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3)

(1)(2)

盾汪冬喵,這一篇開始追加生子(這是個會自行進化的系列(唯一不變的就是很汙(。

獸耳+ABO+孕期肉+產乳各種雷注意

能吃的再看看吧……

___

 

 

第一個發現冬兵懷孕的人是史蒂夫。

應該說,除了日夜都與冬兵幾乎相黏在一起的史蒂夫以外,其他人就算有想到要去關懷冬兵也很難。因為體型比起史蒂夫嬌小許多的冬兵通常不是坐在史蒂夫的肩膀上、背上,就是被史蒂夫抱在懷中。而冬兵自己本身也不太喜歡見史蒂夫以外的人,所以其他人很難有機會仔細端詳冬兵的長相。

所以當布魯斯看到史蒂夫擔心又緊張的抱著一臉生無可戀的冬兵前來史塔克大樓找他幫忙檢查身體狀況,並坐在椅上時,布魯斯才不經意的想到,這還是他第一次完整的看到冬兵的樣子。

看到眼前一隻垂頭喪氣的小黑貓坐在椅上臉色鐵青的摀著嘴的可憐模樣,實在跟布魯斯所聽到的神祕殺手的形象大相逕庭,布魯斯有些意外,不過表面上並沒有顯現出來。

「你說……」看著史蒂夫站在一旁握著冬兵的手,尾巴跟耳朵都高高豎起,而冬兵則是往下垂的模樣,布魯斯消化了一下剛才史蒂夫所做出的衝擊告白,才遲疑的開口問道:「巴恩斯先生懷孕了……?」

「嗯,」史蒂夫點了點頭,關切的看著冬兵,細數起最近冬兵身上的異變,「三個多禮拜前巴奇發情後我們整整三天都沒下過床,第三天後巴奇結束發情期,慢慢開始嗜睡、食慾變差、吃什麼吐什麼……然後最明顯的是他的肚子。」

小心翼翼的將手放到冬兵的小腹上輕輕撫摸著,史蒂夫臉上自然而然的浮現出笑容,「對了,還有,昨晚我們一起洗澡的時候,我注意到了他的乳頭變成粉紅……」

「閉嘴!」臉色很差的冬兵原本垂著的貓耳跟尾巴的毛都澎了起來,雙頰染上了一層漂亮的紅暈,雖然還是很想吐,但他忍不住瞪著史蒂夫,低吼著打斷了史蒂夫的話,「你再說下去我就抓破你的嘴!」

在史蒂夫乖乖閉上嘴後,布魯斯看向冬兵的小腹,的確比起一般正常狀態的貓來說,確實有些微凸,而剛才史蒂夫說他的乳頭變成粉紅色,也是貓咪懷孕的徵兆之一。

那麼看起來,冬兵如果不是被史蒂夫餵養得太好,那麼的確有可能是懷孕……但是史蒂夫是金毛獵犬,而冬兵是美國短毛貓。即使冬兵是Omega,而史蒂夫是Alpha,但是相異的種族間是否真能如此簡單就懷上?

布魯斯輕輕晃動著長長的兔耳,一邊思考一邊在腦裡回想著關於貓的相關生殖機能。依照史蒂夫所說的話,恐怕冬兵已經懷孕超過三週了。那麼超音波也許能夠照得到。

於是他向冬兵及史蒂夫提出了要求,在兩人同意之後,他帶領著兩人來到了史塔克大樓某間醫護室內。並請冬兵在這裡的超音波儀器旁的金屬床上躺下。

「恭喜,看樣子巴恩斯先生的肚子裡有三隻寶寶,」布魯斯指著超音波中的影像,「雖然還不是很清楚,不過看輪廓應該是一隻貓寶寶跟兩隻狗寶寶。」

「太好了!巴奇!」尾巴幾乎都快搖斷的史蒂夫抱著冬兵,雙眼閃耀著期待的光芒,「你會生嗎?你會生嗎?」

被史蒂夫緊緊擁抱著的冬兵動了一下嘴唇像是想說些什麼,但最後什麼都沒說,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不久,隨著冬兵懷孕的階段往前進,史蒂夫開始感到對冬兵很抱歉。

因為冬兵的害喜症狀實在非常嚴重,而且由於身體的不適,連帶的情緒也變得相當不穩定。

根據布魯斯的說法,那是由於生殖隔離的因素,冬兵的身體會排斥不同種族的史蒂夫的孩子是很自然的,不如說冬兵能夠順利的懷上史蒂夫的孩子,是近似於奇蹟,或者可以歸功於同性質的血清。

而雖然不比史蒂夫,但對冬兵身體狀況也相當關心的布魯斯提供了很多幫忙緩和冬兵身體症狀的方法。

在布魯斯的幫助下,冬兵的懷孕過程除了害喜症狀相當嚴重以外,寶寶們的狀況都很健康。

 

 

*** *** ***

 

 

過了一個半月後,隨著肚子越來越大,冬兵的害喜症狀開始減退,取而代之的是旺盛的食慾。

只要一想到冬兵從幾乎什麼都吃不下,到現在什麼都想吃的冬兵的轉變,史蒂夫鬆了一口氣,每天都幫他準備相當豐富的食物。

「……你覺得蜂蜜、奶油跟鬆餅怎麼樣?適合當小孩的名字嗎?」

當史蒂夫吞下了口中的食物,有些緊張的在冬兵將牛排切開,準備往嘴裡送時突然突兀的問了這個問題時,冬兵一臉震驚的叉子上的牛排都掉了下來。

「……你剛剛說什麼鬼?」

「蜂蜜、奶油、鬆餅,」不懂冬兵為何反應如此大,史蒂夫稍微歪著頭,「我給我們的三個孩子取的名字,你不喜歡?」

「不是我喜不喜歡的問題……為什麼是蜂蜜奶油鬆餅……」

「因為那是你身上的味道。」看著史蒂夫笑得很開心的模樣,冬兵目瞪口呆。

有人用這種理由給孩子取名字的嗎?那假設冬兵身上是煙硝味或金屬味呢?

對於史蒂夫取名的水準,冬兵只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但他扶住了發脹的腦袋,重新叉起掉落在桌上的牛排,放進自己嘴裡嚼了嚼,含糊不情的說道:「算了,你高興就好……」

「不行!怎麼能我高興就好!這是我們的孩子,你必須也喜歡他們的名字才行。」

雖然冬兵知道史蒂夫並沒那個意思,但史蒂夫的話像是在指責冬兵並不喜歡自己肚子裡的小生命。他得承認,其實他很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自己對腹中新生命的心情。

也許是因為生理上的排斥造成冬兵心理上的拒絕,雖然的確是冬兵自己答應要幫史蒂夫生孩子的,但對冬兵來說,他是在幫史蒂夫生孩子,他並沒有覺得肚子裡多出來的,讓他很不舒服的存在是他自己的孩子。

也許,史蒂夫或多或少察覺到了這一點。所以他每次提到冬兵肚子裡的寶寶們時,總是用『我們的孩子』來稱呼。

摸著自己大大的肚子,冬兵心想,為了史蒂夫,他必須努力試著接受肚子裡的東西也是他的孩子的事實。

所以冬兵沉默了一會後,抬起頭看向史蒂夫,盡可能的做出笑容,「嗯……我想我喜歡。」

「太好了!謝謝你,巴奇!」史蒂夫渾身都在表現出他真的很開心,於是冬兵也真的感到開心了起來。

就在一頓晚飯的時間內,羅傑斯家未來三個孩子的名字就這麼決定了。

吃完飯後,冬兵在史蒂夫的幫忙下洗完了澡,兩人回到了史蒂夫的臥室內。現在冬兵每晚都跟史蒂夫睡在同一張床上,因為不在睡前進行某個行為,冬兵會無法好好入眠。

自從懷孕進入一個月,孕育著三個胎兒的子宮開始壓迫到冬兵的前列腺,使得他時常會被來自體內難以用言語表達出來的酸麻感折磨。那是一種類似微弱的電流,特別是在他深呼吸或是腹部需要用力的時候,內部器官會更加壓迫到前列腺,刺痛的快感會鮮明的侵犯著他。

尤其是夜晚躺下睡覺的時候,子宮往下壓著他,害得冬兵必須整晚與內部傳來的令他全身顫慄的漫長鈍痛與快感抵抗。

但他又不好意思跟別人商量這種羞恥的煩惱,直到上個禮拜他終於忍不住在史蒂夫從背後環繞著自己,並抱著他凸起的腹部時,被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弄哭為止。

而得知冬兵這種狀況後,史蒂夫當然很心疼也很擔心,但冬兵不准他去問別人,於是史蒂夫只好上網查。

他找到了一個方法。第一次試過並獲得了理想的效果之後,他們每晚都會這麼做。

那個方法就是--用更強烈的性的快感蓋過被壓迫的刺激。

史蒂夫跪在冬兵的雙腿間,手指在那處濕熱的小洞內擺動、抽送。而冬兵只是安靜的躺在床上,曲起膝蓋,將雙腿分開來,任由史蒂夫對自己的內部進行擴張的動作。

在床頭昏暗的燈光下,史蒂夫用手指撐開濕淋淋的穴口,確認足夠接納自己後,抽出了手指,扶著自己硬挺的火熱慾望,抵在入口處,小聲問道:「準備好了嗎,巴奇?」

不只臉,全身都染滿紅潮的冬兵做了幾個深呼吸後,點了點頭,扶著高高隆起的肚子,將本就張開來的雙腿分得更開,以便讓史蒂夫能夠順利的進入自己。

當史蒂夫將以冬兵的體型來說顯得相當巨大的粗熱肉棒塞進了冬兵柔軟的內部時,被撐得滿滿的充實感讓冬兵舒服的嘆了一口氣,而剛才為止一直折磨著他的酸麻快感因為史蒂夫的陰莖變得更加強烈,比起低空飛過的慾求不滿感,被填滿的飽脹感讓冬兵感到很滿足。

雖然不像發情期的熱烈歡迎,但在冬兵懷孕之後,他的肉體明顯得跟正常狀態相比更容易接納史蒂夫的碩大。除了來自內部分泌的體液外,原本緊窄狹小的肉壁也變得柔軟濕滑,卻依然富有彈性,每次都包裹得史蒂夫舒服的頭皮發麻。

然而史蒂夫咬牙忍著想要狂衝猛撞的本能,雙手溫柔的愛撫著冬兵的肚子及大腿內側,輕聲問道:「巴奇……今天晚上可以動嗎?還是就這樣睡覺?」

看冬兵的身體狀況及心情,有時候,史蒂夫會就這樣插著,然後換成側躺的姿勢,抱著冬兵讓他可以好好睡一覺。有時候,冬兵會讓史蒂夫在他的體內律動,輕輕頂弄、摩擦著敏感的體內深處,那會讓兩人都非常舒服。

而今天,冬兵選擇了後者。

「嗯……」感受到在體內跳動著的炙熱,冬兵的雙手揪著枕頭,睜開濕濕的眼眸,眨了眨,用著細軟甜膩的嗓音說道:「你動吧……慢慢的……不要太用力……」

點了點頭,史蒂夫照著冬兵所說的,握著冬兵的腰,前後擺動著腰臀,維持穩定的節奏,緩慢而溫柔的在冬兵濕熱柔軟的甬道內抽送。

「喵……啊……哈啊……嗯嗯……」

隨著快感一點一點確實而穩定的往上攀升,冬兵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雙乳內又脹又有些麻癢感,特別是尖挺的乳頭,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東西慢慢匯聚在突起的小小肉粒內,並且要從中湧出的感覺,讓他不安又難耐的扭動著身子。

「唔喵……史蒂夫……」忍耐了一會,還是忍不住的冬兵只好脹紅了臉,呼喚著賣力進出著自己的Alpha,蠕動著濕潤紅嫩的唇瓣,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後才小聲的開口要求:「我……我的胸部脹、脹癢癢的……你……你幫我揉揉好不好……?」

史蒂夫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停下了進出的動作,看向因羞恥而滿臉通紅,貓耳貼緊在頭上,微微顫抖著的冬兵。緊接著驚喜充塞在胸間,忙不迭的大力點頭,將雙手從冬兵的腰間迅速移至他柔軟的胸脯上,大大的手掌輕柔有力的在冬兵飽滿結實的雙乳上按摩。

要知道,冬兵平常對史蒂夫常常抱持著口是心非的態度,特別是對於性事這方面,雖然自從懷孕之後就坦率了許多,但像現在這樣羞紅了臉提出這種如此大膽的要求還是頭一遭。

所以史蒂夫認真專注的回應著冬兵的要求,本就因快感而硬挺的粉紅乳尖在史蒂夫熱心的揉捏挑弄下,變得紅腫發熱,不時因強烈的刺激而緊繃抖動著。

「啊……喵……好怪……史蒂夫……有什麼……喵啊……要出來了……啊啊……!」

就在冬兵慌亂的搖著頭,急促喘著氣,弓起了上身的瞬間,一直被揉捏著的紅嫩肉粒中滲出了乳黃色的濃稠液體,一開始只是少許,然後越來越多。

史蒂夫眨了眨眼,看著從冬兵乳頭中滲出的溫熱液體,香甜的氣味刺激著他的鼻腔,忍不住低下了頭,伸出舌尖舔了上去。

在他舌尖擴散開來的甜美滋味讓史蒂夫驚嘆。

「好甜……巴奇……」低聲說著,史蒂夫含住了冬兵的乳頭,用舌頭滾動著乳粒,忘情的吸吮從中不斷滲出的甜美乳汁。

「嗚……嗚喵……別吸……別……」

因胸前的刺激所帶來的快感像是微弱的電流不斷流過冬兵的身軀,令他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顫抖抽搐,冬兵情不自禁的發出低低的啜泣,半睜著濕潤的眼眸,望著史蒂夫著迷般的吸著自己的奶水。

全身的力氣都像是胸中的乳汁,被史蒂夫吸去,冬兵只覺得舒服的要命,四肢痠軟的連反抗的意志都沒有了,只是張著顫抖的唇瓣,任由臉上淚水跟唾液交織。

不曉得忘情的吸多久,直到察覺到冬兵低低的啜泣聲幾乎成了帶著哭腔的喘息,史蒂夫才猛地內心一揪,趕緊離開了充滿魅力的部位,「對不起,巴奇!你還好嗎?」

冬兵想說些什麼,但他全身都被吸得酥酥軟軟的,沒有力氣開口,只能癱在床上任由自己的胸部劇烈起伏。

「……想睡了嗎?」看著冬兵虛弱無力的模樣,史蒂夫心疼的輕聲問道。

冬兵閉上了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

於是史蒂夫將全身軟綿綿的冬兵抱起,讓他轉過身背對著,重新進入他後讓他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雙手按壓著他被滲出的乳汁弄得濕搭搭的雙乳,吻著他的肩膀,再度開始了緩慢的律動。

「嗚……喵啊……喵……嗚嗯嗯……」

即使動作如此緩慢,但剛分泌出初乳的冬兵身體敏感極了,光是史蒂夫抽插著後穴以及按揉著胸脯的刺激就讓他很快的低吟著達到了高潮。

高潮過後的冬兵痙攣著身軀,雖然史蒂夫依然在往上頂弄著他,但連最後一絲的力氣都被剝奪的冬兵只是無力的往後倒在了史蒂夫厚實的胸膛上。

迷迷糊糊間,在柔和的搖晃中,冬兵聽到了史蒂夫在他耳邊輕聲說著,「好好睡吧,巴奇……剩下的交給我……」

沉浸在猶如身處搖籃中的舒適安全感,冬兵閉上了眼睛,靠在他的Alpha的胸前,沉沉睡去。

 

 

 

 

 

TBC

 

___

 

如果沒意外的話下一話大概就生了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