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Say one’s vows (3)

(1)(2)

萬聖節都過了!問題是都快九千多字了他們才剛插入!(抱頭
為了全部塞進下篇已經刪掉很多不重要的部分還是沒辦法
標題只好改成第三話了……

吸血鬼史蒂夫X狼人巴奇AU注意

___

 

 

天井上及牆上掛著漂亮華貴的水晶燭台,但並沒有點起,因此房內除了透過大片落地窗投射進來的月光以外並沒有任何光源。雖然可以自行點燈,不過由於狼族天生都具有極佳的夜視能力,所以巴奇並沒有打算點起燈火,只是藉著月光觀察著房內的模樣。

將室內的環境擺飾都大致瀏覽過後,巴奇不禁感嘆的發出了一聲嘆息。

生長在野外的巴奇從未見過如此豪華的房間,更不用說房內正中間靠著牆,足夠讓他跟史蒂夫兩個大男人躺上去還能打滾的四柱大床。

從有記憶以來,由於生長環境的因素,巴奇並沒有睡在床上過,狼族基本上是露天或穴居,(當然像巴奇那樣的最高階級能夠擁有獨居的洞穴)所以巴奇好奇的盯著床,慢慢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有些遲疑的坐到了床上,緊接著馬上為了床的柔軟舒適而驚訝的瞪大了雙眼,輕輕拍打著床墊,巴奇臉上不自覺露出了笑容。

原來這就是床,巴奇一邊想,一邊緩緩往後躺下,在安靜無聲的室內發出了有些大的聲響後,巴奇眺望著天花板發呆了好一會,才閉上了眼睛。

即使巴奇試著睡去,但滿月前夕的月光所帶來的異常燥熱讓巴奇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心臟跳動得飛快且強勢,呼吸也跟著紊亂。占據在巴奇腦袋裡的全是關於史蒂夫以及明晚的儀式。

到了明晚,順利舉行儀式之後,他就不再是個體,也不再只是狼族的領袖,他將會屬於史蒂夫、將會與史蒂夫共同肩負起雙方種族的繁榮與未來。

關於共同責任這一點巴奇早在答應史蒂夫時就有所覺悟,讓他胡思亂想到睡不著的是儀式的具體過程,以及契約結合之後,身心從裡到外恐怕將會產生的劇變。

根據史蒂夫所做出的說明以及巴奇自己搜尋的資料所顯示,吸血族與同族的伴侶的結合通常是互相標記,交換彼此的血液。一旦契約結合成功,就會持續直到一方死亡。而如果要中途解除的話,將會給彼此帶來巨大的痛苦。

而狼族的標記伴侶的方式雖沒有吸血族的嚴謹與繁瑣,但基本上也是侵入性,同時終其一生只會有一個伴侶。縱使一方死亡,也不會更改。

而不論是吸血族還是狼族,共同點就是標記後會在對方後頸處印下咬痕。

由於標記時會唾液自主分泌出特殊的物質,造成傷口無法完整的癒合,所以標記時的咬痕會形成獨特的傷疤,而且基本上是無法消除的。

想到這裡,巴奇下意識的將手伸到自己後頸處那一處烙印,輕輕撫摸,內心忽然不由自主的冒出了疑惑及不安。

其實,由於後頸上的烙印以及有時來自身體內部不時湧現出的奇異感受,巴奇一直在內心深處懷疑自己是否曾經被誰標記過,而這或許與過往所喪失的記憶有關。但過去他父親還活著時一直避而不談,跟巴奇最親近的朗姆洛也絕口不提,就像那是一件重大的禁忌。

而另一個大概知曉自己過去的人,史蒂夫,雖然提過他們過去是很好的朋友,但巴奇明顯感覺得出來他並不怎麼喜歡提起他們過去的事,所以巴奇也一直沒有開口詢問關於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或是史蒂夫是不是知曉自己傷疤的事。

除了是因為巴奇認為過去已然發生的事就算知道又有什麼用以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史蒂夫除了不太常提起他們過去的事外,每當偶然提起時他都會露出一付歉疚又悲傷的表情,所以巴奇沒有辦法開口。

很奇怪的,巴奇不喜歡看到史蒂夫露出悲傷的表情,那會讓他感到很難受。

巴奇其實在內心清楚明白,那是因為他對史蒂夫有著特殊的感情。

雖然巴奇並不清楚那能否算是愛情,但無論是不是,他都將在明晚與史蒂夫舉行儀式,成為他的終生伴侶。

現在,巴奇知道自己該做的不是胡思亂想,而是好好的睡一覺,以便儲備明晚進行儀式的體力。

 

 

*** *** ***

 

 

「……嗯……?」

被耀眼的陽光從舒適的被窩中喚醒的巴奇,皺起了眉,緩緩的眨了眨眼,轉動著眼珠,花了一段時間才回想起來這裡是哪裡。

他記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夢,在夢中他好像跟一個金髮的男孩在說話,男孩似乎就是史蒂夫,他們好像在談論什麼關於吸血的話題。但越是試著回想,畫面就越模糊,巴奇躺在床上運用著腦子,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回想夢中的內容。

從床上坐了起來,巴奇看了落地窗外的陽光一會後,爬下床用慵懶的步伐走了過去,伸出雙手推開窗戶。

從二樓寬闊的陽台望去,眼前是一大片令人心曠神怡的晴朗藍天以及綠油油的青草地,巴奇甚至可以聞到清新的青草香,而遠方可以眺望到狼族的森林。

從太陽升起的角度,可以看出現在大概是中午時分。

巴奇有些意外,看樣子他睡得很沉。大概是因為不需擔心外界的威脅吧。

眺望了窗外的風景一會後,巴奇覺得肚子有點餓了,他邊想著該去外頭狩獵,需不需要幫史蒂夫帶回獵物,邊走到房門口,輕輕推開。

房門外一直到走廊盡頭全是一片黑暗,巴奇背後的陽光將他的瘦長影子映照在昏暗走廊上。

那麼說起來史蒂夫說過這整座城堡只有他這間房間有窗戶,所以即使是白天理所當然也是一片黑暗。

吸血族的夜視能力比起狼族有過之而不及,再加上畏懼太陽光,所以除了這間特別打造的房間外,整座城堡都沒有窗戶,即使有也都是為了透氣,位在極高處,陽光無法照射至地面。

在巴奇關上了門之後,旋即陷入一片濃重的黑暗,望著走廊盡頭,巴奇轉頭將視線移到了房門上那一副巨大的畫像上。

黑暗中,畫中表情對比鮮明的兩人像是在凝視著巴奇。

對巴奇來說,原本強尼跟傑克的歷史只是個漠然的傳說,卻在昨晚突然間成為了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故事,巴奇很難不將自己跟史蒂夫與他們倆重疊在一起看,究竟他們倆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才會同歸於盡?

想著,某種茫然的不安壟罩著巴奇。但很快的昨晚史蒂夫所說的話忽然響在巴奇的耳邊,消去了他的不安。

不管真相如何,一切都過去了,而他相信自己跟史蒂夫絕不會走到那個地步,因為史蒂夫的眼神是那麼的真摯,巴奇無法不去信任史蒂夫,不論發生什麼事,他們都不會背叛彼此。

就在巴奇充滿自信的點了點頭,轉過身與身後之人相對的一瞬間,他幾乎差點就要發出驚叫聲。

「---!!?」

雖然他的狼耳跟狼尾不小心冒了出來,不過巴奇最後還是忍住沒叫出聲。

驚魂未定的巴奇慌亂的快速眨著眼睛,狼耳警戒的往前方顫動,毛茸茸的狼尾也高高豎起,直到確認對方是誰才鬆懈了下來。

「午安,巴奇,睡得好嗎?」

害得巴奇嚇了一大跳的犯人,這座城堡的主人,史蒂夫正微笑站在他的面前,一片黑暗中,舉在他手中精美雕飾的手提燭台上,細微柔和的昏黃燭光搖曳在他的臉上及四周。

「……你還好嗎?」透過微弱的燭光,史蒂夫將目光在巴奇露出的狼尾及狼耳以及他已強自鎮定下來的表情上游移,關心的問道:「雖然今天是滿月,但還沒到夜晚,月亮還沒升起,應該還不至於無法抑制你的狼性?」

巴奇哼了一聲,在心裡想著,要不是你突然冒出來嚇人我都抑止得很好。但他沒有說出口,只是撇了撇嘴,顧左右而言他的問道:「……我以為,你們吸血鬼白天都在睡覺……」

「正常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我擔心你,所以……」

垮下臉,巴奇不高興的瞪著史蒂夫,低吼著打斷了史蒂夫的話,「別把我當孩子。」

「我當然知道,你很強大,還是一族之長,但我無法不想著你,想到睡不著……」但史蒂夫不在意巴奇的態度,只是將燭台換到右手,伸出慣用的左手,用手背輕輕撫摸著巴奇的臉頰,溫柔的微笑著,「而且這座城堡你是第一次來,我得將每一處地方都介紹給你,畢竟這裡是你今後居住的地方。」

被史蒂夫溫柔的眼神吸引住,巴奇在不自覺點頭後,才有些愕然的瞪大雙眼,「……等一下,今後居住的地方?」

史蒂夫點了點頭,撩起了巴奇垂下的前髮,低頭吻著,「是的,你跟我結合後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這座城堡當然也是你的家了……當然你隨時可以回去你的領地,只要你記得回來就好。」

巴奇驚訝的望著史蒂夫的笑容,為難的說道:「但……我的領地是狼族的狩獵聖地……不能分給你……」

「我知道,巴奇。我不需要你的領地,我也不需要狩獵……」史蒂夫笑了笑,放開了巴奇的前髮,從臉頰一路滑到他的後頸,微一施力讓巴奇往自己懷中貼近,輕輕含住了他立起的狼耳,小聲的在他耳邊呢喃:「我唯一想要的只有你……你的身體跟心……全都是我的。

史蒂夫低沉溫厚的嗓音彷彿穿過耳膜鑽進巴奇的每一處細胞,頓時間像是有小型電流竄過的酥麻感讓巴奇幾乎站不穩,雙手無意識的揪住了史蒂夫胸前的衣物,滿臉通紅的低喘了一口氣。

由於嘴唇顫抖得太厲害,所以巴奇無法開口,只能點頭。如果史蒂夫現在就要他的身體跟心,他會全部獻上,心甘情願的。

不過史蒂夫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他只是深深的在巴奇的頸項間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抱住,像在忍耐什麼似的。

接著史蒂夫突然放開了巴奇,臉上展現出爽朗的笑容,拉住了巴奇的手,「……你餓了嗎?我有特別幫你準備午餐。」

由於氣氛轉變得太過突然,在茫然的點頭並被史蒂夫拉著走在黑暗的走廊上後,才回過神來的巴奇忍不住用沒被拉著那隻手對史蒂夫的背影比了個不雅的手勢。

 

 

*** *** ***

 

 

史蒂夫帶著巴奇來到餐廳裡時長桌上已經擺滿了各色肉品,有雞牛豬羊,有煙燻的、火烤的、油煎的,還有現烤的麵包,以及百年紅酒。

「慢慢享用,這些全是你的,吃完午餐,我會帶你參觀整座城堡。」

傻傻的在史蒂夫紳士的幫他拉開的椅上坐下,巴奇目瞪口呆的望著滿桌的美味佳餚吞了吞口水。

巴奇心想,既然史蒂夫想跟他耗,他又何必急得像是欲求不滿一樣?而且他也的確餓了,想想史蒂夫平常不需要吃這些東西的,這很明顯是為了巴奇一個人準備的,還是如此豐富,巴奇忍不住心暖洋洋的,原本有些不爽的心情也一掃而空。

於是巴奇在史蒂夫微笑的凝視下,開開心心的搖著尾巴,痛快的享用了一頓午餐。

結束了午餐後,在史蒂夫的帶領下,巴奇開始了一間一間的參觀著整座城堡的每一個房間的觀光之旅。

由於城堡總共有兩層樓以及地下室,所以他們花了一整個下午,才回到了大廳。

雖然沒有窗戶,但巴奇可以透過生理時鐘感覺得到太陽已經下山了,而從體內忽然開始湧上的燥熱提醒著巴奇滿月已經升起。即使沒有直接照射到滿月的光芒,狼人還是會被滿月影響。不只生理機能大幅提升,各種感官也比平常更加敏銳。

比如說,他現在甚至可以聽到史蒂夫心臟內血液流動的聲音,而他身上原本若隱若現的鐵鏽與甜腥,現在更多了一份難以言喻的,近似濃郁麝香的雄性氣味,並隨著兩方心跳的速度增加更加濃烈,引發出巴奇內心的情慾。

是了,巴奇有些恍惚的想,滿月會讓狼人增強能力,而吸血鬼也會,像現在史蒂夫背後穿過他的上衣展開來的漆黑蝠翼,就是他無法壓抑強化的能力的證據。

或許史蒂夫也會聽到自己的心跳聲,甚至是血管中血液流動的聲音。

還有……

「……巴奇,你知道你現在很香嗎?」背對著巴奇,史蒂夫看著大廳階梯右方緊靠著牆面立著,時針指著七時的掛鐘,突然沒頭沒尾的問道。

「……真的?」巴奇喃喃的問道:「我很香?」

近乎反射性的問出口後,強烈的既視感讓巴奇自己愣了一下,他似乎曾經問過一樣的話,是跟誰呢?

「嗯,讓我覺得好像……」沒把話說完,史蒂夫轉過身,走到困惑的巴奇面前,微笑著問他,「你會餓嗎?」

將腦中浮現出的疑問強自壓下,巴奇摸了摸飽到現在的肚子,搖了搖頭。

他們狼人本來一天就只需要用餐一次,一次大量攝取,而且剛才中午的時候巴奇吃了很多,大概可以直到等到明天中午再進食沒有問題。

得到了早就預想到的滿意答案後,史蒂夫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那麼,時間差不多了巴奇……」將巴奇拉入了自己懷中,一反之前溫和優雅的形象,原本湛藍的眼眸散發出妖異的紅色光芒。

盯著巴奇,史蒂夫壓低了嗓音,在他耳邊輕聲耳語:「該進行儀式了。」

終於啊,我他媽等多久了你知道嗎?一邊在心底想著,巴奇一邊半開玩笑的說道:「是啊,而且也該你用餐了。」

然後,巴奇閉上雙眼,接下了史蒂夫印在他額頭上的吻。

 

 

*** *** ***

 

 

雖然被抱起時稍微抗議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被史蒂夫用公主抱的姿勢來到了史蒂夫的房裡並放到了床上後,巴奇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房內的模樣,就被壓在他身上的金髮吸血鬼吻得昏頭轉向,呼吸困難。

史蒂夫將巴奇這時已因滿月的影響而化成狼爪的雙手壓在床上,變換著角度,蹂躪著巴奇的唇瓣,兩人異常發達的犬齒不時的碰撞在一起,有些血從雙方被劃傷的黏膜滲出,淡淡的甜腥瀰漫在兩人交纏的唇舌間。

由於雙方的血液都對彼此帶有催情作用,被點燃的慾火開始在兩人的體內燃燒,但即使在本能驅使下,史蒂夫也忍著沒有直接將自身早已高聳的慾望侵入,也沒有忘情的咬破巴奇的血管,只是更加熱烈的吻著巴奇。

將手離開了巴奇的手,在胸前游移,史蒂夫隔著衣物按揉著巴奇胸前的肉粒,即使硬挺了起來也還是不放過,讓巴奇覺得被揉捏得有些發疼,忍不住扭動著上身,但被史蒂夫壓制住而無法掙脫。

他只能睜開半閉的濕潤眼眸,看著史蒂夫背後巨大的黑色翅膀,像要將他們都包覆著的展開來。莫名的安心感讓巴奇閉上了雙眼,放鬆了全身的力道,放任史蒂夫對自己執拗的愛撫。

當史蒂夫將手移到巴奇腫脹的股間,從褲頭內侵入,握住了半勃的陰莖上下撫慰時,突然湧上的快感使得巴奇忍不住抱住了史蒂夫,縮在他體內發出舒服的哼哼,狼耳不由自主的抖動著,史蒂夫忍不住輕輕的咬了一口,在感受到對方身軀一陣顫抖時,揚起嘴角。

「舒服嗎?巴奇……」輕聲問著,史蒂夫含著巴奇的狼耳,用舌頭跟尖牙的牙面輕輕愛撫著敏感的耳內。

被快感撩撥的只能張口喘息的巴奇拼命點頭,舒服的淚水被擠出緊閉的雙眼間,滑落緋紅的臉頰,「嗯……哈啊……嗯嗯……」

聆聽著巴奇的呻吟,觀察著他的反應,史蒂夫用手掌套弄著抖動的柱身,直到巴奇抽搐著解放在他手中。

在巴奇的喘息聲中,史蒂夫將臉埋入巴奇汗濕的頸項間,嗅聞著從激烈搏動著的血管內,透過薄薄的肌膚所散發出的鮮甜氣味,那是史蒂夫所聞過最香最吸引人的味道,充滿著活力與誘惑,他幾乎想馬上一口咬下,貪婪的吸吮著巴奇香甜的鮮紅汁液,然而他又怕自己會失去控制,將巴奇吸乾,最後一滴血都不剩。

想到這裡,史蒂夫拼命壓抑著自己內心狂暴的慾望,將臉從巴奇的脖子上移開,在巴奇泛紅濕熱的臉頰上親吻後,史蒂夫挺起上身,脫下了自己的上衣,在床頭櫃上昏黃的燭光下露出健壯的身材。

即使是在昏黃的燭光下,巴奇依然可以清楚的看見史蒂夫精實健美的肌肉,雖然巴奇自己的身材也絕不遜於史蒂夫,但他還是感到了羨嘆以及不由自主升起的心跳。

看著史蒂夫脫掉了兩人的長褲,欺身向前,分開並卡入自己的雙腿間時,巴奇忍不住抽了一口氣,不安的舔了舔嘴唇。

「史蒂夫……儀式……具、具體該怎麼做……你清楚嗎?」

雖然他並不確定在失去記憶前的狀況,但在有記憶之後巴奇就沒有過性經驗,不論是跟女性亦或是男性。所以,當他看到了史蒂夫下身股間那根高大昂然的硬挺時,一想到這個要塞進自己從未被侵入過的身體裡,他就不得不承認,他有點緊張。

巴奇的狼耳垂了下來貼在耳後,全身微微顫抖的模樣,同時刺激著史蒂夫的保護欲及肆虐心,不得不咬牙忍著想要用自身的欲望撕裂他的強烈本能,微笑著安撫巴奇。

「你放心,巴奇……雖然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我並不是第一次執行契約儀式。」

「咦……」

史蒂夫的回答讓巴奇感到驚訝萬分之餘,也感到了心臟突然像是被冰錐狠狠刺中般的冰冷刺痛。但在他意識到這是由於嫉妒前,史蒂夫就補上了令巴奇不知該說是安心還是更驚訝的話。

「我很久以前就跟你締結過契約了。」

「……什麼?」

巴奇訝異的看著史蒂夫,而對方臉上浮現出心痛與自責的苦笑,將手伸到了巴奇的脖子上,施力將巴奇擁入懷中,並讓他坐到自己的腿上。

後頸上烙印的上方被史蒂夫溫厚的手掌來回撫摸的感觸,讓巴奇忍不住一顫。史蒂夫的手很冰涼,但被他撫摸著的部位卻像是被點燃了似的,高溫往上攀升,忍不住下意識的喘了一口氣。

「我不知道他們對你做了什麼,巴奇……」史蒂夫垂下眉毛,臉上浮現出了混雜著悲傷與憤怒的表情,就像昨晚,史蒂夫在河邊看到巴奇身上隱藏的舊傷疤時一閃而逝的神情,在他耳邊低聲嘆息,「你這裡本來應該是我的咬痕,你本來就應該是屬於我的……」

史蒂夫突然說出口的意外事實,讓巴奇腦內有些混亂,只能睜大雙眼看著史蒂夫將手往下滑入自己的衣領內,順著後背肌膚的線條,一點一點的將自己的上衣撕開來。

「史蒂夫……?」

「……你這道傷疤,原本沒有的……在我觀察的範圍內,你也從沒有受過會留下那麼嚴重傷疤的重傷。」沒有回答巴奇,史蒂夫只是輕柔的說著,繼續將手往下滑,純白的絲質上衣隨著他的動作而發出撕裂開來的聲響,被他一路往下扯,露出巴奇左肩大半的肌膚。

當史蒂夫輕輕將嘴唇貼在巴奇的肩膀上時,巴奇全身都震了一下,有些驚慌的看向史蒂夫,而對方也在凝視著他。

「對不起,巴奇……我知道你大概不記得,但你的這些傷應該都是因為我的緣故……」緊緊抱住巴奇,史蒂夫用手跟唇撫摸著巴奇背上及後頸的舊傷疤,歉疚的說道。

在消化了史蒂夫話中的含意之後,巴奇驚慌的表情逐漸轉換成恍然大悟的喜悅。

原來,他身上的傷是因為史蒂夫的緣故。原來他真的曾經被別人標記過,而那個人就是史蒂夫。天啊,世界上還有比這更美好的真相了嗎?

「原來是你……!你不用道歉,我很高興是你!原來我這些傷疤是因為你!」與史蒂夫陰暗的表情相比,巴奇的臉因極度的歡喜而閃耀,情不自禁的用雙手捧住了史蒂夫的臉,喜孜孜的笑道:「你知道嗎?我一直在擔心我是不是曾經被你以外的人標記過,現在知道原來是你……我高興都來不及了!」

「巴奇……」巴奇歡欣的笑容是如此耀眼,史蒂夫不禁瞇起了雙眼,顫抖著將手覆在巴奇的手背上,「……你很高興?」

巴奇為了自己留下了那麼怵目驚心的傷疤,他卻說他很高興,只因為那是自己造成的?

「對!我很高興!可惜我不記得了……」巴奇垂下眼,但馬上就抬起,並直視著史蒂夫,露出溫柔的微笑。

「我相信,這次我們都會記得很清楚……」凝視著史蒂夫,巴奇微笑著的雙眼中閃爍著光芒,低聲的對著他心愛的吸血鬼傾訴:「標記我,讓我再一次成為你的……不論身體還是心靈。」

震撼的看著巴奇耀眼的笑容以及不停左右搖晃的狼尾,史蒂夫察覺到巴奇是出自真心的,不是安慰也不是造假,他是真的感到高興,只因為自己。

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內心的感動與激盪,史蒂夫唯一能做的只有大力點頭,並用行動做出回應。他激動的吻住了巴奇的唇。為了尖牙不會傷到巴奇,他用舌頭探入了巴奇溫軟的口腔內,靈活的遊走著。

抱著史蒂夫,任由他在自己口腔內肆意遊走,頭上往下垂的狼耳不時的小幅顫動,被壓在床上的狼尾也輕輕顫抖,展現出巴奇被吻得舒舒服服的心情。

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巴奇溫熱的口腔,將四周吞嚥不下的口水舔去,一路吻至脖子上,當香甜的氣息撲鼻而來時,史蒂夫終於忍不住張開嘴,用白森森的尖牙抵住巴奇脖子上跳動的脈搏。

「巴奇……我愛你。」將所有的情感都化成簡單卻細膩的三個字輕訴著,史蒂夫咬破了巴奇脆弱的肌膚,瞬間甜美的血液充斥著史蒂夫的口腔內,隔了七十多年終於再次嚐到的至高美味讓他陷入了飄飄然的恍惚狀態,情不自禁的大口吸吮著巴奇的血。

肌膚以及要害被咬破的刺痛以及體內的血液被往外吸取的奇妙感受讓巴奇忍不住全身顫慄,拱起身體,發出了隱忍的悶哼。

「唔嗯……」

很快的,酥酥麻麻的快感慢慢的從體內湧出,巴奇顫抖著嘴唇濕熱的嘆息,無力的用自己的下半身摩擦著史蒂夫的下半身,像是在對史蒂夫做出邀請。

不久,像是應邀似的,史蒂夫將手往下滑進了巴奇的股間,並不斷的用指腹按摩著入口周圍,然後慢慢的推開緊密的皺摺,刺入了狹小的入口處。

「嗚啊……」

被異物侵入的脹痛感讓巴奇縮了一下身體,但史蒂夫一直吻著他脖子上被咬出並不斷淌血的傷口,酥麻的刺痛很快就成了酸疼的麻癢,在史蒂夫的手指抽送及擴張的刺激下,不斷像電流一點一點的從脖子及小腹內往巴奇的全身流竄。

修長的手指在柔嫩的溫肉裡擺動著,並不時在內部扭轉、推擠,每每引起懷中人的驚喘與細碎的哀鳴,直到確認夠接納自己之後,史蒂夫才抽出了手指,在不住顫抖著的巴奇耳邊輕聲說道:「你是我的……巴奇……」

將自身的碩大的欲望抵在抽搐著的入口處,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氣,要自己冷靜,上一次史蒂夫被本能的衝動給控制,幾乎記不清發生了什麼事,這次他一定要把所有細節都深深刻印在腦海中。

史蒂夫不會說出像是現在還有機會,反悔還來得及之類的話。他不可能放開巴奇,他也不會讓巴奇有機會後悔自己做出這個選擇。

用力點著頭,巴奇有些緊張的抱住史蒂夫。

他將要屬於他了,現在只要史蒂夫進入他,只要史蒂夫將兩人的血液作交換,並在巴奇體內注入他的精液,巴奇就會成為史蒂夫的。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就將永遠與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綁在一起。

而巴奇不只一點都不害怕,還非常的期待,因為他早就該屬於眼前這個人。

即使巴奇那麼想,而史蒂夫也溫柔的吻著他,但當史蒂夫抱著巴奇的腰,一點一點的將他往下拉,小心翼翼的讓巴奇吞入自己的陰莖時,被撐開來的撕裂痛還是讓巴奇忍不住仰起了頭,發出顫抖的痛呼。

「啊……!」

巴奇感到炙熱的硬物破開了自己下身緊窄的小小洞口,並慢慢侵入了脆弱的內部,就算不低下頭看,巴奇也可以清晰感覺到史蒂夫慢慢的進入了自己的體內的火辣。

雖然他們不是第一次,但畢竟相隔了有七十多年,而史蒂夫的性器又比之前第一次結合時大得多,巴奇狹小的內部要完全接納這樣的凶器,還是花了一番功夫。

所以當兩人互相努力,終於整根沒入,巴奇整個人坐到了史蒂夫的大腿上,兩人豪無縫隙的緊貼著彼此時,難以言喻的幸福及充實感讓巴奇情不自禁的哭了出來。

 

 

 

 

 

 

 

TBC

 

___

 

 

如果沒有意外應該下一話就會完了(除非我還要塞火王子進去(雖然設定都有了但那就會變狗血長篇的所以還是算了(所以不要問火王子了,相信我,你們不會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的)

 

 

 

(我才不會說其實當年小王子死的時候還懷了寶寶什麼的,(為了保持血統純正被暗殺什麼的,(小火是抱著小王子的屍體不肯離開才會被太陽曬死什麼的,(而且暗殺小王子的人還是第一話第二話都有出來的某個傢伙什麼的,我才不會說呢(搖手(被毆爛)

 

 

 

 

0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