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15題.13. 異物入侵(下)

上在這裡

就是一個塞了一顆跳蛋的巴奇被妒火中燒的史蒂夫各種玩弄的溫馨(?)小故事

能接受再點下去吧


___

 

 

緩緩下降的電梯裡,瀰漫著一觸即發的氣氛。

當史蒂夫突然轉過頭望向自己時,巴奇身軀很明顯的抖了一下,雖然他不想表現的像個害羞膽小的姑娘,但不表示他不能對這個很明顯的散發出危險氣息的男人提高警戒。

當然,巴奇絕對可以肯定史蒂夫不會傷害他,他不能確定的是在電梯裡被操這種事算不算是一種傷害。

如果說是一般的電梯就算了,但神盾局的電梯是四面透明玻璃。可以清楚的一覽四周的風景的同時,也代表了別人只要抬頭,也能夠輕易的看到裡面正在做什麼。所以這裡絕對不是一個好的性愛場所。

在之前的事件中這個電梯曾經被史蒂夫破壞過,如今重新修護過電梯玻璃是強化過的。也就是說,如果史蒂夫突然發神經想要在電梯對巴奇做些什麼的話,巴奇想要在空中逃出將是件困難的事。

在史蒂夫無言卻威壓的注視下,無法抑止緊張情緒的巴奇不自覺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腳步慢慢往後退,直至電梯裡的角落。而史蒂夫只是盯著他,雙手放在腰間皮帶上。

「唔嗯……」

體內突然加劇的振動讓巴奇全身震了一下,雙腿一軟,無力的往後靠玻璃牆面上,因從內部湧出的濕黏液體而全身顫抖著。

他不久前才在家裡被眼前這個金髮男人操到哭出來,而且跳蛋又一直在前列腺上振動著,刺激著巴奇的內部,害他現在敏感得要命。

更不用說如此光天化日之下,自己的體內塞著一顆跳蛋曝露在人們的目光下,那種難以想像的羞恥跟若是被發現的恐懼,讓巴奇整個人都像是燒起來般,渾身燥熱。

但史蒂夫的視線卻異常的冰冷,不發一語的凝視著難耐的喘息顫抖著的巴奇。

「史蒂夫……關掉……求你……我……我好難受……」

巴奇終於忍受不住,酸軟的雙手抵在牆面上,垂下通紅的臉咬著下唇,抬起濕潤的藍眼祈求似的看向依然面無表情的望著自己的史蒂夫,張著顫抖的雙唇發出請求。

他知道史蒂夫生氣的原因,所以巴奇艱難的開口試圖解釋:「我只是……一時好奇……嗯啊……我不會再試了……所以……所以……」

巴奇的聲音已經帶著哭腔,而史蒂夫卻依然保持著沉默,一步一步的往顫抖的巴奇縮著的角落走去,一直走到巴奇的面前。

將雙手抵在巴奇頭部兩側的玻璃上,凝視著巴奇一會後,史蒂夫輕輕的笑了起來,從那雙漂亮的薄唇中蹦出了天大的驚人發言,「……巴奇……我要在這裡幹你……你作好心理準備了嗎?」

這傢伙瘋了嗎?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巴奇在心中幻想自己用左手一拳打在那張一本正經的漂亮臉蛋上的畫面。但實際上是,他只是瞄了一眼底下人來人往的景象,然後顫抖著身體慌亂的搖頭。

「不……你是開玩笑的對吧?」巴奇努力的想要擠笑容,但他只是嘴角抽搐著,「大家都會看到……」

從史蒂夫的笑容看出他說的是認真的,巴奇馬上當機立斷,朝著史蒂夫揮出左手,但史蒂夫只是輕鬆的抓住了他的左手,巴奇拼命的掙扎,但史蒂夫用自己的全身力量將巴奇抵在了玻璃牆面上,將火熱的唇抵在巴奇溫熱的唇瓣上,狂野的吸吮著。

「唔嗯……」由於史蒂夫是那麼執拗的吻著他,巴奇最終還是軟了下來,閉上了眼睛,含淚的睫毛顫動著,努力的用打顫的雙腿站立著,接受史蒂夫侵略般的吻。

在史蒂夫終於鬆口後,巴奇差點腿軟,但史蒂夫將他擁到了懷中。

「……我這一個禮拜,只要有空的時候都在想你……」用自身火熱的勃起摩蹭著巴奇濕透的股間,史蒂夫伸出舌頭舔去巴奇眼角滑落的淚水,「由於太想早點見到你,我想辦法提前結束任務,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你欲求不滿的將不是我的東西塞進你自己的身體裡……」

身軀不由自主的因史蒂夫低沉溫厚,憤怒與欲望幾乎都要滿溢而出的嗓音而一顫一顫的顫慄著,巴奇情不自禁的發出軟黏的呻吟,整個人不聽使喚的癱在史蒂夫的懷中,雙手也從身後的玻璃移到了史蒂夫的胸前,十指揪緊了衣物。

「我很難過,巴奇……」

低聲說著,史蒂夫的手移到了巴奇的腰間,並往下滑,直到早被前液及後穴內流出的體液浸濕的股間,隔著布料撫摩著。

「啊……」

「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回家……狠狠幹我……」巴奇低喘著回答史蒂夫充滿著濃濃情慾的疑問,為了追求更深一層的快感本能的扭動著臀部,「把我幹到下不了床……」

史蒂夫低笑出聲,「在這裡也可以……」

「不要……我想要回家……啊!」但史蒂夫加重了手中搓揉的力道,並咬上了巴奇敏感的頸項,使得巴奇忍不住顫抖,將臉埋入了史蒂夫的肩上,遮住衝口而出的淫叫聲,「嗚嗚……」

身體內外、上下的性感點不斷被刺激著,巴奇幾乎就要開口求史蒂夫乾脆一點,讓他解放。但自尊及羞恥還是讓巴奇咬緊了下唇,阻止自己那麼做。

這裡是電梯,隨時都有可能會有人來……就在巴奇那麼想的瞬間,電梯彷彿是在印證他的想法似的突然停了下來。

全身一僵,巴奇驚慌的看向電梯口,一臉驚訝的史考特跟山姆就站在門口。

「咦?這不是隊長跟巴奇嗎?」史考特雙眼一亮,對著在角落裡靠在一起的兩人伸出了右手,很有精神的打招呼後,眨了眨眼,好奇的探頭問道:「巴奇發燒了嗎?臉好紅。」

史考特的疑問讓巴奇的臉更紅了,還好史蒂夫不動聲色的移動了一下位置,將巴奇擋了起來,然後轉頭看向佇立在門口的史考特跟山姆,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

「是的,巴奇的身體有點不太舒服,不過不是很嚴重……」

「是嗎?我看他流了很多汗,地上都濕了,」史考特將視線移到巴奇腳底下滴滴答答的水痕,扁扁嘴,稍微轉身指向身後的走廊,好心的向史蒂夫提出意見,「我記得這層樓再往裡面走有個醫護室,你們可以先去那裡休息一下。」

史考特完全沒想到,地上的水痕其實不只是汗水。而相較於史考特的粗神經,一旁的山姆則是在門打開來,與巴奇淚眼相對的一瞬間就察覺到了現在這個電梯裡是什麼狀況。

有時候山姆真不知道這個史考特是聰明還是笨,明明對電機、機械工程類的相關有著很豐富的知識,卻在某些意外狀況的時候做出超乎常理的判斷。

不過,當山姆看到微笑著的史蒂夫眼中的陰暗面時,他立刻當機立斷,決定配合著史考特的話來裝傻。

「是啊,我看巴奇都在發抖了,史蒂夫你還是先帶著他去那裡休息吧,剛好這一層樓都沒有人。」

「謝謝你們,」史蒂夫笑著那麼說,低頭看向在他身後顫抖著的巴奇,低聲問道:「巴奇,我帶你去醫護室吧?」

雖是問句,但史蒂夫抓著巴奇的手的力道卻強得不容反駁,於是巴奇只好點頭。

在史蒂夫的攙扶下,巴奇忍著體內翻騰的難耐快感,努力的不讓自己表現出異狀,冷靜的與走進電梯的史考特他們道別後,走出了電梯。

看著電梯門關了起來,巴奇不知該說鬆了一口氣還是為了接下來會發生的事而擔憂。他知道一旦真的進了醫護室,他大概無法清醒著回到家裡,但無論如何現在他也只能被史蒂夫攙扶著,忍著體內跳蛋的折磨,往剛才史考特所說的醫護室內慢慢走去。

走廊盡頭的醫護室內,只有一張簡素的病床、旁邊的小櫃子、一把板凳以及一旁牆面上一整片的鏡子。

巴奇從沒來過這裡。這跟他在神盾局裡待過的醫護室不太一樣,他之前受傷時所養傷的醫護室比這裡豪華多了,而且也沒有那麼大的一面鏡子。但巴奇的心裡才剛泛起疑問,就被史蒂夫的問題掩蓋過去。

「……巴奇,你想要我幫你把那東西取出嗎?」

見巴奇點了點頭,史蒂夫微笑著將巴奇輕輕抱到了床上,在他額頭上吻了一下,「你等我一下。」

滿心以為史蒂夫真的會幫自己取出跳蛋的巴奇乖乖的躺在床上,望著史蒂夫從床頭邊的櫃子裡取出……

當巴奇看到史蒂夫拿出來的是什麼鬼玩意時,他顧不得體內的跳蛋,反射性的雙手一拍床墊從床上跳了起來衝到房門口,但史蒂夫眼明手快的從身後抱住了他,將他輕輕扔回了床上。

「放開我!」巴奇的掙扎只是徒勞無功,史蒂夫輕鬆的就用剛才從抽屜中取出的金屬手銬將巴奇銬在了床頭的鐵架上。

「這個醫護室是針對被捕捉的人犯的,所以這裡備有手銬,」史蒂夫將雙手撐在巴奇的兩旁從上方俯視著滿臉通紅的瞪著自己的巴奇,笑著解釋,「還有這面鏡子其實是雙面鏡。」

面對史蒂夫霸道的態度,巴奇也有些惱腦羞成怒了,他低吼著,扯動著手銬,「羅傑斯……你以為這種手銬銬得住我嗎?」

「嗯,我當然知道普通的手銬不行,」史蒂夫維持著笑容,「所以我給你兩個選擇,一、就這樣被我銬著,等我懲罰完;或者,二、你扯開手銬,那麼,後果自負。」

「……你……」

這他媽根本不是選擇,是威脅。臉上表情瞬息萬變,但最後巴奇只能選擇咬牙切齒的低下了頭,放棄了反抗。

看著史蒂夫微笑著打開自己的雙腿,架到他的肩上,將兩人的褲頭都解開來,高聳的勃起彼此摩擦著,一陣陣的快感像是電流從兩人接觸的部位以及內部依然跳動著的跳蛋中流竄至全身各處。

難耐的扭動著身軀,當看到史蒂夫扶著怒張的性器抵著自己潮濕不堪且不住收縮的穴口時,巴奇整個人都因興奮及緊張而難以呼吸。他想史蒂夫要是就這麼進來,那埋在自己體內不斷振動著的跳蛋……一回想起在來神盾局前被狠操時的感受,巴奇就一陣寒顫。

由於雙手被銬在床頭的鐵架上,他無法自己將體內的跳蛋取出,所以巴奇只能哀求般的低泣著,「史蒂夫……至少進來前先把跳蛋拔出去好不好……」

「別哭……我會的……」史蒂夫溫柔的捧著巴奇的臉,微笑著說出殘酷的話語,「等回家以後,我會在玄關把它弄出來。」

說著,史蒂夫往前挺腰,粗熱的陰莖就這麼捅開了巴奇又濕又軟的穴口。

「嗚啊……」

由於前不久才被史蒂夫狠狠的操過,再加上跳蛋一直都在裡頭振動著,所以巴奇的腸道內相當的柔軟潤滑,輕輕鬆鬆就吞入了史蒂夫的碩大,熱切的迎入深處,卻又緊緊的包裹著,給雙方都帶來了強烈的快感。

「現在……我必須好好的讓你無法再去想別的事……比如說讓我以外的東西進入你……」整根沒入後,停留在不住收縮著的濕熱肉壁中,史蒂夫像是安撫般的在巴奇顫抖的膝蓋上吻了一下,開始了緩慢的律動。

「嗚嗚……」

跳蛋還在裡頭振動著,隨著史蒂夫的挺進而不斷頂弄著深處的敏感點,酥麻及酸脹的感受不斷從內部侵襲著巴奇,讓他弓起了腰,張大了合不攏的嘴一聲又一聲的呻吟,甜美而淫靡。

「你看……巴奇……」邊往內部推進,史蒂夫抓起巴奇流淌著唾液的下巴,讓他轉向一旁幾乎佔據整面牆面的鏡子,俯身貼著巴奇起伏的胸膛,輕咬著他紅通通的耳朵,低聲說道:「你看到你是怎麼被我侵犯的嗎?」

巴奇瞪大了雙眼,望著鏡中被銬在床上的自己,雙腿大開迎合著史蒂夫將陰莖不斷在自己濕透了的股間那處私密的小洞進進出出的模樣,因極度的羞恥及興奮而滿臉通紅的顫抖。

視覺上的震撼、以及粗硬的肉棒在緊窄的肉穴進出時的濕滑水聲,這些都讓巴奇在感到羞恥的同時也從小腹內湧上了無法抑止的興奮,擴展至四肢,他被迫掛在史蒂夫肩上的腳無自覺的因強烈的快感而捲縮。

雖然舒服得不得了,卻也因為被脹滿的感受而有些難受,被史蒂夫操得渾身酥軟的巴奇只能想辦法在越發快速的抽插的間隔間,無力的低聲哀求著。

「啊……啊……哈啊……嗯……史蒂、史蒂夫……慢點……」

然而史蒂夫卻充耳不聞,反而更加快了侵略的速度及力道,又重又深的頂入巴奇的體內,將跳蛋撞進去,引得巴奇全身內外因超乎想像的刺激而不時痙攣、抽搐。

高潮很快就席捲了巴奇,讓他無法抑止的將白濁射出。內壁絞緊了史蒂夫,讓他也跟著射進了那顫抖著的濕熱內壁內。

兩人激烈的粗喘著氣,史蒂夫俯身吻住了巴奇,交換了濕熱的吻。

接著,在巴奇還沒完全喘過氣、緩過神前,史蒂夫就將自身抽出,在巴奇的尖叫聲中再次狠狠的貫穿了他。

「對了,你還記得嗎,巴奇?」抓著巴奇扭動著想從可怕的快感中逃走的腰,史蒂夫不斷用力的撞入那銷魂的所在,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說道:「這個鏡子是雙面鏡。」

雙面鏡?被劇烈搖晃著的巴奇迷迷糊糊的在心裡重覆了一次。

「也就是說……」又快又猛的抽插著,史蒂夫揉捏著巴奇結實卻又柔軟的臀肉,並施力往兩旁分開,將紅腫不堪的穴口曝露在兩人面前,之前射入的精液以及黏滑的體液隨著史蒂夫的抽插從那處被撐開至極限的紅嫩肉洞中不斷被推擠而出。

將手指伸到兩人交合的部位,沾染了那些半透明的液體後,史蒂夫將手撫上了巴奇滾燙的紅頰,在上頭畫出了水線,低笑著,「搞不好鏡子的另一邊有人正在看著……看著你是怎麼被我操得又濕又軟……」

「啊……啊啊……」

史蒂夫的話以及行為讓巴奇的腦袋陷入了一片空白,當他回過神來,他的精液已經噴濺在兩人的胸腹間,超出心理所能承載的極度羞恥感讓巴奇忍不住哭了出來,嘶吼著想要咒罵這個依然猛力撞擊自己的男人,但卻被強力的撞擊撞得七零八落支離破碎,「你這混蛋……啊、啊、啊啊!」

高潮過後極度敏感的內部不停的被猛力撞開,摩擦,巴奇只能搖頭啜泣,但史蒂夫只是堅定的不斷頂弄著他,並在每一次撞入時狠狠的說道:「巴奇……不准再讓我以外的任何東西進入你的身體裡……永遠都不准!」

近似怒吼的喊著,史蒂夫頂入巴奇的最深處,惡意的在內部抵著腸道內的跳蛋摩蹭轉動,太過的刺激與快感讓巴奇終於捨去自尊與羞恥,放聲哭喊著。

「啊、嗚……嗚嗚……對、對不起,我以後不……不會了……只有你……史蒂夫……只有你……」

「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只有我能像這樣進入你、操你對吧?」

「對……對……我是你的……只有你能操我……我是你一個人的……你一個人的……」

被頂撞得昏昏沉沉的巴奇只能無力的點頭,在被猛力操幹的酥麻酸疼快感中不斷囈語著。

最後失去意識前,巴奇已經記不太清楚史蒂夫究竟做了多久,他只覺得自己腰部以下幾乎都沒有了知覺。

唯一的想法是,今後不管如何他都不會挑戰史蒂夫的獨佔欲及嫉妒心。

 

 

 

 

___

 

 

 

 

彩蛋?:

當史塔克在研究室內泡了好幾天出來看到來自專屬於巴奇的秘密帳單上記載的項目時,馬上就打手機過去消遣巴奇。

在聽到巴奇抱怨之前發生的事後,史塔克近乎感動的哇了一聲,「只是顆跳蛋他就失控成這樣,要是你哪天不小心跟他以外的人上床被捉姦在床我真不敢想像會是什麼場景。」

「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史塔克,我就算死也不會跟史蒂夫以外的人上床。」巴奇冷冷的反駁。

「我只是說個假設而已,假設!凡事都沒有絕對嘛,就算不是你自願好了,比如說被下藥?或者被控制,」史塔克不知為何越說越激動,到最後幾乎是用吼的,「我猜史蒂夫會當場把跟你上床的那傢伙挫骨揚灰,然後我們大概必須要到你家地下室才能找到你!」

「首先,我家是公寓,沒有地下室。」巴奇有些訝異的挑起眉,「而且你語氣幹嘛那麼興奮?」

「抱歉,詹姆斯,他熬了四天都沒睡。」在一聲悶響之後,史塔克突然沉默,接著電話另一頭傳來了班納博士帶著歉意的溫和嗓音,「我會讓他好好睡的。」

掛上了手機巴奇並沒有問班納博士是怎麼讓史塔克好好睡的。

對他來說,那一點都不是屬於他該煩惱的事。

 

Category: H文練習15題 | Tags: ,

我要留言