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mpty Heart (4)

過去章節:(1)(2)(3)

其實這一系列才是最應該放小黑屋的吧……
病病的、邏輯持續喪失中,很糟糕,慎入
後半段是終於將巴恩斯帶回他們時空的羅傑斯兩人之間的糾葛(以及浴室PLAY(咦

___
用力將巴恩斯擁在懷中,撫摸著他柔軟的棕髮,羅傑斯睜著熱切的眼神,彷彿連眨眼的時間都不願意浪費似的凝視著巴恩斯,從頭到腳趾,每一處都仔細的觀察著。
上身只披著一件寬大上衣的巴恩斯的狀況乍看之下還好,但衣擺下方隱約露出的兩條光裸長腿讓羅傑斯感到了不安。
在史塔克、班納以及皮姆三人的幫助下,羅傑斯終於隻身來到了這個推測巴恩斯被抓來的時空。而他的巴恩斯也的確在這裡,雖然不確定這個時空的自己把巴恩斯抓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不過基於羅傑斯自己對巴恩斯所偷偷抱持著的感情與慾望,那麼同理可證,不同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也對巴奇巴恩斯抱持著同樣的欲念也是很有可能的。
而且,就羅傑斯方才闖進來時一眼望見的景象,巴恩斯的身上只有一件寬鬆的上衣,下身似乎什麼都沒穿;而除了巴恩斯以外另一個跟巴恩斯長相神似,只是頭髮長了些的青年--羅傑斯合理推斷大概是這個時空的巴奇巴恩斯--也是同樣的打扮。
那麼……也就是說……?雖然很不願意去想這個讓自己心痛又憤怒的可能性,但羅傑斯還是吞了吞口水。
「……他……我是說另一個世界的我,沒有傷害你吧?」斟酌著用語,羅傑斯無法壓抑心中所懷抱著的不安與擔心,小聲問道。
羅傑斯的話語才剛說完,一看到巴恩斯臉上瞬間凝結的表情,他馬上就後悔了。
「若是你不想回答那就不用回答……」
但巴恩斯伸出手握住了羅傑斯的手,一雙灰藍凝望著他,羅傑斯不禁屏住了氣息,閉上嘴等待著巴恩斯開口。
「……我先跟你說,這傢伙不是你,所以他做的一切都跟你無關……」垂下了睫毛,巴恩斯有些猶豫的低喃著,然後抬起頭,坦然的說道:「他強姦了我。」
看著羅傑斯震驚得無可復加的表情,巴恩斯不知為何心臟一痛,無法不牽起嘴角試著安慰羅傑斯,「別這個表情……我說過,那是他做的,跟你沒有關係。」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那時讓你一個人留在那裡……你就不會……!如果我更快找到你的話……」
然而巴恩斯只是加強了握住羅傑斯手的力道,輕輕搖頭,阻止激動的羅傑斯再說下去,「但是你現在找到了我……所以別再責怪你自己了,史蒂夫……」
當看見巴恩斯居然在遭遇那樣的事情後,還能對自己露出信任與安慰的笑容,羅傑斯只覺得自己眼眶一陣濕熱,又酸又暖的感情盈滿胸間,反手緊握住巴恩斯的手,「我了解了,巴奇……謝謝你……」
兩人互相微笑著凝視著彼此,直到冬兵的啜泣聲將他倆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雖然冬兵--一個跟巴恩斯酷似的人--不知所措的流淚的模樣讓羅傑斯有些不捨,但當視線瞪著移到了被哭泣的冬兵擁在懷中,血流滿面失去意識的史蒂夫上時,羅傑斯只感到憎惡的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燒,並瞬間襲捲了全身。
「……我要讓這個該死的王八蛋付出代價。」
聽到羅傑斯低吼著的宣言,巴恩斯心中有些不可思議的感覺。看著冬兵可憐兮兮的哭得像個慌張失措的孩子,以及史蒂夫滿臉是血的倒在他懷中的模樣,巴恩斯居然覺得內心有些難受。
要命,他們明明一個腦子有病一個心裡有病,而且還對自己做出了殘暴的行為,但是巴恩斯就是無法眼睜睜看著冬兵哭泣、看著史蒂夫受傷。
不清楚巴恩斯內心的糾葛,一心只想要殺了史蒂夫以便償還巴恩斯所受到的傷害,以及自己最重要的存在被奪走的仇恨的羅傑斯握緊了拳頭,往前跨了一步。
然而下一瞬間,他的手卻突然被身後的巴恩斯給拉住。
「……史蒂夫,別管他們了,我們走吧。」
在看到冬兵因為羅傑斯的舉動而全身一震,更加緊擁住史蒂夫將他護在自己臂彎中,淚水隨著他拼命的搖頭而往四周飛濺的模樣,巴恩斯終於還是忍不住伸手拉住了羅傑斯。
「巴奇!?」羅傑斯不敢置信的望向巴恩斯,右手指著史蒂夫,咬牙切齒的高聲問道:「他們對你做了那麼……那麼可怕的事,你就這麼原諒他們?」
「我只是說別管他們,沒說要原諒他們。」與羅傑斯激憤的情緒相對的是巴恩斯平靜而淡然的表情。
「我是男人,史蒂夫……被男人強姦……這種事我永遠不會忘記,也不可能原諒。」毫不猶豫的說著,將視線與冬兵的淚眼相對,巴恩斯無意識的放輕了聲音,「……不過那不代表須要到殺了他的地步。你打得他頭破血流,我想應該夠了。」
「巴奇……」
怎麼可能夠?羅傑斯握緊的拳頭顫抖著,只要一想到巴恩斯被抓走後自己的心情,以及巴恩斯在他手中所遭受到的苦難,羅傑斯就恨不得將史蒂夫剝皮拆骨。
但他也知道,就算真的殺了史蒂夫,一切都難以挽回,巴恩斯所受過的創傷永遠無法消失,而自己的悔恨也將成為一道深長的傷疤,永難癒合。
「而且……他們兩個都缺失了另一半,只有他們彼此能稍微契合。」垂下睫毛,巴恩斯喃喃的低語。
「都缺失了另一半?」
「這說來話長,等回去我再慢慢跟你說。」
抬起頭,拍了拍羅傑斯的肩膀後,巴恩斯對著冬兵朗聲說道:「嘿,你們明明眼中只有彼此就不要再去找別人麻煩啦,別的時空的我跟史蒂夫可能沒那麼好心。」
與冬兵驚訝的淚眼相對後,巴恩斯臉上浮現起笑容,然後轉向羅傑斯,「我受夠男人啦,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女孩的魅力。」
心臟彷彿被刺了一刀般的疼,但羅傑斯只是瞇起雙眼望著巴恩斯彷彿太陽般燦爛的笑容,在心底深處對自己說道,他永遠也不會對巴恩斯表白自己對他的愛戀了。
他無法在巴恩斯被另一個時空的自己強暴的事實發生之後還跟他說,其實我愛你,我也想對你做那種事,那只會讓巴恩斯受到二次傷害。
現在羅傑斯能做的,只有把巴恩斯帶回他的時空,將他介紹給復仇者聯盟的那一群夥伴,讓他能盡早回復正常的生活。
「回去吧,巴奇,回到我們的世界。」微笑著,羅傑斯朝著巴恩斯伸出的手,兩人一同消失在冬兵的面前。
看著兩人消失之後,冬兵立刻將史蒂夫抱到沙發上後,尋找可以止血消毒的藥物,一邊幫昏迷的史蒂夫處理傷口,一邊低聲抽泣著,「……史蒂夫……別死……你不能死……」
哭了一會後,冬兵停止了流淚。
沒什麼好哭、好怕的,如果史蒂夫死了,那他也就跟著自殺就好了,就只是那麼簡單的事。
想通了的冬兵,臉上猶留著淚痕,嘴角卻牽起了淡淡的笑容。
*** *** ***
三個月後。
站在神盾局的電梯門口,羅傑斯一看見電梯門打開後佇立在電梯裡的俏麗人影,心中立刻暗叫一聲不好,表面上卻依然點頭微笑,並禮貌性的問好。
「娜塔莎,午安。」
「嘿,羅傑斯,那麼美好的周末還是選擇一個人孤單的出任務?」走出電梯,搖曳著鮮艷如火的紅髮,娜塔莎挑起眉,「我記得詹姆斯跟我提過他約了兩個不錯的女性,想要找你一起來個四人約會。」
心臟刺了一下,羅傑斯臉色不變的說道:「我婉拒了。」
「我想也是。」娜塔莎聳了聳肩,似笑非笑的望著羅傑斯,「不斷被暗戀的人介紹約會對象的感覺很糟吧?」
羅傑斯只能苦笑。
不知道為什麼,羅傑斯對巴恩斯抱持著的特殊感情,在羅傑斯帶著巴恩斯回到二十一世紀之後很快的就被娜塔莎給識破了。還好的是,目前察覺到這一點的只有娜塔莎而已。
「你啊,乾脆直接跟詹姆斯表白你的心意,說你喜歡他所以對其他人都沒興趣,不論詹姆斯接不接受,至少他不會再忙著介紹女性給你,這樣對你跟他都好。」
「謝謝妳的意見,我會斟酌的。」羅傑斯走進電梯後,對娜塔莎做出了笑容,直到電梯門關上後,笑容立刻化成肅穆的悲哀。
娜塔莎一直以為羅傑斯是害羞或是害怕會被拒絕所以一直不敢告白,事實上的確兩者都有,但真正讓羅傑斯下定決心隱藏內心對巴恩斯暗戀的情感的原因是永遠不可能跟任何人說的,那是只屬於羅傑斯跟巴恩斯兩人的秘密。
皺起眉,閉上眼睛,羅傑斯回想起三個月多前,他帶著巴恩斯回到這個時空的史塔克大樓,並向他介紹以東尼史塔克為首的復仇者聯盟的同伴時的情況。
當巴恩斯張著期待的眼神的問著羅傑斯,那麼,咆哮突擊隊的成員呢?時,羅傑斯只能沉痛的對巴恩斯解釋,他們所在的這個時空已經不是1944年了,然後又提到關於他是怎麼被冰封在海下,又是怎麼被喚醒在2012年。而1944年的他們所有認識的人都早已不在人世了,包括巴恩斯的家人。
當聽到羅傑斯的說明時,巴恩斯臉上由錯愕、震驚、無法置信的喃喃自語著:「我以為我只是被監禁幾個月而已……怎麼會……」的表情變化,讓羅傑斯心臟至今想起依然為之酸疼。
然而巴恩斯在低頭沉思了一會後,抬起頭望向羅傑斯時的表情已經是豁然開朗的笑容。
「幸好,還有你。」
羅傑斯當場就差點哭了出來。不過他忍住了,因為他沒有資格在巴恩斯面前哭泣或是展現出任何軟弱,巴恩斯才是唯一有資格哭泣的那個人,但如果他堅強的笑著,那麼羅傑斯就只能跟著笑。
之後,雖然有些恐懼要是巴恩斯因為被另一個時空的自己強姦過而拒絕的話怎麼辦,但羅傑斯還是以現實考量為由,對巴恩斯提出同居的邀請。
出乎意料之外的,巴恩斯答應的相當爽快,羅傑斯在欣慰巴恩斯依然信任自己的同時,也在內心對自己告誡,千萬不可以再次讓巴恩斯受到任何一點傷害,也不能讓巴恩斯察覺到自己對他的感情,永遠都不行。
兩人同居不同房的日子過得很安穩,巴恩斯適應二十一世紀的速度相當快,比起羅傑斯來說,簡直可以用神速來形容,彷彿他本來就是生在現代的人。(巴恩斯只在一次喝醉酒時不小心透漏過,那部分是因為他在被史蒂夫監禁的日子中,學了不少。當然,他並沒有任何感激的意思。)
隨著適應了現代的生活,巴恩斯也加入了神盾局,並積極擴展社交圈,不僅限於羅傑斯一開始介紹給他的復聯,從神盾局的特工到巷口賣棉花糖的小販,巴恩斯都能很快的熟悉起來。
同時,他也交了不少異性友人,除了自己約會之外,也時常會找羅傑斯一起,想要來個雙重約會。不過羅傑斯每次都以任務為由拒絕了,他不可能在心中依然暗戀巴恩斯的狀況下,在他面前跟別人約會,更別提看著他與別人約會。
所以羅傑斯只能在內心裡對娜塔莎解釋:不可能的,娜塔莎,巴奇他被另一個時空的我監禁強姦過,這樣的狀況下,我怎麼可能對巴奇告白?
抵達了目的樓層的通知語音打斷了羅傑斯的回想,嘆了一口氣,羅傑斯將回憶壓下後,走出了電梯門。
*** *** ***
該死的!該死的!
滿臉通紅的巴恩斯在心底怒罵著,然而顫抖的雙唇中吐出的卻是濕熱的喘息。
坐在浴缸裡,他的手指正在自己的屁股裡面抽送著,不斷針對自己內部的敏感點戳刺,身軀因難耐的快感而一顫一顫。
剛才他的約會在看完電影後就結束了,即使那個女孩大膽的邀請他到家裡作客,但巴恩斯拒絕了。
原因只有他自己清楚。雖然巴恩斯自從跟著羅傑斯來到二十一世紀之後,就不停的跟姑娘們交往,然而,真相是,他只在剛開始時試過跟姑娘上床,失敗了兩、三次後,就沒再試了。
現在的他無法對姑娘提起性趣,或者更直白點說,巴恩斯只靠著對陰莖的刺激已經不夠,不靠著將什麼塞進腸道裡,就無法達到高潮。而這都是他媽的另一個時空的史蒂夫的錯!
低聲啜泣著的巴恩斯一邊忙著用手指操自己,一邊在內心不斷咒罵著那個強姦自己還搞得他變成只能靠被操才能感受到快感的身體。但巴恩斯的自尊心又阻止了他去尋找別的男人或是性玩具,所以他每次都只能趁著羅傑斯不在的時候躲在浴室裡,用手指操著自己。
然而只有手指遠遠不夠……他需要並渴望著某種更粗更熱更硬的玩意捅進來,巴恩斯幾乎要為了自己的欲求不滿而羞憤的哭出來。
「……巴奇?你在裡面嗎?」
突然間,浴室門被敲了三下後,隔著門版傳來的史蒂夫的聲音讓巴恩斯全身一震,驚慌的停下動作,轉頭看向門板。
「對,我……」老天,這他媽什麼鬼聲音?巴恩斯一邊罵著自己嘶啞的嗓音,一邊吞了吞口水,對門外的羅傑斯說道:「我在洗澡……」
「你還好嗎……聲音聽起來怪怪的?」
「我很好!沒事!」
「……喔,沒事就好。」
在心跳如雷的沉默中,聽到羅傑斯有些遲疑的回了一聲後,轉身離去的腳步聲,巴恩斯才鬆了口氣。
要是被羅傑斯看到了他躲在浴室自慰,還是用手指捅在自己屁股裡面的話,巴恩斯覺得他會殺了羅傑斯再自殺。
然而,才剛安心不到一分鐘,巴恩斯的手指還來不及拔出來,浴室門突然被大力撞了開來,緊接著羅傑斯緊張萬分的拿著沾了血跡的,巴恩斯的戰鬥制服衝了進來。
「你受傷了!?」羅傑斯擔心的語氣跟表情在快速打量著巴恩斯,確認他沒受傷後將視線移到巴恩斯下身……特別是埋在他自己體內的手上時,硬生生卡住,並當機了好一會,才猛地脹紅了臉,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在做什麼?」
驚嚇的巴恩斯聽到羅傑斯不合時宜的問句,也不禁白了羅傑斯一眼,乾脆自暴自棄的說道:「……看不就知道?史蒂薇,你老兄我在自慰好嗎?」
由於太過震驚,羅傑斯打結的腦袋居然讓他問出了,「……需要我幫忙嗎?」
「……如果你能關上門,就是幫我最大的忙了。」
羅傑斯趕緊點頭,然後關上了門。
兩道視線交會在狹小的浴室內,一陣沉默後,巴恩斯嘴角抽搐著開口:「……你他媽是故意的嗎?」
「咦……啊!」在巴恩斯的瞪視下,羅傑斯慢了好幾拍,才恍然大悟般的脹紅了臉,「對不起!巴奇!我……我……不是……」
支支吾吾的道歉,羅傑斯卻依然沒有轉身離去的打算,只是滿臉通紅的盯著巴恩斯看。
而巴恩斯的手指還插在自己的後穴裡,處境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然而,羅傑斯臉上那不但沒有厭惡,反而像是某種近乎好奇與飢渴的表情卻讓巴恩斯小腹內的慾望如火焰被點燃般往上攀升,並燒掉了理性。
那麼說起來,這傢伙還是個處男,而且就巴恩斯的記憶中,羅傑斯家中可是連一本黃色書刊都沒有的,即使是現在,除了偶爾史塔克會傳一些奇怪的影片或網站以外,恐怕這是羅傑斯第一次目擊到與性有關的畫面吧。
想到這裡,巴恩斯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濕熱的嘴唇,瞬間,羅傑斯的全身大大的震動。
看到羅傑斯滿臉通紅全身僵直的模樣,巴恩斯像是著了魔,抽出埋在體內的右手,發出了波的一聲。
「……反正你都看到了,我老實跟你說,史蒂夫……過來……」雙頰因羞恥跟燥熱而泛著紅暈的巴恩斯抬起頭,對著羅傑斯上下揮舞著沾染著自身體液的手,就像是在邀請他。
羅傑斯大口的吞嚥著唾液,喉頭上下滾動,像是被迷惑般搖搖晃晃的朝著巴恩斯走過去。
「你看到了吧……就像你現在看到的,我必須要塞什麼到我的屁股裡才能射……」
他不該那麼做的,他這是在誘拐小處男。巴恩斯腦中有個聲音在警告他,然而,他渾身上下蔓延開來的熱潮讓巴恩斯的身體像是有自我意識般的勾引著羅傑斯。
「你說要幫我忙……」,咬了咬下唇,巴恩斯將溼答答的手伸到羅傑斯股間那不知何時已高高挺立的慾望,感受到對方的炙熱,忍不住興奮的全身顫抖,低嘆出濕熱的氣息,擺動著插在體內的手指,弄出羞恥的水聲,「那就什麼都不要說,只要用你的這根玩意兒……狠狠的操進我這裡面……現在。」
TBC
___
送上門的肉羅傑斯吃不吃?
1 不吃,吃了良心不安啊
2 良心是個屁,先吃再說
3 是吧唧自己要被吃的,不吃才是對不起他
4 吃不完可以外帶打包嗎?
突然發覺這樣一來羅傑斯的時空裡的巴恩斯是個非常特殊的存在。他等於是突然被抓走囚禁之後,再突然被帶到了七十年後的世界。比起隊長的冰凍,巴恩斯簡直可以用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來形容啊……(遠目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