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超級英熊的秘密

一個血清的副作用是會變成熊布偶的奇怪的梗XD

(史蒂夫單戀巴奇的前提)

 

__

 

 

美國隊長有個天大的秘密,那就是他身上所注射血清的副作用--只要跟心愛的對象接吻就會變身成熊布偶。

當艾斯金博士在接受血清的前一晚將這個副作用告知史蒂夫時,史蒂夫一方面想起了質量守恆定律;一方面又想,為什麼會知道這個副作用?難道是上一個實驗者紅骷髏吻了誰變成熊布偶過嗎?

轉念一想,史蒂夫對艾斯金博士表示沒問題,反正他大概永遠沒辦法跟他心愛的對象接吻。

因為他一直偷偷暗戀的對象是他的同性友人,童年摯友,他大概永遠都不可能將內心的愛戀告白出來,更不用提跟他接吻了。

然而在從軍後一次的舞會前夕,史蒂夫意外地在巴奇面前曝露了這個秘密。

「……史蒂夫……?」

巴奇驚愕的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上一秒鐘還是史蒂夫的高大熊布偶,不敢置信的喃喃念著史蒂夫的名字。

史蒂夫自己也非常訝異。原來艾斯金博士說的副作用是真的。

當熱心的跑到史蒂夫的私人營帳中自告奮勇的指導史蒂夫跳舞的巴奇因為史蒂夫不小心第N次踩到他的腳,一個啷嗆差點往後摔倒前,被史蒂夫及時接住時,反作用力讓兩人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然後碰的一聲,伴隨著煙霧,史蒂夫就在巴奇面前變成了一隻熊布偶。

望著巴奇愕然的表情,史蒂夫急忙試著對巴奇解釋這是血清的副作用,別擔心,然而他動了一下,卻無法發出聲音。

看樣子變成熊布偶後雖然會動,有表情變化,但是無法說話。

於是史蒂夫東張西望了一會,翻出自己的素描本,因為沒有手指只好用嘴含著筆,在本子上草草寫道:『別擔心,這是血清的副作用。』

巴奇眨了眨眼,抱住史蒂夫東摸西摸,然後擔心的問道:「……會恢復嗎?」

『會,你再親我一下就好。』其實史蒂夫也不確定,因為他一直認為不可能所以當初忘了問艾斯金博士恢復的方法了,現在只是死馬當活馬醫。(他絕對沒有趁機吃豆腐的想法,絕對沒有!)

沒想到在巴奇照著史蒂夫寫的,再次吻了他的唇瓣(還是毛線條?)後,史蒂夫立刻就變回了原來的人型。

看著自己恢復成人的模樣,史蒂夫才剛想對鬆了一口氣的巴奇笑著說什麼,巴奇就又吻了他。

看著又變成熊的史蒂夫臉上一臉震驚,巴奇笑得很頑皮,又再度吻了上去,對著又變回人型的史蒂夫笑了笑,「這個天大的秘密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對吧?要是戰場上被敵人強吻變成熊可麻煩了。」

「……是的,巴奇。」史蒂夫沒有說,只有巴奇吻他他才會變成熊,他只是牽著巴奇的手,小聲說道:「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之後,巴奇一直幫史蒂夫守著這個秘密。直到他摔落火車。

 

 

*** *** ***

 

 

 

七十多年後,在巴奇回到史蒂夫身邊的一個史塔克大樓裡復聯們的宴會上,史蒂夫一時不小心(他真的是不小心的,不是因為巴奇舔唇的模樣讓他鬼迷心竅)又碰到了巴奇的嘴唇,於是就這麼在眾人面前曝露了這個秘密。

在巴奇幫史蒂夫對目瞪口呆的大夥兒解釋完後,有些好奇的問道:「所以你們都不知道?也就是說史蒂夫這麼多年來還是沒跟別人接過吻?」

娜塔莎看著史蒂夫望著巴奇的眼神,已大致猜到幾分,於是轉向史蒂夫,笑得很壞,「……羅傑斯,那一次跟我的吻,對你來說不算接吻?」

史蒂夫心下一驚,立刻緊張的看向巴奇。

巴奇一愣,眼神在娜塔莎壞壞的笑容跟史蒂夫熊慌張的表情間遊走,「……你們接吻過?」

娜塔莎笑容更深了,將手搭在史蒂夫熊的肩上,對巴奇點了點頭。

巴奇沉默了一會,接著同樣搭著史蒂夫熊的肩膀,露出美好的笑容,「史蒂夫……原來你還是蠻行的嘛!做兄弟的我還擔心你是不是七十多年來都是處男,看樣子不用我幫忙了。」

史蒂夫心底非常的焦急,但他無法說話,只能在內心裡吶喊著對巴奇解釋:(不是這樣的!巴奇!那是為了在大街上逃亡的手段!我只有你啊一直都只有你啊啊啊!!)

但不明白史蒂夫熊內心慌張的巴奇只是笑了笑,拍了拍他顫抖的肩膀後,笑道:「那就不用我幫忙了吧,你等會讓娜塔莎幫你恢復後慢慢聊,我去跟山姆……嗚哇!」

情急之下史蒂夫飛身撲倒了正準備轉身往在另一邊談天的山姆還有史考特那裡走去的巴奇,用毛茸茸的熊手緊緊抱住巴奇。

「痛痛痛……」巴奇摸摸自己被撞到地上的後腦勺,雖然被壓在自己身上的史蒂夫熊抱得有些難受,依然溫柔的苦笑,「怎麼了?臭小子,別害羞,娜塔莎是很棒的姑娘。」

史蒂夫熊只是拼命的搖著頭在內心不斷大喊著:(不是這樣啊啊啊啊!巴奇!!我喜歡的是你啊!)

而娜塔莎只是叉腰站在一旁冷眼旁觀,想著我就看你能憋到何時。

還好後來以為史蒂夫是害羞的巴奇終於還是幫了他的好兄弟一把,用吻讓史蒂夫恢復了原狀。

回到人型的史蒂夫趕緊向巴奇解釋,費了一番唇舌才讓巴奇相信史蒂夫跟娜塔莎真的沒什麼。

「所以為什麼只有跟我接吻才會變成熊?」

「……大概是因為我們倆都有血清吧」

一旁的山姆忍不住好奇的插嘴問道:「那巴奇為什麼不會變?」

「……呃……那是因為……」史蒂夫說不出口,一方面說出了就會讓自己暗戀巴奇的事實曝光,一方面巴奇不會變是因為他心愛的對象不是自己這個事實讓他的心很痛,所以他猶豫了老半天,最後還是靠巴奇幫忙解圍。

「當然是因為我的血清品質比較低啦。」

「這種情況,應該說是改良過吧。」

沒有理會克林特的吐槽,巴奇只是對著史蒂夫笑。

「還好只有跟我接吻才會變成熊布偶,不用擔心會有敵人突然吻你讓你在戰場上變成熊,以後只要我們注意不再意外接吻,你就不會再變成熊了。」

在巴奇靠著史蒂夫,轉過頭對他那麼笑著說時,史蒂夫只能在內心裡流著血淚,一邊想著,一點都不好!我好想跟你接吻!好想跟你說我愛你!你知道嗎?巴奇。但外表卻只是微笑點頭。

對史蒂夫來說,會變成熊布偶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有時晚上巴奇睡糊塗時,會跑來他的房內吻他,然後抱著被變成熊的他一起睡覺這件事吧。

雖然更正確來說,當巴奇半裸著只穿著一件四角內褲抱著自己(一隻布偶熊)時,被那修長結實的雙腿夾著的滋味,等同於一種介於天堂跟地獄的考驗。

史蒂夫好幾次都想衝動的吻上因熟睡而微微開啟的巴奇的紅唇,恢復人型,然後對抱著自己熟睡的巴奇……但他只會在心裡妄想,從不敢真的對如此信賴著自己的巴奇做出任何逾矩的行為。

所以他只能默默的享受這甜蜜的折磨。

直到某一天晚上,巴奇又爬上了床,吻了史蒂夫之後,突然也變成了一隻熊布偶。

 

 

 

 

 

 

TBC?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