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ightness and Darkness (2)

MFF世界觀,正常盾冬 V..S 黑化盾冬的腦洞妄想

接續上篇塗鴉、以及這一篇的時間點

為了方便,文裡黑盾用羅傑斯、黑冬用冬兵稱呼

前面是羅傑斯跟冬兵的過去,他們的世界裡有靈魂伴侶的設定,後面就是兩個時空的盾冬泡茶聊天嗑瓜子(。

大概小虐(不過開頭很甜(只是後來冬兵死掉後羅傑斯就壞掉了(對了,有平行世界的角色死亡描述(但是後來被復活了(而且很甜蜜(。

能接受的再往下看吧

___

 

 

靈魂伴侶--所有的人一出生時就命中註定的另一半。

在與那個命中註定的對象相遇前,視界是無色彩的灰暗,直到遇到靈魂伴侶的那個瞬間,視界才會像是重生般染上鮮明的色彩。

而世界上有數十億的人,能夠與他命中注定的靈魂伴侶相遇、相知、相愛的人卻是少之又少,所以也許是演化的機制,當十八歲時,人們會在身體的某處浮現出靈魂伴侶的名字,以便尋找。

羅傑斯跟巴恩斯曾經打從心底感謝老天爺,讓他們不用尋找,就在十幾歲時,為彼此的生命帶來了色彩。

當巴恩斯替仗義直言而被拖到小巷中毆打的羅傑斯打跑了惡少,轉過身,開口問他『你還好嗎?』後兩人眼神相對的瞬間,整個黑白灰階的世界快速變化成鮮活的彩色時的景象,他們永遠都不會忘記。

那是被羅傑斯的金髮,以及巴恩斯的棕髮,還有烙印在彼此眼中最深刻的藍所渲染而成的永恆的風景。

巴恩斯十八歲生日,以及兩年後,羅傑斯十八歲生日的當天,他們都在一起看著自己的掌心浮現出對方的名字。

巴恩斯的左手掌心上印著Steve,而羅傑斯的右手掌心則是刻著Bucky。

「為什麼是巴奇,不是詹姆斯?」巴恩斯攤開羅傑斯的掌心,蹙起眉心凝視著掌心中浮現的名字,有些疑惑的嘟噥著。

「也許是因為,」羅傑斯反手與巴恩斯十指相扣,緊貼的掌心中兩人的名字重疊在一起,笑著低語:「巴奇是我專屬的。」

「不公平!」巴恩斯臉紅了起來,故意大聲囔囔,但卻藏不住嘴角的笑意,「史蒂夫不是我專屬的!」

抬頭凝視著個子比自己高大許多的巴恩斯,在羅傑斯眼裡是如此可愛,他那張俊俏的臉蛋因幸福的喜悅而閃耀著紅光,就像是美麗的紅寶石,羅傑斯也沉浸在幸福的溫暖中,微笑著低語:「它是的,史蒂夫永遠都會是你專屬的。」

後來,巴恩斯進了軍中,羅傑斯不久也彷彿追隨般的注射了血清跟著加入了軍中。

當巴恩斯在遙遠的高處狙擊時、當他們會合時、當他們深夜急行軍時,只要羅傑斯看得見的位置,不在身邊的話巴恩斯會將左掌心攤開搖晃,笑著將掌心中的名字展現給羅傑斯看;而當他們近在身邊時,巴恩斯就會用左手握著羅傑斯的右手,感受著手中的溫度以及名字相貼的親密。

「你是屬於我的,」當夜墓低垂,只有他們兩人躺在羅傑斯的軍帳中的床上相依偎時,巴恩斯總是會用左掌撫摸著羅傑斯的右掌,笑得很甜的那麼說:「美國隊長是大家的,但是史蒂夫是屬於我的。」

「是的,巴奇。」而羅傑斯也總是會笑著那麼承諾:「史蒂夫是屬於你的,你也是屬於我的。」

承諾猶在耳邊,然而羅傑斯卻沒能抓住巴恩斯的手。

從他的一半靈魂被撕裂,墜落了萬丈深淵的那一刻開始,羅傑斯的視界雖然還是彩色的,但他的世界裡色彩不再鮮明。

即使掌心中的名字還在,但他的靈魂伴侶,那個全世界最深愛他的人、他最重要的寶物、不論何時總是陪在自己身旁的巴恩斯已經不在了。

在強烈的喪失感中,羅傑斯獨自一人穿過了七十多年的光陰,孤獨的來到了未來。

他再也不是當年許下承諾時那個瘦弱的少年,現在的他是全美的超級英雄、是全世界的美國隊長、是抗戰勝利的勇猛老兵、是復仇者聯盟的領導。

但沒有人知道,能讓內心空虛的羅傑斯堅持下去的理由,只有一個人,他心中的巴恩斯,以及掌心中的名字。

在他心底深處最柔軟的地方,巴恩斯一直活在那裡。

這個信仰一直是支持羅傑斯在失去了所有之後,依然活下來守著兩人共同的信念的精神支柱。

只要巴恩斯存在他心裡的一天,他始終只是巴恩斯的羅傑斯,直到時間的盡頭,永遠。

 

 

*** *** ***

 

 

冬兵望著自己的左手掌,閃耀著冷硬的金屬光芒的掌心內,什麼都沒有。

在母艦上時羅傑斯將他的右手掌攤開在冬兵面前,對他說,他們是靈魂伴侶。

後來,他找到了他,後來,他們住在了一起。

他的世界、他的色彩,他所有的一切,都因羅傑斯而重新活了起來。

然而,冬兵的手上沒有羅傑斯的名字,羅傑斯手上刻著的是Bucky,在他心中活著的也是巴恩斯,哪裡都沒有冬兵的存在。

對著羅傑斯攤開右手的掌心中他昨晚花了一整晚在房裡自己用小刀刻出來的Steve,冬兵的眼神像是渴望被稱讚的孩子般閃亮。

為了讓刻出來的字可以清楚顯現在掌心,冬兵忍著掌心柔軟的皮膚及肌肉被刀片劃開的疼痛,仔細的刻出字,並用帶有腐蝕性的過氧化氫澆在淌血的傷口上,消毒止血之餘,也能讓傷痕更完整明顯。

「史蒂夫,你看。」冬兵做出記憶中,在博物館內看到的巴恩斯的笑容,「這樣一來我就是你的了,對不對?」

他以為羅傑斯會開心,但是羅傑斯卻抱著他哭了起來。

「……是不是因為我刻的是右手?」冬兵被羅傑斯緊緊抱在胸前,從羅傑斯緊閉的雙眼中滴落的淚水讓冬兵的心裡很難受,茫然又驚慌的說道:「但是小刀刻不進左手……」

冬兵的話像是利刃割在心中,痛得羅傑斯說不出話來。

冬兵不明白,他單純的話語正在狠狠撕開羅傑斯心中的傷口,殘忍的提醒著他,他珍貴的寶物被毀壞了,而且永遠沒辦法回復原來的模樣。

當羅傑斯從班納博士那裡得知由於洗腦的緣故,被傷害得很徹底的冬兵的腦袋再也無法回復正常時,羅傑斯的心很痛,但自從冬兵回到自己身邊以後,羅傑斯就一直都在內心告誡著自己,他不能哭,冬兵才是那個需要被幫助的人,他必須堅強起來。

然而現在,羅傑斯再也無法裝作他很堅強,他的堅毅、他的豁達、他的倔強、他的剛強,在破碎的冬兵面前全部都垮了下來。

哭了不知道多久,羅傑斯忽然感覺到有暖和柔綿的溫度撫摸著自己的背,他眨著哭得紅腫酸澀的眼睛,抬頭看去。

冬兵的表情像是生怕傷到什麼易碎珍貴寶物的孩子,笨拙但溫暖的手掌正拍撫著羅傑斯的背,緊張而關切的安慰著羅傑斯。

當他與羅傑斯的雙眼相對時,冬兵先是小心的觀察羅傑斯的模樣,當他發現羅傑斯不再哭泣時,慢慢的,冬兵的臉上浮現起了微笑。並不是像剛才那樣偽裝出來,刻意模仿的,而是發自他內心,溫柔的笑容。

睜大了濕紅的雙眼,羅傑斯恍然大悟。冬兵其實一點都沒變,他依然那麼溫柔、那麼可愛,而且不變的深愛著自己,愛到寧可傷害自己。那麼,他該做的就只有更加保護著他、陪著他、愛著他,將他所失去的通通還給他。

「……謝謝你,巴奇……我只是太高興了,」想到這裡,羅傑斯用右手與冬兵的右手緊扣著,讓兩人掌心中的名字相貼,「沒有錯,你是屬於我的,我也是屬於你的。」

看著冬兵臉上幸福的笑容,羅傑斯緊緊將他失而復得的靈魂伴侶擁入懷中,在內心裡發誓,他這次一定會好好的守護這個他曾經失去過又回到他手中的,即使壞掉了,卻依然散發著耀眼的光芒的紅寶石。

 

 

*** *** ***

 

 

然而,羅傑斯再一次的失敗了。

而這一次,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寶石在他眼前碎裂的殘酷景象,讓羅傑斯的心跟靈魂也連同冬兵的慘死而一同毀壞。

永遠都無法復原。

 

 

*** *** ***

 

 

看著眼前與自己還有身旁的史蒂夫長得一模一樣的所謂平行世界的邪惡美國隊長--羅傑斯跟冬兵--又在他們面前親來親去,巴奇就渾身不自在。

自從上次巴奇跟史蒂夫面對了來自另一個平行時空的自己,並順便目擊了某些衝擊的畫面後,他們之間的氣氛不自覺得開始有些微妙。特別是在兩人獨處的時候。

不過巴奇打從心底認為那是保守又直的史蒂夫被驚嚇後的表現,所以他也決定不去在意,讓時間沖淡他們之間的尷尬。

但要是每次跟羅傑斯他們對上都要被迫目睹平行時空的自己相親相愛的吻在一起的畫面,巴奇懷疑史蒂夫的心理衝擊能不能順利恢復。

所以巴奇決定代替看得面紅耳赤的史蒂夫出聲制止。

「……你們夠了沒?」舉起手中的狙擊步槍對準黏在一起的兩人,巴奇豎起眉毛,壓低聲音,「要打就快點,我還要回去照顧……」撇了撇嘴,吞下後面的話,巴奇扣動了板機。

就在兩人終於因為中間飛過的子彈而被迫分開來後,羅傑斯看向開槍的巴奇,瞇起了雙眼,「血清我已經先一步叫山姆送回去了,別衝動,要是傷了我的巴奇,就算你是另一個巴奇,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

「喔,是嗎?那你們還待在這幹嘛?還不快滾回去?」

在巴奇攤開手一臉嫌惡的那麼說的同時,史蒂夫已經衝到巴奇面前舉起了盾牌,警戒的瞪著羅傑斯。

「嗯……幫另一個我作指導?」羅傑斯笑了笑,看向史蒂夫,「你該不會還是一樣連吻都沒有?」

「……不好意思,我有。」史蒂夫紅著臉,表情卻異常認真。

羅傑斯稍微瞪大了雙眼,「喔……那可真意外。」

那的確是意外。巴奇在內心想著,但為了史蒂夫的名譽,他決定不把真相說出來。

忽然間,在呆呆的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的冬兵身後,突然像是憑空展開了一道漩渦,瞬間產生了強烈的吸力,把毫無防備的冬兵吸了進去。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羅傑斯因突如其來的異變而轉過身的同時,巴奇想也沒想,就反射性的推開了羅傑斯並衝了過去伸手抓住了冬兵的右手,並與冬兵那雙驚訝的雙眼相望。

但是時空夾縫的吸力實在太強大,巴奇根本無法救出冬兵,在飛奔而來想要抓住他們兩人的史蒂夫跟羅傑斯面前,冬兵跟巴奇雙雙被吸入了時空夾縫裡。

「巴奇!!」

驚駭莫名的史蒂夫跟羅傑斯幾乎要把喉嚨喊破般的同時大喊,緊接著毫不猶豫的一同跟著衝進了時空夾縫中。

 

 

*** *** ***

 

 

穿過了時空夾縫,巴奇跟冬兵來到的地方看起來像是史塔克大樓的一處長廊上,但是異常的寂靜,毫無生氣。

回過神來時,巴奇依然抓著冬兵的左手。

將手放開後,一邊想著原來他也一樣有體溫這種理所當然卻讓他很意外的事情,巴奇將手移到自己的後腦勺上抓了抓,並瀏覽著四周,「……看樣子這裡是某個平行時空裡的史塔克大樓?」

冬兵沒有回應,只是低垂著頭,看著剛才被巴奇抓著的手。

「雖然我想史蒂夫他們肯定會想辦法找到我們,但我們乾坐在這裡也不是辦法,」面對冷淡的冬兵,巴奇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繼續說道:「不管怎麼說,反正既然都上了同一條船,我們都必須一起坐到最後了。」

望著冬兵,巴奇思考了一下該怎麼稱呼這個平行時空的自己,要是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其中哪一個,都有可能引發冬兵的關機反應,但是叫巴奇又有種說不出的詭異,他思考了一會,一拍手掌,「好,我決定叫你冬兵。」

「……冬兵?」終於將注意力集中到巴奇身上的冬兵一臉迷茫的重覆了一遍巴奇剛剛對自己的稱呼,

「因為冬日士兵嘛,簡稱冬兵。」說著,巴奇將指著冬兵的食指移到自己面前,「你也可以這樣叫我。」

冬兵無言的望著巴奇,搖了搖頭,「……除了史蒂夫以外,我不能叫別人的名字。」

巴奇愣了一下,接著愕然的大叫一聲:「什麼?!」

先別說史蒂夫會不會這麼做,要是史蒂夫對巴奇說,他除了史蒂夫以外,不能叫別人的名字的話,巴奇一定先壓著史蒂夫去找布魯斯看看是不是他腦袋出了什麼問題。

「你都不生氣?不想反抗?」

再次搖頭,冬兵舉起左手,將掌心中的『Steve』展示給巴奇看,「我是屬於史蒂夫的。」

「嗚哇……」看著冬兵手中刻著的Steve,巴奇目瞪口呆的驚嘆。

巴奇並不曉得他們的世界裡有所謂的靈魂伴侶這種機制,只是以為那是羅傑斯刻下的,冬兵是他的所有物的證明,臉上不禁皺起了不知該說是厭惡還是驚奇的表情,「雖然他人的事我管不著,但是就算是不同的時空,你們也太有病……」

史蒂夫可是對巴奇受任何一點傷都大驚小怪的,在他掌心中刻字?根本不可能。

接著,巴奇注意到冬兵的手腕及脖子上浮現出一道淡淡的,圍成一圈的紅色線條,忍不住嘴角抽搐。

難道說他們還玩SM?但是仔細看那不像是繩子勒出來的痕跡,反而像是……血痕?

雖然很好奇,但巴奇並不想涉入太深,所以他決定不再繼續問下去,指著走廊遙遠盡頭的光亮,對著冬兵說道:「好吧,現在我們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總之我們往那裏走去看看,也許能找到什麼。」

接著轉過身,冬兵也跟在巴奇的身後,兩人一同往走廊盡頭走去。

 

 

*** *** ***

 

 

另一方面,跟在冬兵跟巴奇的後面,史蒂夫跟羅傑斯也來到了另一個時空的史塔克大樓,但是他們身處的是大廳,而且放眼望去並沒有看到冬兵跟巴奇的身影。

緊緊皺起眉,焦躁的看著自己的右掌心,羅傑斯喃喃的說道:「我必須快點找到巴奇,他不能離開我太遠太久,不然他會……」

「他會?」

沒有回答史蒂夫,羅傑斯只是垂下了手,沉默的往前走,史蒂夫也沒有再追問下去。

於是他們互相默認暫時放下彼此敵對的意識,共同尋找他們的巴奇。

兩人默默的走了一會,羅傑斯突然開口打破沉默,低聲問道:「……你見過地獄嗎?」

 

 

 

 

 

 

TBC

 

 

___

 

 

大家想看詳細過程還是讓羅傑斯口頭帶過就好?(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