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mpty Heart (3)

過去章節:(1)(2)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反正前面是詹吧唧的獨白,後面羅傑斯找上門來要人
病病的、邏輯繼續喪失中,很糟糕,慎入

___

 

 

「啊……哈啊……啊、啊……再……再更用力……史蒂夫!」

「巴奇……巴奇!」

在高亢的淫蕩叫床聲中,巴恩斯將看到一半的書闔起,從沙發中站起身,握著只剩下一點咖啡殘渣的馬克杯,看也不看在大開的臥室門內,床上瘋狂交媾在一起的兩個精壯男性,拖拉著腳上的金屬鐐銬,發出沉重的聲響,逕自往廚房走去。

一邊將咖啡機中的咖啡重新加熱,聽著從房內傳來的自從莫名其妙被抓來後早已慣於聆聽的,兩個大男人瘋狂做愛所帶來的巨大聲響,一邊有些放空的想著,要是他還能再見到羅傑斯,他一定會笑著跟他述說這比他所能想像得到的最荒謬的惡夢還瘋狂的現實。

事實上,每天睜開眼,巴恩斯都希望自己真的是在作惡夢,但每次總在看到冬兵面無表情的望著自己時感到猛烈的失望及沮喪。

當然,睜開眼只看到冬兵時,對巴恩斯來說其實是最好的狀況。甚至說像現在這樣以他們的異常吵雜的做愛聲響當背景無聊的自己做別的事,對巴恩斯來說都算是不錯的了。他最痛恨及厭惡的就是史蒂夫的侵犯。

基本上史蒂夫不太會主動碰他,除非是巴恩斯試圖要逃跑被發現,或者是出於冬兵的要求。

對,去他媽的冬兵的要求。

通常,他們會自己去黏在一起(字面上意義的,下半身黏在一起)但有時候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冬兵會開口對史蒂夫要求。要求史蒂夫上巴恩斯。

見鬼的!巴恩斯最痛恨的就是冬兵一副好像史蒂夫不偶爾連他也上就是不公平的模樣。

「我他媽不需要!別碰我!」然而無視於巴恩斯的自我意識,只要冬兵一開口,不管是什麼事,史蒂夫都會想辦法做到。

而令巴恩斯非常苦惱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肉體已經逐漸習慣於被男人操。而且還被操得很舒服。他咬牙切齒的想,這一定是因為冬兵跟巴恩斯的肉體本來就是同樣的存在,他的性感帶及敏感點勢必也都一樣,對冬兵的一切瞭若指掌的史蒂夫,當然也懂得如何取悅巴恩斯。

他會在頂撞巴恩斯內部的前列腺時輕輕啃咬著他的鎖骨,雙手揉捏著他的乳頭。這些都會帶給巴恩斯帶來所不冀望卻依然十分鮮明的快感。而冬兵通常都會幫忙壓制著巴恩斯的雙手,或是在一旁看著。有時候還會興奮的用手指伸入後穴撫慰著自己。

但史蒂夫不會讓巴恩斯跟冬兵有過多的肢體接觸。有一次,或許是冬兵看到巴恩斯被史蒂夫從後面抱著操的時候太過興奮,居然捧住了巴恩斯的臉想要吻他,想當然的被憤怒的史蒂夫阻止了,還好,他將怒氣發洩到了冬兵身上,將他壓在地上狠狠的幹,所以之後就沒巴恩斯的事了。

當巴恩斯到浴室沖完澡出來時史蒂夫還在幹冬兵,直到冬兵都被操到哭昏過去還不肯善罷甘休。由於覺得冬兵實在太可憐了,巴恩斯後來善心大發跑去廚房作了史蒂夫最愛吃的蘋果派安撫他。

在冬兵醒來之後,三人一起解決了那塊烤得不是很好看但味道還不錯的蘋果派。

想像著當自己把這些破事通通講給羅傑斯聽時,他會露出怎麼樣驚訝的瞠目結舌的表情,巴恩斯無神的臉上不自覺浮現起了笑容。也許他至今還沒有發瘋或去自殺,是因為他相信總有一天羅傑斯會來救他。就像他被綁在佐拉的實驗台上,被各種恐怖的實驗折磨時,都從未放棄過對生命的渴望。

即使,跟他所想的那個人長得一模一樣的金髮男人正在臥房內猛力的操幹著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棕髮男人,但巴恩斯了解,那個瘋子不是他的羅傑斯;就像現在那個被幹得淫叫連連的傢伙也並不是自己一樣。

「啊!啊……嗯……啊啊……對……那裡……求你撞那裡……啊啊啊!」

聽著房內越發劇烈的肉體撞擊聲及冬兵越發高昂的尖叫與呻吟,巴恩斯翻了翻白眼。

就算他在被這個史蒂夫強姦的時候真的很爽,也絕不會像那樣叫得像個欠操的婊子一樣。更不用說他那個時空的羅傑斯根本從沒有過,大概也不會想要上他。老天,他甚至還是個連手淫都很少有過的小處男呢。

聽到咖啡機發出了警示音,巴恩斯從對羅傑斯的溫馨回憶中回過神來,將滾燙的咖啡倒入杯中後,再度提起沉重的步伐,託著金屬腳鐐越過那充滿著淫靡聲響的房門口,回到沙發上,將剛才閱讀到一半的書重新打開。

不過書中的內容並無法好好的進到他的腦子裡。巴恩斯最近一直在思考著一些事,特別是關於那兩個人的事。

自從莫名其妙被軟禁在這裡之後,他一直在一旁觀察著他們(事實上巴恩斯在這裡少數能做得而且最常做,做得最好的除了陪冬兵看電視以及看書以外大概就是在一旁觀察他們)。

即使在史蒂夫跟他解釋過他們的過去經歷,也確信他們都是平行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與巴奇巴恩斯。但巴恩斯一點都無法將這個史蒂夫羅傑斯跟他自己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看做同一人。當然更不用說冬兵了。

或許他們的長相、體型、DNA、過去的一些經歷,甚至是一些習慣的小動作等等,等各方面都一致,但他們的靈魂絕對不同。

巴恩斯直覺的察知到,這個史蒂夫羅傑斯的靈魂是不完整的,就跟冬兵--這個平行時空的未來的自己--一樣,破碎、空洞。

而巴恩斯可以忍受看到自己變成現在這種近似腦子壞掉的性奴的狀態,卻不能忍受史蒂夫變成一個偏執的瘋子。

所以巴恩斯潛意識裡並不想看到這個史蒂夫,他寧可跟腦子有點問題的冬兵說些天馬行空、完全不著邊際的話(比如說你的頭髮有分岔,或是你今天的巧克力奶油派糖跟鹽放反了之類的話),也不願意主動跟精神狀況有很大問題的史蒂夫多說一個字。

還好,原則上,史蒂夫也不太會主動與巴恩斯交談,他大概真的把巴恩斯當作是送給了冬兵的禮物,只要冬兵沒有提出要求,巴恩斯也沒有試圖逃跑,他們都可以相安無事。

所以巴恩斯現在已經很少逃跑了,因為如果是基於冬兵的要求,史蒂夫會很溫柔的操他,但要是原因是自己逃跑被抓到的話,那麼等著巴恩斯的就是狂暴化的超級士兵。他又沒有被虐狂,可不想每次都被操到血流滿地。

現在冬兵的呻吟已經拔高為哭喊了,用冬兵的叫床聲當作背景,巴恩斯試著將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史蒂芬金的《寵物墳場》上。

什麼樣的笨蛋才會在明明知道復活的人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人,卻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導覆轍?巴恩斯想著,然後喝了一口咖啡。

 

*** *** ***

 

巴恩斯指著窗外說道:「現在是櫻桃盛產的季節。」

「但史蒂夫喜歡吃蘋果派。」冬兵反駁。

「就是因為他喜歡吃,」巴恩斯冷笑一聲,「我他媽就是不想做他喜歡吃的東西。」

「為什麼?」冬兵不解的歪著頭。

巴恩斯怒吼:「不為什麼!」

望著冬兵跟巴恩斯在談論關於今晚的甜點應該烤櫻桃派還是蘋果派的問題,史蒂夫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心裡很滿意這種發展。

冬兵似乎很喜歡巴恩斯,或許有時候表現得太喜歡了,會讓史蒂夫非常的不悅。

但史蒂夫明白,再怎麼喜歡,他們永遠無法相容。冬兵之所以對巴恩斯表現出喜愛,是因為巴恩斯擁有完整的、未曾撕裂開的靈魂。所以冬兵會本能的去依戀他,就像巴恩斯會本能的去關愛冬兵,如同沙漏流往空洞的另一方一般。

而巴恩斯會對史蒂夫感到微妙的厭惡,是因為他與本該是巴恩斯另一半靈魂的羅傑斯極其相似卻又支離破碎的靈魂。史蒂夫對巴恩斯也是複雜的,真正能夠互相吸引的只有自己跟冬兵這兩個硬生生被撕成兩半的靈魂。

所以他打從一開始抓來巴恩斯就只是為了陪伴以及治癒冬兵。

史蒂夫明白親手殺死他那個世界的史蒂夫羅傑斯的冬兵的心靈是破碎的,只有原來的他自己能彌補那種破滅,即使是現在這個自己也做不到。就像他親眼目睹自己的巴奇死在面前所造成的內心的空洞,即使在得到了冬兵之後,依然無法完全彌補一樣。

而在史蒂夫所有認識的人之中,唯有巴奇巴恩斯才是最強烈的光明與希望。而且這個巴奇巴恩斯是完整的,因為他沒失去過他的史蒂夫羅傑斯。所以他將完美無缺的光明與希望帶來,希望能多少讓冬兵開心。

如果無法回到撕裂前,那麼,只能盼望至少能稍稍縫合。

史蒂夫笑著,看著巴恩斯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站在流理台旁削著蘋果皮,而冬兵在一旁混合麵粉開始揉麵糰的模樣,空洞的內心感到了有些溫暖。

 

*** *** ***

 

在被抓來之後大概過了半年左右的某一天下午。

這天,難得史蒂夫跟冬兵沒有在做愛,跟巴恩斯三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忽然間,原本摟著冬兵的史蒂夫想事察覺到什麼似的站起身,凝視著大門的方向。

「……來了。」

就在史蒂夫那麼說著,並從沙發旁拿起盾牌的下一瞬間,大門突然被強大的力道撞了開來。

在巨大的撞擊聲以及飛揚的灰塵中,巴恩斯屏住了氣息,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

當煙塵散去,舉著盾牌佇立在門口的金髮男人,雖然跟站在他身旁的史蒂夫一模一樣,但巴恩斯幾乎在一瞬間,就感覺得到那是他那個時空的羅傑斯。

毫無來由的,他就是知道。

即使他變得跟以前有稍微的不同,不知道在他身上發生過什麼事,讓他面孔更加的滄桑、原本執著的眼神更加的偏執,但巴恩斯就是知道,那是他的羅傑斯。

「史蒂夫……?」於是,不管現場的狀況,帶著血腥味跟灰塵,也不管自己衣衫不整,巴恩斯只是呆立著,忘情的呼喚著站在破碎的門口的羅傑斯。

而對方張開了雙手,激動而驚喜的呼喚著巴恩斯,用顫抖著的嗓音,叫著他,「巴奇……!」

但另一個史蒂夫沒給他往前進的機會。

當他撲上前去時,羅傑斯立刻反射性的舉起了盾牌。

兩副汎合金盾牌猛力相撞在一起的瞬間,所引發的衝擊波雖不如雷神之錘撞擊在盾牌上那般強大,但也足以讓四周其他所有人都被震得往後撞上牆面。

只剩下兩名怒目對峙著的超級士兵。

兩人快速又猛烈的對著彼此,宛如對照著鏡子般的攻擊著。

一開始還有些勢均力敵,但不久,出招都像是要致史蒂夫於死地的羅傑斯慢慢佔了上風。

「我不會問你……你為什麼抓走巴奇……就像你不會問我我是怎麼找到你們的。」

聽到羅傑斯極度憤怒的的那麼說著,史蒂夫忍不住失笑,輕聲說道:「是的,對將死之人來說,一切都不重要了。」

史蒂夫明白,他無法贏得了一個狂怒的,擁有完整靈魂而且才剛與另一半的靈魂重逢而激發出能力的史蒂夫羅傑斯。

他只希望,在他死後他們會好好的照顧冬兵。雖然再一次的撕裂恐怕會讓冬兵感受到超乎想像的痛苦。但,這就是為何他願意讓巴恩斯與冬兵建立感情的原因。他帶來了冬兵,他對他有責任,他不能丟下他一個人。

「史蒂夫!!」

在羅傑斯將盾牌擊中了他的頭部時,他聽到了冬兵那令他心疼的充滿恐懼的驚叫。他往後倒在冬兵的懷中,等著死亡的到來,但當羅傑斯用幾乎要殺死他的眼神瞪著他,並往前走了一步時,冬兵立刻將他用力的護在懷中,張著一雙紅通通的淚眼哀求般的望向愣住了的羅傑斯。

「求你……」驚慌失措的冬兵抱著史蒂夫,顫抖著右手胡亂的抹去他頭上的血,哭得像個孩子,「別傷害他……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別殺了他……求求你……」

羅傑斯不可能拒絕得了跟冬兵那與巴恩斯一模一樣的長相與聲音所哭訴的哀求。

於是他咬了咬牙,決定先不管史蒂夫跟冬兵,將注意力放到了頭撞到牆壁而昏厥的巴恩斯身上。他焦急又激動的衝了過去,抱起了昏倒在地的巴恩斯。

天啊,他終於……終於再次見到了他的巴恩斯。

在經過了將近七十多年的歲月,在經過了許許多多的努力以及友人的幫助下,他終於隻身穿越時空,獨自前來,與巴恩斯再度重逢。

羅傑斯渾身都因極度的喜悅及歡喜而顫抖著。

當巴恩斯長而捲曲的睫毛顫動,並睜開了那一雙他朝思暮想的灰藍,渙散的眼神在認出他之後閃爍出安心與信任的情感時,羅傑斯終於落下了激動的淚水。

「史蒂夫……我就知道你會來……」

從微笑著巴恩斯的嘴唇中所吐漏出的柔軟嗓音彷彿是天籟般響在羅傑斯的耳裡,震撼著他的心臟。

「抱歉,我來遲了……巴奇……」

哭著,羅傑斯用力的抱緊了巴恩斯,再也不願鬆手。

 

 

 

 

 

 

TBC

 

___

 

下一話預計來個各自歸位後的甜肉,然後就完結了

以下是無聊的碎念,可以不用看:

基本上我個人的認知裡,每個史蒂夫都有他的巴奇、每個巴奇也都有他的史蒂夫,兩人的靈魂是綁定的,而平行時空的,即使外貌經歷什麼的都一樣,都不會是另一個人靈魂的另一半。

所以,也就是說,這壞掉的兩人是勉強合在一起的,也許缺了些角,但他們只能那麼做了,因為壞掉了的靈魂,永遠無法恢復,只能修補。空洞的心永遠都有一個缺口在那裡。

巴恩斯跟羅傑斯最終找回了彼此,但,另外那兩人永遠都找不回失去的另一半靈魂,只能將彼此撕裂開的傷口斷面處縫合在一起止血,沉溺在肉欲中,互相舔拭著傷口活著。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