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ODY TALK (7)

因為所以,將過去的章節全部重新排版也重修了部分內容

上一篇

(注意,第一話開頭就是Non-Con,無法接受者勿入)

 

終於要邁入完結了,史蒂夫跟巴奇終於要面對面把話說開了……嗎?

___

 

 

彷彿從一場很長很長的惡夢中醒來,史蒂夫在對自己強烈的厭惡感中張開了眼睛。

「羅傑斯先生,恭喜你甦醒,請暫時待在房內,我已通知老闆跟布魯斯博士,在他們到來前,請你不要輕舉妄動,」

在賈維斯的一貫冷靜禮貌卻帶著警告的聲音中,史蒂夫第一件事就是不顧一切坐起身,四處張望尋找巴奇的所在。

當史蒂夫看到巴奇就躺在自己身旁的另一張單人床,且胸口包著繃帶時,他只覺得心臟都要裂開來了,整個人陷入後悔不已的自責中。

雖然他自己的胸前也包紮著繃帶,但史蒂夫毫不在意,只是掀開床單後跳下床,跌跌撞撞的衝到巴奇的床邊。在仔細的端詳了沉睡著的巴奇那憔悴蒼白的面容後,史蒂夫忍不住噗通一聲跪了下來,緊緊握住巴奇的雙手,低下頭哽咽著對緊閉著雙眼的巴奇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巴奇……我都對你做了什麼……我都對大家做了什麼……」

「真的,你不只癱瘓了無辜的賈維斯,重傷了布魯斯,害得他躺在床上昏迷了三天!還差點掐死我,你看看我這裡,還留有那麼大的傷疤!」

然而回答史蒂夫的並不是巴奇,而是來自門口的一長串連珠炮似的高聲抱怨。

「正確來說,東尼,那不是我們這裡的史蒂夫,而是某個平行時空裡佔據了史蒂夫身心的別的史蒂夫。」

在另一個溫和的像是在替史蒂夫說話的聲音響起後,史蒂夫轉過頭去,只見右手套著鋼鐵裝甲正瞄準著自己的東尼以及頭上依然包紮著紗布的布魯斯正雙雙立在門前,而他倆的身後,山姆、娜塔莎、克林特都在。

「……你是『史蒂夫羅傑斯』?」

雙手放在腰間,彷彿隨時都可以抽出武器攻擊的態勢,娜塔莎盯著史蒂夫,發出了低沉而沙啞的詢問。

娜塔莎的疑問讓現場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看出他們盯著自己的眼中都充滿著戒備,史蒂夫心裡雖然有些難受,但更多的是對自己的懊悔跟嘲笑,他很清楚自己做過了什麼,他們現在的反應是理所當然的。

「……是的,我是史蒂夫羅傑斯……」史蒂夫並沒站起身,只是低下頭,發自內心的對他們道歉,「我很抱歉……布魯斯、東尼……還有大家,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即使布魯斯表示傷害他們的是另一個世界的史蒂夫羅傑斯--一個因為自私而偏執的愛而瘋狂的男人--但史蒂夫明白,自己也跟那個史蒂夫沒差多少。若不是自己心中本來就對巴奇抱持著扭曲的愛,那個與自己同樣擁有狂氣般感情的『史蒂夫』也不會趁隙進入他的內心,佔據他的軀體,做出用他那個時空的巴奇的靈魂替換這個時空原來巴奇的瘋狂行徑。

雖然史蒂夫曾經試著與之反抗,但最後他還是不敵一個完全沒有理性的瘋狂超級士兵,只能無能為力的被困在自己的軀體裡,眼睜睜看著另一個史蒂夫操控著自己的肉體去傷害他的同伴、巴奇,而他卻什麼都無法做。

如果不是另一個時空的巴奇用與另一個時空的史蒂夫同歸於盡的方式,將原本的肉體還給他們,並解決了這一切的話,史蒂夫根本不敢想像後果會是麼怎樣。

結果,不管哪個時空,史蒂夫都虧欠了巴奇太多。即使不像另一個時空的史蒂夫那麼自私瘋狂,但過去的史蒂夫一樣用所謂的愛去狠狠傷害過巴奇、欺騙了同伴,也背叛了他們所有人對自己的信任。

唯一不同的是,他還保持著些許的理性跟對巴奇與自己以外的人事物的責任感與同理心。

雖然他曾經無視巴奇的內心,執著的將自己口口聲聲的愛一股腦的灌輸在巴奇身上。然而現在,在被那個平行世界的史蒂夫佔據身心的時候,史蒂夫感知得到那個傢伙瘋狂的心靈與記憶,他是真的可以為了獨佔巴奇毀滅整個世界。

當碰觸到那份超乎想像的偏執且赤裸裸的瘋狂時,史蒂夫才突然領悟到,他真的錯了,錯得非常離譜。他一直都只是用愛的名意在傷害他口中所說的,他最愛的人。

然而他非常幸運,他的世界還沒毀滅,他的巴奇還活著,他的同伴也都還在,一切都還來得及挽回。

他要做的很簡單,只要扼殺自己的心就好。

如果他沒辦法控制自己去愛巴奇,奢望獨佔他的醜惡慾望,那麼,史蒂夫唯一能做的就是殺掉自己內心對巴奇的感情,然後他必須離開巴奇,離開被他深深傷害過的人們,為自己所犯下的罪付出代價。

「那個史蒂夫羅傑斯所做過的事依然算是我做過的事……我會負起責任,離開巴奇身邊,退出復仇者聯盟,並自首,想辦法贖罪……」

在其他人還沒想到要說什麼前,一直沉默的盯著史蒂夫的娜塔莎在聽到史蒂夫那麼說時,終於忍不住沉著臉冷笑了一聲,低沉著沙啞的嗓音:「……負起責任?退出?自首?贖罪?……恕我直言,我覺得你只是想逃避,羅傑斯。從你最需要道歉的,躺在床上的那個人的身邊逃走。」

娜塔莎帶著尖刺的話語像是冰冷的水從頭澆下,使得史蒂夫忍不住猛地抬起了頭,瞪大了雙眼望著娜塔莎。

而娜塔莎也不甘示弱的回瞪著史蒂夫,「我想你比我們都清楚你對他做過什麼,又在他心中留下了什麼不可抹滅的烙印。」

雖然相對於布魯斯跟東尼,在現場所有人裡面,娜塔莎算是相對實質受到史蒂夫傷害最少的,不過,她卻是所有人之中最無法諒解史蒂夫的人。

她並不是討厭史蒂夫本身,她只是對史蒂夫對巴奇所做出的行為感到忿忿不平。

什麼另一個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就算那是真的,但那並不代表史蒂夫對巴奇所做過的事就可以因此一筆勾銷。娜塔莎很清楚,有些傷害一旦造成就永遠無法挽回,特別是關於性的暴力,或許可以遺忘、可以無視,卻永遠都不會消失。

早在一開始,看著史蒂夫對當時記憶尚不完整的巴奇所做出的近乎記憶操控的行為時,娜塔莎就已經對史蒂夫感到不以為然了,而之後史蒂夫對巴奇所做出的一連串的犯罪行為,一直到在剛才聽到的史蒂夫所說的話,這些都讓娜塔莎心中對史蒂夫的反感更加強烈。

她無法忍受的是,史蒂夫那麼說時的表情簡直就像是找到了什麼解脫管道一樣,不,她不會允許史蒂夫選擇逃避的。

「在我看來你只是自以為是的以為怎麼做是對詹姆斯好,卻從沒有站在他的立場去思考,」娜塔莎看著史蒂夫的眼睛,像是責備卻又像是在告誡,「簡單的道歉誰都說得出口,但是只有詹姆斯才是最有資格決定要不要原諒你的人,等他決定要定你什麼罪,你才能開始贖罪。」

史蒂夫全身一陣顫慄,緊接著一股熱血直衝頭頂,在恍然大悟的同時也感到了羞愧。

娜塔莎說的沒有錯,只有巴奇才是那個能決定史蒂夫罪刑的人,而他居然只是想著默默的離開,自認為是在贖罪卻無視巴奇內心的想法,他真的是個非常自私卑鄙的王八蛋。

布魯斯看著史蒂夫臉上的表情變化,也跟著出聲表達自己的意見,「事實上,我個人也覺得你應該先等詹姆斯醒來後,再與他好好地面對面深談,更何況你的傷也還沒完全痊癒……」

「沒錯沒錯!」雙手抱胸,東尼大力點著頭,「你還是先留在這裡吧,等巴奇醒來,你們再好好把話說清楚講明白。」

而當山姆跟克林特也分別表示了希望史蒂夫繼續留下來的意見時,史蒂夫真的發自內心感到既慚愧又欣慰,他沒想到在自己做出了那麼過分的事(即使是被操控的情況下)他們居然還願意接納自己,還為了他跟巴奇的未來認真的思量。

史蒂夫咬著牙低下了頭,顫抖著聲音,「……謝謝你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對你們道歉跟感謝……」

「把你的道歉跟感謝留給巴奇吧,史蒂夫。」山姆搭著史蒂夫的肩膀,看向躺在床上的巴奇,「他才是主審的法官。」

「……對,你說的沒錯……」

在史蒂夫低聲說著的同時,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將視線移到了躺在病床上緊閉著雙眼的巴奇。

凝視著巴奇,一直都沒鬆開過握著巴奇的手的史蒂夫問道:,「巴奇什麼時候會醒來?」

「他的傷跟你的差不多……都是胸口被尖利的魔方碎片刺中,沒什麼大礙,只不過我們不確定巴奇的心理衝擊有多大……什麼時候會醒來。」

望著巴奇的睡臉,聆聽著布魯斯的解說,史蒂夫內心湧上了強烈的心疼與自責。

他在心中下定決心,他會等著巴奇,等著他醒來,等著對巴奇說出道歉與感謝……還有自己永遠無法抑止的對巴奇的愛情,然後,他會等著巴奇說出對他的判刑,不管是什麼,這次,他都會心甘情願的接受。

 

*** *** ***

 

當睜開眼時,巴奇只覺得彷彿從漫長的沉眠中甦醒的感覺,過去執著的那些禁錮著內心真正想法的思緒,全都隨著那個平行世界的自己的離去而解放。

他曾經以為那個巴奇是恨著史蒂夫,恨到寧可用自己的生命來進行報復,但巴奇在跟那個平行世界的巴奇同化的時候,在虛無飄渺間接觸到了他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明白了他內心深處其實是愛著史蒂夫的,非常憎恨的愛著他。

讓一切感情扭曲到那種地步的原因,大概是因為不願意正視,就跟過去的自己一樣,巴奇有些感概的想著。

那個另一個世界的巴奇不願接受史蒂夫對自己的感情,更不願承認自己內心對史蒂夫的感情,於是他選擇了去恨,才會造成兩敗俱傷的結果。

那麼,巴奇自己本身呢?他對史蒂夫究竟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

望著天花板,巴奇用心思考著。

他愛著史蒂夫,他可以為了史蒂夫而死,但他還是不會對史蒂夫產生肉慾或是異常的獨佔欲,他只是希望史蒂夫能永遠快樂幸福。而要是那份幸福必須有自己陪著的話,那麼巴奇會毫不猶豫的陪著他。只是他必須跟史蒂夫說清楚,他依然無法用他希望的那種愛去愛他,就像史蒂夫無法不去用那種愛去愛巴奇一樣,如果史蒂夫願意接受,那麼他就願意留在史蒂夫身邊。

「詹姆斯,你醒了,太好了……你已經整整睡了一個禮拜了。」大概是從賈維斯那裡接到了通知,一身白袍的布魯斯從門外走了進來,一邊關心的問候著,一邊走向巴奇所躺著的床邊,「還好嗎?有沒有什麼異狀?」

「……史蒂夫呢?」

然而並沒有回答布魯斯的疑問,巴奇開口第一句,就是問關於史蒂夫的事。

布魯斯有些欲言又止的看著巴奇,臉上浮現起無奈的苦笑,「他比你早兩天甦醒,不過……」

「不過……什麼?」

巴奇緊張的坐起上身,原本蓋著的被單被猛力的力道掀起並掉落地面。

布魯斯走了過去,彎下腰撿起後,看向巴奇那一臉震驚的表情,輕輕將被單交回巴奇的身上,嘆了一口氣,「他很自責,覺得都是自己的錯,自己對你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所以他不該再見到你。」

「……那個該死的笨蛋。」巴奇握緊了拳頭小聲的低吼。

又來了,難道史蒂夫又想用我傷害了你所以我不該再見你的狗屁理由逃避他?不,這次他會抓住史蒂夫,狠狠揍他幾拳,然後把所有的想法通通說出來。

氣憤的想到這裡,巴奇跳下床,對著布魯斯問道:「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史蒂夫?」

「大概在自己的家裡吧。」

「謝謝你,布魯斯。」

聽到答案後,也不管自己身上穿的是病人服,巴奇只是快速的對布魯斯道謝後就立刻衝出房門。

「……沒想到你也會說謊,布魯斯。」在巴奇離開後,東尼有些愕然卻又帶著笑意的聲音從空中傳來,「明明史蒂夫只是暫時離開去上廁所,而且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你還故意激怒巴奇。」

其實在史蒂夫醒來後,他就一直待在沉睡不醒的巴奇身邊,陪伴、照護著,除了生理需求必須離開的狀況以外,他都寸步不離巴奇的身邊。

「我並不是在激怒詹姆斯……我只是覺得他應該好好的將壓抑的委屈與憤怒釋放出來,所以給了他一個管道而已,」布魯斯扶了扶眼鏡,在鏡片下的是一雙帶著一絲捉狹的溫柔眼神,「更何況,我說的也不是百分之百的謊言,如果不是娜塔莎對他當頭棒喝,我想史蒂夫真的會因自責而獨自離開……」

「說真的,我真的希望他們能好好的把話說清楚,我可不想再次捲入情侶吵架的紛爭。」

面對東尼的抱怨,布魯斯只是笑了笑,「你說的沒錯。」

在安靜了一會後,東尼忽然小聲的問道:「嘿,布魯斯……你覺得我們這裡的史蒂夫……有沒有可能成為那個另一個世界的瘋子?」

東尼帶著不安的疑問讓布魯斯抬起了頭看向空中,想了一下後,開口緩緩地低語:「我想……只要是人,都會有黑暗與自我的一面,只是一般正常的狀況下會都用自制力去壓抑著,而史蒂夫的場合……大概是壓抑的越深沉,反彈回來的力道就越大。」

「你是說……巴奇就是史蒂夫的黑暗面?」

布魯斯將手抵在下巴上,邊思考邊說道:「應該說是……他的控制器……比如說,我會變成浩克的主因,是憤怒跟激動的情緒……」

「也就是說對史蒂夫而言,巴奇就是他會不會失控的那個因素?」

「是的……」布魯斯嚴肅的點了點頭,但很快轉成笑容,「不過,我想現在的他們已經不用擔心了。」

「為什麼你能那麼想?」

「因為詹姆斯的眼神。」

布魯斯回想著剛才巴奇眼中的堅毅與自信,那是已經找到了答案的人才會擁有的,而史蒂夫也早已有所覺悟,他們兩人剩下該做的就是話說清楚,不論兩人的結論是什麼,布魯斯相信,那都不是需要他們外人所擔心的了。

「……既然你都那麼說了,我也就不去做多餘的操心了,還是想想午餐吃什麼比較重要。」

聽到東尼彷彿伸懶腰般的那麼說著,布魯斯忍不住失笑,對著空中提議,「偶爾來點異國料理如何?印度的料理我覺得蠻不錯的。」

「好!賈維斯,立刻搜尋附近所有的印度餐廳,訂兩人的位置。」

 

*** *** ***

 

當巴奇衝到走廊的轉角處時,剛好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史蒂夫。

「巴奇!?你醒來了!」

看到史蒂夫驚喜的表情,巴奇先是愣了一下,並且立刻上下打量史蒂夫的狀況,「……你怎麼樣?」

「我?我很好,倒是你……」

沒讓史蒂夫把話說完,在確定了史蒂夫的健康狀況沒問題後的下一瞬間,巴奇就突然掄起了握緊的拳頭用力往史蒂夫的臉上揍了過去。

因為突如其來的衝擊,史蒂夫的身體往後晃了一下,但他馬上就站穩了腳步,心甘情願的承受巴奇的攻擊,並且在被狂毆的情形下依然斷斷續續的出聲關心巴奇的身體狀況。

「巴、巴奇……你……嗚……你的身體……還好嗎?」

「閉上你的嘴乖乖讓我揍!再說話小心咬到舌頭!」

雙眉倒豎,氣得脹紅著臉的巴奇一邊大聲對史蒂夫怒斥跟警告,卻絲毫沒有放鬆手中毆打史蒂夫的力道。

巴奇的拳頭一直揍到史蒂夫的臉上都紅腫瘀青了之後才停了下來。

粗喘著氣,巴奇揪起史蒂夫的衣領,瞇起雙眼瞪著那鼻青臉腫卻依然俊美的臉好一會後,歪起了嘴角,「好了……讓我們來好好談一談吧,史蒂夫羅傑斯。」

 

 

 

 

TBC

 

___

 

先讓巴奇狠揍史蒂夫一頓
下一話兩人把話說開來後應該就完結了(終於啊……

 

Category: BODY TALK | Tags: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