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6)

前面章節:(1)(2)(3)(4)(5)

盾汪冬喵系列,跳過生子過程(就口頭上提到而已

本話主要是三個寶寶出生後為了冬喵身體著想盾汪沒再碰過冬喵,結果欲求不滿又不想主動開口的冬喵只好想辦法……的內容(。

情趣內衣的女裝雷注意(也就是這張圖(我說過這系列是滿足我個人的惡趣味所以會自行進化的(。

同時還有獸耳+ABO+生子+產乳等各種雷,還請慎入

 

___

 

 

「史蒂夫……」

胸前抱著小小幼貓跟小小幼犬,坐在沙發上的冬兵看著胸前兩個一個多月大的小寶寶們安穩的吸吮著乳汁的模樣,一邊抬頭望向坐在身邊幸福的傻笑看著自己餵奶景象的史蒂夫,低聲喚著他的Alpha。

不需要冬兵出聲要求,只要一聲呼喚,馬上就察覺得出冬兵想要什麼的史蒂夫立刻維持抱著手中另一隻小小幼犬的姿勢,從茶几上拿起三明治遞到冬兵的嘴邊,微笑看著冬兵一口一口慢慢咀嚼,並適時換成水杯,讓冬兵可以輕鬆安穩的一邊餵孩子們一邊用餐。

三個孩子們出生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雖然自覺身體狀況都恢復的差不多了,但史蒂夫依然為了照顧冬兵跟寶寶們請了育兒假在家中,寸步不離他們身邊,出外散步購物時也一定都是全家一起出動。

而冬兵雖然有些對史蒂夫的過保護感到有些不爽,但也不至於到厭煩的地步。畢竟他早已習慣了,早在冬兵剛回到史蒂夫身邊時,史蒂夫就一直對冬兵是如此全心全力的溫柔照顧。所以雖然冬兵自己覺得不需要史蒂夫那麼誇張的照顧,卻也就隨他去了。

就在冬兵嚥下最後一口三明治時,放在茶几上為了怕吵到寶寶們而調成振動模式的手機忽然振動起來,史蒂夫伸手拿起手機後看到上面顯示的號碼先是皺了一下眉,看了冬兵一眼後才接起。

「晚安,尼克。是……不……還不到時候……巴奇的身體還沒完全康復,而且還有孩子們……是的……我很抱歉,但是巴奇跟孩子們對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我希望你能理解這一點……是,謝謝你,好的……再見。」

靜靜的看著史蒂夫禮貌性的回覆,語氣卻相當堅決的婉拒並掛上電話後,冬兵才開口說道:「……你回去吧,我一個人可以應付得來的。」

「不,巴奇,在寶寶們斷奶前我不會離開你跟寶寶們的。」史蒂夫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然後眉頭蹙得更深,「……而且,尼克剛才要求的不只我,還有你……」

「我?」

「是……他一直希望你能盡快回去……」冬兵眨著大大的灰藍眼眸歪著頭望著自己的表情,讓史蒂夫打從心底覺得很可愛,眉頭也不自覺得鬆了開來,但語氣依然緊繃,「明明你才剛生完孩子。」

冬兵沉默了一會,看著史蒂夫,「……我自己是覺得身體還行……」

然而史蒂夫幾乎是馬上大力搖頭,「不行!巴奇!必須等你確定身體完全恢復才行,而且還有寶寶們……至少,要等到他們都斷奶,我們才能安心,一起回到神盾局。」

將視線從史蒂夫認真的臉上分別移到他的三個孩子們身上,冬兵輕輕點了點頭。

自從那次在戰場上生產的壯舉之後,冬兵--巴奇巴恩斯--神盾局中幾乎在成了神話般的傳說。

即使回顧整個神盾局的歷史,也從沒人聽說過一個Omega能在敵人環伺的戰場上生孩子的。而且生完還自己咬斷臍帶,跟接生的美國隊長--同時也是冬兵的Alpha的史蒂夫羅傑斯--將剛出生的寶寶放在盾牌的背面上,攜手一起殺出重圍的更是沒聽過。

而這件事會成為傳說也多虧了當時在現場有幸目睹他倆奮戰英姿的娜塔莎、克林特、山姆、東尼以及布魯斯(特別是克林特及東尼)在事後將冬兵以及史蒂夫並肩共鬥的英勇事蹟多多少少加油添醋的宣揚出去的緣故。

所以盡管現在冬兵是正在史蒂夫的堅持下休產假中,平常除了奶孩子跟被史蒂夫照顧以外沒別的事好做只是宅在家中的狀態,也絲毫不影響私底下神盾局的粉絲們,把體型算是小隻的美國短毛黑貓,且身為Omega的冬兵敬為全神盾局最強戰士的狂熱支持。

而那群熱情的粉絲每天都熱切的冀望冬兵跟史蒂夫的早日回歸,尼克迫於壓力下也不得不時常打電話詢問史蒂夫的意見。不過史蒂夫早就下定決心,對於好不容易得到了家人的史蒂夫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家人,只要不是發生什麼會造成世界毀滅的大事件的話,那他就會陪著冬兵一起照顧孩子們直到斷奶為止,而史蒂夫一旦決定了某件事,那麼不管如何都不會動搖。

即使記憶依然未曾完全恢復,但冬兵還是比誰都清楚史蒂夫的固執,在加上他的確也擔心孩子們,所以他也就順著史蒂夫的意思,乖乖待在家裡照顧孩子以及養護自己的身體。

兩個寶寶都吃飽後,冬兵輕輕將小小幼貓交給史蒂夫後,溫柔的拍著另一隻小小金毛的背,讓他打嗝。

寶寶們的名字就像史蒂夫所想的,分別命名為:巴奇迷你版的小小黑貓--蜂蜜,史蒂夫迷你版的小小金毛--奶油,還有唯一的女生,融合了兩人容貌的小小金毛--鬆餅。

想當初在聽到史蒂夫替寶寶們取的名字後東尼笑了整整三十分鐘,直到冬兵奪下了史蒂夫手中的奶瓶,一發命中他的頭為止。

看著冬兵輕輕拍著吃飽了的鬆餅的背,感受著自己手中兩隻寶寶的體溫,史蒂夫心底暖洋洋的。覺得自己很幸福,不由得笑得很傻氣。

然而接下來,當史蒂夫不經意的將視線移到冬兵裸露的胸脯,剛餵完孩子的粉紅蓓蕾四周還沾染著些許的乳汁,身為金毛獵犬的史蒂夫可以輕易的嗅出從那裡散發而出的香甜氣味。

那是混合了乳香跟專屬於冬兵身上Omega的蜜香,深深刺激著史蒂夫的鼻腔黏膜,勾起史蒂夫內心不可告人的強烈慾望,讓他忍不住喉頭上下滾動,一股強烈的衝動讓他幾乎就要不顧一切撲上冬兵,吸吮著那香甜誘人的乳汁,用自身的慾望侵入佔有他那柔軟甜蜜的內部。

然而史蒂夫馬上動用四倍的理性跟自制力咬住自己臉頰內的肉,阻止自己邪惡的念頭去傷害到他最愛的人的可能性。

先不提冬兵本來體型就跟他差很多,不是發情期會很難接納史蒂夫的碩大。在離開史塔克大樓前,布魯斯曾經叮囑他們,由於冬兵是難產的情形下生出孩子的,內部的Omega器官撕裂傷相當嚴重,所以在完全癒合前暫時最好不要有性行為,最少也得經過一個月以後。

其實就算布魯斯沒有特別提起,而且史蒂夫有翻過早在冬兵確定懷孕的初期他就買了的一大堆關於Omega貓咪懷孕生產的相關書籍,書中有提到只要生產後一個月左右就可以做愛,至於什麼時候會再次進入發情期則是因人而異。但史蒂夫還在心裡下定決心,至少在孩子們斷奶後,冬兵再次發情前他都不會碰冬兵。

因為當時幫冬兵接生時所目睹的景象在史蒂夫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震撼,讓他在極度心疼之餘也不禁感到強烈的自責。

由於體型的因素,兩隻狗寶寶出生的過程非常艱辛,血汙跟羊水混合成粉紅色的液體,從冬兵的下體不斷流出的可怕模樣讓史蒂夫心如刀割,而且由於難產的痛苦而暴躁失控的冬兵不斷想要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拿小刀劃開自己肚子親手給自己剖腹產,所以史蒂夫只好一直拼命握著冬兵的手不放想盡辦法阻止。

到最後還是都快哭出來的史蒂夫一邊道歉一邊拜托,冬兵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扔掉小刀,最後在歷經艱辛後,冬兵終於努力的將三個寶寶都生了出來。

史蒂夫想,他大概一輩子都永遠無法忘記當他看到三個寶寶先後誕生時內心是多麼的感動。

然而那時畢竟是在戰場上,並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史蒂夫跟冬兵沉浸在喜獲麟兒的欣喜中,而且即使史蒂夫心疼冬兵,現實考量下才剛生產完的冬兵還是必須咬牙忍著疲累與疼痛,與史蒂夫一同護著寶寶們穿過敵人的包圍。

幸好在隨後趕到的東尼以及娜塔莎等人的幫忙下,史蒂夫很快的就帶著冬兵跟孩子們率先退卻並回到了史塔克大樓。

之後累壞又受了不小的傷的冬兵在醫護室內整整昏睡了三天,期間史蒂夫一直編照顧著寶寶們邊守在冬兵身邊。冬兵醒來後,他們又在史塔克大樓裡待了幾天,直到確認母子均安之後,才帶著寶寶們一起回到他們位於布魯克林的家裡。

史蒂夫非常感激冬兵,同時他也暗自下定決心絕不再讓自己的Omega受苦。所以在回到家之後,史蒂夫對冬兵的呵護簡直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冬兵基本上除了餵奶以外都不用做任何事,而因為怕冬兵沒睡好,就連半夜餵奶的事也都是史蒂夫在做的,冬兵平常最常做的事,就是跟史蒂夫一起坐在沙發上抱著寶寶們看電視。

而由於沒什麼事做,兩人又成天膩在一起,史蒂夫難免會有性衝動,但為了不傷到冬兵,史蒂夫只能拼命壓抑住本能,或是偷偷到廁所去自行解決。

 

 

*** *** ***

 

 

看著史蒂夫從廁所走出來,回到自己身旁坐下並摟著自己後所展露出的笑容,冬兵表面上平靜的將視線轉到電視上,實則內心波濤洶湧。

剛才餵完三個孩子並將他們抱回嬰兒房裡的嬰兒床上後,史蒂夫就到廁所裡,並待了將近半小時。

雖然從味道上可以察覺得到史蒂夫有認真的用洗手乳清洗過,但對自身Alpha氣味相當敏感的Omega本能讓冬兵一下就嗅出了從史蒂夫身上--特別是摟著自己肩膀的手上--飄散出來的氣味。那是屬於Alpha的雄性氣息,帶著些許新鮮的腥味……更精確來說,史蒂夫精液的氣味。

為什麼史蒂夫的手上會有精液的氣味?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史蒂夫剛才在廁所裡自慰過。

而這個認知讓冬兵心中升起了奇妙的不悅跟細碎的刺痛感,以及--突然湧上的性慾。

由於冬兵在懷孕期間時常品嚐(不論是上面的嘴還是下面的嘴)所以這氣味對他來說很熟悉,自然也很容易就牽起他身體內側的悸動與熱潮。讓他不期然的從小腹中升起一股甜美的酸疼,像熱流慢慢擴散到身體每一處。

現在寶寶們都吃飽了在嬰兒床內乖乖的睡覺,只要冬兵想,他完全可以開口對史蒂夫提出上床的要求。然而冬兵什麼都沒說,只是偷偷瞄了史蒂夫專心看電視的側臉一眼。

在與史蒂夫帶著笑意的眼神對上後,冬兵趕緊別開眼神,裝作認真在看電視上的畫面,其實內心想的全是--為什麼?為什麼史蒂夫現在寧可到浴室自行解決也不肯碰他了?

自從孩子們出生之後,不要說做愛了,史蒂夫甚至都沒吻過他了。明明在懷孕後,史蒂夫幾乎每晚都跟他做愛的……還是說,就是因為懷孕的時候做太多次,現在史蒂夫已經不想跟他做了?

當然,冬兵依然可以清楚感受到史蒂夫對他跟孩子們的愛,而且他也跟史蒂夫一起聽到了布魯斯對他們暫時不可做愛的叮囑,不過布魯斯所給予的期限早就已經過了,史蒂夫卻還是沒有碰他。

就算頭腦清楚大概是史蒂夫擔心他的身體狀況,但占據冬兵心中的疑惑跟不安依然存在,也阻止了他主動對史蒂夫求歡。

就這樣看著電視胡思亂想了一段時間後,冬兵突然將史蒂夫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撥開,猛地站起身。

「巴奇?」

避開史蒂夫抬起頭望著自己的眼神,冬兵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開口小聲說道:「……我去洗澡。」

然後也不等史蒂夫的回應,在背後承受著史蒂夫擔心的目光,自顧自的往他倆的臥室內前進。

進入房間後,冬兵也不關上房門,只是走到衣櫃前打開了櫃門,彎腰拉開抽屜準備挑選洗完澡後替換的睡衣。

冬兵剛跟史蒂夫同居時他們的房間是分開的,不過自從冬兵懷孕之後,基本上冬兵都睡在史蒂夫的臥室裡,而孩子出生之後冬兵原本的房間更是被改成嬰兒房,所以冬兵現在完全順理成章的跟史蒂夫睡在一起。

只不過睡在一起歸睡在一起,除了會抱著冬兵一起睡以外,史蒂夫什麼都沒做,非常的守禮。但是對現在的冬兵來說,史蒂夫的紳士態度反而讓他欲求不滿,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煩悶的想著,冬兵在心中悄悄嘆了一口氣,忽然間,他的視線無意間移到了被放在抽屜深處一套黑色的薄紗性感內衣上,在還沒想到什麼前冬兵的手就自己伸過去,將那件內衣取了出來並皺起眉盯著瞧。

這件內衣既不是冬兵也不是史蒂夫購買的,而是在他們帶著孩子們從史塔克大樓搬回來時,不知何時出現在行李箱裡的。

史蒂夫在整理行李的時候一發現馬上就打電話詢問東尼,不出所料,將那件薄紗內衣偷偷塞進去正是東尼。史蒂夫跟冬兵都不禁為了東尼的玩笑頭痛之餘也感到佩服。據東尼表示,這是贈送給他們的鑑別禮物。

雖然冬兵壓根不想收下,而且他們都沒有那種興趣,但特地帶著薄紗內衣到史塔克大樓去,也有些麻煩,於是冬兵就將那件薄紗內衣直接塞進了衣櫃抽屜的最深處。

看著手中的薄紗內衣,冬兵突然在腦中升起了一個令他自己不可置信的念頭--如果,他在史蒂夫面前穿上的話?

……史蒂夫會不會就想操他了?

冬兵的內心在自尊、好奇跟慾望三者間搖擺著,在經過了再三的猶豫後,最終,冬兵豁出去般的抱著出任務般的嚴肅心情拿著內衣走進了浴室裡。

在洗完澡後(不知不覺間,還仔細的清洗了內部),冬兵瞪著薄紗內衣,內心不斷掙扎了好一會,才閉上眼咬著牙將內衣穿到自己身上。冬兵尷尬又手忙腳亂的在自己的胸前套上從未穿過的黑色繡花胸罩,又慌亂的將黑色蕾絲內褲兩側的繫繩綁起後,才套上了黑色的薄紗連身長裙。

都穿完後,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模樣,冬兵感到了心臟宛如被撞擊的衝擊,丟臉得簡直想把自己揍昏過去。

鏡中自己的模樣是如此的羞恥,特別是內褲,小得幾乎遮不住他的私密部位,這絕不能讓史蒂夫看到。要是被看到的話他的尊嚴跟形象可就毀於一旦了……就在冬兵為了自己居然會一時鬼迷心竅穿著如此情色的裝扮感到丟臉,只想在被任何人看到前趕快脫掉的心情中,史蒂夫突然有些慌張地開門走了進來。

「巴奇,你洗好久,還好……嗎……」

當轉過頭去看到史蒂夫僵直在門口臉上驚愕的表情,冬兵羞恥得只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巴奇……?」

沐浴在史蒂夫的視線下,冬兵羞憤得滿臉通紅,幾乎都快要哭出來,忍不住用雙手遮擋住股間,並夾起大腿,試圖遮蓋住史蒂夫發直的視線。

「嗚……嗚喵……」

貓耳跟貓尾都顫抖著往下垂,渾身的燥熱讓冬兵完全不敢與史蒂夫的視線對上,一雙手卡在雙腿間,因緊張跟羞恥而全身都在顫抖。

最讓冬兵感到羞恥的,是史蒂夫的視線居然讓他的下體起了反應,小腹內隱隱發疼,乳尖跟性器也挺立了起來,而後穴內更是開始分泌出溫熱的濕滑液體,甚至從穴口處滲了出來,順著大腿內側的肌膚緩緩流淌而下。

明明不是發情期,冬兵的肉體卻正在進行迎接自身Alpha的入侵的準備,這個認知讓冬兵感到更加的羞恥了,不知所措的顫抖著身軀,眼淚聚在眼眶中打轉。

忽然間,他聽到了碰的一聲巨響,驚訝讓他暫時忘卻了害羞,連忙抬起頭看向聲音的來源,只見史蒂夫一臉幸福的表情滿臉鼻血的半跪在地上。

「史蒂夫!?」

冬兵嚇了一跳,衝過去扶起史蒂夫,並抽了幾張衛生紙幫他擦拭著鼻血。

「……巴奇……」在鼻血止住後,史蒂夫突然握住了冬兵的手,「你是為了我而穿上的嗎?」

「……廢話。」冬兵又感到了猛烈的羞恥,脹紅了臉低下頭,小聲的嘟噥:「要不是因為你都不碰我……我才不會穿上這鬼東西……」

「巴奇……!」史蒂夫感動又激動的屈身向前,望著冬兵的眼中散發著光芒,「我很想碰你!一直都想……但我不願意傷到你……」

「……你不會傷到我……」冬兵低著頭,垂下的髮絲遮著通紅的臉,輕聲細語的說道:「我的身體已經準備好了……就算你現在就直接捅進來……也沒有問題……」

在一陣幾乎要令冬兵羞憤而死的沉默過後,史蒂夫雙手使力,將冬兵拉入自己的懷裡,一手揉捏著他尾巴的根部,並在濕透了的股縫間滑動,啃咬著冬兵紅通通的耳朵,低聲問道:「……真的可以?」

沒有回答,由於史蒂夫手上蹂躪著自己敏感的尾巴根部以及私密處而全身一顫一顫的冬兵依然低頭遮著燥熱的臉頰,沉默了一會後咬了咬下唇,一手搭著史蒂夫的肩膀,另一隻顫抖著的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拉到自己內褲的繩子上,輕輕往旁拉開。

 

 

 

 

 

TBC

 

___

 

下一話大概會同時有產乳+子宮口PLAY

嘿嘿(?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