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白玫瑰與紅玫瑰

今年的頭一次發病(毆

格林童話Paro,盾冬(現代)+盾冬(二戰)
白玫瑰=冬吧唧,紅玫瑰=詹吧唧;大王子=大盾,二王子=小盾
然後又是一個史蒂夫變成熊的梗XD
給我靈感的那個人要我不能說出是誰,所以只能在這裡感謝他XD

雷雷的,OOC,慎入

什麼樣的盾冬都吃得下的再點吧(掩面)

歡迎一邊看一邊吐槽

___

 

 

很久很久以前,離熱鬧的村莊有一段距離的森林外圍有一座小小的花園,花團錦簇中佇立著一間小小的農家,裡頭住著一對年方十七的雙胞胎兄弟。

在花園的入口處,各種有一叢玫瑰,左邊是紅玫瑰,右邊是白玫瑰。認識他們兄弟的人都說他們各自就像門前的紅玫瑰與白玫瑰,一個活潑熱情、一個文靜溫順。

文靜的哥哥叫作詹姆斯,有著一頭及肩的長棕髮;而一頭柔軟的棕髮剪短至耳際的活潑弟弟叫做巴奇。他們個性都很善良,只是詹姆斯比起巴奇來得內向,比較不擅長與外人接觸,所以大部分需要外出到村子裡採買的時候都是巴奇,而詹姆斯則是負責到森林裡採摘野果野菇、釣魚之類的任務。

雖然父親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而一年前他們又失去了母親,如今只剩他倆相依為命,但他們不以為苦,因為他們還有對方陪在身邊。

他們總是牽著彼此的手,巴奇會說:「就算長大了,我們也要永遠在一起,不要分開。」

而詹姆斯會笑著回道:「只要我們還活著,就永遠不會分開。」

冬天來臨的時候,他們準備好了大量的木柴以及食物,栓起門,在暖爐內升起了火,倆人披著毛毯,圍坐在溫暖的爐火前,看看書、聊聊天,外頭雖然下起了大雪,但他們彼此守在在家中,一點都不怕外面的寒冬。

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他們正坐在火爐邊吃著麵包配野菇濃湯時,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會不會是有人在大雪中迷路了?」說著,巴奇走到門邊拉開了門栓。

沒想到來的不是人,是一頭幾乎比門還高大的棕熊。

乍見氣勢驚人的大熊,巴奇嚇了一大跳,忍不住發出了一小聲驚呼,差點往後摔倒,不過他雖然害怕,但一想到身後的詹姆斯,還是提起了勇氣勇敢的伸出雙手擋在門口,不讓熊進來。

不可思議的是,那頭熊居然很有禮貌的像個優雅的紳士般彎腰鞠躬,甚至還開口說話:「別害怕,孩子們,我不會傷害你們……」

頓了一下,大熊看向了巴奇……或者正確來說是巴奇身後的詹姆斯,表情(如果熊也能算是表情的話)柔和的說道:「我只是想在你們這兒取點暖。」

巴奇還驚疑未定,詹姆斯已經朝著那頭高大的熊毫不畏懼的走了過去。

「詹姆斯!」

「……不用怕,巴奇。」詹姆斯輕輕抱著那頭熊,撫摸著柔軟蓬鬆的皮毛,微笑著輕聲安撫著驚慌的巴奇,「他不會傷害我們。」

「……詹姆斯?」

「他叫做史蒂夫……夏天時就是他救了我,我才能活著回來。」詹姆斯與大熊對望一眼後,再看向一頭霧水的巴奇,開始娓娓道來。

原來在半年前的某個暴風雨的夏天,詹姆斯曾經失蹤過一個禮拜,當時巴奇簡直快急瘋了,每天都哭著尋找詹姆斯的蹤跡,後來還是詹姆斯自己回到家中。

當時他只說他是為了摘長在山崖邊很稀有珍貴的藥草,不小心跌落山谷,幸好遇到一位好心人士救了他,讓他把傷治好後才送他回來。

「所以你說的神秘人士……是一頭會說話的大熊?」

「是的……那時就算跟你說救了我的是一頭會說話的大熊,你也只會說我是開玩笑的吧?」詹姆斯點了點頭,輕輕將頭靠在史蒂夫的肩上,臉上浮現出微笑,「不過這是真的……史蒂夫……我的救命恩人是頭會說話又溫柔的大熊,還有著漂亮的藍眼睛。」

看到詹姆斯如此信賴(雖然似乎有點超出一般正常的範圍)他,巴奇也就放鬆了警戒,走過去盯著被叫做史蒂夫的大熊看。

「謝謝你救了詹姆斯,我是巴奇,詹姆斯的雙胞胎兄弟,」笑著對史蒂夫釋出了善意,巴奇伸出手拍落熊毛上的雪,拉著他的熊掌,「你身上都是雪,快來這裡坐吧。」

然後他們一起在火爐前共享了熱湯與麵包,並聊著關於那個夏天的事。

巴奇睡著之後,詹姆斯慢慢趴到了史蒂夫的背上,摸著濃密溫暖的毛,閉著眼睛悄聲問道:「……你是來找我的?」

史蒂夫沒有回答,只是抬起熊掌輕輕包覆著詹姆斯的手,點了點頭。

於是兄弟倆跟大熊建立起了友情,倆人一熊的生活很愉快,一整個冬天,每到夜晚史蒂夫就會冒著風雪前來叨擾,而到了白天巴奇到村子裡去的時候,史蒂夫就會陪著詹姆斯留在家裡,或者天氣好的時候,他陪著詹姆斯到森林去,採採冬雪下的野莓,或是堅果。

不久,冬天即將結束,融化的雪中露出的綠草顯示出春天的來臨的某天清晨,史蒂夫對著詹姆斯依依不捨的說道:「謝謝你們兩兄弟對我的照顧,尤其是你……詹姆斯……」

深情的凝望著詹姆斯,史蒂夫低聲說道:「我永遠不會忘記你……但是現在我得離開了。」

「為什麼?你可以一直住在這裡……」詹姆斯撲到了史蒂夫的懷中,抬起頭,一雙充滿依戀的眼眸凝視著史蒂夫,「我……我希望你可以永遠留在這裡。」

「其實……我也想留下來,」史蒂夫溫柔環抱住詹姆斯,無奈的搖頭,「但是已經到了春天,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須去處理,不回到森林裡去不行。」

詹姆斯急忙說道:「什麼重要的事?我可以幫你,巴奇一定也很樂意幫忙的。」

「不……這件事情很複雜,一定要靠我自己的力量才能解決……」史蒂夫看了一眼門外草地上綻放的花朵,「森林開始融雪了,我得趕快回森林尋找那個邪惡的咒術師。」

「邪惡的咒術師?」

「對不起,詹姆斯……現在的我無法再對你說更多了。」放開了詹姆斯,史蒂夫咬牙轉過身,往門外走去,「請代我向巴奇說一聲再見。」

在擦過門邊時,史蒂夫的毛皮被門緣刮了一下,竟露出了金色的光芒,詹姆斯一愣,見到史蒂夫即將離去,心下一陣不捨,連忙跟在後面走出門外。

「等一下!」

但史蒂夫只是頭也不回的喊著:「你放心,詹姆斯!等事情處理完我一定會再回來找你的!」

於是詹姆斯只能在心中祈禱史蒂夫一切平安順利,望著史蒂夫奔離的背影,揮舞著雙手送別。

自從史蒂夫離開後,詹姆斯一直魂不守舍,身為他唯一家人的巴奇當然也看得出來,他是患了相思病。但是史蒂夫是一隻公熊,他除了不反對以外也不能替詹姆斯做些什麼,只能鼓勵他,等到冬天也許就能再見到史蒂夫了。

詹姆斯知道巴奇擔心他,所以也就強打起精神,將對史蒂夫的思念埋在心中,盡可能的過著正常的日子。

時間很快來到夏天,某天下午,詹姆斯跟巴奇為了晚上加菜,來到森林的小湖邊想要釣魚,卻看到一匹從未見過而且很漂亮的白馬,白馬的身上掛著的都是高級的馬具,還鑲著寶石,一看就是貴族所騎乘的坐騎。

但最讓他倆吃驚的,是白馬的腳邊正躺著一個衣飾相當高貴華美的金髮男子。看上去大概是從馬上摔落而昏迷。

「你沒事吧?」巴奇蹲了下來,輕拍著金髮男子的背,關心的問道。

「嗯……」金髮男子動了一下,顫動著睫毛張開了眼,底下是一雙如天空般蔚藍的眼眸。

在與那雙清澈的藍眼相望的一瞬間,巴奇只覺得自己的心臟猛地停止,接著又激烈跳動了起來,紅潮湧上了他的臉頰,讓他感到渾身燥熱,不知所措。

詹姆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滿臉通紅的弟弟,心下已有些了然,當下代替巴奇問道:「你還好嗎?」

金髮男子將視線停留在巴奇的臉上,點了點頭,小聲問道:「可以麻煩給我一點水嗎?」

「好……好的!」巴奇像是被雷打到般跳了起來,快步走到湖邊用雙手掬起了水,小心翼翼的走回男子身邊,將水遞到了他嘴邊。當手與對方的嘴唇相觸時,接觸的部位幾乎像是要燒了起來般炙熱。

金髮男子微微一笑,握住了巴奇的手,「謝謝你……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巴……巴奇……」雙頰泛著紅潮,巴奇支支吾吾的說道:「這位是我的哥哥,詹姆斯。」

「我叫做史蒂芬,因為騎了太久的馬,太累了不小心摔了下來……」史蒂芬拉著巴奇的手站起身,摸了摸馬背後,跳上馬,低頭望著巴奇他們,「我在找我哥哥,他失蹤很久了……請問你們有沒有看過跟我很像,但比我高壯的金髮男性?」

詹姆斯跟巴奇面面相覷,異口同聲的搖了搖頭,「沒有。」

「是嗎……謝謝你們。」史蒂芬垂下了睫毛,有些哀愁的神色讓巴奇的心都揪了起來,雖然他們才第一次見面,但不知怎地他的一顰一笑都牽動著他的心。

「這個送給你,巴奇。」抬起頭,史蒂芬將脖子上鑲著星型藍寶石的銀製項鍊取了下來,交給了巴奇,「等我找到我哥哥以後,我會回來找你的。」

目送了史蒂芬騎馬遠離的背影,詹姆斯拍了拍巴奇的肩膀,「太好了,巴奇。」

詹姆斯打從心底祝福自己的弟弟,但巴奇紅著臉的幸福笑容,卻在看到詹姆斯時暗淡了下來。

「怎麼了?」

「……我不想跟你分開。」巴奇咬住了嘴唇,握緊了手上的項鍊,難過的垂下頭,「如果我跟他走了,你就一個人了。」

「你不用擔心我。」詹姆斯輕輕笑了笑,「只要想我,我會在家裡等你。」

詹姆斯的笑容讓巴奇心痛,低下了頭,在內心認真的煩惱掙扎。

忽然間,一聲尖叫半隨著震耳欲聾的低吼聲從森林另一頭傳來。倆人互望了一眼,立刻往聲音的方向奔去。

只見一頭巨大的熊正在攻擊一個瘦矮的中年男子。詹姆斯定睛一看,驚喜的發現那頭熊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史蒂夫,他情不自禁的叫出史蒂夫的名字。史蒂夫聽到了詹姆斯的聲音驚訝的停下了攻擊,轉過身看向詹姆斯。

小矮子見機就要逃跑,史蒂夫趕緊回過神,再度追擊。

就在這個時候,同樣聽到尖叫聲而趕過來的史蒂芬看到這個場景,想也沒想就對著史蒂夫拉起了隨身攜帶的弓箭,眼見就要射擊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詹姆斯立刻擋在史蒂夫的面前,對著拉滿弓準備攻擊的史蒂芬喊道:「等等!別攻擊這頭熊!他一定是有原因才會攻擊人!」

「沒錯!那個人鐵定是壞人!」巴奇也飛奔到史蒂芬身邊抓著他的手,阻止他攻擊,「你可別攻擊錯好人!」

於是在詹姆斯跟巴奇的幫忙下,史蒂夫終於追上那個矮子並一掌拍死了他。

「可惡的佐拉,」史蒂夫恨恨地咬牙切齒:「我終於解決他了。」

緊接著,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從史蒂夫身上散發出來,並籠罩著他整個身體,在光芒消失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高大俊挺,一身高貴的裝扮,乍看之下跟史蒂芬非常相像的金髮碧眼的美男子。

「哥哥!」看到變回人型的史蒂夫,史蒂芬立刻驚喜萬分的跑了過去,心有餘悸的抱住了史蒂夫,「原來你被變成了熊……還好巴奇他們阻止了我……」

史蒂夫輕輕回抱了史蒂芬,「讓你操心了吧,真是抱歉。」

放開了史蒂芬,史蒂夫轉向一臉驚訝的詹姆斯跟巴奇,微笑著道謝並解釋:「謝謝你們,詹姆斯……還有巴奇……邪惡的九頭蛇集團企圖在這個國家興風作浪,我為了追蹤他們的首腦佐拉,被下咒術變成了熊,由於咒術無法說出我的真實身分,現在我可以說了……我是這個王國的王子,史蒂夫羅傑斯。史蒂芬是我的雙胞胎弟弟。」

聽到史蒂夫道出他的真實身分居然是本國的王子,詹姆斯跟巴奇都嚇了一跳,趕緊半跪在地上對史蒂夫行禮,「王子殿下,恕我們失禮,冒犯您了。」

但史蒂夫只是微笑著走過去,同樣半跪在兩兄弟面前,「不,如果不是有你們在冬天的時候照顧我,讓我們兄弟再會,並阻止了史蒂芬因誤會而攻擊我,才能順利解決佐拉,我能回復原來的模樣都是托了你們的福。」

說著,史蒂夫握起了詹姆斯的手,溫柔的低語:「詹姆斯……我愛你……你願意跟我到王宮內,成為我的王妃嗎?」

因喜悅與羞澀而紅著臉的詹姆斯雙眼閃閃發光,凝視著史蒂夫,緩緩點頭,「我也愛你,史蒂夫……我願意跟你到任何地方。」

「巴奇……」而一直站在史蒂夫身後的史蒂芬也對著望著詹姆斯微笑的巴奇單膝跪了下來,輕輕撈起他脖子上的星型項鍊,低聲問道:「我也是,而且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想那麼問你了……請問你願意做我的王妃嗎?」

巴奇眨了眨眼,看看詹姆斯又看看史蒂芬,緋紅的臉上綻放出幸福的光彩,滿心歡喜的抱住了史蒂芬,「我當然願意!」

之後,他們四人在城堡裡舉行了盛大的婚禮。

原本在他們家花園前的紅玫瑰與白玫瑰被移植到了他們各自寢室的窗前,年年盛開著美麗鮮豔的紅玫瑰與白玫瑰。

從此他們兄弟倆再也不會分開,與他們的王子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___

 

 

別問我為什麼盾盾他們可以娶冬冬他們當王妃
大概三種選項:
一、王子的特權。二、不要跟童話認真。三、其實這是ABO世界觀。
或者是四、以上皆是。
選一個喜歡的吧(咦

 

 

 

 

 

 

 

 

 

 

 

 

 

 

 

 

 

 

 

 

 

 

 

 

正常人別往下了

 

 

 

 

 

 

 

 

 

 

 

 

 

 

 

 

千萬不要

 

 

 

 

 

 

 

 

 

 

 

 

 

 

 

 

 

 

除非你是勇者

 

 

 

 

 

 

 

 

 

 

 

 

 

 

 

好吧,如果能接受喪心病狂的人獸的勇者,以下是文中一段隱藏起來的裏劇情,關於盾熊跟冬吧唧發生過的一些很糟糕的事,從半強制到兩情相悅。

確定能接受的再往下看吧。

 

 

 

 

 

 

 

___

 

 

 

 

 

「唔嗯……痛……好痛……史蒂夫……」抿著唇低聲哭泣,詹姆斯一邊喊痛一邊在史蒂夫身上張開雙腿,用著顫抖的雙手緊抓著史蒂夫胸前濃密的毛皮,慢慢一點一點的往史蒂夫股間那根又粗又硬的肉棒坐了上去。

就算史蒂夫很小心的避開尖利的爪子,用肉掌包覆著詹姆斯纖細的腰身,幫助他能順利的吞入自身的碩大。但要承受史蒂夫的侵入對詹姆斯來說依然是件很不簡單的事。

詹姆斯仰起頭,張開顫抖的嘴唇艱辛的低喘著,感受著巨大火熱的硬物撕裂他的私密入口,並撐開他脆弱的黏膜時的酸脹疼痛。

他並不是第一次承受史蒂夫--一頭大棕熊--的侵犯,先不提詹姆斯會時不時的趁著巴奇到村子去時的空檔與史蒂夫做愛。

早在今年夏天的時候,他就跟史蒂夫發生了關係。

雖然一開始他並非自願的,而是突然間失控而獸性大發的史蒂夫強姦了他。

那一天,詹姆斯為了採摘稀有的藥草,攀登上懸崖,一個不注意失足滑落谷底。當醒來時,他已身在一處山洞裡,而身邊就坐著史蒂夫--一頭大熊。

當然,一開始詹姆斯差點嚇壞了,但是史蒂夫很有禮貌又紳士的對他自我介紹他名叫史蒂夫,接著解釋,他看到了昏迷在谷底的詹姆斯,所以把他救回了自己的洞穴裡。

雖然很驚訝史蒂夫會說話,但他那雙漂亮的藍眼睛是那麼的溫柔,而且他也的確很認真的在幫自己療傷,所以詹姆斯很快的就信任了他,並聽他的話在傷好之前留在山洞裡。

史蒂夫一直都很溫柔和善,所以詹姆斯也很喜歡他,直到兩天後的夜晚,史蒂夫突然產生了異變。

他抱著頭很痛苦的叫詹姆斯快逃,但是詹姆斯並沒逃離只是關心的問他怎麼了,等到失控的史蒂夫突然撲倒了他,撕開了他的衣物,掰開他的雙腿,猛力將股間異常高聳硬挺的凶器捅進他的後穴裡時,超乎想像的劇痛才讓詹姆斯驚覺到自己正在被史蒂夫強姦。

緊窄小洞被巨大的陰莖破開的撕裂感疼得詹姆斯眼淚直流,對詹姆斯來說史蒂夫實在太大了,即使他到了明年的三月就滿十八,但是剛成年的人類肉體跟一隻巨大的成年公熊相比畢竟差得太遠,再加上詹姆斯又是初次接受異物入侵,要接納史蒂夫巨大的性器似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然而一切都來不及了。他根本無法逃離,只能繃緊了身體承受。

「啊!不要!不……好痛!求你……真的好痛……嗚嗚……救我……誰來救我……嗚、啊……巴奇……巴奇……救我……」

在史蒂夫的暴力侵犯下,詹姆斯只是一直哭喊、掙扎,甚至是不在場的自己兄弟的名字,然而詹姆斯的奮力抵抗對史蒂夫來說就像是被剛出生的小奶貓稚嫩的爪子搔抓般,一點都不痛不癢,反而讓他的野性更加失控,將顫抖著怕在地上想要掙扎逃離的詹姆斯緊緊包覆在懷中,從身後全力衝撞。

可憐的詹姆斯幾乎以為自己要被操死了,他的臀部及大腿到處染滿了血,緊貼著並不斷頂撞著他的屁股的史蒂夫胯下及股間的毛也都因血跟體液而濕成一片。

當感覺到大量濕熱的濃稠液體充斥在自身內部時,詹姆斯終於因心理的打擊跟超載的生理刺激而昏了過去。

那時被強制侵犯的恐懼及痛楚詹姆斯依然記憶猶新。

然而現在,詹姆斯卻自願打開雙腿,用自己的唾液及手指潤濕、開拓自己乾澀狹小的內裡,好讓史蒂夫能夠方便將那超乎想像的兇器塞入自己的身體裡。

他一定是瘋了,或是腦子有問題,才會心甘情願將自己的身體獻給一隻熊……不,但是詹姆斯知道對自己來說史蒂夫不僅僅只是一隻普通的熊,他……他喜歡他,喜歡他那總是溫柔的凝視著自己的眼神。

他知道史蒂夫一定不是一頭普通的熊,不只是會說話,或是對人類產生性慾,只要在正常的狀況下,史蒂夫總是很溫柔很有禮貌,對詹姆斯很好。

在第一次被史蒂夫強姦之後,詹姆斯醒來時,史蒂夫正一臉愧疚自責的一邊道歉一邊替他治療下體的傷勢。那是很難取得的藥草,而史蒂夫身上的髒汙以及擦傷讓詹姆斯知道,史蒂夫是為了自己而特意冒著危險去取得藥草的。所以他那時就原諒了他。

他後來了解到,史蒂夫會對自己做出那種失控的性暴力,絕非他的本意,而是受到了某種詛咒。他的本質相當善良溫柔,所以……所以後來詹姆斯甚至會在史蒂夫無法控制欲望的時候,主動表示他願意幫忙。

就像現在這樣。

「嗚……嗚嗚……」但是因為實在太疼了,詹姆斯無法阻止淚水跟嗚咽,但還是很努力的動著讓他錯覺快裂成兩半的屁股,顫抖著抬起,又顫抖著坐下。

因為體型差太多,每一次吞入史蒂夫的陰莖時詹姆斯的穴口都會被撕裂開來,帶給他相當程度的痛楚,然而隨著鮮血的潤滑,以及詹姆斯內部的逐漸適應,疼痛似乎不再那麼鮮明,取而代之的是慢慢湧上的酸脹、酥麻。

體內被難以想像的巨大硬棒不斷摩擦、貫穿,每一次整根沒入時,詹姆斯的小腹總會被撐到微微凸起,那種幾乎要被撐破的塞滿感讓詹姆斯又害怕又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啊……哈啊……史蒂……夫……啊、啊……好熱……好舒服……」

詹姆斯為了尋求更高更直接的快感而無意識的扭動著腰,撞擊著內部的性感帶,感受著快感一波波襲來。

史蒂夫的舌頭不停的舔著詹姆斯因淚水而濕熱的臉,尖利的犬齒若隱若現,但詹姆斯並不害怕,因為他知道史蒂夫的利牙絕對不會傷害他,所以他只是緊緊抱著史蒂夫溫暖厚實的毛皮,任由史蒂夫舔拭著他、搖晃著他,直到在極致的高潮下全身一陣痙攣,將白濁噴濺在史蒂夫的腹部。

「啊!啊啊!慢……慢點!太……太深了……嗚嗚!」

但還沒能喘過氣,史蒂夫就將詹姆斯壓倒在地上,如野獸(雖然他本來就是)般瘋狂的擺動著腰臀猛力抽插,撞得才剛高潮的詹姆斯胡亂搖頭,哀叫不已。不斷從下身撞進來的強烈疼痛與猛烈快感讓詹姆斯哭得全身抽搐。

當史蒂夫終於抽身而出時,詹姆斯小小的洞口已經被折磨的紅腫發熱,大量的精液及血液從那幾乎合不攏的穴口緩緩流出,看上去既惹人憐惜又誘人犯罪。

抱起癱軟無力全身抽搐的詹姆斯,史蒂夫伸出舌頭從早已備好在一旁的藥膏抹在詹姆斯被操得血流不止的小穴。

詹姆斯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每次都會受傷卻還是想與史蒂夫做愛,如果不是史蒂夫,他就算最後會很舒服,但他不會願意去做這麼痛又這麼羞恥的事。

他只知道因為是史蒂夫,因為那是史蒂夫,因為他每次在擁抱自己的時候總會在耳邊輕聲訴說:「我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愛上你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