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2)

前面章節:(1)(2)(3)(4)(5)(6)(7)(8)(9)(10)(11)

不小心日更了XD

出院後失憶的吧唧暫時待在家裡當人妻(毆

前面有一點點微科學組吧,還有索爾也登場了

___

 

 

收起胸前發射的光線,鋼鐵人在空中畫了一個微笑的弧線後,落在剛跟自己還有浩克合作砸爛最後一個反派製造的自走型機械武器的美國隊長身邊。

差不多同一時間,潛入敵人總部的黑寡婦、鷹眼跟獵鷹那裡也傳來了捕捉到敵人首腦的好消息,此次任務相當於圓滿結束。

在浩克跟索爾都集中過來後,東尼掀開頭罩,露出底下歪著嘴角的笑容,豎起大拇指朝自己指了指,「等一下要不要來我那舉行慶功宴?難得索爾也來了,史蒂夫你也順便帶著巴奇一起來吧。」

史蒂夫將盾牌扣在背後,對東尼輕輕點頭,「謝謝邀請,我回去會問巴奇,如果他願意我們會一同前去叨擾。」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巴奇不想去,史蒂夫也不會去。

「OK,告訴他我會準備好他愛吃的。」雖然我相信他一定會想來的。因為你總是將巴奇小寶貝保護在家裡不讓他外出,一定把他憋壞了。東尼將後頭差點說溜出口的調侃硬是吞下了肚子裡。

雖然無法百分百確定自己說溜嘴是造成巴奇失憶的原因,但或多或少有些罪惡感的東尼答應過布魯斯要是再說溜嘴(特別是在巴奇跟史蒂夫的面前),他就要送給史蒂夫跟巴奇一座全新的私人住宅,在紐約市中心,附帶一顆以他倆名字命名的小行星,而現在的布魯斯是浩克,可沒有人會來提醒他,他必須自我申戒。

「晚上七點,沒事做想要提前過來也隨時歡迎。」

東尼告知完時間後,史蒂夫騎上重型機車離去。而東尼在與娜塔莎等人進行完同樣的聯絡後,就跟索爾拉著浩克一邊的手,三人一起飛回史塔克大樓。

踏上了史塔克大樓的頂樓天台後,東尼在浩克變回布魯斯的瞬間就拿起了原本預備好的大衣披在布魯斯身上,看著布魯斯對他點頭道謝後走入裡頭為他準備的一處更衣室內,才卸下了自己的鋼鐵盔甲走到酒吧裡,從酒櫃上取出白蘭地跟三個杯子,朝索爾晃了晃酒瓶,「要不要先喝一杯?」

索爾點了點頭,接過東尼所倒的酒後,喝了一口,忍不住將自從自己回到中庭之後一直悶在內心的疑問好奇的問出了口,「……巴奇是史蒂夫的愛人?」

「嘿,沒想到你也能看得出來。」倒好酒的東尼挑起眉看向索爾,「我還以為史蒂夫表現得不夠明顯呢。」

即使索爾是兩天前才回到紐約,根本沒見過巴奇,但不只史蒂夫出口10句話中有11句會提到巴奇的名字,其他人也都會不時向史蒂夫關心巴奇的狀況。所以索爾從旁也對這個只在大家話中出現的名字有大致的了解,只不過他對巴奇的印象還停留在某次史蒂夫沉重的提起多年前為了史蒂夫而摔落火車死亡的童年摯友,所以難免有些意外。

「他以前曾經跟我提過巴奇,但我以為他們是兄弟。」

東尼嘖嘖了幾聲,將酒瓶放在一旁,豎起了食指左右搖晃,「巴奇何止是史蒂夫的兄弟,他是他的愛人、弱點、淚腺、軟肋,還有……」

「他們是彼此最重要的存在。」穿好衣服的布魯斯走出了更衣室,一邊戴上眼睛,一邊對索爾輕聲說明,「我想……大概就像對你來說,融合了洛基跟珍為一體的人物吧。」

「洛基跟珍……所以每次只要一提到巴奇史蒂夫就會露出那種像是稀世珍寶的眼神。」索爾恍然大悟,點了點頭,露出了然於心的表情。

「可嚴重得多啦,你沒看過巴奇本人,當然更沒看過史蒂夫是怎麼對待巴奇……我只要一想起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東尼誇張的抱著自己的雙臂抖了一下。

雖然有些誇張但事實上,在巴奇出院的那一天,他們就親眼見識過史蒂夫是如何宛如呵護一頭剛開始學走路的小鹿的母鹿一般,亦步亦趨的跟在巴奇身邊,稍微有個搖晃,史蒂夫就一副他跌傷了骨頭一樣的驚慌失措。

「好……慢慢下來……對……小心……」史蒂夫輕聲細語的對巴奇說著,扶著坐在床邊的巴奇的手臂,擔心的看著他將雙腿踩在地面上後,貼在他耳邊焦急的問:「沒事吧?」

「巴奇,你試著走幾步看看……千萬要小心,有任何不對勁一定要說!」

巴奇看了站在自己身旁緊張兮兮的史蒂夫一眼後,點了點頭,往前跨了一步,接著又一步。

史蒂夫看著巴奇的動作,身體的姿勢像是隨時都可以衝過去抱著他般,並小心的問著巴奇,「確定沒有任何不舒服?」

又走了幾步路後,巴奇轉頭看向臉上寫滿了緊張與擔心的史蒂夫,笑道:「沒有,我很好。」

但史蒂夫依然不放心的跟在旁邊,一再確認巴奇走路的模樣完全沒有任何異狀後,才鬆了一口氣,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而在場目擊的其他人都只能壓抑下內心不斷湧出的吐槽,微笑的看著史蒂夫抱起巴奇團團轉的溫馨畫面。

確定巴奇的腳完全康復之後,史蒂夫很快的就辦好了出院手續,帶著巴奇回家。

對索爾敘述完當時的情況,東尼將酒遞給走到吧檯邊坐下的布魯斯,「在那之後除非史蒂夫陪著,不然巴奇就別想出門了,史蒂夫幾乎寸步不離巴奇,將他軟禁在家裡。」

「是保護在家裡,東尼。」接過酒杯,布魯斯喝了一小口後,輕聲反駁東尼的發言,「事實上我也覺得失去記憶的詹姆斯,待在家裡是最好的選擇。」

「然後要保護到何時?我看史蒂夫現在並沒有想讓他恢復記憶。」東尼將喝了一半的酒放到桌上,「之前為他的無痛症所做的治療也都沒在進行了。」

布魯斯雙手握住酒杯,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道出:「……他並沒有不想恢復,他只是說希望能慢慢來,不讓詹姆斯受到太大的衝擊……那不能怪他,東尼……關於詹姆斯身上發生的遭遇,讓史蒂夫受到的驚嚇幾乎快要超出他所能承受的範圍……」

「對,而且有幾次可以算是跟我有關,」東尼揮了揮手,有些激動的說道:「但是布魯斯,你還記得巴奇還有胃潰瘍嗎?壓力性的,史蒂夫的過保護跟照顧帶給他的!而現在史蒂夫比之前還變本加厲。」

「我們已經談論過了,那是他們自己彼此之間的事,我們能做的只有在他們尋求幫助的時候盡可能幫忙,而不是多管閒事。」

「多管閒事?我可不像某人即使犧牲自己的睡眠,不斷重複觀看對會心理造成莫大衝擊的影片,那才叫做多管閒……」

就在兩人不自覺的瞪著彼此,越講越激動的時候,一聲爽朗的笑聲打破了劍拔弩張的氣氛,兩人同時停下了爭論,看向舉著酒杯大笑望著他們的索爾。

「……你笑什麼,索爾?」

「抱歉,」東尼沒好氣的口吻讓索爾挑起了眉,臉上依然維持著愉快的笑容,「但你們讓我忍不住想起我父王母后每次在爭論我或是洛基的問題時的模樣。」

索爾的問題發言讓布魯斯跟東尼兩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接著又看向彼此,眨了眨眼,不約而同的苦笑。

看樣子,東尼一方面認為布魯斯對他們的事太過認真煩惱,一方面自己也在不知不覺間涉入過深了,居然會如此認真為他倆的事辯論。

將杯中剩下的酒一飲而盡後,東尼又在自己的杯中倒了酒,然後舉起酒杯,對著布魯斯及索爾拋了個眼神,「不談那兩支融得化不開的老冰棍了,還是來談談你在仙宮九界到處奔波時,我們這裡發生的事。」

 

 

*** *** ***

 

 

停好重機,撢去身上的灰塵,史蒂夫回到了巴奇在等著的家。

轉開鎖,推開門,映入史蒂夫眼簾的是已經站在門口等著的巴奇。

「史蒂夫,歡迎回家。」

望著眼前一身輕便的家居服,及肩的長髮隨意的紮在腦後,笑容滿面迎接著自己的巴奇,史蒂夫打從內心升起一股暖意及安心感,臉上也自然而然的浮現起微笑,關上門後走到巴奇面前,將他緊緊擁入懷中,低聲回應,「我回家了,巴奇。」

感受到懷中巴奇的體溫,以及回抱著自己那雙一溫一冷的感觸,史蒂夫內心情不自禁地因難以言喻的幸福感而顫抖著,回想起他帶著出院的巴奇回家之後的那一天。

「歡迎回家,巴奇,回到我們的家。」

史蒂夫先一步踏進有一段時間沒有回來的玄關,轉過身,壓抑著內心些許的不安,朝著巴奇微笑著伸出手。因為他知道對現在的巴奇來說,他們曾經的家如今大概僅僅是個全然陌生的地方。

然而巴奇並沒有任何的猶豫,只是伸出手回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對著史蒂夫展現出全面的信賴與溫柔的笑容,「我回家了,史蒂夫……回到我們的家。」

沒有記憶的巴奇,只因為史蒂夫說這是他們的家,他就完全接受,並毫不懷疑。史蒂夫非常了解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與信任。

差一點,史蒂夫又要哭出來了。不過他忍住了,因為他答應過巴奇不會再哭。所以他抬起了頭,拉著巴奇,仔細的向他介紹他們的家。在大致介紹完家裡的擺設後,史蒂夫繼續牽著巴奇的手,走出戶外,帶著他介紹了一下他們家四周的環境,最後,他們攜手來到一處被綠意包圍著的小小教堂。

在沉默的望著教堂一會後,史蒂夫牽起了巴奇,領著他走進教堂。

時間已近黃昏,夕陽投射過彩繪玻璃,映照著教堂內的紅毯,散發出溫暖的光芒。

雙手緊緊相握,兩人安靜無聲的望著神聖的景象,一會後,史蒂夫輕聲問道:「巴奇……等過幾天,我們一起去買戒指……然後你願意跟我在這裡向上帝宣誓,與我共度一生嗎?」

巴奇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你不是說過我們已經結婚了?」

「是的……但是我欠你一個婚禮。」史蒂夫轉身面對巴奇,拉起了他的手,放到自己唇邊,輕輕吻著,「還有戒指……還有……我欠你太多太多了……」

「……但我什麼都不記得……所以扯平了,你不欠我什麼,」巴奇握住了史蒂夫的手,輕聲說道:「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如果你想要舉行婚禮,我願意……」

巴奇沒有說出自己後面隱藏的心思,只要眼前這個男人開心,自己可以做任何事。因為他覺得他如果說了,史蒂夫大概又會哭了吧?

事實上史蒂夫發紅的眼眶已經泛起了水光,嘴唇微微顫抖,低喚出一聲巴奇,然後激動的將他擁入懷中,意亂情迷的吻住了他的唇,而巴奇只是閉上了眼睛,任由史蒂夫吻著他。

然而之後的日子相當的忙碌,神盾局的任務總是在關鍵的時刻找上門,雖然巴奇已經出院一個月了,史蒂夫都沒時間帶著巴奇去買戒指。

別說買戒指了,史蒂夫不得不讓失憶又罹患無痛症的巴奇獨自待在家中是他最擔心的事,但又不可能帶著喪失記憶的巴奇一起出任務,所以最近史蒂夫顯得很焦躁,只想盡快完成任務後很快趕回家。

而無論何時,只要史蒂夫回家,巴奇總會在門口迎接他。

除了必要的叮嚀外(比如盡量不要碰會讓自己受傷的危險物品啦,沒有自己陪同不要隨便外出啦,或是遇到陌生人不要開門等等簡直像是針對幼童告誡的話語。)史蒂夫並沒有跟巴奇說明得太明白關於他現在的工作詳細的內容,以及他們特殊的體質。因為他不想讓巴奇有多餘且不必要的擔心。

史蒂夫只是告訴巴奇他們彼此的名字、關係,大致的過去,還有比較熟悉的友人(比如布魯斯、娜塔莎等等),入院的原因。史蒂夫並不希望讓巴奇知道關於他冬兵時期的事情,至少在他自己想起什麼而主動問起前,史蒂夫都決定暫時隱瞞,也請娜塔莎他們不要提起。

因此,現在巴奇只知道自己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與史蒂夫羅傑斯是相愛並結婚的關係,而『巴奇』是史蒂夫對他特有的暱稱,他們都在為政府的特務機構服務,這次入院就是因為之前工作的職業災害,而自己的金屬手臂以及痛覺喪失也是因為工作的緣故。

史蒂夫還沒有對巴奇說,他們其實出生在二零年代,今年九十多歲,被注射過超級血清,各自冷凍了七十多年,巴奇還被九頭蛇洗腦控制,與自身為敵過。這些難以想像的複雜經歷,史蒂夫判斷還不需要一口氣讓巴奇通通知道。

更何況,失去記憶的巴奇也暫時無法回到神盾局,所以在記憶恢復之前只要待在家裡就好的巴奇並不需要知道太多那些沉重的過去。

想到這裡,史蒂夫才依依不捨的鬆開了緊抱著巴奇的雙手,撫摸著他的後頸在他的額頭上輕輕一吻,柔聲問道:「你吃過飯了嗎?」

上午因任務出門前史蒂夫有幫巴奇準備好午餐,而現在已經兩點多了。

巴奇搖了搖頭,像是被順毛的貓咪般的瞇起了雙眼,「沒有,等你回來一起吃。」

聽到令自己開心又不捨的答案,史蒂夫趕忙摟過巴奇的腰,「讓你久等了,那我們一起吃吧。」

他們一起走到了餐桌前,並各自坐了下來。史蒂夫不想讓巴奇拿刀,所以巴奇的牛排已經被史蒂夫先切成一塊一塊。

巴奇有那麼一瞬間,臉上露出了不滿的表情,但他最後還是沒有說什麼,只是用叉子慢慢的吃著史蒂夫幫他處理好的午餐,默默承受著史蒂夫微笑著凝視自己吃著牛排的眼神。

他知道,史蒂夫對自己的過度保護大概超出了一般正常的界線,但是他沒辦法拒絕。因為史蒂夫的內心有個很大的破綻。恐怕除了巴奇以外,連史蒂夫都不清楚。

白天,或許在他人面前的史蒂夫很堅強,然而到了夜晚,他們睡在同一張床上時,史蒂夫就會陷入可怕的夢魘。

巴奇曾聽過緊緊擁著自己的史蒂夫在半夢半醒間的不斷小聲低語著,「不,巴奇!不!」帶著深深地恐懼與悲痛。

而這些,雖然巴奇自己並沒有記憶,但他知道每晚讓史蒂夫在夢中囈語的原因恐怕都是自己帶給他的心理創傷,如果自己乖乖聽話就能稍微讓史蒂夫內心的傷口不再流血,那麼他什麼都願意做。因為這個男人是他空蕩蕩的心中唯一的牽掛。

並不清楚巴奇內心的糾葛,史蒂夫只是彷彿一眼都捨不得移開似的凝視著巴奇。

只要一闔上眼,他的眼前就會浮現起巴奇掉落的身影、被活埋的斷垣殘壁。還有最讓史蒂夫心碎的,那一晚巴奇所發出的撕心裂肺的尖叫聲,至今依然縈繞在他的耳邊,揮之不去。

他不得不時常緊緊擁抱著巴奇,確認他的體溫、呼吸、心跳,深深體會到他好好的活著,安穩的待在自己的懷中的真實感,史蒂夫才能安心。

巴奇已經受了太多太多的苦難,巴奇這次的失憶也許是個好機會,自從巴奇失憶之後,他的個性變得比起失憶前更加開朗活潑,以史蒂夫的立場來看,應該說這才是巴奇原本的個性。

忘記了也好,史蒂夫發誓,這次不管發生什麼事他一定會好好將巴奇保護在自己的懷抱中,不讓他再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 *** ***

 

 

在兩人用完了遲來的午餐後,史蒂夫洗完餐具,走到坐在沙發上的看電視的巴奇身旁坐下,撫摸著他的頭髮,忽然想起東尼的邀約,於是開口問道:「巴奇,今晚七點東尼邀請我們去他那裡舉行宴會,你想去嗎?」

巴奇看著史蒂夫,反問道:「你想去嗎?」

「難得索爾來一趟,不過你如果不想去……」

「我想去。」看出了史蒂夫眼中的意願,巴奇點了點頭。

其實他也不知道索爾是誰,但如果史蒂夫想去,那他就想去。

「好,那我們晚上一起去。」

微笑著說完,史蒂夫用力摟了摟巴奇的肩膀後,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下。退開之後,史蒂夫有些驚訝的發現巴奇正張著一雙清澈的灰藍,不解的望著他。

「巴奇?」

「……我們不是結婚了?你為什麼總是只吻我?」巴奇將手抵在史蒂夫的肩上,輕輕問起積在心中多時的疑問,「你不想……跟我做愛嗎?」

史蒂夫全身一僵,緊接著整張臉爆紅了起來,「我……我當然想……」

「那為什麼一直都沒做?」

「……你沒有感覺……巴奇……我如果跟你做愛,只會有我一個人感到快樂……」

「……你快樂的話……」抬起頭,將身軀靠近史蒂夫,巴奇在史蒂夫的唇邊低語著,伸出手手覆在他早已隆起的股間,吐露著溫熱的氣息,「我就快樂……」

在他自己能反應過來前史蒂夫的手就自發性的捧住了巴奇的臉,並將他壓到沙發上,貪婪狂野的蹂躪著他的口腔。

「你真的……不需要……那麼做……」激烈的吻著巴奇的唇,雙手在巴奇的身上到處愛撫,史蒂夫依然試著壓抑著內心對巴奇的近乎狂暴的欲望。

現在他依然還來得及,只要巴奇說不,他還可以停止。

然而巴奇只是伸出了手,抱住史蒂夫的背,低喘著,「別停下……我想要你……史蒂夫……一直好想要你進來我的身體裡……」

史蒂夫再也沒辦法像個聖人般拒絕愛人的請求。

 

 

 

 

 

TBC

 

___

 

奇怪?本來想說沒有肉了,一個不小心又要上肉了(。

到七點前還有兩個小時吧,應該夠史蒂夫用了(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