻滿臉通紅的揪住了史蒂夫的金髮,難以置信的小聲低吼:「你……你發什麼神經!?」

但史蒂夫無動於衷,一雙閃著異樣光芒的藍眼直直盯著冬兵,用舌頭捲動著散發著甜美奶香的小小肉粒用力吸著冬兵右邊的乳頭,甚至還用牙齒輕輕的啃咬著。

被吸得渾身酥麻卻又因為抱著奶油不好發作的冬兵只好咬住下唇,伸出出爪子抵在史蒂夫的臉旁,紅著臉輕聲威脅道:「……可惡……你……你想吸就吸……不過只能吸不能做別的事!不然我就抓花你的臉!」

點了點頭,史蒂夫笑瞇了眼,享用著冬兵美味的奶水,因為他知道冬兵從來不曾真的抓花他的臉。

於是一直到奶油吃飽為止,冬兵都處在羞憤的恥辱快感中,拼命壓抑著不讓自己在孩子面前發出淫叫聲。

在史蒂夫將吃飽睡著的奶油抱回嬰兒房,回到他們自己的房間時,冬兵已經蓋上了被單,背對著他,用拒絕的背影表達出他內心的不爽。

史蒂夫這次記得將門關好,快步走回床邊,爬上床將手放在側躺著的冬兵的左臂上,輕輕撫摸,並低聲呼喚他的伴侶,「巴奇……」

然而冬兵依然背對著他,豎起了全身的毛,低聲吼著:「我他媽今晚不幹了!」

他不敢相信史蒂夫居然在孩子面前做出這種羞恥的行為,跟小孩搶奶吃什麼的……冬兵越想越羞憤,露在床單外的尾巴也不禁上下拍打著床單。

「沒問題,巴奇,你不幹沒關係,」然而史蒂夫卻只是爽快的回應,接著一把掀開了床單,笑咪咪的抓住了因驚嚇而炸毛的冬兵的尾巴,然後將一瞬間就軟下來的小黑貓抱起,臉不紅氣不喘的宣告:「本來就是我在幹你。」

「你……喵……喵……喵啊啊啊!!」

徒勞無功的抵抗了一會後,在被史蒂夫用力緊抱著,被迫坐到他的大腿上,從下而上火熱的凶器貫穿的時候,冬兵只能仰起頭弓起身子,因強烈的快感而高聲尖叫。

 

 

 

 

 

 

 

 

END?

 

___

 

 

就像這樣,只要想到什麼特殊玩法我就會回來填這個系列XD
他們會一直過著性福快樂的生活的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