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1)

前面章節:(1)(2)(3)(4)(5)(6)(7)(8)(9)(10)

有姑娘私噗跟我告白,還說最喜歡這一篇,太開心了馬上就來更XD

希望姑娘作業順利完成喔~

大概算是甜的過渡章,外界越是充滿變數,這兩人對彼此的愛越是雷打不動的堅定

___

 

 

由於情緒太過激盪,史蒂夫旁若無人地捧著巴奇的臉忘情的吻著他,而巴奇雖然有些生疏卻依然努力的回應史蒂夫的吻,直到史蒂夫終於想起了布魯斯在旁邊,才不好意思而有些依依不捨的分開來。

「不好意思,班納博士……我太過激動了……」

「沒關係,我了解。」布魯斯笑了笑,對紅著臉的史蒂夫搖了搖頭表示不介意,一邊在心中偷偷想著要是東尼在場的話大概會忙著吐槽吧,一邊開口:「那麼,我可以繼續問詹姆斯一些問題嗎?」

在巴奇輕輕點頭之後,布魯斯重新對巴奇進行了短暫而重點的詢問。期間史蒂夫一直握著巴奇的手,濕潤的眼神中毫不掩飾真情流露的凝視著巴奇的側臉。而巴奇也時不時的看向史蒂夫,眼神中對史蒂夫流露出的完全只有信賴與依戀,完全看不出他失去了記憶。然而從巴奇那得到的答案讓布魯斯只能遺憾的確定,巴奇的確喪失了記憶,而且非常徹底。

布魯斯將視線微往下移,雙手放在胸前看著史蒂夫與巴奇相握的手陷入思考。巴奇原本就對冬兵時期以及更之前的記憶一無所知,而現在更是自從回到史蒂夫身邊以來的記憶都完全消失,不只史蒂夫、布魯斯,就連自己是誰他都想不起來。

而由於巴奇失去了記憶,自然也無法說明究竟是何原因導致他喪失記憶。當然也無法推測是短暫的抑或是永久的,有沒有可能再度發生。

雖然巴奇本人無法說明原因,但布魯斯推斷,或許東尼所提到的前額葉切除術這個詞,即使當下並沒有反應,依然進入了巴奇的深層意識,直到睡眠時腦波的活動喚起了記憶,同時也激發了巴奇的創傷反應。

不過由於巴奇完全沒有記憶,所以一切都只是布魯斯的揣測。

有一件讓布魯斯很在意的事,那就是巴奇的疼痛反射又重新歸零這件事。從剛才醫生的測試可以發現,原本根據史蒂夫之前所分享關於巴奇的復健狀況一直往好的方向在進行,卻在一夕之間與記憶同時喪失,因此布魯斯可以合理推斷這兩者之間必有關連。

只不過何者為因,何者為果,布魯斯無法擅自推論。

無論如何現在巴奇的情況等於是兜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巴奇跟史蒂夫之間的感情並沒有隨著巴奇的記憶而消失,甚至反而更加深切。

看著史蒂夫跟巴奇緊握著彼此的手,凝望著對方的景象,布魯斯不禁有些羨慕他倆之間堅固的聯繫,他們也許曾被迫分開、被迫遺忘,但最終總會找到彼此,牽起那雙手。

既然如此,那他這個外人所能幫助他們的只有一件事了,想到這裡,布魯斯抬起了頭,看向史蒂夫跟巴奇,將內心整理出來的思緒慢慢說出口,「由於不清楚詹姆斯失憶的主要原因,暫時無法判斷……我只能推測,你說過詹姆斯在失憶前曾經發出很可怕的尖叫,然後不斷重複念著自己的全名及軍階……這中間肯定有什麼重大的因素……或許是在睡夢中被什麼觸發了我們都無法想像的痛苦記憶……才會造成詹姆斯的大腦為了自我保護將所有會造成痛苦的記憶削除……」

由於看到史蒂夫臉上扭曲的悲痛表情,布魯斯心有不忍的停止推測,轉而安慰史蒂夫,「這只是我推測的一種可能性,更何況即使真是如此,不管詹姆斯過去發生過什麼,那都已經過去了……你不用太過於難過自責。」

相對於史蒂夫跟布魯斯的沉痛表情,一旁的當事人,巴奇本人反而一臉迷惑好奇的將眼神在兩人之間來回,然後又看了看自己左手。

金屬手臂、失去的記憶、失去的痛覺……在他身上究竟曾經發生過什麼?巴奇不免感到了不安,然而史蒂夫的表情讓他無法開口詢問,他總覺得自己如果問了,眼前這個已經眼眶泛紅的男人又會當場哭出來。

而巴奇不想看到史蒂夫哭泣,所以他決定選擇將滿腔的疑問通通吞到肚子裡,然後一言不發的伸出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在對方看過來時對他展現出安慰般的笑容。

沒想到史蒂夫愣了一下,臉孔又開始皺成一團,巴奇只好苦笑著對史蒂夫說道:「你別哭啊,傻小子。我不記得我身上發生過什麼,既然不記得所以也就無所謂,你可千萬別哭,你才剛答應過我的。」

史蒂夫連忙抬起頭望著天花板,將手在臉上胡亂抹著,拼命做了幾個深呼吸後才冷靜下來,低頭對著巴奇微微一笑,「謝謝你,巴奇……我不會哭的……你放心……」

「那就好……」鬆了一口氣的巴奇也回以了笑容。

望著相視微笑的兩人,布魯斯在內心暗自慶幸,還好史蒂夫並不知道那個影片,要是史蒂夫知道了巴奇在九頭蛇曾經被怎麼殘忍對待……布魯斯不禁想起有一種心碎症候群,說不定史蒂夫會因此心碎而死。

想到這裡,布魯斯一邊在心裡暗自決定千萬不能讓史蒂夫發現影片的存在,一邊開口對兩人說道:「抱歉,幫不上什麼忙……我回去會再詳細搜尋關於記憶方面的醫學文獻,有什麼發現會再通知你們。」

「不,很謝謝你特地前來,布魯斯……」對著布魯斯致謝後,史蒂夫又將視線移到巴奇身上,想起巴奇失億前的尖叫聲,內心依然餘悸猶存,「關於恢復記憶這件事我想先視巴奇的身體狀況如何再做斟酌……所以布魯斯你也不用刻意去搜尋,太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本來就喜歡研究這些東西。」而且,巴奇失憶的原因極有可能是因為東尼說溜嘴這件事讓布魯斯產生了連帶責任感,但布魯斯並沒說出口,只是對兩人交代,「先等詹姆斯的身體狀況完全復原,你們想到了,再來找我就好。」

對於布魯斯的熱忱幫助,史蒂夫銘記在心,感激的對著布魯斯說道:「非常謝謝你,布魯斯。」

「我也謝謝你……」巴奇頓了一下,才有些遲疑的叫出布魯斯的名字,「布魯斯。」

布魯斯微微一笑,他知道對巴奇來說自己現在只是一個初會面的陌生人,但他依然對自己展示出友善的態度,這已經讓布魯斯感到欣慰了,所以他笑了笑,對著兩人說道:「不客氣,我只是盡力而為。」

 

 

*** *** ***

 

 

消了燈拉上窗簾的昏暗病房內,史蒂夫坐在巴奇的床邊,安靜凝視著巴奇的睡臉。

所謂的幸福,也許就只是你所愛的人安安穩穩的待在你的身邊,只要巴奇像現在這樣陪在自己身邊,史蒂夫就心滿意足了--即使他沒有了關於自己的記憶。

史蒂夫臉上的表情帶著淡淡的微笑,眼眶卻泛紅。伸出手,用手背抹去了自己眼睛內滲出的濕熱後,輕輕移到了巴奇的臉龐,溫柔的撫摸。

在布魯斯離開之後,巴奇又接受了一些身體的檢查。所幸身體方面並無問題,小腿的骨傷已經接近痊癒,除了喪失了記憶以外巴奇的健康狀況相當良好,因此在史蒂夫考慮,並問過巴奇本人的意見後,決定依照他們之前就安排好的日程,三天後出院。

現在在經過一番折騰後,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為了讓巴奇能重新補眠好好休息,醫師開給巴奇鎮靜劑讓他能安靜入睡,而史蒂夫在巴奇睡了之後,就一直坐在床邊看著他。

在幾個小時前,史蒂夫曾經對巴奇說過,等到出院後他會帶著巴奇一起去買戒指,他們會在小小的教堂內,在上帝的見證下,對彼此做出愛的宣誓。

而現在,無論巴奇記不記得,史蒂夫都決定要這麼做。

過去的經歷是存在於記憶中,假設一個人的腦中沒有記憶,那麼即使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對於那個失去了記憶的人來說就等同於不存在。

如果可以這麼想的話,也許失去了記憶對巴奇來說算是一件好事。因為在他空白的腦袋中,所受過的殘忍折磨不曾發生過,他是一張純潔無暇的白紙,只要隔絕保護好,他就可以永遠保持那份純潔無瑕。

然而,事實上經歷過的事情無法抹滅,忘卻的傷害從未消失只是一直被封鎖在記憶深處,就像現在巴奇的狀況。

沒有記憶無所謂,史蒂夫想,他愛的是巴奇--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這個人,不管有沒有記憶,他的靈魂跟心都不變。一切只是像剛開始巴奇以冬兵的身分回到自己身邊時一樣。

更何況,現在他們依然相愛,他可以重新與巴奇創造更多新的回憶。所以他完全不需要難過,甚至像個姑娘般哭泣。而且他對巴奇說過了,他會試著不再哭泣,所以他必須忍著眼淚。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像現在這樣望著巴奇,史蒂夫就很難抑止自己的眼淚。內心湧上的暖流匯聚在鼻腔跟眼眶,讓他的鼻子發酸、眼眶濕熱,不受控制的滑落臉頰。

「……我愛你……巴奇……」雙手握起了巴奇的左手,史蒂夫將額頭靠在巴奇的手背上,低下頭彷彿祈禱般的濃濃鼻音悄聲告白,「我愛你……我愛你……」

他無法不像個為愛癡狂的傻子般不斷重複那三個字,彷彿不一再的說出口,他內心澎湃的情感就會潰堤,化作滾滾熱淚氾濫成災。

不知重複了多久,史蒂夫突然感覺到巴奇反手握住了他的手,緊接著耳邊傳來溫柔的聲音。

「我知道……你不用一直說……我也感覺得到……」

巴奇還帶著些許睡意的低啞嗓音讓史蒂夫全身一震,猛一抬頭,望入一雙溫柔的灰藍,嘴角洋溢著微笑。

「我的腦子裡沒有關於你……嗯……應該說是沒有任何的記憶……全部都是空白。但是……我這裡……」用食指指著自己的太陽穴,巴奇看著史蒂夫傷痛的表情,將手移到左胸,掌心撫上自己的胸口,「只要看著你,或是想著你,就會感到滿滿的暖意……」

史蒂夫無法從巴奇那雙搖曳著似水柔情的藍色眼眸中移開視線,彷彿無數的星光映在水面上,如此璀璨絢爛。

「你說我不會覺得痛,但是我看到你難過,心臟就會被揪住,無法呼吸……」巴奇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將他的手抵在自己左胸,「你感覺到我的心跳了嗎?我想這是因為……即使腦中沒有記憶,我的心也愛著你……史蒂夫……」

那就像是心臟被溫柔有力的手臂擁抱著的感受。

他知道,他對巴奇說過他會試著不再哭泣,然而他沒有辦法。當他看著巴奇臉上緩緩綻放的笑容,當他看著那飽滿微翹的唇瓣輕輕吐露著世界上最美妙的天籟,當他感到他的心中充滿著至高無上的感動與狂喜,史蒂夫合不攏的嘴唇微微顫抖,眼淚再也止不住,用力將巴奇拉入懷中,像是要將他揉入自己胸口般的緊緊抱著他,像個孩子般嚎啕大哭。

「……你別哭啊……」巴奇被困在史蒂夫的胸前,聽著從胸腔內振動而來的哭聲與心跳,勉強伸出雙手,輕輕拍撫著史蒂夫的側背,「你答應過我了……」

「好的……巴奇……好的……」哽咽著,史蒂夫拼命點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不斷念著:「我愛你巴奇……永遠……永遠愛你……」

「嗯……我也永遠愛你……」閉著眼睛輕聲低語,巴奇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句話,在他自己反應過來前嘴就自己說了出口,「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盡頭。」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話語讓史蒂夫全身一震。

天啊,他的巴奇即使失去記憶還是愛著他,還記得這句諾言,並且再一次的許下了承諾。

史蒂夫不知道該怎麼才能將內心的震撼與激盪表達千萬分之一,只能用顫抖著的手更加緊擁著巴奇,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只是哭到一句完整的字都說不出來。

「……嗯……嗯!」

而一直到史蒂夫停止哭泣,巴奇都一直溫柔地輕拍著史蒂夫的背,小聲的說著,「我在這裡……別哭……我會一直在這裡……」

 

 

*** *** ***

 

 

第二天,當娜塔莎得知消息趕來關切時,推開房門後映入眼簾的,是擁抱著的兩人躺在床上沉睡的畫面。

「……不是說巴恩斯失憶?」娜塔莎對著手機另一端的布魯斯低聲問道:「我看他們跟平常……不,比之前還要甜蜜呢。」

「什麼?」

「我的意思是他們現在正擁抱著彼此睡在床上。」

電話背景中可以聽到東尼在大聲叫嚷著什麼,「看吧!上次的活埋跟這次的失憶都只是催化劑!融化的冰淇淋重新結凍後不是會硬得湯匙都壓不下去嗎?那兩隻老冰棍就是那樣,怎麼樣的挫折都打不……」

然後是布魯斯有些遙遠的冷靜聲音:「東尼。」

接著一陣沉默後,布魯斯嘆了一口氣,對著娜塔莎輕輕笑道:「不過我這次得讚同東尼所說的,也許他們比我們想像的更加堅強許多。」

「當然……」娜塔莎聳了聳肩,看著躺在床上的兩人,特別是看到雙眼哭得紅腫的史蒂夫,以及巴奇臉上的笑容時,自己也不經意的浮現起了笑容,「而且還融化在一起分不開了。」

 

 

 

 

 

 

TBC

 

___

 

下一話大概就出院婚禮然後來個初夜(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